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39章 好面子的父亲,刺魂第239章 好面子的父亲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39章 好面子的父亲
咔。
  
  门被关起来了。
  
  我吃了一惊,回头看去,竟是阿尤的父亲关上了门。
  
  关上门后,阿尤的父亲就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没有像是之前来为我们开门的时候那么热情了,这时候的他反而变得像极了我在阿尤梦境里看到的那个人。
  
  目光都是那样的阴毒和凶狠。
  
  林肆拉了我一下,示意我小心提防。
  
  但是阿尤的父亲却是沉着脸走过来,扶起了阿尤的椅子。
  
  “唔唔唔!”阿尤拼命地叫道。
  
  阿尤的父亲叹了一口气,背对着我们说道:“你们来之前,就知道阿尤的精神状态不太对了,对吗?”
  
  “嗯。”我不知道他将要和我们说什么,但是现在还是看看他会说什么吧。
  
  阿尤的父亲说:“这孩子回来以后,我经常看到他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这些事让我不得不担心他,但是他又不肯和我说清楚他到底想做什么。过了不久之后,我发现阿尤变得特别喜欢伤害自己的身体,用自残来让自己变得开心起来。我实在没办法,只能将他绑起来,免得他再次伤害自己!这种事情怎么说都是‘家丑’,不应该让外人看到,但是既然被你们发现了,那我也只能和你们坦白这件事了,希望你们能够看在阿尤的面子上,不要把他精神有问题的事说出去,可以吗?”
  
  原来是这样。
  
  仔细一看,阿尤身上确实多出了许多伤痕。
  
  在上次去他家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很明显的自虐倾向,没想到回到家中后,是变本加厉了。
  
  “你能解开他的嘴,让我们听听他说什么吗?”林肆问。
  
  对。
  
  是应该听听阿尤说什么,而不是只听阿尤的父亲的片面之词。
  
  阿尤的父亲犹豫了一下,说:“还是不要解开了吧?阿尤现在说话颠三倒四的,你们听了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甚至他还会尖叫,我怕吵到邻居,让别人发现这件事。”
  
  林肆坚持说:“可是你不解开他的嘴巴,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呢?我现在感觉,阿尤是个被绑票的受害者,而你是那个绑匪,他现在正在拼命地向我们发出求救信号呢。尤先生,你现在应该很明白,你是没有办法和两个年轻男子相抗衡的吧?”
  
  阿尤的父亲皱了一下眉:“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是他爸爸,我又怎么可能会害我儿子呢?”
  
  林肆还是坚持:“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自己解开阿尤的封口胶,一个就是被我们打一顿,然后我们再自己动手撕开封口胶。”
  
  阿尤的父亲无奈地看了我们一眼,做出了选择。
  
  他撕开了阿尤的封口胶。
  
  “救、救命!不要杀我!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我不会让你伤害我的家人的!啊啊啊!!”
  
  ——封口胶一撕开,阿尤就歇斯底里地大喊!
  
  但是他不是冲着我们、又或者是他的父亲去喊的,而是直视着正前方,对着空气喊!
  
  阿尤的父亲赶紧捂住了他的嘴,但是阿尤拼命地挣扎,人被绑在椅子上,身体不断地晃动,有种将要把椅子晃散架的迹象。
  
  阿尤的父亲无奈地对我们说道:“你们现在明白了吧,我儿子是真的疯了,说的话连我都听不懂……啊!”
  
  他忽然惨叫!
  
  原来是阿尤咬住了他的手指,咬得极狠,鲜血都冒出来了!
  
  我和林肆赶紧冲上去,帮助阿尤的父亲把阿尤的嘴重新封起来,又重新固定椅子,令阿尤再也动弹不得。
  
  尽管如此,阿尤在椅子上还是拼命挣扎。
  
  阿尤的父亲站在门口向我们招手:“出来吧,有人在,他就激动。人不在了,他就安静下来了。这样他也就不用挣扎到脱力了。”
  
  “嗯。”
  
  我们走了出去。
  
  在阿尤的父亲关上门后,房间里好像变得真的没有动静了。
  
  唉。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看过阿尤的反应之后,我心里已经大概明白了,阿尤不是疯了,而是他看到的东西已经被鬼填满,他已经开始遭受到鬼的报复了!
  
  他最终还是选择了保护他的亲生父亲。
  
  到客厅后,阿尤的父亲请我们入座,给我们倒了杯茶,显然是把我们当做客人来对待了。
  
  他坐下来,压低了声音和我们哀求道:“我儿子的事情,你们可不可以不要对外面的人说?”
  
  林肆说:“可是你儿子变成这样,瞒不住的吧?”
  
  阿尤的父亲叹气:“我总觉得我儿子能治好。他过去就很少待在家里,我们镇上的人都知道他是出去打工了,所以我送他去精神病院后,也会对别人说他是出去打工了,这样就不会有人怀疑了。”
  
  林肆问:“你打算送他去精神病院?”
  
  “不然呢?留他在家里?留他在家,他的病就能好吗?”阿尤的父亲苦笑道,“我本来是打算等到入夜后,镇上的人都睡了,我就开车偷偷带阿尤出去,送他到市内最好的医院去治病,就算是砸锅卖铁,倾家荡产,我都一定要把他治好!”
  
  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
  
  白天送阿尤出去,动静就太大了,好面子的老父亲并不愿意惊动邻里乡亲,难怪在我们敲门的时候,他拒绝了我们的要求。
  
  林肆说:“如果不介意的话,到晚上的时候,我们俩一起帮忙,帮你把阿尤送去医院,怎么样?叔叔你一个人应该很难控制住一个精神病人吧?”
  
  阿尤的父亲吃惊地看着他,似乎是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的请求。
  
  但是阿尤的父亲没有拒绝,他只是犹豫过后,有点为难、又有点不情愿地说道:“好吧,那就谢谢你们了。”
  
  “我们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能去哪里住,白天我们就先在叔叔家里落脚,晚上我们再开车帮你把阿尤送出去,怎么样?”林肆问。
  
  “好。”
  
  *
  
  于是我们就在阿尤的家中住下来了。
  
  阿尤的父亲给我们准备了另一间房住。
  
  我发现他们家里冷冷清清的,没有家庭的气息,空房间还挺多的,于是就随口问了一句,这才知道,阿尤的母亲早就去世了,家里只有他们父子俩相依为命。
  
  难怪感情这么深。
  
  如果我是阿尤,也很难站到正义的那一边,为死者伸张正义。
  
  只是苦了阿尤。
  
  阿尤的父亲只给我们准备了一间房,反正我们也只是休息一下,也就不讲究那么多了。
  
  房门一关,林肆就问我:“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我无奈。
  
  林肆的眼神像是看穿我的一样,看到我的迷茫:“在见到那小子之后,你的表情就一直很复杂,好像有很多想要说的话一样。那小子变成现在这个模样,跟你脱不了多少关系吧?你把一个人害成这样,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我苦笑:“就算我有什么想说的,你也用不着来问我感言吧?林肆,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起我的想法来了?”
  
  林肆怔了一下,随后转开眼神,说道:“没什么。我只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
  
  “什么这样的人?”
  
  林肆:“我第一次看见全身纹满纹身的人,这人身上还能有什么地方是干净的呀?”
  
  我耸肩:“没有,我听他说,眼睛就是他最后没有做纹身的地方,也就是说,他连那个地方都做纹身了。”
  
  “噗!”林肆没忍住,“哪里都做纹身?这人心里是怎么想的呀?怎么就把自己身体弄成这幅德行呢?他是不是有身体有什么病呀?”
  
  我笑笑:“不会,他第一次来我纹身店的时候,我看他还是一个阳光健康的青年。可能他只是一个纹身爱好者吧。中国人不爱纹身,但是你不能否定13亿人口中不能有一个特殊的纹身爱好者吧?阿尤这样子已经算不错了,你要是去网上搜外国的纹身爱好者,你会发现他们更加变态!”
  
  林肆一愣:“这还不算是最变态的?”
  
  “嗯。”
  
  “那外国的还能怎么变态?”
  
  我苦笑道:“外国的还会整容吧的,不是经常看到新闻上有报告说,外国友人看了电影,把自己整成什么恶魔之类的,你要是感兴趣,自己去搜一下图片不就知道了吗?”
  
  “哦。”林肆盯着我,压低了声音问:“吴深,你真的觉得他父亲没有什么问题吗?”
  
  阿尤的父亲能有什么问题?
  
  现在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个担心儿子精神疾病、但是又好面子的男人而已啊。
  
  如果阿尤的父亲真的有问题,我真的一点破绽都没有看得出来。
  
  倒是林肆……
  
  “林肆,你今天怎么了?怎么有那么多问题?”我纳闷地盯着林肆:“你过去那么潇洒,不管人间疾苦的,怎么这次问题那么多呢?修炼千年的鬼仙,不是早就过了不惑之年吗?怎么今天那么多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