刺魂第227章 神也不知道的角落,刺魂第227章 神也不知道的角落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27章 神也不知道的角落
老烟枪看了我一眼:“那丫头回来之后,有没有告诉过你,她离魂的时候都去做了什么事?”
  
  我点头:“说了。”
  
  老烟枪生气地说:“我当时只知道彼岸出了大事,但是却万万没想到,这些事都是她这个丫头片子惹出来的!”
  
  “到底怎么了?”我有点纳闷,索性靠在门口上,对老烟枪说:“我知道你目前很焦急,但是你目前应该还是安全的吧?否则你也就不会还有心情来给我们通风报信了,所以有什么话不能说清楚点?”
  
  老烟枪犹豫了一下,这才收住了匆匆的脚步,停下来和我说:“你可彼岸河流中沉着多少被束缚的亡灵?你可知道这些亡灵因为被束缚而产生了多强大的怨气?这一万年间,曼珠沙华两个花妖驻扎在彼岸两端,他们盛放时的花粉可以安抚亡灵们对上天的怨怒。如今两个花妖相见,并携手离去,彼岸河中的亡灵失去了唯一的慰藉,现在怨气冲天,阴间不得安宁!无常局谢必安已经查出了,有凡人安魂师偷偷潜入过阴间,度过彼岸河,落下了关键性证据,就是一支短笛。冥王震怒,已经派出三头犬根据短笛的气息,去寻找短笛的主人了。他们很快就来了!”
  
  确实是大事!
  
  我顿时正色起来,问:“这些事全都怪在范雪琦的头上?”
  
  “不怪她,难道怪我吗?”老烟枪冷冷地说道:“我只是叫她去取彼岸花的露水,可没叫她帮花妖渡河!如今出了这样的事,阴司追究起来,可不会问那么多三七二十一,定是连我一并怪罪的!要是那丫头被阴司捉住了,只希望你能够看在我们昔日的情分上,让她不要供出我来!往后,我们各自保重,不要再见面了!”
  
  说完,老烟枪就消失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又苦笑不已。
  
  真是万万没想到啊,范雪琦惹祸的本领竟然这么强,只是不见她三日,她就给我惹出这么大的祸事来。
  
  我马上掏出了电话,给范雪琦打了过去。
  
  “师……师叔?你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做什么呀?”范雪琦迷迷糊糊的声音从电话里头传了过来,带有点责备:“你吵到我舍友了!”
  
  我问:“你现在还活着吗?”
  
  “当然啊!”
  
  “有没有见到什么鬼?”
  
  “没有。”
  
  “好,这几天把你的所有和乐器有关的东西都封印起来,暂时不要修炼安魂曲了。还有现在马上去用柚子叶洗澡,祛除自己的气味。以后你天天都用柚子叶洗澡。”
  
  “……师叔,你是不是傻?我上哪儿去找柚子叶呀?”
  
  “我这儿有!把乐器封好了,马上过来洗澡!”
  
  范雪琦立马变得结结巴巴的:“大、大半夜的,去你哪里洗、洗澡?!”
  
  我晕,都什么时候了,还能想歪呢?
  
  她有心情想歪,我可没这个心情,我对范雪琦说:“快点过来。我纹身店的钥匙,你还有的,对吧?你过来的时候,我有事出去一下,你洗完澡等我回来,我有话跟你说。”
  
  “哦。”
  
  *
  
  我在换衣服出去的时候,看见白小苒趴在地下室的门口看着我,眼神里透露出无限的担忧:“雪儿……会没事吧?”
  
  我犹豫了一下,对她说道:“范雪琦来的时候,你先不要和她说你听到的事,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嗯。”
  
  然后我就匆匆开车去了医院。
  
  我没进医院,我在医院外面点起了三根香——这回是正儿八经的香,而不是烟了。
  
  不消片刻,一道黑影就出现在我面前。
  
  范无救手里拿着一份报纸,看起来是在看报纸的时候,被我传唤出来了。
  
  “怎么了?这一回这么急?这么隆重?下次搞这么隆重的时候,能不能顺便给我捎点酒过来啊?上次的桃花酒就不错。”范无救抖抖报纸,拿过来给我看:“老吴你看,阴间那边出大事了!彼岸花妖携手私奔了,哈哈,他们俩早就该私奔了,我多少年了,每次经过彼岸,老是看到他们形单影只的,还什么花叶永不相见,唉唉,这种事也太磨人了!这么大的事,你也看看。”
  
  我只看了大写加粗的标题,还有图片。
  
  图片上,就是林肆给范雪琦削的那根短笛。
  
  这要论连累,也不知道会不会把林肆也连累进去?
  
  我只是扫了一眼,就没了兴趣,转头看向范无救。
  
  范无救一看我的眼神就明白了:“你知道这事?”
  
  “嗯。”
  
  “怎么可能?这是最新鲜出炉的阴间晚报!事情刚刚传到我们组里来,你们凡人怎么就知道了……不会吧?”范无救脸色一变,充满震惊地打量我!
  
  我无奈:“不是我。”
  
  “哦。”范无救松了一口气,折起了报纸,说:“不是你就行,要是你犯了这事,以后我就不知道上哪里找烟抽,找酒喝了。”
  
  “是我那里的一个小朋友闯的祸。”
  
  “小蛇妖?”
  
  “不是。”
  
  “是另外一个丫头呀?”范无救笑了起来,“那样的小丫头都能搅得阴间闹成这样?孺子可教!将来必成大器!哈!”
  
  我囧:“喂,你是冥王的得力干将之一,怎么阴间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你反而这么开心?”
  
  范无救笑眯眯地看了我一眼,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阴间啊,几千年、几百年了,天天都是那个老样子,把鬼捉回去,然后再安排去轮回,死后再捉回来,捉回来后又放生,来来去去,日日夜夜都干着一样的事,可以说是枯燥无味至极了!我就是厌烦了阴间的一成不变,才逃到人间来玩的。很正因为太闷、太无聊了,所以当阴间出一件乱子的时候,啧啧,你不知道那有多刺激、多爽!”
  
  我:“……”
  
  “不说这个了。”范无救正色起来,“你来找我,该不会是希望我帮你那个小朋友度过难关吧?不,别想了!”他摇摇手,百分百抗拒道:“你知道我现在是隐姓埋名的,我的好日子刚刚开始,你不能让我为了一个小丫头就破了功啊!再说了,这事就算我出面也没用,彼岸花妖于阴间而言就是阴间世界的第一层防线,有了他们,阴间才能维持万年和平,不受外界侵扰。如今你们把彼岸花妖放跑了,阴间就相当于是守护边界的大将,除非你们能够把花妖捉回来,或许还有和冥王讨价还价的条件。”
  
  我说:“范雪琦说他们转世去了。”
  
  “那玩完!”范无救两手一摊,“一进轮回,就很难找到他们了。再说了,他们守卫阴间上万年,阴间的规矩他们比谁都清楚,投胎之前,肯定是做了许多准备,让人无法找到转世的他们。短时间内,你们是没办法找到他们了,那只能是让那个丫头去承受冥王的怒火吧。”
  
  范无救幸灾乐祸地一笑:“我告诉你,冥王的怒火可是很可怕的哟!”
  
  我说:“我见识过了。”
  
  范无救笑着摇摇头:“不,你没见过。你那回,冥王没有发怒,她只是觉得很有趣,否则,也就不会放过你了。我看呐,那老太婆也是觉得阴间太枯燥了,所以当阴间出现一点乱子的时候,她反而会觉得有趣。”
  
  “哦。”
  
  我明白了,我那事和范雪琦这事不能相提并论,毕竟我可没有影响到整个阴间!
  
  我叹了一口气,对范无救说:“我这次来不是来求你救人的,我想来问你,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地方是神也不知道的角落?”
  
  范无救摇头:“没有,这世间万物皆在神的掌控之中,在这世上没有神无法感知的角落。”
  
  我郑重地质疑他:“但你藏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人找得到你!”
  
  范无救哈哈一笑,说:“神无法感知的地方,就是她的眼皮底下!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神无法感知的地方,就是她的眼皮底下……?
  
  阴司……黑无常……?
  
  “现在你明白了吧?所以我能藏起来,而你那个凡人小朋友不能。神呐,就因为看得到的地方太远、太广了,所以在距离自己最近的地方、最经常能看到的地方,反而看不见。”范无救说。
  
  是啊。
  
  范无救本身就是黑无常,所以隐入黑无常中,冥王无法察觉;
  
  而范雪琦呢?
  
  她只是一个凡人,又怎么可能隐藏到阴司之中呢?
  
  范无救拍拍我的肩膀:“好自为之。”
  
  说完,他人就消失了。
  
  而我插在车上的烟,也烧到了尽头。
  
  这大爷,还真是吝啬,烟烧完了,也不舍得多和我嗑唠一下,单只是这几句话,我又怎么可能得知救范雪琦的办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