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48章 替代的神物,刺魂第248章 替代的神物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48章 替代的神物
谢必安就这样,拘着我们三个人的魂,带着一支军队浩浩荡荡地回阴间去了。
  
  在离开古城老街前,我看到街上的人纷纷苏醒了过来,然后他们围在我车子……不,应该说是我的“尸体”旁,议论纷纷。
  
  老天啊,我只希望,我还有回来的机会;
  
  还希望,回来之前,“好心”的路人甲们不要把我的“尸体”烧了,不然我就不知道该上哪儿哭去了!
  
  *
  
  过了很久。
  
  我感到身边越来越凉,这已经是进入阴间了。
  
  眼前出现一条河。
  
  那就是传说中的彼岸。
  
  这是我第一次来彼岸,所以就不由得多审视这条著名的河。
  
  这条河的两岸并没有任何花,两岸都是那么的荒芜,而河道很宽敞,波涛汹涌,我眼睛很花,不知道在河里面此起彼伏的到底是波浪,还是鬼魂们了。
  
  整个彼岸的上空飘荡着亡灵们的呐喊声,听在耳里,我感到头脑嗡嗡作响!
  
  好强的摄魂音!
  
  彼岸比《阴司晚报》上报道的情况还更加糟糕!
  
  在报纸上,我看到的彼岸河还是比较平静的,但是这种波涛汹涌仿佛海啸来临的样子,哪里平静了?
  
  范无救说得对,《阴司晚报》只会报道阴司想让人知道的事情,而不会让外人知道他们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
  
  彼岸河变得如此凶险,已经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了!
  
  现在,谢必安要带我们回阴间找阎王复命——我们能过得去吗?
  
  这时候,彼岸河里的鬼魂慢慢地浮了起来。
  
  他们,竟然走到岸上!
  
  他们的魂体被宛如鲜血的彼岸河浸泡成了红色,走上来的时候,就像是淌着血的血人在一步步地朝我们走过来!
  
  彼岸河亡灵的数量越来越多。
  
  竟,有一支军队那么多!
  
  再看谢必安带的这些无常鬼……唉,人家是一支军队,这边也就只是一个“队”而已。
  
  谢必安抬起手:“武器准备!”
  
  只听到一片整齐的噹噹声,所有无常鬼都亮出了武器,就连三头地狱犬也都排成了一列,站在无常鬼们面前,这看起来是要打头阵的意思呀。
  
  看来,对于这种状况,一切都在谢必安的掌控之中呢。
  
  于是,
  
  我偷偷地拉了一下范雪琦和白小苒。
  
  “??”
  
  这俩傻孩子,还不明白?此刻不逃,更待何时?!
  
  反正我是看在无常鬼们都在忙着应战,暂时顾及不到我们,这个时候,只要找准时机,等谢必安顾不过来的时候,再脚底抹油,逃回人间后绝对又是一条好汉!
  
  范雪琦和白小苒会意过来后,就紧紧地贴在我身上,就等我一声令下,就一起逃跑了。
  
  我一直在观察谢必安。
  
  这白无常已经混成精了,面对彼岸河的亡灵动乱,丝毫不慌张;甚至时不时地扫一眼我们,显然她并没有放松对我们的看管,她很清楚,彼岸河最乱的时候,绝对就是我们逃跑的最佳时机!
  
  这看来我和她对对方的打算都是心知肚明的,我也只好选择最糟糕的下策,那就是敌军拉住谢必安,让她真正无法分身的时候,再逃跑了。
  
  终于。
  
  在15分钟后,我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
  
  在彼岸河亡灵们和无常局打得如胶似漆,而谢必安分身乏术的时候,我一拳打晕看管我们的小无常鬼,拉起范雪琦和白小苒,马上就开溜。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道黑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了。
  
  范无救?
  
  他怎么来了?
  
  范无救一出现,就冲着我们嘿嘿地笑。
  
  下一秒,他的身影就如一道魅影一般晃过,这一晃,晃得让我以为我看错了,以为范无救并没有来过,只是我心里太焦急,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幻影。
  
  但是并没有。
  
  范无救是闪到了范雪琦的身后。
  
  “咦?”范雪琦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范无救从背后胁持住了。
  
  接下来,惨绝人寰的事情出现了。
  
  范无救竟然掏出了……掏出了半颗洋葱,二话不说就擦到范雪琦的眼睛上。
  
  “哇!”范雪琦哭了。
  
  然后范无救一脚把范雪琦踹进了混战大军之中。
  
  搞什么?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就在我想问范无救搞什么的时候,范无救消失了,如果不是那半颗洋葱掉到地上,我真不敢相信他来过。
  
  什么鬼?
  
  what?
  
  fuck?
  
  反正我脑海里面充满了问号。
  
  然而,
  
  世界忽然慢慢地变得清净了起来。
  
  彼岸的天空从乌云密布变得万里无云;
  
  疯狂躁动的亡灵们慢慢退回彼岸河里,暗流汹涌的彼岸河重新恢复了平静;
  
  这变化太快,留下荒地上一群一脸懵逼的无常鬼们。
  
  发生什么事了?
  
  我也同样懵逼。
  
  这种迷茫与沉静一直维持了好多分钟,直到谢必安走到范雪琦面前,冷着脸说:“继续哭。”
  
  “你神经病啊!要哭你自己哭,我只是被辣了眼睛。”范雪琦苦逼地揉揉眼睛,还是状况外。
  
  但是谢必安可不会跟你客气那么逗,她像是拎一只小鸡一样,掐着范雪琦的脖子,把她提起来,押到了河岸旁,逼迫道:“快哭,你要是不哭的话,我就把你扔进彼岸河里,让你变成他们之中的一员!”
  
  这时候,我明白了!
  
  阎王怒火难平,唯有找到代替彼岸花妖来镇压彼岸河亡灵们的代替品,才有可能平息;
  
  范无救的出现,要逼出来的是范雪琦的眼泪;
  
  范雪琦的眼睛,可不就是彼岸花妖离世之前留下的唯一物品吗?
  
  ——那就是镇压彼岸河亡灵的良药!
  
  原来如此!
  
  “你想侮辱我,我才会就范呢!你把我扔进彼岸河里吧,总好过你把我送入地狱!”范雪琦愤怒地叫道!
  
  唉唉,这傻孩子!
  
  谢必安无奈了,因为她只是想逼出范雪琦的眼泪,又怎么可能怎么把范雪琦扔进彼岸河里?
  
  我赶紧捡起洋葱跑过去:“等等,我有法宝。”
  
  范雪琦一看到我就愣住了。
  
  等到我把洋葱擦到她脸上的时候,她“哇”的一声痛哭了,一边哭,就一边痛彻心扉地说道:“你、你可真的是我亲师叔啊!!呜呜呜!”
  
  有了神器洋葱的辅助,范雪琦的眼泪那叫一个不停啊。
  
  她的眼泪掉到河里面,慢慢的,河水变得清澈了。
  
  她自己对这种情况也是愣得一比的,但是眼泪又无法停止,这个样子看起来很可爱,又有点搞笑。
  
  “小师叔,这、这是什么情况啊?”范雪琦一边哭一边问。
  
  我笑着说:“古有孟姜女哭倒长城,今有范雪琦哭净彼岸河,很牛啊,少女!”
  
  范雪琦无语!
  
  看到这种变化,谢必安的表情也变得缓和了许多,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道:“现在你可以去见阎王了,希望你会有好运。”
  
  我笑道:“这次好运之神一定会站在我这边。”
  
  范雪琦苦着脸说道:“什么?我们还要再去见阎王?呜呜,小师叔,我好像、好像把整条彼岸河都净化了啊,这不是说明我是有用的吗?为什么还要我去见阎王啊?难道还要送我下地狱?呜呜呜,这次放走彼岸花妖都是我的错,我可不可以自己下地狱,你们都是无辜的,我不应该连累你们,呜呜呜……”
  
  算你还有良心,还知道后悔。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但是现在看来,你想下地狱是不可能的了。”
  
  “嗯?”范雪琦充满希望地看向我。
  
  我说:“现在看来,你就是那个唯一能够替代彼岸花妖的‘神器’了。如果我猜得没错,阎王一定舍不得把你投入地狱,她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