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41章 我是来帮你的!,刺魂第241章 我是来帮你的!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41章 我是来帮你的!
·林肆马上改变口风:“说的也对。哎哟,我都快被你这小子气糊涂了,差点儿忘了契约这件事!不改行就不改行吧,你做刺魂师也挺好的,但是……”
  
  他皱起了眉:“像这种害人的事,还是少做为好。”
  
  “当然!”我苦笑着应下来。
  
  “先休息吧,晚上肯定不会那么轻松。”林肆道。
  
  “嗯。”
  
  于是我就闭上了眼,先做休息。
  
  *
  
  也不知自己合眼睡了多久,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林肆并不在我身边。
  
  这大爷,又上哪儿去了?
  
  我推门出去,厨房里铛铛响,是阿尤的父亲在切菜的声音,看来是正在做饭。
  
  再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应该是吃过了饭,再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就偷偷开车把阿尤运出去。
  
  我醒来后本来应该没什么事的,但是这一刻,也不知怎么了,鬼使神差地忽然想要私下见阿尤一面了。
  
  剁剁剁。
  
  厨房里的切菜声听起来还挺专注的,想来阿尤的父亲应该不会注意到我的动静。
  
  于是蹑手蹑脚地推开阿尤的房门,里面的人受到惊吓,下意识地跳了起来。
  
  我也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房里的人竟是林肆,我这才把提到嗓子眼上的心放了下去。
  
  剁剁剁。
  
  厨房里没有异动。
  
  我确定这一点后,才小心翼翼地闪进房内,把门掩上,轻手轻脚地走到林肆身边,低声问道:“你来这做什么?”
  
  “你来这做什么,我就是来做什么的。”林肆低声道。
  
  林肆此刻就在阿尤的身边,双手压着阿尤的椅子,看起来,他也是来探查阿尤的情况,但是阿尤现在状况很不对劲,所以他只能压着他的椅子,不让他发出动静,免得引起阿尤的父亲的注意。
  
  我问:“问出什么来了吗?”
  
  林肆摇头,苦恼道:“还是不行,他完全没有听得懂我说话的症状,你看我连他的封口胶都不敢撕下来呢。”
  
  “我来吧。”
  
  “嗯。”
  
  我走向前,咬破指尖,在自己的掌心上画了一道封鬼符,然后往阿尤的双眼上一罩!
  
  刹那间,阿尤安静了。
  
  等我把手掌挪开,露出阿尤的双眼,他的眼睛里的血色以肉眼可观的速度慢慢地收缩回去,很快,阿尤的双眼就变回了他原来的纹身的样子。
  
  林肆怔了一下,惊讶道:“原来你可以这样呀?你既然可以这样做,那你怎么不早点这么做?”
  
  我抓起阿尤的衣角,擦擦手掌中的血,用怀疑的眼神打量他:“这么简单的小法术,鬼仙大人你不会?”
  
  “我……我是一时之间没有想到嘛!”林肆红着脸说,“这是你们刺魂师的法术,我哪里敢乱来?我就怕我乱来了,会引发什么不良后果呢!”
  
  “你也会有不敢乱来的时候?”
  
  就在我和林肆唇枪舌战的时候,阿尤忽然“呜呜”叫了起来,打断了我和林肆的舌战。
  
  我看他眼神已经恢复正常了,目光也聚焦到我的身上,很明显地透露出了“求助”的讯息,于是我这才撕开了他的封口胶。
  
  “呼、呼!”一得到自由,他就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我打算等他冷静下来后,再问他情况。
  
  但没想到的是,阿尤喘足了气后,就硬着脖子,朝外面大吼:“爸!救我!爸!!”
  
  what?!
  
  很快,阿尤的父亲就冲了进来。
  
  “爸,救我!”阿尤冲他大喊:“这个人是来挖我眼睛的,他是来害我的!你快救我!我不想变成瞎子!都是他把我害成现在这个模样的!”
  
  我:“!!”
  
  神马情况?老纸好心撕开你封口胶,就是为了让你倒打一耙的??
  
  然而林肆反应比我还快,立马就捂住了阿尤的嘴。
  
  阿尤:“唔唔唔!”
  
  林肆对阿尤的父亲笑笑:“看来阿尤病得真的不轻啊,我们是他的朋友,是来帮他的,没想到这孩子竟然神志不清到了这种地步!竟然说我们是来害他的。哈哈。吴深,还不快拿封口胶?”
  
  “哦!”我这才反应过来,迅速地把阿尤封了口。
  
  阿尤:“唔唔唔!”
  
  只是白瞎我施法帮他暂时屏蔽掉鬼的信号了,没想到这小子还惦记着“挖眼”这事!
  
  唉,手指疼,白咬一口了。
  
  还好阿尤在他父亲的眼中,早就是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了,所以林肆这及时的反应解了我的围。
  
  在封住阿尤的嘴后,阿尤的父亲并没有多少怀疑,只是有点责怪我们偷溜进来接触他儿子:“你们在干什么呀?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阿尤现在的精神状况不正常!”
  
  阿尤:“唔唔唔!!”
  
  但你看现在他的叫声多正常……
  
  我尴尬地笑了笑,下意识地挡在了阿尤和他父亲的中间,免得阿尤的父亲从阿尤的眼神中察觉到他已经恢复了正常。
  
  “对不起,其实我们也知道这样做不应该,但是我们毕竟是阿尤的朋友嘛,所以就想来关心他一下,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叔叔对不起,我们下次不会了。”我赔笑道。
  
  “嗯。”阿尤的父亲没有怀疑什么,转身回去煮饭了。
  
  在他走后,我和林肆松了一口气。
  
  “妈的!”林肆气愤地踢了阿尤一脚:“施法让你小子变回正常,你竟然就这样回报我们?白眼狼,就应该送你去精神病院,就应该把你双眼挖出来!”
  
  阿尤:“唔唔唔!”
  
  我拍了拍林肆的肩膀,让他稍安勿躁,也示意他让一让,来到阿尤的面前,按住他的椅子,我直视着他的双眼,压低了声音说道:“阿尤,你现在应该感觉到自己和之前有点不一样了吧?现在你应该舒服点了,至少没有再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对不对?”
  
  阿尤:“唔?”
  
  “对,这是我施的法术,可以让你眼中的鬼暂时停止活动,你看不见‘ta’以后,就看到了我们,对吧?”
  
  阿尤怀疑,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我也不想挖你的眼睛,这是最后不得已才会用的办法,我从来没说过这是唯一的办法,所以你也不用把我当做敌人来看,我是来帮你的。”
  
  阿尤:“……”
  
  “如果你愿意相信我,答应我不会再针对我,我就松开你;如果你不愿意相信我,那还是就这样吧,我也不想把自己拖下水,弄得太难堪,现在的你处境已经非常糟糕了,因为你的父亲打算今天晚上就把你送去精神病医院,把你关在精神病院一辈子!只要进了那里,就算你说的是真话,也不会有人相信你说的每一个字,我一样可以在外面快活逍遥!”
  
  我顿了顿,低声说:“你好好想想,什么样的选择对你来说是最好的,我等你一分钟做决定。”
  
  阿尤陷入了犹豫之中。
  
  不用一分钟,只用10秒,阿尤就郑重地点下了头。
  
  我撕开他的封口胶,这一次,他安分了许多。
  
  接着,我解开了他的绳子,他也很安分,没有作妖。
  
  被捆绑了多时,他显得很虚弱。
  
  我在他面前坐下,坦白地告诉他:“上次我就告诉过你,你身上的鬼要是变坏了,我也会受到契约的反噬,无法独善其身。但是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阿尤:“?”
  
  “就是,我没有感觉到契约有变质,也就是说事情可能还有余地,不一定要到挖眼的地步。只是现在我不清楚那只鬼现在到底想要做什么,也许‘ta’想要的并不只是你去揭发你父亲的罪行,而是想要你去帮‘ta’做别的事情呢?如果是别的事,也许你可以满足‘ta’。”我诚恳地说道。
  
  阿尤静静地想了一会儿,才点头:“希望如此!”
  
  “那你现在知道‘ta’想要你做什么吗?又过去几天了,难道你一点线索都没有?”
  
  阿尤摇摇头。
  
  我无奈极了。
  
  阿尤心力交瘁的瞅着我说道:“我也希望我能有什么线索,但是,这几天我感觉到是‘ta’在对我疯狂的报复,那报复是越来越凶猛,越来越可怕!我快要疯了!你说,‘ta’还有别的心愿需要我去完成吗?我怎么一点都没有感觉到?‘ta’越来越疯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