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32章 我有个办法,刺魂第232章 我有个办法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32章 我有个办法
“不说这个了。”我适当地控制住话题,对阿尤说道:“你要是害怕了,我可以提前终止这场契约,将那个鬼从你眼睛上拿走……”
  
  “提前拿走?小师叔,该不会是……!”范雪琦又插话了,这个话题似乎勾起了她一些不是很美妙的回忆。
  
  我又瞪她。
  
  唉,早知道就不带她过来了。
  
  我看向阿尤,刚想继续我的话题,但是阿尤已经露出了思索的神情,所以我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留给他思考的空间。
  
  终于,
  
  “我还是想弄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阿尤说,“我觉得‘ta’不是那个持刀者,‘ta’就是那个男孩子!我小时候的玩伴!因为在持刀者开门之前,‘他’带给我的感觉是温暖的,只有在持刀者开门之后,气氛变得很残酷!那是因为‘他’在害怕,‘他’给我传递来了‘他’对那个想杀‘他’的人的恐惧!如果我的朋友已经死了,‘他’在那个世界里向我发来求助的讯号,我怎么可以视而不见呢?‘他’一定是希望我能够找到那个杀害他的人,帮他报仇雪恨!”
  
  阿尤看向我,说:“你说得对,人死后变成鬼,能做的事情很有限,所以‘他’没有办法让我看清杀死‘他’的那个人,也没有办法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一切都还是只能靠我自己的力量去查清真相!”
  
  看他如此笃定,我有许多话都只能是咽回去了。
  
  “希望如此吧。”我说,我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他:“希望你这一次不要再扔了,如果你遇到什么麻烦,一定要及时联系我,我不希望你出事。因为你一旦出事的话,那就是我的罪孽。”
  
  “嗯。”他捏紧了名片,看来,这次是不会再像之前扔掉眼药水那样,将名片撕得粉碎了。
  
  我又说道:“还有一件事必须通知你。”
  
  阿尤:“?”
  
  我说:“以后都不会有眼药水了。因为制作那种眼药水的原材料出了点问题,所以以后都没有这种眼药水了,刚刚你摔碎的那瓶眼药水就是最后一份眼药水了。”
  
  听到这句话,阿尤露出了愧疚的表情,他看了范雪琦一眼:“难怪这位小姐会那么生气,原来是因为这是最后一瓶眼药水,你一定是花费了很大的功夫才能拿到这眼药水的吧?”
  
  “废话。”范雪琦翻了一个白眼,但看起来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冲动了,“你都不知道我为了你这瓶眼药水失去了什么、又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不过算了,看在你这么为朋友着想的份上,还算是一个有有良心的人,所以我就不和你计较这件事了。你好好地想办法帮那个鬼了结‘ta’的心愿吧,我可不希望你拒绝帮那个鬼的忙,让我小师叔又背上罪孽!”
  
  “嗯,我会的。”阿尤坚定地说。
  
  我:“……”
  
  范雪琦突然变得这么宽宏大量、还说是“为我”,啧啧,我竟然觉得很不舒服,总觉得事情仿佛在朝着一个奇怪的方向发展……汗!
  
  我思索了一下,决定对阿尤说道:“我好像有一个办法可以帮助到你。”
  
  “有什么办法能帮助到我?”阿尤愣了一下。
  
  我问:“你说过,你看到那个影子是随时随地都会看到的,对吗?”
  
  阿尤紧张地点头:“对。”
  
  “但是做梦的时候,故事的发展是连接顺畅的,而清醒的时候,你是单个单个的看见男孩的影子或者是持刀者的影子,对吗?”
  
  “对!”
  
  我点头,心里主意已经敲定了:“有个很普通的法术,叫做‘入梦术’,就跟你在电视上经常看见的那样,就是施术者使自己的意识进入受术者的梦境中,去观看受术者的梦。常言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如果是让别人去看你的梦,也许能看得清楚一点。”
  
  阿尤惊喜地跳了起来:“这个办法好!你、你是打算进我的梦里面,帮我看清楚那个孩子、那个男人到底长什么样子吗?”
  
  我看向范雪琦。
  
  范雪琦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了三步,摇手说道:“我不要!”
  
  “你不要什么?”我问。
  
  “反正我就不是不要听你的摆布!小师叔,你坑我都坑不出新花样来了,你只要一眨眼,我就知道你想要怎么坑我!总之,我不干。”范雪琦傲娇地把头扭到一边去。
  
  我点头,正色道:“好的,本来我是打算自己入梦,请你帮忙护法的。既然你不要护法,那不如就由你进阿尤的梦里面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吧。我看你刚刚和阿尤已经达成和解了,颇有点同盟的意思,所以这件事由你来办,应该不成问题吧。”
  
  “!!”范雪琦顿时变得木讷!
  
  我笑了一声:“不逗你了,入梦术十分凶险,不是你这样的小菜鸡能玩的法术,你护法就行。”
  
  “真的吗?”范雪琦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敢置信。
  
  “真的!”
  
  她忽然感动了:“师叔,你突然对我这么好,我竟然有点不习惯……”
  
  我:“……”
  
  这不是我吹的,“入梦术”就跟电视上演的那样,看起来好像谁都能成功,但实际上却是无比凶险。
  
  因为入梦术是要将一个人的意识从自己的本体中抽离出去,并放入别人的身体里,中间要是出现什么纰漏,除去法术时辰限制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入梦者不能在做梦者醒过来之前提前离开,那他将永远都回不到自己的意识之中!
  
  所以,入梦者要对做梦者的身体状况、梦境状况有一定的了解和把握,才能赶在做梦者醒来之前,赶紧抽身离开——这些东西,不是范雪琦这种小菜鸡会的,所以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她来做这件危险的事情!
  
  “不过,施展这个法术的话,需要准备一些工具。我今天过来就只是来给你送眼药水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跟我回纹身店去,等我准备好东西后,就为你施展这个法术。”我对阿尤说。
  
  “好,现在马上就去!”阿尤迫不及待地就要出发!
  
  *
  
  他看起来是真的很疲累了,唯有在我们身边的时候才能放松,所以一坐上车,他就忍不住睡着了,而且还打起了呼,这呼噜声让我觉得他在过去的两周里,基本上都没有睡。
  
  我看他睡着了,就忍不住开口问范雪琦:“喂,我说你怎么一回事呀?忽然变得这么宽宏大量?阿尤跟你道歉的时候,你竟然就你这样原谅他了?怎么一回事?”
  
  范雪琦看了我一眼,忽然笑了。
  
  笑得那叫一个春心荡漾,眼神都转到一边去,逃避我了。
  
  我去。
  
  关我X事?
  
  “对呀,我是应该很生气的,我费尽千辛万苦,失去了我的眼睛,还被阴间列为通缉对象,才弄到了那么一点眼药水,这家伙一拿到手就马上摔了,当时我真是恨不得把他踹到彼岸那条河里面去,让他也变成彼岸河里的那些永世不得超升的可怜鬼。可是转念一想吧……”范雪琦笑着看了我一眼,“我好像也得到了更重要的东西,比如说,花妖的眼;又比如说,我从来都不知道,小师叔你这么关心我!”
  
  “咳咳!”我想到了那个套,脸红了。
  
  “嘻嘻……”范雪琦笑得那叫一个花痴啊。
  
  开车开车!
  
  这种事,不是我等纯情少男会去想的!
  
  在车内诡异的气氛中,我艰难地把车开回到了纹身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