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45章 报应,刺魂第245章 报应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45章 报应
我问:“那现在呢?钱是不是花完了?”
  
  阿尤的父亲坦白地点点头:“对,花完了。”
  
  我:“所以现在你又开始动起了阿尤的主意,想伤害他,重新获得社会的关注,获得社会的募捐,对吗?”
  
  “你知道的真多!”阿尤的父亲笑眯眯地说。
  
  果然!
  
  所以,“她”才会到来;
  
  “她”才会不断地以自己的能力重现那日的情形,只是想让失去记忆的孩子快点认清这人面畜生的父亲的真面目;
  
  “她”才会那么努力地阻止阿尤回家。
  
  然而,适得其反就对了。
  
  阿尤再也忍不住,开口问道:“爸,你说的都不是真的,对吗?”
  
  阿尤的父亲摇摇头,笑得温柔:“我说的都是真的。”
  
  “不!我不信!”阿尤冲动地站起来!
  
  但是,就在他站起来的时候,身体一晃,就要摔倒!
  
  我赶紧扶住了他!
  
  这时候,我已经很明白了:“刚刚那餐饭菜有问题!”
  
  阿尤倒在我身上,听到我的话后,他惊讶地看了我一眼:“不会吧?”
  
  我点点头。
  
  之前林肆就有提醒过我,但是我不知道那饭菜是不是有问题,但是现在确定了,就是有问题的!
  
  正因为饭菜有问题,所以阿尤的父亲才会有恃无恐,有什么说什么,因为在他的眼里,吃下那些饭菜的我们都已经变成他待宰的羔羊,面对待宰的羔羊,他需要提防什么呢?
  
  只是不知道,他下的是什么药!
  
  我现在身体并没有感觉到太大的问题,可能是因为我吃的不多,也全都吐出来了,当然也有一半是因为我身体抗药性强,打小喝的符水多了。
  
  “阿尤,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紧张地问着阿尤。
  
  阿尤虚弱地说道:“我只是觉得有点困……”
  
  迷药!
  
  是迷药,总好过是毒药吧?
  
  要是下毒,放个农药什么的,我们现在就全部交代了!
  
  “别睡!”我拍着阿尤的脸说:“睡着了,命就没了!你爸现在要杀你啊!”
  
  不,
  
  现在是——我们一个都别想逃!
  
  阿尤的父亲呵呵地笑了起来,此刻的他,比十几年前老了许多,但是笑起来时面容中的狠毒比十几年前,基本没有什么变化!
  
  虎毒不食子。
  
  但没想到,人恶毒起来时,连自己亲生的孩子都可以残害!
  
  阿尤的父亲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看着我说道:“你们来做什么呢?你们要是不来,那就好了。”
  
  “幸好我们来了,所以才能救阿尤。”我瞪着他,说。
  
  “不,你们来了,只不过是送死而已。”阿尤的父亲笑着说,“现在你们所有人都吃了我下了药的饭菜,现在你们还有对抗我的能力吗?阿尤我是不会杀的,因为我还指望着他帮我赚最后一笔。13年前的那场火灾,他帮我赚了一套房子,还有这13年的生活费。我算了一下,我老了,不用花那么多钱,再赚这最后一笔,就够我度过晚年了。”
  
  “不够的。”我摇头说,“人心不足蛇吞象,贪念一起,就永无停歇!”
  
  阿尤的父亲笑了笑,不置可否:“但你们两兄弟,对我来说一点用都没有。在这里,没有人认识你们,外面的人也不知道我们有什么关系,所以为了我的平安,我只能是把你们哥俩杀了,抛尸荒野。不过你们还是有点儿用的——你们开来的那辆车应该值不少钱吧?”
  
  “爸爸!”阿尤震惊地叫了起来。
  
  但是他的叫声没有让父亲觉醒,他依然沉浸在自己编织的梦境中,快活得不得了:“在你们来之前,我就已经想好了。阿尤这次回来就是疯了,多好,这是上天安排的!只要阿尤一直疯着,我只要把他带出去,找个记者,报道一下阿尤的故事,那全世界的人都会同情我们,会给我们很多很多的钱,这些钱足够我们过下半生了!”
  
  他伸手托起阿尤的下巴,插进他嘴里,拔出了他的舌头。
  
  那分叉的舌头。
  
  “你看,谁的舌头会是这样子的?谁的身体会布满纹身?”阿尤的父亲得意洋洋地说,“现在只要把阿尤推出去,肯定一下子就能吸引住很多人的注意力,故事就随便我怎么编了,反正一定会大赚的。”
  
  他松开手,叹了一口气:“但你们为什么要来呢?你们一来,阿尤就变正常了,真不知道你们用的是什么妖法。但是没关系,正常只是一时的,阿尤的精神状况早就不对了,他很快又会变回神经病的。呵呵。”
  
  听完这些话,阿尤流下了泪水。
  
  在他眼神里,我看到了绝望。
  
  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现实还更残酷。
  
  我叹了一口气,对阿尤的父亲说:“尤先生,有句话叫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这么做,迟早有一天会遭到报应的。”
  
  阿尤的父亲哈哈大笑:“这世上没有报应!要是有报应,为什么我还能这么舒服的活到现在?好了,小朋友,话就说到这里,你现在一定很困了吧?叔叔马上就送你上路,哈哈哈……”
  
  我叹气。
  
  托着阿尤的脑袋,将力量运到了手掌上,用力一推,将附身在阿尤双眼中的女鬼推了出来。
  
  “啊!”阿尤的父亲顿时大惊失色!
  
  阿尤也是吓了一跳。
  
  我轻声道:“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女鬼抬起双手,走一步,身体就发出嘎嘎的骨头摩擦的声音!
  
  “你别过来!”阿尤的父亲吓坏了,转身逃了出去!
  
  女鬼哈哈凄凉地大笑,用诡异的走路方式,穿过门墙,追了出去!
  
  在他们走之后,阿尤两眼一翻,在我怀里睡着了。
  
  我把他抱回了房间里。
  
  把人安置好后,我发现林肆就站在门外,他看起来很精神。
  
  但我开始有些困倦了。
  
  迷药开始发作了。
  
  但林肆怎么没事?
  
  哦,对了,他是第一个提起警惕心的人,肯定没吃什么东西,所以不困也是正常的。
  
  可我开始犯困了。
  
  我抖抖嘴唇,在快晕倒之前,我对林肆说:“快……快报警。鬼的力量十分有限,她不可能直接对杀害自己的凶手报复,否则早就报仇了。她现在出来,最多也就只能是吓他一下。但是我的法术失效之后,她就不能再吓他了,到时候,那男人回来,肯定还是要杀我们的!现在我迷药的作用快要起来了,你快报警,警察来了,就好办了。”
  
  说完这番话,我就华丽丽的两眼一闭,晕在了林肆的手臂里……
  
  *
  
  在昏迷中。
  
  我似乎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吴深……”
  
  一声声,越来越清晰。
  
  我睁开眼,看到床边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她的身上散发着一股烤焦的味道,黑发遮挡着她的面容,但是透过她的头发,我隐约看到她面容上有烧伤的痕迹。
  
  是阿尤的母亲。
  
  她回来了?
  
  这是,托梦?
  
  她的脚边躺着一个男人,正是阿尤的父亲。
  
  没想到,她的力量还是足够的,竟然把阿尤的父亲捉回来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找我有事吗?”我坐起来,问。
  
  “我想求你一件事。”
  
  她化作一阵阴风,贴到我的耳边窃窃私语。
  
  听完她的话后,我震惊了:“你确定你要这样做?”
  
  她点点头。
  
  “你如果这样做,就是放弃了阴司给你的投胎机会,你未来百年间都不能再去转世投胎,重新为人了!”我震惊地问,“所以,你可要想清楚了?这样做,你是要付出代价的!”
  
  她坚定的目光透过长发,直视着我,点头是那样的义无反顾。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既然这是你希望的,我就为你做这件事。只要你开心就好。”
  
  “谢谢。”
  
  她化作一道风,消失在我的面前。
  
  这件事,到此为止。
  
  *
  
  阿尤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完成一切了。
  
  我走到他身边,关切地问他:“你觉得怎么样?”
  
  阿尤怔怔地看了我一会儿,一脸困惑,似乎不知道我想问什么。
  
  我问他:“你现在是不是觉得看东西清楚许多?看到的一切是不是和过去的两个月里完全不一样了?”
  
  他又愣了愣。
  
  半响,他才回答:“对啊,过去有阴阳眼的时候,我总觉得这世界蒙有一层血色,血色才是鬼的世界。但是现在我看东西清清楚楚的,没有那层血色了。怎么一回事,我的眼睛好了?”
  
  紧接着,他又着急地追问:“我妈妈走了?对吗?我昏倒之前看到你把她弄出来了,你是不是让她永远离开我的身体了?你、你怎么这样做呢?你都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算你要让她走,你就不能等我先把我想说的话和我妈妈说完之后,再让她走吗?你知道,我盼望着和我妈妈见面有多少年了吗?好不容易有一次机会,你竟然就让它没了!”
  
  我微笑着安抚他:“放心吧,你妈妈永远都在,她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