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40章 左正or林肆?,刺魂第240章 左正0r林4?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40章 左正or林肆?
“林肆,你今天怎么了?怎么有那么多问题?”我纳闷地盯着林肆:“你过去那么潇洒,不管人间疾苦的,怎么这次问题那么多呢?修炼千年的鬼仙,不是早就过了不惑之年吗?怎么今天那么多问题?”
  
  林肆僵了一下,很快就瞟了一个白眼给我:“鬼仙就不能有问题了吗?我还没有问你,那男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我一觉醒来,就是跟你来了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还见到这么奇怪的人,我还不能问你是怎么一回事了?”
  
  接着,林肆又继续挑衅:“我问你,你愿不愿意说?”
  
  咳!
  
  我不说能行吗?
  
  你是大爷啊!
  
  我无奈地弃械投降,只能把阿尤的来历和林肆交代了一遍。
  
  林肆一边听着,就一边摸着下巴陷入思考状态。
  
  这可真不像他。
  
  林肆大仙儿什么时候用脑子思考过?
  
  他修炼千年方成仙,虽然平日里没干过几件正经的事,但是给我的感觉就是人活到那份上已经顿悟了,不再受到世俗的羁绊了,用四个字形容就是:
  
  放浪形骸。
  
  已经放浪到不用脑子想问题的地步了。
  
  所以今天出现思考者状态的林肆,让我感到十分惊奇。
  
  我揉揉眼,经过一天的开车赶路,到这份上我已经有点困乏了:“你想这么多干嘛呢?我还以为你在看到阿尤的时候,你就已经知道他是我的客人,知道他现在是什么状态了,你会直接给我一个有用的解决办法呢。怎么?这次对你来说,很难?”
  
  林肆白了我一眼,哼道:“直接给你解决良策?臭小子,你想得倒是挺美的!老纸出来是来玩的,不是给你当军师的,你自己的事你自己解决!哥有心情就帮你一把。不过,鬼仙现在给你i一个忠告,你听还不听?”
  
  “什么忠告?”
  
  “小心那人的父亲!”林肆打了一个呵欠,说,“本仙总觉得那人有点不对劲,好像还有很多东西隐瞒了我们。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吧,本仙要睡了~!”
  
  说完,就直接滚上床,卷了被子。
  
  我赶紧拉住被子,不让他睡。
  
  “干嘛?”林肆一个瞪!
  
  我赔笑道:“大仙啊~,你别睡,行不?”
  
  林肆瞪我:“凭啥?你不也是困了吗?你困了也想睡觉,是吧?你能睡,我就不能睡了?这次来的都是什么鬼地方啊?一看就是个山旮旯,什么美女美酒都没有,甚至哪里好玩,我也不知道。在这种鬼地方,不睡觉还能干嘛?”
  
  我软着态度哀求他:“你睡是可以,但是你能不能先用左正的身体一段时间?等这件事完后再还给他?”
  
  林肆古怪地打量了我一番,最后叹息:“又是这样!行、行吧!唉,每次都让我去改那小子的记忆,我都快遍不下去了。有本事的,你能不能帮我编个剧本……不,要不你每次把我叫出来的时候,都直接给我一个剧本吧!我实在遍不下去了。”
  
  “好好。”我哄着这大仙,也躺到了床上,跟他分一张被子,“以后每次你要把身体还回去之前,我都帮你想一想剧本好吧?”
  
  “这还差不多。”林肆哼了一声,“那这次剧本怎么编?”
  
  我说:“你就说我们来到这地方,发现阿尤疯了,然后我们就一起送他去医院,了事~!”
  
  “就这么简单?”
  
  “大仙啊,你还想要多复杂的故事?”
  
  林肆叹气:“我只是觉得事情不那么简单。你真的觉得只要把阿尤送去医院就解决了?你觉得事情能就这样解决吗?是这样解决的吗?”
  
  ……仙儿啊,您也用不着三连问吧!
  
  我沉默着。
  
  这三连问直击要害!
  
  我知道,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地就解决了,不是将阿尤送去医院就能解决的,因为鬼还在阿尤的眼睛上呢!
  
  见我半天不说话,林肆戳了戳我,问:“你们刺魂师碰到这种情况,一般是怎么解决的?”
  
  “把纹身挖出来。”
  
  “!?”
  
  我叹气:“先把人送去医院吧。找机会,在没人的时候,我会把阿尤的眼睛挖出来,那是我唯一纹身的地方,鬼就是附在阿尤的眼睛上的,只有把眼睛挖出来后,鬼才会离开阿尤的身体。但是,我不能保证阿尤以后的精神状况是否能够恢复正常。”
  
  林肆叹气:“造孽啊!”
  
  苦笑。
  
  我还能怎么办呢?
  
  阿尤现在的精神状况真是糟糕,看他的样子,他的眼睛里已经看不见我们了。
  
  除鬼以后,我真的不能保证他的精神状况就会恢复正常——这世上没有这么好的事情,只要切除了问题根源,就不会留下副作用。
  
  唉!
  
  真的是造孽了。
  
  我没有想过,在人的眼睛上纹鬼,会比纹在其他部位更严重。
  
  因为在眼睛上纹鬼,那就是一天24小时内,人就只能看到鬼了!
  
  这种压力,绝对比鬼时不时冒出来一趟更大。
  
  阿尤现在显然已经扛不住这种压力了。
  
  在我无限唏嘘的时候,林肆又捅了我一下,问我:“吴深,你真的每次只要一出状况,就必须要把纹身挖出来吗?”
  
  “嗯。”
  
  “每次都这样?”
  
  “嗯。”
  
  “你每次都这么做,良心不痛吗?”
  
  “不是每次都这样的,我刺魂那么多遍,只有两例出现状况。大部分情况下都是HappyEnding,很少会出现坏情况。我也不希望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这种情况是用我的灵魂去做担保啊!他们人出事,我也会被业火反噬,灰飞烟灭的,好不好?”我这时候也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就两次。
  
  每次都让我头大!
  
  对了。
  
  到现在为止,我双手上的瘟神都还是好好的,天眼没有泣血,业火没有焚烧——真是奇了怪了,这次契约还是如常进行?
  
  为什么会这样?
  
  阿尤的样子已经很不对劲了。
  
  也许,那个鬼把对阿尤父亲的怨恨转移到了阿尤的身上,报复不了阿尤的父亲,那就报复他儿子——父债子偿,也算是还了心愿?所以我才会平安无事?
  
  想不明白了。
  
  林肆低着声音问:“那你还做刺魂师?你为什么点别的更轻松的工作?我看很多小说都说捉鬼师、道士之类的很轻松,有鬼就捉,捉不到就跑,跑了就没事了,这样你也用不着灰飞烟灭,也不用做着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了。你做刺魂师,有什么意义呢?”
  
  这种话,似曾相识。
  
  但可以确定是,不像是林肆会说的话。
  
  我转头,静静地看向林肆。
  
  林肆注意到我的眼神了:“干嘛?”
  
  “你是不是左正?”我盯着他问。
  
  他的表情一刹那凝固。
  
  许久,
  
  他笑着,慢悠悠,且咬字清晰地回答我:“我是林肆。”
  
  “只有左正才会经常劝我改行,他总觉得我做纹身师很不靠谱。”我说。
  
  “林肆就不能劝你改行了吗?”
  
  “也能。但是,林肆应该知道刺魂师是什么东西,他应该能理解我的坚持,他也应该明白,这世上既然会存在‘刺魂师’这种行业,就必然会有这一行存在的意义。否则,他也不会在天劫的时候,来找我帮忙度过天劫!”我盯紧了他,“林肆不会问那么多问题的,他已经修炼成仙,世间的一切对他来说就只是一个游戏,他不会太关心别人的想法和未来的。”
  
  沉默。
  
  我们俩的眼神在无声地交战,我不知道他想什么,但是我知道我想在他的眼神中找到破绽!
  
  但可以说是无懈可击。
  
  片刻之后,他笑了:“我只是突然来了兴趣。你不想我过问,那我就不过问吧。夹在你哥俩中,我也是够累的,每次出来,再回去之前都得想着怎么样编故事把谎圆满。编故事编得我头发都快要掉了,没想到你小子竟然不感谢我的辛苦,还这么怀疑我。算了,你既然那么希望你哥们出面,那还是让他出面,陪你完成这一件事吧。我希望你最后能平安无事,别被业火反噬,灰飞烟灭。”
  
  说完,他闭上眼。
  
  看样子是要回去了。
  
  我吓了一跳,连忙抓住他的肩膀,用力摇他肩膀:“大仙我错了我错了!你别生气,还是你陪着我吧!”
  
  林肆睁开眼,哼了一声。
  
  “对不起对不起,”我无奈地哀求他:“这次事情结束后,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什么,行不?你看你那一次跟我提要求,我没有好好完成的?”
  
  “我重要,还是左正重要?”
  
  “你你你!”我确定了,像这种会问谁更重要的娘炮问题,左正那大老爷们是不会问出来的!
  
  林肆又哼一声:“改不改行?”
  
  what?!
  
  林肆挑衅我:“你改不改行?不改行,我现在就让那小子出来。”
  
  我头都疼了!
  
  大仙你这是在逗我玩吗?刚刚还觉得那是林肆说话的语气,但是现在会说出“改行”这两个字的,就是左正的态度了!但也有可能,是林肆在说气话。
  
  我无奈地说道:“我改什么行啊?大仙儿你别逗我了成不?我就算改行,也得等3年后,你和左正的契约结束了才能改啊,现在我改了,你怎么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