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33章 入梦,刺魂第233章 入梦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33章 入梦
回到纹身店,车子一停,范雪琦就马上回头冲阿尤喊了一声:“喂……”
  
  “嘘!”我赶紧制止住了她。
  
  范雪琦疑惑地看了我一眼。
  
  我压低了声音对她说道:“我们这次把他带过来,不就是想要对他施展入梦术吗?现在他睡着了正好,难道还要把他叫醒后再让他重新睡着?这不是太麻烦了吗?”
  
  范雪琦说:“可是他睡在车里的话,难道你要在车里对他施展入梦术?”
  
  我看了阿尤一眼,看他现在枯瘦如柴的身体,估计比范雪琦还轻,以我的臂力,应该还能抱得动。
  
  于是我对范雪琦笑笑,说:“放心,你师叔我平常就有健身。”
  
  “……骗人,你明明每天都是在店里面呼呼大睡。”范雪琦无情地吐槽道。
  
  我笑了一声,下了车。
  
  在店里面准备好了施术的工具之后,我这才到车上把阿尤抱下来。
  
  他的体重果然和我预计的差不多,比一个女孩子还要轻,可想而知,这停药的两周里,他都过了什么样的生活。
  
  阿尤在我面前是放松的,所以这下睡得很沉,我这样的动作都没有让他醒过来,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早已神经衰弱的人。
  
  我把他抱到台上,示意范雪琦把店门关起来,白小苒看见阿尤是睡着的,于是就壮着胆子,偷偷地溜出来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吴深,你要做什么?”白小苒轻声问。
  
  我说:“入梦术,想不想见识一下?”
  
  “想!”白小苒就像是一个好奇的孩子,什么都想知道。
  
  接下来,就是吴老师的教学讲堂了。
  
  我在阿尤的身体周围均匀地摆上了白蜡烛,并每支都点好。
  
  但有三点火是与众不同的,那就是分别在阿尤的头顶、双肩上点上了三盏油灯——这是油灯,不是蜡烛,所以不同。
  
  同样,也在另一张台上摆出了差不多的人形蜡烛和油灯。
  
  最后,我在阿尤和我的无名指上系上一根红线。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把范雪琦和白小苒叫到一起,严肃地告诉她们这不是儿戏:“入梦术是一件非常危险的法术,就是将一个人的意识抽离放到另一个人的意识之中,如果中间出现什么问题,入梦者就会死!”
  
  “嗯!”俩妞儿认真地听着。
  
  “我现在什么都不需要你们做,你们只要守着我和阿尤的身体,不让我们的身体出现什么意外就可以了。”
  
  “嗯!”
  
  “不要让任何一根蜡烛的火熄灭,那是照亮梦境的路,如果没有灯火,我将看不清楚回来的路。只要有一根蜡烛不灭,我就能找到回来的路。”我说。
  
  范雪琦举起了手:“等等,小师叔!这个蜡烛可以续灯吗?”
  
  我:“?”
  
  范雪琦:“就是,我可不可以准备备份蜡烛,在这些蜡烛灭之前,给它续上,这样烛火就不会灭了。”
  
  我严肃地说:“理论上,不行。”
  
  范雪琦撅起了嘴:“这什么道理……”
  
  “时间不多,我就不和你细细说明这是什么原理了,反正你只要知道不能续灯就行了。”接着,我指着三盏油灯说,“这三盏灯的意思就不用我多说了吧?这代表着人的三盏灯,要是全灭了,就是死了。”
  
  范雪琦愣了一下,指着阿尤问:“他也会死?”
  
  “嗯。”所以才说,这入梦术十分凶险啊!
  
  “为什么他也会死?”
  
  我说:“有没有听说过有人在梦中猝死的?如果阿尤在梦里面受到了极度的惊吓,心脏挺不过来,就会猝死。他要是猝死了,我也得陪着一起死。就这样。”
  
  “哦。”范雪琦低下头,不说话了。
  
  白小苒指着我和阿尤手指间的红线,问:“为什么要系在无名指上?无名指那不是……不是带戒指的手指吗?
  
  “……”小女孩真是喜欢往那个方面想啊,我无奈地举起手,勾了勾无名指,说:“这叫‘鬼指’,连通阴阳的,要是被鬼附身了,你可以拿红筷子去夹那个人的无名指,那个鬼就出来了。这是一个很老土的方法,造了吗?”
  
  “造了……”白小苒也乖乖地点头。
  
  我指着墙上的挂钟,对两个女孩说:“现在起,注意时间,30分钟之后,要是我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范雪琦你就叫醒我。入梦术的解咒方法我已经写在纸条上了,就在杯子下压着。30分钟之内,如果我能自己回来,你就不要看那张纸条了;要是30分钟之后,我还没有清醒的迹象,你就马上打开那张纸条,照着纸条上的咒语大声喊出来,我听到后就会知道时间到了,会马上赶回来。”
  
  范雪琦吃惊地问:“才30分钟?我还以为,时间会很长呢!”
  
  我翻了一个白眼给她:“这毕竟是别人的意识里,呆太久会出问题的,时间当然是越短越好了。行了,我先去了。”
  
  “嗯。”
  
  在叮嘱好这一切事宜后,我就在我的人形蜡烛里躺了下来,默念入梦术的口诀,反复念几遍之后,我也终于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
  
  一入梦。
  
  我就看到一条漫长而漆黑的路,但是这条路的两侧有着跃动的光亮,我知道,这就是蜡烛的光。
  
  红线将指引我进入阿尤的梦境,而蜡烛则是照亮我往返的路。
  
  我顺着红线,进入了阿尤的梦境里。
  
  我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
  
  但感觉像是地下室。
  
  因为楼梯是往下走的,而在楼梯的尽头,有一个小门。
  
  我觉得这门背后就是阿尤说过的房子,持刀的男人将会推开这扇门,走进去虐待孩子。
  
  我伸手去推门。
  
  但是手却穿过了门,这种始料未及的失去重心令我一下子就跌进了门的另一边,一下子,我就进到了房间里。
  
  “小马、小马跟着爸爸妈妈快快乐乐去玩耍,踏过小山,经过小桥,嘣咕哩,嘣咕哩向前跑。嘣咕哩向前跑~~”
  
  一个孩子在念。
  
  是那孩子!
  
  我很快就看到了那个孩子。
  
  那是一个五六岁大的男孩,皮肤白净,小脸蛋圆乎乎的,两颗眼珠黑溜溜得就像葡萄一样,他让我感觉很熟悉,但是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他骑在小木马上,开心地念着那童谣,好像玩得很开心。
  
  吱嘎。
  
  门推开了。
  
  持刀者要来了。
  
  我转过身去,看清了那个持刀者的模样。
  
  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三四十岁的男人,长得也很熟悉,我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见过他一样,可是在哪里见过……我也是同样想不起来的。
  
  似曾相识什么的,总是让人无比尴尬。
  
  他拿着刀走进来的时候,目光闪烁着冷酷和愤怒,将孩子推倒在地上,拿着刀子一刀一刀地割着孩子稚嫩的身体!
  
  我吓了一跳,本能地想要伸手去阻止,但是却发现自己的手会穿过男人的身体,穿过这梦境里的一切东西——我毕竟只是一个外来者,不是梦的一部分!
  
  男人伤害够小男孩后,去拿了一桶汽油,倒在地上,在离开的时候,把点着的打火机扔到了地上。
  
  噌!
  
  火焰瞬间就起来了。
  
  “等等!”眼见着男人离开,我赶紧追过去,想要从他的身上弄到更多的线索,想要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追了出去。
  
  忽然!
  
  我感到身后有一双眼睛在默默地注视着我们。
  
  眼睛?
  
  突然的预感令我硬生生地刹住了脚步,回头看去,只见在熊熊火焰的背后,在更黑的黑暗中,真的有一双血红的眼睛在默默地注视着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