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49章 阎王是个女的呀?,刺魂第249章 阎王是个女的呀?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49章 阎王是个女的呀?
“会什么?”范雪琦紧张地看向我。
  
  我饶有兴趣地转了一圈眼珠,才笑眯眯地看向她:“你要是下地狱,用处不大,还不如把你放在彼岸河边,让你变成新的彼岸花妖,就跟那对彼岸花妖一样,双脚扎根在河边上,永生永世都不能离开!”
  
  “啊!”范雪琦大惊失色!
  
  这样的处罚,应该比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更加残酷吧?
  
  范雪琦是见识过彼岸花妖的人,她看见过他们的根,见证过他们的爱情——所以对被罚变成那个样子,她脑补的比我还多,从脸上看到了深深的绝望。
  
  忽然,谢必安在我身后阴嗖嗖地说:“彼岸花妖是成双成对的,女花妖有了,就差个男花妖了。”
  
  卧槽!
  
  “上船,渡河。”谢必安招呼她的手下说。
  
  无常鬼们在河里面放入一艘纸船,下一秒,纸船就变成大船,他们带着狗陆陆续续地上船去了。
  
  范雪琦在听了谢必安的话后,破涕为笑,在上船前,她开心地拥抱了我一下:“太好了,小师叔,这下我们要成双成对,永不分离了。嘿嘿嘿!”
  
  然后她哼着安魂曲上船去了。
  
  真·猪队友!
  
  这种事情有什么好高兴的?
  
  唉唉,我还以为这小妞终于有了牺牲自我的觉悟了呢,没想到也就那样!
  
  *
  
  我们乘船到了阎王殿,这阴间就跟江南水乡似的,四面八方都是交错的河道,但是很多地方都是阴气缭绕,让人无法看清楚阴间的全貌。但是范雪琦却好像看得见,她把右眼闭上后,就用花妖之眼好奇地打量着阴间,现在的她一点都不像是被阴差押解的犯人,而是到此一游的观光旅客。
  
  船停泊在岸,谢必安让我们跟她走,但是她并没与再让黑无常锁着我们了,现在的我们完全是自由人。
  
  到了地方,范雪琦终于开始紧张了,她偷偷地靠近我,小声地问道:“小师叔,阎王真的不会让我变成彼岸花妖,让我永远都留在阴间吧?”
  
  我:“可能。”
  
  她立马变得凄凄哀哀,捧起脸,忧伤地看着我:“那你会变成男花妖吗?”
  
  我:“不可能。”
  
  “为什么?”范雪琦撅起嘴来,不开心地说:“这里又没有别的男人!”
  
  我拍拍她的头,说道:“我和阎王还有十年之约,她要我帮她做的事情还没有做完,所以在期限未到之前,她是不会要我的命的。”
  
  范雪琦:“……”
  
  “下去吧,要是害怕,就闭上嘴别说话,一切都有我呢。”我轻声道。
  
  这句话打消了范雪琦的担忧,她又变回那没心没肺的状态,哼着安魂曲,拉着白小苒的手,下船去了。
  
  *
  
  阎王殿外有一道长长的阶梯,据说有九百九十九阶,我本以为要爬完这些阶梯才能进入阎王殿,见到阎王的,但没想到的是阎王竟然亲自出殿迎人!
  
  我们刚上一层台阶,便见到了她。
  
  “参见吾王!”谢必安一看见她,立马就低头下跪。
  
  当所有无常鬼都跪下的时候,我们三人就显得鹤立鸡群了。
  
  为了不搞独特,我连忙照着无常鬼们的样子,低呼一声“参见吾王”,也跪了下来。
  
  范雪琦和白小苒看见我这样,也连忙跪了下来。
  
  “阎王是个女的?”范雪琦震惊地和我说道。
  
  “是啊。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笑道,话音刚落,我就感觉到有人在拉我,我吃了一惊,但是我无法抵抗这个力量,很快,我就被拉到了阎王的面前。
  
  是她拉的我。
  
  “我们又见面了。”阎王平视着我道。
  
  我哈哈笑:“是啊,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客~套~
  
  阎王说:“我还以为,我下次再见到你,起码是十年后。没想到我们竟然这么快就见面了。”
  
  “是啊是啊!”其实我也不希望十年后会见到你的啊~!
  
  “这次彼岸河的乱事,可是你指使的?”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先观察了一番阎王的神情,她就和我三年前闯进来时一样,并没有多大变化,依然是不喜不怒,但是从她的眼神里,我并没有感觉到多大的恶意,显然范雪琦的眼泪平息了彼岸河的动乱,阎王的心头大患被除掉,所以她现在心情还算是好的。
  
  好心情,就容得我皮一皮了。
  
  我苦笑道:“为什么你们都问是不是我指使的呢?这件事真的和我没有关系啊!”
  
  阎王说:“从你三年前勇闯我阎王殿,火烧大门起,我就知道,你小子不是一个安分的人,你要是会做出这种放走彼岸花妖的祸事,我倒是觉得并没有什么意外的。”
  
  这就是“前科”的错了?
  
  唉唉,看来人真的不能犯错啊,不然以后出事的时候,别人都会第一时间认为是他又犯错了。
  
  我冤枉地说道:“这次真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见都没见过什么彼岸花妖,就更别说放走他们了。做这些事的是我朋友的一个小徒弟,我朋友出远门去了,托我照顾她的小徒弟,所以这次那个小徒弟闯了祸,就往我家里面躲。我也是刚从外面回来,就看到家被无常局围了起来,这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呢。我真的是冤枉的呀。”
  
  阎王的目光从我身上转开,她扫向无常鬼们中的范雪琦和白小苒,问:“谁是那个小徒弟?”
  
  “她。”我指着范雪琦说。
  
  下一秒,范雪琦也飘了过来。
  
  阎王问她:“此事,真的和吴深没有半点关系吗?”
  
  “没有没有!这件事全是我一个人的错,跟他没有半点关系!我做这些事的时候,他根本不知道我会去彼岸河、更不知道我见了彼岸花妖,也不知道我放走了彼岸花妖。所以你要责罚,就责罚我一个人吧,就算你让我变成彼岸花妖,永生永世不能离开彼岸河,我也认了。但是小师叔和小苒都是无辜的,你放了他们!”
  
  哟哟,良心发现啊,竟然不要我留下来做男花妖了?
  
  我刚这么想,忽然,一道寒光凛冽,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亮。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范雪琦面前浮出一面古色古香的镜子,刚刚刺痛眼睛的就是这面镜子折射出的光芒。
  
  “这是孽镜,你要是敢说一句谎话,它就会照出来。”阎王说。
  
  范雪琦楞了一下:“测谎仪呀?”
  
  呃,还真的是……
  
  我瞪了范雪琦一眼,让她别再这样没头没脑地乱说话了,阎王不喜不怒,但她也随时可能喜怒无常啊!要是冒犯了阎王,范雪琦就别想再回人间了!
  
  阎王检查了一眼孽镜之后,说道:“看来你并没有说谎,吴深并不知道你做了那些事。那你为什么做这些事?是有人指使你做的吗?”
  
  “没有人指使我做这件事。就是那个女妖跟我说她想过河,需要我帮助,所以我就把她背过去了,谁知道事情后来会变成这样呢?我要是知道会变成这样,我就不会去做了。”范雪琦无辜地说道,“我知道,不管我当时知不知情,做错事了就是做错事了,你要罚我就罚我,我都认!只不过,他们真的都是无辜的,你别罚他们。”
  
  “好。”阎王问她:“那你想怎么受罚?”
  
  “不就是……”
  
  又猪了!
  
  我赶紧冲范雪琦使眼色,因为我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得到范雪琦想说什么,她一定以为自己要代替彼岸花妖留在阴间了,但是阎王这个问题是个陷阱啊,她要真的这么回答,还真的有可能变成真的!
  
  如果答得好,说不定还能重返人间!
  
  现在,就怕她回答错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