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30章 特殊癖好,刺魂第230章 特殊癖好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30章 特殊癖好
等等!
  
  这就不是什么特殊癖好的问题了,而是命的问题了!
  
  我赶紧冲上去,想要抢下他的水果刀,没想到争抢当中,水果刀反而是割破了我的手肘,长长的一道口子,很快就鲜血直流!
  
  “你敢伤害我师叔?”身后一记暴喝,一记飞腿从天而降,将阿尤踹到了墙上!
  
  啪!
  
  感觉整个屋子都晃动了!
  
  阿尤贴在墙上,慢慢滑落,看样子,是晕了。
  
  “小师叔,你没事吧?”范雪琦心疼地看着我的伤口,问。
  
  我摇头,说没事,就随便找了块布,把伤口给包扎上了。
  
  这时候,阿尤也慢慢地醒过来了。
  
  他爬起来,说:“好爽啊。”
  
  黑线。
  
  要不,拨打120吧?这里看起来有个病人比我更需要救护车。
  
  “阿尤。”我无奈地叫了一声:“你还记得我吗?”
  
  他看向我,表情看起来比之前疯癫的时候镇定许多了:“记得。”
  
  我问:“我们能好好说话吗?”
  
  “能。”
  
  “你怎么了?”我问,“怎么忽然变成了一个受虐狂?”
  
  他的精神状态看起来不是特别的好,听完我这句话后,他不是站起来走过来,而是就在地上慌忙地爬了过来,抱紧了我的大腿。
  
  我:“……”
  
  要不要再踹他一脚?
  
  而身边的范雪琦已经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
  
  唉!
  
  “你的身体,有温度的……你是……活的!”阿尤的脸紧紧地贴在我的大腿上说。
  
  我无语:“那你要不要听听我心跳……”
  
  话还没说完,一道黑影就自下而上,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男人熊抱袭胸了!
  
  “……”
  
  唉。
  
  从来都没有一个女人这么认真地听过我的心跳呢,没想到我的第一次竟然献给了一个不是很熟的男人。
  
  “有、你有心跳!你是活的!”阿尤欣喜地叫道,他一抬头,看向范雪琦。
  
  范雪琦怔了一下,明白过来阿尤是什么眼神之后,她尖叫一声,抱着胸转过身去,生气地说道:“臭男人,别想用‘听心跳’这么垃圾的借口来吃我豆腐!我告诉你,我是活人!你死了我都不会死的大活人!哼!”
  
  阿尤尴尬地笑了笑,看向我,低声问:“她……真的是活人吗?”
  
  我示意他看向范雪琦的脚底:“有影子的是人,没影子的是鬼。”
  
  阿尤看了地上的影子,终于,他找到了比查体温、听心跳更简单的验鬼方法。
  
  看他的状况已经平静许多了,我问:“你以前就有这种癖好吗?”
  
  “什么癖好?”
  
  “喜欢被人打的癖好。”
  
  阿尤翻了一个白眼(红眼?)给我:“谁有病,才爱挨揍呀?”
  
  我笑了一声:“那你为什么一直说‘好爽’啊?挨揍,真有那么爽?”
  
  “可是被你们打的时候,真的好爽啊!这是一种舒服,不能说是‘特殊癖好’,也不能说我有病吧?”阿尤歪着头辩解道。
  
  看你说得那么认真,我差点就信了……但那确确实实很奇怪啊!!
  
  阿尤认真地解释说道:“吴老板,你不知道我这几天都看到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我看到的东西搞得我快精神崩溃了!‘他们’让我分不清现实和虚幻,分不清生和死,我现在走到大街上,我都分不清楚走在我身边的到底是活人还是鬼!吴老板,你说,这世上真的没有鬼吗?”
  
  看他现在这个样子,我也不忍心再继续说没有鬼了。
  
  我将他扶起来,缓着声音问他:“你这几天到底都看到什么了?到底什么东西把你弄成这样子?让你不知道自己是死还是活的,必须要用疼痛才能证明自己是活的?”
  
  阿尤坐下后,吞了吞口水,对我说:“还是那个影子!”
  
  影子?
  
  我依稀有点影响,阿尤上次来纹身店的时候,有说过“影子”,他好像一直能看到一个影子,那个影子挥散不去,不管他躲到什么地方,哪怕就是闭上眼睛,也逃不开那个影子。
  
  那个影子,手持着刀,朝他走来。
  
  是要杀他吗?
  
  也不是啊……
  
  在这个屋里,我没有嗅到怨灵腐烂的气味。
  
  我也不可能再做放出怨鬼害人的事情了吧?以前有个天谴教训了,我后来的行事都变得稳重了许多,不会贸贸然再将怨鬼纹到人的身上了。
  
  每一个从我手里面出去的鬼,都是希望从特定的人的身上,找到能解开自己心结的那把钥匙,“ta”请我帮忙刺魂到阿尤的身上,就是希望阿尤能帮“ta”点什么,所以“ta”给他看到的东西,应该就是关键了。
  
  可是持刀是怎么一回事呢?
  
  上次阿尤来的时候,对影子的描述还是很模糊、信息量很少的。我想,经过了两个星期,他应该对那个“影子”有了更清晰的了解吧?不然,他停的药就停得太可惜了。
  
  我凑近他:“你可以说得再详细一点吗?都那么久了,你应该有更多的线索了吧?”
  
  阿尤点点头,把他停药的原因、和看到的影子都告诉我们了……
  
  ………………
  
  …………
  
  ……
  
  时间,退回两周前。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
  
  尤其是像阿尤这种喜欢将身体纹满纹身、喜欢标新立异的男人,更是喜欢追求刺激、追求新鲜。
  
  当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忽然有了“阴阳眼”之后,他开始带着七分好奇、三分恐惧地去看待这个世界。
  
  他也很快就发现了,只有在自己不再使用眼药水之后,他才能够去看到那些光怪陆离的东西。
  
  于是他就停止了用药。
  
  但他没想到,自己是抱着三分恐惧、七分好奇去开启新世界大门的,最后竟然变成了十分恐惧!
  
  那都是“影子”造成的。
  
  他发现,自己突然拥有了阴阳眼后,能看得到在外面街道上徘徊的幽灵们,这些幽灵和他看到的“影子”是不一样的,外面的幽灵不会跟着他回家,但是“影子”却无所不在!
  
  无所不在的“影子”才是他恐惧的源头!
  
  渐渐的,他对突然拥有“阴阳眼”这件事不再感到有趣,不再新鲜,开始感觉到自己的身边似乎有一个人一直都紧紧跟着自己。
  
  吃饭、上厕所、洗澡……
  
  无处不在。
  
  他看不见那人,只知道“ta”一直都在!
  
  这比清清楚楚地能看到一个鬼的样子,还更可怕!
  
  但这些都还是小小的恐惧,真正引爆阿尤的,是他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面,有一个光线很暗的小屋。
  
  “小马、小马跟着爸爸妈妈快快乐乐去玩耍,踏过小山,经过小桥,嘣咕哩,嘣咕哩向前跑。嘣咕哩向前跑~~”
  
  好像有人在身边用稚嫩的声音唱着童谣。
  
  那声音,好像是个幼儿园孩子,是个男孩,非常稚嫩。
  
  男孩骑在木马上,唱着童谣,这听起来很快乐、很温馨。
  
  但是很快,吱嘎一声……
  
  门被推开了。
  
  一道光线从门缝里倾斜进来。
  
  说来也很奇怪,明明光对于黑暗的空间来说,应该是明亮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道光变得很冷,甚至把整间屋子都变得阴冷而黑暗!
  
  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男孩停止了歌唱,站起来,瑟瑟发抖。
  
  男人走进来,一句话都不说,就扇到孩子的脸上。
  
  弱小的孩子就像是一个陀螺一样,被男人扇得团团转了几个圈之后,就倒在地上,闭上了眼睛。
  
  男人哼了一声,就开始对昏迷的男孩拳打脚踢,嘴里骂着“狗东西”、“杂种”之类的话。
  
  然后阿尤什么都看不见了,只听到女人的尖叫声,仿佛挨打的是那个女人一样。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阿尤再睁开眼的时候,只看到门又开了。
  
  门缝的光之中,有一道男人的剪影,那男人手持着刀,慢慢地朝自己走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