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42章 路途艰险,刺魂第242章 路途艰险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42章 路途艰险
那一日,阿尤拿到了那7幅图,就失魂落魄地回去了。
  
  一路上,他脑子想的无非就那几件事,就不赘述了。
  
  但是在半道上,阿尤忽然改变了主意。
  
  他不回家了,他要回老家,去问清楚父亲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他就半路上改道。
  
  而他也没想到,就在他改道之后,事情就开始往他无法预想到的地方发展了……
  
  他买了回家的车票。
  
  就在他准备上大巴的时候,忽然眼睛一痛!
  
  “唔!”他顿时捂着眼睛蹲下来,忽然间感觉到手掌中有股湿润的东西滑过去,他愣了一下,摊开手掌一看,发现手掌中的……竟然是血!
  
  “先生您没事吧?啊!!”检票员好心地上来搀扶他,但是一看到他的脸,就吓得大惊失色,倒退了几步!
  
  “?”
  
  他不解。
  
  但是在看到玻璃窗上自己的倒影的时候,他就明白为什么检票员会吓成这个模样。
  
  ——玻璃窗中,他的双眼,竟然缓缓流下了两行鲜血!
  
  他当然没哭!
  
  是那只鬼在哭。
  
  “你是害怕去面对杀害自己的凶手吗?别怕,我现在就回去,问他当年为什么要这样做。”阿尤低低地说道。
  
  然后,他在司机、乘客诸人讶异的目光中,擦都不擦脸上的两道血泪,就这样径直地走上了车。
  
  *
  
  车上。
  
  阿尤静静地躺在自己的卧铺上,眼睛里流出的鲜血不是他的,所以他阻止不了,就一直没有去擦拭。
  
  而过了不久之后,那鬼似乎知道这样吓不住他了,就没有再流出血泪来,他这才找出纸巾,擦掉了脸上的血痕。
  
  车子启动后,阿尤很快就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阿尤感觉到窗户上有笃笃声,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车窗外面趴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在瞪着满是血丝的眼睛在瞪着自己!
  
  “啊——!”
  
  阿尤尖叫出来!
  
  整个车厢里的乘客都被吵醒了,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而这时阿尤揉揉眼睛,发现车窗外面只是普通的风景,根本什么女人都没有。
  
  “对不起,我只是做了个噩梦……”他跟其他乘客们道歉,其他乘客不满地抱怨了几句之后,就平息下来了。
  
  可阿尤的心情却是久久都不能平复。
  
  他刚刚,好像又看到鬼了。
  
  自从做了眼部纹身之后,他就像是忽然拥有了阴阳眼一样,能看见许多鬼魂。
  
  像刚才那样的……
  
  他竟然第一时间i里觉得“她”就是缠着自己的鬼,可是仔细一想,又觉得自己是想多了,缠着自己的那个鬼从来都不露面的,都是黑影,所以像刚才那样拥有清晰面容的,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过路的野鬼吧?
  
  于是阿尤就没有再放在心上。
  
  又过了几分钟,车子停下来了。
  
  停下来后,车迟迟不开。
  
  “怎么一回事呀?”有人不解地问。
  
  这时候,司机才不得不跟他们说明,大巴车出现状况了,开车开到一半竟然开始漏油了,等到油漏光,司机才发现这状况,现在车没有油,所以动不了了。
  
  真是出门不幸。
  
  阿尤叹了一口气,继续躺着。
  
  过了一会儿,他觉得有尿意,见司机还在打电话求救援,这车一时半会间是修不好了,于是他就下车去寻个地方解手。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等他再回来的时候,车——开走了!
  
  没错。
  
  车是当着他的面开走的。
  
  “喂!我还没上车了!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是去方便一下吗?司机你忘了我吗?”阿尤追着车,一边追就一边吼叫道!
  
  而这时。
  
  他看到车窗上出现了一个人。
  
  当他看到这个人的时候,整个人就僵住了。
  
  因为……
  
  这个人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
  
  不仅一模一样,那个“自己”还得意地抓着他从纹身店主处得到的7幅图,朝他摇手,像是道别……
  
  这是怎么一回事?
  
  阿尤呆了许久才明白过来:车子出现意外不是偶然的,车会开走也不是偶然的,这一切,冥冥中都有一个幕后推手在控制着这一切!
  
  下车的时候,他有和忙着修理车的司机打过招呼,说自己去解个手;
  
  但是,就在他解手的短短几分钟里,有个鬼变成了他的模样上了车,而车的故障也同时恢复正常了,于是,司机理所当然地开走了。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要把他丢在荒郊野岭里?
  
  那个鬼是想干嘛?
  
  他有点慌,有点害怕,在回老家的半途中,他竟然被鬼骗下了车,那随后他还会遇上什么事?会不会有危险?
  
  *
  
  荒郊野林里,他没有别的选择,所有的物件都留在车上了,他只能凭着自己的双脚沿着公路走。
  
  走了十几个小时,他终于回到了镇上。
  
  阿尤并没有把这件事当成鬼的报复,只是觉得自己是倒了霉,在半路上碰到一个坏的鬼,才会让自己徒步走回家的——因为被司机抛下后,他除了徒步走路很累之外,就再也没有遇到什么诡异的事情了,所以他也就没有想太多。
  
  但是后来好好想想,其实,那就是阿尤厄运的开始。
  
  在他踏入小镇的时候,看到熟悉的街道,看到街上熟悉的邻里乡亲,他内心里升起了一种温暖和感动。
  
  然而下一秒,他就看到父亲沉着脸,提着刀朝他走了过来!
  
  他没有提防自己的父亲,甚至还想和父亲打招呼,但是下一秒,那一刀子就捅进了他的腹中!
  
  “!!”
  
  疼痛,是如此真实!
  
  阿尤震惊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发现熟悉的父亲变成了自己不认识的模样,在捅了自己之后,父亲竟然还露出了狰狞而变态的笑容,仿佛很高兴的样子。
  
  “嘿嘿嘿……”
  
  旁边传出了阴险的笑声。
  
  阿尤下意识地朝两侧看去。
  
  发现,两侧的行人都变成了自己的父亲的模样,手里都还拿着一模一样的刀,都在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笑容在盯着自己!
  
  他吓坏了。
  
  连忙推开捅刀子的那个“父亲”,他捂着肚子,鲜血不断地从伤口里流出来,但他顾不得那么多了,一边踉踉跄跄地拖着沉重的腿走,他就一边提防着两侧的“父亲”们!
  
  这么多“父亲”,不可能是真的。
  
  幻觉!
  
  一切都是幻觉!
  
  都是鬼给他制造的幻觉!
  
  阿尤艰难地跑回了家,他在拿钥匙开锁的时候,门忽然开了,老父亲出现在门后,看见他,吃惊地叫了他一声:“阿尤?”
  
  刹那间,世界好像变得温暖许多。
  
  阿尤倒在父亲怀里,捂着肚子,吃力地说:“血……我流了好多血……”
  
  “什么血?”阿尤的父亲疑惑地看着他:“你没有流血啊,你这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了?肚子疼?”
  
  没有血?
  
  听完父亲的话后,阿尤低头一看,真的没有看到衣服上有血迹,但是肚子还是剧痛!
  
  后来,父亲把阿尤送去医院了。
  
  *
  
  医院里。
  
  “你这是阑尾炎发作啊,现在最好就是动手术割掉吧。”医生说。
  
  于是,阿尤马上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爸,手术完后,我有件事想问你。”在进手术室前,阿尤抓着父亲的手,对他说道。
  
  “嗯,你先好好手术,没事的啊。”父亲看起来什么都不知道,对自己仍然还是那样的关心,看着这样的父亲,阿尤的心情是无比的沉重和复杂。
  
  就算,父亲做了什么样不对的事情,那也还是他的亲生父亲啊!
  
  他怎么可能做不孝的事呢?
  
  阿尤慢慢地松开了父亲的手,由着医生们把自己推进了冰冷的手术室里。
  
  他没想到,这场手术竟将会是他终身难忘的一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