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47章 猪队友,刺魂第247章 猪队友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47章 猪队友
这个点,其实只能算是傍晚。
  
  傍晚6点半。
  
  所以天空不应该这么暗,街上也不应该是空荡荡的,而实际上街道上确实并不空荡荡。
  
  这街上还是我最熟悉不过的景象,在这个点,开门做生意的做生意,出来买东西的买东西,从学校里接孩子回家的回家,散步的散步……
  
  但是,他们都睡着了。
  
  站着都能睡着了。
  
  整条古城老街像是死城一样,处处透露出诡谲的气氛。
  
  我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忐忑了。
  
  我把车停在店门口,刚下车,一道卷着落叶的阴风来到我面前,盘旋着,慢慢显露出了身影。
  
  白无常谢必安!
  
  我刚想跟熟人打招呼,问她搞那么大阵仗干嘛。
  
  下一秒,
  
  脖子一凉,只听见锁链铛铛的声音,我被人用力一拉,就跌了出去,再回头,看见自己的身体软软地倒下——我被谢必安的手下勾了魂。
  
  无奈。
  
  我叹了一口气,问:“干嘛?!”
  
  “汪汪汪!”周围忽然恶狗狂吠。
  
  那狗吠声让我心神一震,觉得这不是普通的狗叫声,因为这个狗叫声差点动摇了我的根基!
  
  我转头一看,被勾了魂之后,看到的世界与平常完全不一样。
  
  我看到了很多黑白无常成双成对地站着,他们拉着许多狗,这些狗都是有三个脑袋的,所以叫起来,声音很是震慑。
  
  地狱三头犬!
  
  难道是那事?
  
  就算是那事,你也不该勾我的魂吧!这是范雪琦惹出来的祸,你他喵的来勾我的魂??
  
  谢必安你这么拽,阎王知道吗?
  
  我内心苦得一比。
  
  谢必安猛地俯下身来,用力揪着我的衣领,把我提起来!
  
  她的鼻子几乎都快贴到我鼻子上了!
  
  这可不是什么艳遇,因为美女瞪着我,我只有一种被法官近距离干瞪眼的苦逼感。
  
  “是你?”谢必安咬着牙问!
  
  我尴尬:“咳咳。是我,是我,就是我。我是你认识的小吴深~!大姐啊,我刚刚从外地回来,嘛事都不知道啊,你带着这么多人包围我家……不,是包围整条街,你想干嘛呀?你老公不在我家啊,我已经很努力了,但是我就是找不到你老公啊~!”
  
  她不跟我皮,揪着我,狠狠把我甩到门上,就两个字:“开门。”
  
  范无救。
  
  你和你老婆是不是很久没恩爱了?被爱的女人才可爱,你老婆凶悍成这样,我严重怀疑你们夫妻俩已经有几百年没有幸福生活了!
  
  我一边在心里吐槽这对夫妻,一边转身开门。
  
  在我双手碰到门面上的时候,我忽然察觉到不对劲了。
  
  这门上,有结界。
  
  还他喵的是用我的法器来做出来的结界!
  
  这一刻,我明白过来了。
  
  范雪琦那小妞一定是被无常局追到这里来了,她没有对抗阴司的能力,在她的认知中,唯有我能给她提供庇护,于是她就跑到我家里来避难了。
  
  但是很不幸,我出远门了。
  
  万分无奈之下,那小妞只能用我留在家里的法器,开启了结界,把无常局挡在外面了。
  
  唉。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范雪琦啊,枉我平日待你不薄,要死的时候你就不能英勇无畏一点儿,把自己卖了,不供出我来?呜呜,你现在往我家里躲,那不是把我拖下水吗?
  
  TAT
  
  这时候,一个鸡(ku)毛(sang)掸(bang)子抵在我后腰上,身后传来白无常谢必安冷冰冰的声音:“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把这门口上的结界打开,让我们进去;要么就是我打死你,法器死了主人,法术自动破解。”
  
  “冷静!我对贵司永远无条件配合!”我立马双手投降,这下半点都不犹豫,立马推开了门。
  
  队友啊,就是该卖的时候卖掉!
  
  门上的结界一打开后,无常局立马蜂拥而入。
  
  我也被扯了进去。
  
  “小师叔?”一进门,我就听到范雪琦亲切的问候。
  
  这一刻,我想拍死猪队友的心都有了。
  
  真的!
  
  果然,白无常谢必安一听到这个叫法,立马把锁着我脖子的勾魂链扯过去,瞪着熊眼问:“你是她师叔?”
  
  我哈哈苦笑。
  
  事到如今,你让俺说啥才好?
  
  “彼岸花妖之事,是不是你指使的?”谢必安咬着牙质问!
  
  “哈哈……”我绝望地笑,请问我说“不是”,你就会放过我吗?这好像不是阴司的风格呀!
  
  “不关他的事!”这时候,猪队友范雪琦终于不猪一次了,她站起来,无比英勇地说道:“你们要捉的人是我,彼岸花妖是我放跑的,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放开我师叔!”
  
  “带走。”谢必安永远这么酷。
  
  小无常们一拥而上,把范雪琦和白小苒一并锁了。
  
  “喂!我不是和你们说了吗?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们跟彼岸花妖半点关系都没有,他们都没见过花妖!你们为什么连他们都捉?喂!你们想知道真相,我会把一切经过都告诉你们的!”范雪琦气急败坏地叫道。
  
  但是谢必安看都不看她一眼。
  
  我微笑。
  
  孩纸,你还是天真了一点。
  
  【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错一个】——这才是阴司。
  
  公平公正什么的,你见过这世上有过这玩意吗?
  
  作为冥冥中操纵世间生死的主导方,你觉得他们会在乎那点公正吗?
  
  阎王一怒,就是血流成河。
  
  拘了范雪琦和白小苒之后,谢必安转身就走。
  
  小无常鬼们也拖着俩女孩跟在她身后。
  
  在范雪琦被拉到我身边的时候,她不解地看了我一眼,纳闷道:“她怎么不听我解释呢?”
  
  阴司不需要解释。
  
  在他们眼里,所有相关者都是死罪。
  
  我苦笑一声,突然握住拘住我的勾魂链,业火从勾魂链上蔓延,火种掉落到地上,化作朵朵红莲绽放,拘着我的黑无常惨叫一声,赶紧在业火燃上他的魂体之前,松开了手。
  
  无常鬼和三头犬们均惧怕业火,纷纷退让到了一边去。
  
  谢必安停住脚步,回过身来看着我,她的眼神穿过红莲业火注视到我身上,眼神里一点凝重都没有,或许说,这业火在她看来,屁都不是。
  
  “灭了。”她说。
  
  我谈条件:“我要见阎王。”
  
  “见了阎王也没用,你保不住她,阎王最多只会饶你一命。”
  
  “但我还是要见阎王,见了或许有机会呢?”我说。
  
  “没用的。”谢必安说,“我比你更了解她,她已经3000年没有发过怒了,这次发怒,就不会轻饶过任何人,除非,你能找到代替彼岸花妖来镇压彼岸河亡灵们的东西,否则阎王之怒不可平息。”
  
  好嫂子。
  
  虽然冷面冷语,但是却很明明白白地告诉我,这次的事情该如何解决!
  
  可是……
  
  现在我们已经被无常局拘住,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寻找能够顶替彼岸花妖的东西了!
  
  我硬着头皮说:“给我三天时间,让我去寻找能代替彼岸花妖的法宝!”
  
  “这件事,你还是和阎王说去吧。”谢必安一挥手,满地的业火就熄灭了。
  
  也对。
  
  她老公是比我还更强的玩火高手,她就算不会玩火,灭火总还是会的。
  
  我无奈地看了范雪琦一眼,摇头叹息!
  
  唉!
  
  猪队友啊。
  
  以后叫她小猪好了。
  
  这一次去阴间,若是还有机会见到阎王……或许,真的能求得3天的缓刑吧!
  
  虽然说是想要求3天期限,可是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上哪儿去找代替彼岸花妖的法宝。但我知道,三天不能再多了,盛怒中的阎王肯定是不喜欢把时间拖得太长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