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31章 丧失的记忆,刺魂第231章 丧失的记忆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31章 丧失的记忆
然后他就惊醒了!
  
  醒来之后,他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汗!
  
  那到底是什么梦?
  
  他想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唱歌的孩子是谁?
  
  拿刀的男人是谁?
  
  他想弄明白这一切。
  
  而弄明白这一切就必须停药!
  
  只有停止了使用哪种眼药水,他才能看得更清楚,才能弄明白那个持刀要杀他的到底是谁!
  
  然而……
  
  药水停了。
  
  他却始终没有看得清唱歌的男孩、持刀的男人。
  
  他们在他的眼里,依然是一道黑影。
  
  在这一方面上得不到真相,情况却反而变得更加糟糕了。
  
  停止用药之后,阿尤就感觉到那男孩、那男人无处不在了!
  
  他经常听到那男孩在唱着童谣。
  
  轻微一个响动,就让他好像听到了门打开的声音——就和他梦里听到的开门声是一样的让他提心吊胆!
  
  所以,他渐渐地变得神经衰弱,最怕突然听到一个声音!
  
  一滴水声、风吹树叶沙沙声、楼道走廊的脚步声、野猫的叫声,还有门铃声,都会让他以为……那个持刀的男人来了!
  
  阿尤慢慢封闭起了自己的房门,不再去接触外面的世界。
  
  他疯狂地想要看清楚那个男孩、那个男人的脸,却又无比地害怕着他们的出现……
  
  叮……咚……!
  
  门铃声吓得精神紧绷的阿尤僵起了背脊,冷汗冒了出来。
  
  他竖起耳朵,仔细地辨别着这是不是那个男人又来了。
  
  叮咚……叮咚……
  
  外面响了很多次门铃声,阿尤才意识到这不会是那个持刀男人的到来,因为“他”每次都是直接推门进来的,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有耐心地一遍遍按响门铃。
  
  于是他去开门了。
  
  透过门缝,他看见外面站着一男一女,记忆仿佛回到了遥远的过去,让他想起了自己去古城老街纹身的事……
  
  ………………
  
  …………
  
  ……
  
  “所以,你是希望能够看清楚那两个人的影子,所以才会拒绝用药?甚至把我们筹来的药水给打碎了?”听完阿尤的话后,我问。
  
  阿尤闭上眼,“嗯”了一声。
  
  他看起来很疲惫,似乎是精神一直在高度紧绷之中,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放松了下去,显露出了疲态。
  
  阿尤揉着眉心,低声说:“我很想弄清楚这件事,因为我觉得这件事和我有着很密切的关系,它好像是发生在我身上的。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我六岁的时候忽然发了一场高烧,六岁以前的事情什么都记不住了。”
  
  我吃了一惊:“难道你的意思是,这其实是你的记忆?”
  
  “我觉得是。”阿尤说:“如果那真的是我失去的记忆,那就说明我小时候被人虐待过,被关在黑暗的地下室里,那个唱童谣的小男孩是我的好朋友,而那个持刀走进来的就是虐待我们俩的坏人。我想找回我失去的记忆,我想弄清楚我六岁以前到底都经历过了什么,我知道我的好朋友有没有死……!”
  
  “那他可能死了。”范雪琦忍不住说。
  
  我瞪了她一眼,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低下头,吐了吐舌头。
  
  阿尤吃惊地看向她:“小妹妹,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他’已经死了呢?”
  
  范雪琦偷偷地看了我一眼,不敢再随便开口了。
  
  阿尤察觉到她的眼神,于是转过头来,抓住我的手,哀求道:“吴老板,我一直都觉得你有种神奇的力量,因为我的人生是自从你给我做眼球纹身之后才开始变得不同的!是你的纹身让我看见鬼、看见影子的!也是你有那种神奇的眼药水,让我看不见那些东西!你一定不是普通人,你一定知道这是为什么!我求求你,告诉我真相吧!”
  
  事已至此,再隐瞒也没什么用了。
  
  我叹了一口气,告诉他:“其实我不是一个普通的纹身师,我是一名刺魂师。我能够将一些带有未了心愿的鬼纹在有缘人的身上,由那个有缘人帮忙他完成未了的心愿,这样鬼才能安心地离开人世。这次,给你做眼球纹身,也是因为‘机缘’到了,有个鬼需要你的帮助的,所以我将‘ta’纹在了你的眼睛上。我觉得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将鬼纹在你眼睛上,让你的人生变成一团乱麻,其实这是一件违背道德的事,所以我一直都不敢和你明说这件事,只能尽我自己的所能去帮助你,减少你的痛苦。不过你放心,我从一开始就和你说过,三个月之后,那个鬼就会离开你的身体,所以你放心吧。”
  
  我以为告诉他真相,他会大吃一惊,或者会出离愤怒。
  
  但是阿尤没有。
  
  阿尤是松了一口气,释然地说道:“我早就猜到这样了。既然,你能做到这些,那你一定知道你纹到我眼睛上的鬼是谁了?他是不是我看到的那个男孩子?他真的被那个男人杀死了,对吗?”
  
  我摇头。
  
  “摇头是什么意思?”阿尤问。
  
  我说:“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虽然是我把鬼纹到你身上的,但是我却不知道这个鬼是男是女、是老是少,‘ta’叫什么名字……”
  
  说到这里,我顿了一顿,抬头嗔怪地看了范雪琦一眼,她吐吐舌头,当然知道魂铃的名字都被她烧掉了,所以当我提到这件事的时候,她惭愧地低下了头。
  
  唉。
  
  这惹祸精,一不注意就是祸患。
  
  我继续对阿尤说道:“……也不知道。所以你想向我确定,你身上的这个鬼究竟是不是你看到的那个男孩子,我是无法告诉你答案的。”
  
  阿尤说:“可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我看到的影子里只有男孩和男人,不是‘他’还能是谁?!”
  
  “也有可能是持刀者。”
  
  阿尤倒抽了一口冷气!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鬼和人是不一样的,不是所有的鬼都能有着正常的思维能力、也不是所有鬼都能直接告诉你来龙去脉,人死之后变成的鬼能做的事情很有限,所以才会请求得到你的帮助。‘ta’给你看到的这个片段绝对不是毫无意义的,‘ta’想得到你的帮助应该就在这些片段里。”
  
  阿尤苍白着脸说:“如果‘ta’真的是那个持刀的人,那我还要帮他吗?”
  
  “看你决定。”
  
  “如果我不帮‘他’,会怎么样?”
  
  我静静地看着他,许久,才说:“可能会遭到鬼的疯狂报复!”
  
  阿尤:“!!”
  
  范雪琦忍不住紧张地叫了起来:“小师叔!怎么会这样呢?如果鬼疯狂地报复了,那你岂不是……”
  
  “帮凶。”我看了她一眼,无奈地说,“我就是鬼的帮凶。”
  
  范雪琦:“……”
  
  刺魂师这条路上的事情,哪里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得清楚的呢?
  
  我们做这一行,是希望鬼能放下心结,安心地去投胎转世;
  
  可是反过来说,有光的地方就有影子,我们这一行又怎么可能做得到和说的那么好听?一旦行事不当,刺魂就是双刃剑,我们可以帮助到鬼,同时也有可能害了人!
  
  只不过,被我们刺魂的人,往往都会畏惧于鬼的胁迫,会答应帮鬼的忙,所以我们做这件事就没有太大的风险;
  
  偶有例外,被刺魂的鬼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帮助,就会化身怨灵,疯狂报复自己附体的寄主,到这时候,鬼魂会变质、会腐烂,我们刺魂师就不得不行使出最后的手段——剜肉除灵。
  
  这一次,附身在阿尤眼睛上的鬼到底是什么样性质的呢?
  
  我目前还没弄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