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38章 左正的质疑 2,刺魂第238章 左正的质疑 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38章 左正的质疑 2
白沙镇长泾街54号。
  
  按着导航,我开车进入了这个偏僻的小镇。
  
  说是“镇”吧,感觉还挺小的,街上都没有见到几个人。
  
  一路上,左正都没有说话。
  
  这大爷,这回跟我过来,就是想要盯我吧?看看我会不会露出什么破绽来?
  
  看来,我得找个机会把林肆叫出来,这样我行动也方便一些。
  
  在镇上转了几圈后,左正忍不住开口了:“吴深,这小镇又不是迷宫,你怎么兜转了那么多圈还没有停车?是找不到那个人的家吗?”
  
  我点点头:“对对!”
  
  左正看着我笑了:“刚刚我就看到门牌号54号了。”
  
  “呃……”
  
  “三分钟前,我就看见54号了。”
  
  我:“……”
  
  左正:“六分钟钱,我第二次看到54号。”
  
  我嘴角一抽。
  
  左正:“10分钟前,我第一次看见54号。”
  
  我去,这还有什么好讲的?
  
  左正冷笑着盯着我问:“吴深呐,我看你已经三次经过54号门前了。所以我想看看你第4次是不是也会继续从54号门前经过呢?果不其然,你又路过了!这镇子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条路,你能转出个什么名堂来?怎么,不敢带我去见那个人?”
  
  我停下了车。
  
  唉!
  
  事已至此,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毕竟是刑警,观察细致入微,真不好糊弄。
  
  我犹豫再三,最后决定把车倒退了回去,停在了54号门牌前。
  
  左正笑了一声。
  
  我耸肩,头皮发麻,总觉得自己像是被警察盯上的犯人,唉,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还是得想办法把林肆叫出来吧!
  
  在左正威严的逼视下,我硬着头皮下了车。
  
  在我下车后,他也下车了。
  
  眼神再对视,气氛充满了尴尬。
  
  “你要是见到那个人,你打算怎么做?”左正问,“难道你能让他的眼睛变回来吗?”
  
  我耸肩,扯着淡:“大不了重新给他纹身呗,照着一个正常人眼睛去纹,说不定能盖得住原来已经变坏了的纹身呢?”
  
  左正一秒拆穿我:“但你今天过来,没有带纹身工具。”
  
  “所以今天只是先过来找到人,和他谈判一下。我要是想让人家重新接受第二次纹身修补,总得先征求得人家的同意吧?他要是同意,我就带他回去重新做过纹身;他要是不同意,我也没办法。”
  
  “哦。”左正低声责备地说道:“这种纹身手术,你真的有把握吗?我听人说,眼部纹身是外国的技术,我们国内还没有几个成功的例子。你第一次做这种纹身,就已经惹出这样的大麻烦了,我真担心你第二次做纹身会把人家的眼睛搞坏!”
  
  “不会的。”我信誓旦旦地说:“我以我的屁眼发誓,要是我会弄坏别人的眼睛,我就把我的双眼、乃至屁眼都挖出来赔给人家,行不?”
  
  左正叹了一口气,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怼我下去了,他扬扬下巴,示意我:“敲门吧。”
  
  我退后一步,笑得无比纯良和可怜,哀求道:“阿正,你看人家多恨我,恨到不惜全网黑我的地步,所以如果我敲门的话,他可能不会为我开门。要不,你帮我敲门吧,你先帮我传达我的意思,等他同意后,我再出来和他谈,好不好?”
  
  左正挑了挑眉。
  
  我双手合十,诚心诚意地鞠躬:“求你了,回去后我请你吃火锅!吃大餐!你想吃什么,我就请你什么!”
  
  他无奈地看了我一眼,最后转身去敲门了。
  
  而就在他一转身的时候,我马上冲过去,用力地一记手刀敲到他后脖子上!
  
  “你……!”左正转过身来,吃力地看了我一眼,就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我赶紧接住他的身体,将功力运到指尖上,按着左正眉心中的红痣,低声唤道:“林肆!林肆出来!”
  
  喊了三声后,林肆慢悠悠地睁开了眼,他伸了个懒腰,说:“叫我出来干嘛?”
  
  我扶他站好,还是双手合十,不过这回就是真正的乞求了。
  
  “大仙,我现在遇到麻烦了,阿正他一直在盯着我,想挖我的底。这回我真的是没办法了,你帮我个忙,先顶替他一段时间,回头你再用老法子,修改他的记忆,让他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行不行?”
  
  “唉……”林肆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好吧。”
  
  “谢了!回头我一定请你吃饭!”
  
  林肆翘着兰花指,无语地嗔怒道:“吃什么得我说得算。”
  
  “成!”
  
  “你呀,每次都是这样,有麻烦事的时候,就把我叫出来。你就不能坦率一点?把你的那些底跟你哥们说清楚吗?”林肆轻哼一声,说道,“我都快看不过去了,你的那些底又不算多大的秘密,你哥们也是个宽宏大量的人,知道你的事后,他未必会和你绝交呀,你怎么就是不愿意把你的事告诉他呢?”
  
  我苦笑道:“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不愿意阿正知道太多的事。人世间已经有很多讲不清的道理了,我不想他在这些讲不清的道理之外,看到更多无法解决的黑暗人性。”
  
  “真是这样吗?”
  
  “我骗你这个干吗?”
  
  “警察破的那么多案子,哪一个又不是涉及人性了?你真的觉得那边的世界会比警察破的案子更加阴暗?更加残酷?我看你还是早点儿和你哥们坦白吧。老是让我去改记忆,我都快遍不下去了!”林肆哼了一声,转过身,翘着兰花指,按下了门铃。
  
  唉。
  
  我也知道刑警的案子有很多变态,可也正是因为去目睹那么多变态的案件就已经够累的了,我不希望左正知道更多这种事了。
  
  *
  
  叮咚~叮咚~
  
  门打开了。
  
  开门的人让我感到眼熟。
  
  想了一会儿之后,我终于想通了——这不就是我第2幅图的主人公吗?他只不过比画上老了些、瘦了些,看起来不比当年威风了。
  
  他就是阿尤的父亲。
  
  开门的不是阿尤,这让我松了一口气。
  
  林肆说:“你好,我找尤前先生。”
  
  阿尤的父亲用古怪的眼神打量了一下林肆,咳咳,别说是阿尤的父亲了,就连我自己也被林肆这说话的语调弄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过去林肆就是有点娘娘腔,但是今天就更娘炮了,这无时无刻不在翘着的兰花指啊……唉!人家不以为是个基佬找儿子才怪了!
  
  林肆察觉到阿尤的父亲古怪的眼神,就不满地哼了一声:“看什么看?我要找的尤前!他到底在不在家呀?”
  
  “不在。”阿尤的父亲说。
  
  不在?
  
  怎么会?
  
  别告诉我,我千里迢迢地跑来这里,线索还能再断一次,这样迂回,我是真的没耐心和时间磨蹭下去了啊!
  
  所以我一着急,就走向前,问阿尤父亲:“我是阿尤的朋友,最近阿尤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我一直都很担心他出事。所以我去了他租的地方,但是他房东说,阿尤回老家了。难道阿尤从来没有回来过吗?”
  
  上天作证,我说话的语调和神态,比起身边的林肆来,简直不要太正常了!
  
  所以看到我,阿尤父亲的脸色就变得好许多了,他说:“回来了呀,不过他现在不在家。”
  
  “他去哪儿了?”
  
  “出门钓鱼了吧。”
  
  钓鱼?
  
  心态这么好?
  
  我哭笑不得,阿尤啊,你既然心态这么好到能去做钓鱼这么需要耐心的事情,那你怎么还有心情上网发帖黑我呢?
  
  我问阿尤父亲:“他上哪儿钓鱼了?您能给我们指条路吗?我现在很着急地想找到他,有些事想和他谈一下。”
  
  “可以啊。”阿尤父亲走出来,指着南方,我顺着他手指的路看去,认真地记下他说的每个字:“你顺着这条路走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这条路呢是通去水库的路,阿尤最喜欢去水库钓鱼了。这路上有岔口,你记住遇到岔口的时候,往左边拐就是去水库的路了。”
  
  “嗯。”我问:“这次去水库,需要多长时间?”
  
  阿尤父亲说:“大概二三十分钟吧……”
  
  我刚想要向阿尤父亲道谢,林肆忽然脸色大变,猛地推开阿尤的父亲,自己冲进了屋里。
  
  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道林肆是怎么了,看见他冲进去,我也跟着冲了进去。
  
  但是在我冲进屋子之前,我看到阿尤的父亲脸色大变,着急地大喊道:“你们不许进去!”
  
  “?”
  
  我无暇顾及那么多,因为林肆冲进屋里面,脚步片刻不停缓,要是我不紧紧地跟住他,他会把我弄丢的!
  
  我跟着林肆冲进一个房间里,只看见阿尤倒在地上,是五花大绑地被捆绑在椅子上,不仅如此,就连嘴巴也是被绑住的。
  
  一见到我们,阿尤就激动地呜呜叫了起来,像是在对我们发出求救的信号。
  
  我一下子就懵逼了。
  
  他父亲不是说他出去钓鱼了吗?为什么他还在这里?
  
  他不仅在这里,还被绑住了?
  
  谁绑的他?
  
  就在我脑子里充满疑惑的时候,身后的门就被关起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