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50章 中二病能拯救世界!,刺魂第250章 中2病能拯救世界!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50章 中二病能拯救世界!
“啊?咦?呃……”范雪琦完全get不到我的暗示,愣愣地看了我半天,最后问:“小师叔,你眼睛怎么了?”
  
  我嘴角一抽,忽然明白一个道理:队友一旦坑起来,你是带不动的!
  
  刚叹完气,双脚就离开了地面,我又被阎王提起来了。
  
  阎王看着我,问:“吴深,你眼睛怎么了?需要孤帮你治治吗?”
  
  “不不不,不用了,我很好,就是刚刚有沙子进眼睛里了,就眨了眨。哈哈!”我尴尬地笑。
  
  “阴间没有飞沙。”
  
  “……”
  
  唉!
  
  阎王啊,你既然知道这只是一个说辞,又何必拆穿我呢?这样我在无常局面前很没有面子吔!唉唉唉!
  
  “说吧,你有什么点子?”阎王问。
  
  咦?
  
  这是问我?
  
  我愣了一下,发现阎王真的是在询问我的意见,于是我就赶紧抓住机会,说道:“现在能顶替花妖的人已经出现了,我想阎王一定舍不得将这人罚入地狱吧?”
  
  阎王点头:“这是当然。”
  
  “所以我觉得小惩大诫,意思意思一下就可以了嘛。您就不用太责罚范雪琦这孩子了,她其实已经知道错了,以后一定会铭记这个教训,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的。”
  
  阎王一笑:“你觉得还有下次吗?”
  
  “……”笑cry,阎王您是不是在殿里面找不到说话的人呀?所以每句话都要怼一下才开心?(T^T)
  
  “有话就直说吧,你想她该接受什么样的处罚才是合理的?”阎王问。
  
  我觉得她愿意把主动权交给我们手上,估计也就是愿意宽大处理的,于是我就直说了:“我想请你把我们放回人间,没固定一定时间,就让这孩子来彼岸一趟,把眼泪浇灌到彼岸河中,如此一来,彼岸就能保持太平了。这样不就皆大欢喜了吗?嘿嘿?”
  
  然而阎王却是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可是,让这女孩永远呆在彼岸不是更方便吗?孤为何要让她回到人间去?这样,每次到固定时间就人间来彼岸哭一次,然后再返回人间——这不是太麻烦了吗?”
  
  卧槽!
  
  我当然也知道麻烦啊!
  
  但我不可能把我的猪队友卖在这里吧?
  
  这时候我看到阎王笑眯眯地看着我,我感觉她是知道我的打算的,因为她脸上已经明明白白地写着:我看你还能编出什么花样来?
  
  就是,看戏呢。
  
  唉唉唉,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够圆了这个说辞?在线等的,挺急的。
  
  忽然,我灵光一闪,振振有词地说道:“泪水是人类丰富情感的表达之一,不是所有人的感情就是与生俱来的,她需要经历过世间百态、人生的悲欢离合才能提炼出最纯粹的感情。一个人的内心感情丰富了,才能变得多愁善感起来,才会容易掉下眼泪来。为什么花妖哭了上千年了,彼岸河的河水还是那么稠、那么艳?而范雪琦这孩子哭一下,河水就变得清澈了呢?那是因为花妖被禁锢在河岸上,与恋人分居两地而永世不得相见,因此内心积怨,流下的泪水就是他们的血泪,用哀怨去灌溉河里的亡灵们,只会让他们的怨恨更加怨恨,而永远都得不到真正的平息;范雪琦这孩子在人世间还只是一个孩子,什么大起大落并没有经历过,她还保持着一颗纯澈无比的童心,所以流出的眼泪是纯洁的,用纯洁的眼泪去净化河里的亡灵,实验结果就是比带有怨恨的花妖更加显著,这个实验结果就证明,你要是还像禁锢花妖一样,将范雪琦禁锢在彼岸,难保她会再变成第二个花妖。所以我觉得最好的方案就是让范雪琦这孩子返回人间,继续感受世间的百态,有更多美好的人生感悟后,才能流下更美好的眼泪。您也不用担心这孩子回到人间后就失控了,反正您是阎王,她的下一世、下下世全都掌控在你的手里面,不是吗?所以不管她转世成什么人,您都能找得到她的,所以您也不用担心她会脱离您的控制。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您要确保她生生世世,都过得幸福美满,如此一来,她流下的眼泪才会充满爱,唯有爱,才能净化这世上所有的恩恩怨怨!”
  
  说得好荡(zhong)气(er)回(bing)肠!
  
  唯有(zhong)爱(er)能拯救世界!
  
  我特么地都被自己感动了。
  
  这都他喵的什么狗血台词啊,只有儿童动画片里才会出现的吧?
  
  擦一把辛酸泪。
  
  “说得好。”阎王点头赞同了,我被自己完全感动了!
  
  阎王赞同道:“吴深你说的极是,彼岸河一直都是我的心头大患,河里的亡灵怨气冲天,虽然一直被花妖镇压着,但孤始终都担心物极必反,被镇压久了的亡灵们一旦爆发起来,将会为祸世间。今日彼岸河的变化,孤已看在眼里,这女孩虽然拥有了花妖遗留的眼睛,但流出的泪水却和花妖不一样,这也是奇怪至极。现在听了你的解释,孤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好吧,看来也只能是让她返回人间,去感悟这世间之爱了。”
  
  鼓掌!
  
  “阎王英明!”我感动!
  
  “小白,送他们原路返回。”阎王转头对谢必安说。
  
  谢必安低头领命:“是。”
  
  然而就在我们要走之际,阎王忽然说:“等等。”
  
  “咦?”
  
  我冷汗都冒出来了,阎王啊,让我们走就让我们走吧,多留一分钟,我都担心会出现什么变故啊!
  
  然而,阎王只是笑眯眯地说道:“吴深,你帮孤办事三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难得你来阴间一趟,孤若不好好犒劳你一番,那就是孤的不对了。正好了,孤这里有份薄礼想要赠与你。”
  
  “过奖了过奖了。”我心虚地笑笑,心里就想着赶紧回人间,什么礼物啊都不想要了,可是阎王要送你礼物,你敢不接吗??
  
  于是。
  
  阎王让小鬼们抬出了一筐洋葱……
  
  一筐洋葱……
  
  一筐……
  
  真·洋·葱!
  
  啪啪啪,你听到打脸的声音了吗?我脸疼~!
  
  “带回去吃吧,包甜。”阎王微笑道。
  
  “谢阎王。”我苦逼地收下了。
  
  *
  
  我抱着一筐洋葱,苦逼着脸上了原来那艘船。
  
  上去后,谢必安这扑克脸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捂着嘴到一边笑去了。
  
  她一走开,范雪琦和白小苒就放松下来了,范雪琦拿起一颗洋葱,天真地说道:“看来那个阎王是个好人呀,我还以为她真的要把我变成下一个花妖,永远都不许我离开彼岸了,没想到竟然还是放我走了,而且还送我们这样的土特产,她对你真好啊!小师叔,你该不会和她……嗯?”
  
  嗯你个大头鬼啊……
  
  我把一筐洋葱塞到她怀里,赏了她一白眼,就想滚到谢必安的角落里躺去了:“这礼物不是送我的,是送你的,猪!”
  
  范雪琦一脸懵逼:“送我的?”
  
  “阎王的意思是让你多吃洋葱,这样眼泪才能流得更多!猪!”
  
  啪啪啪,你们听到了打脸的声音了吗?
  
  我说的那么一长断不带歇气的疑似中二病的话——还真的就是中二啊,白白让阎王欣赏了那么一段中二病的话!
  
  唉!
  
  *
  
  重返人间。
  
  一周过后,一切都变得很平静,没有大事发生,唯一的遗憾就是和我有着“地下交易”的鬼贩老烟枪从鬼街消失了,我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只知道我损失了一个有效的渠道,下次就再也没有这种方便的交易渠道供我用了。
  
  不过,我们也算是受益良多。
  
  范雪琦是傻人有傻福吧,说不定阎王真的会让她幸福地过一世,用爱去感化世间种种怨恨呢?
  
  当然,也有可能,哪一世阎王心血来潮了,给她安排一个凄凄惨惨的人生,唉!
  
  这一日,我正在喝水,电视上播报出一条晚间新闻,一张熟悉的面容浮现在电视机上:
  
  “……今日记者小方了解到,在一个偏远地区白沙镇上有一位纹身爱好者小尤,他全身纹满纹身,身上的纹身多达121个纹身,甚至就连眼部也做了纹身。然而小尤的父亲却因为儿子与众不同的爱好与儿子时常争吵,最后气出失心疯来。如今,年迈的父亲气得精神不正常,甚至还丧失了语言能力。面对这样的父亲,小尤心痛不已,并决定痛改前非!但是,家境贫寒的小尤根本无法改变这样的现状,他想给父亲最好的治疗,但是无法送父亲去最好的医院治病;他想为父亲洗去一身的纹身,却没有多余的钱去洗纹身,变回一个正常的人。现在记者小方已经到小尤的家中进行采访,并请了专业的医师来为小尤和他父亲诊断,请问,电视机前的朋友们,你们是支持人应该有一些特殊的爱好吗?看了小方采访之后,您的心中是否会有正确的答案呢?请转现场采访报道。”
  
  镜头一转——
  
  电视机前的我,哑然了。
  
  我看到了现场的采访,看到阿尤,也看到他的父亲。
  
  我不知道阿尤的父亲究竟经历了什么,现在他的声音完全哑了,只会啊啊啊的发出沙哑的声音,但是我很清楚地记得,当日我们离开尤家的时候,他说话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我也不知道阿尤现在是什么打算。
  
  面对记者的采访,阿尤哭成了一个泪人,大致上是说着父亲对自己的栽培,说着自己后悔没有听父亲的劝,做了这么多纹身,现在父亲疯了,他后悔了,他应该听父亲的话洗掉纹身,还有,好好照顾父亲的晚年。
  
  最后,电视上列出一串银行号码,提前感谢捐款人们的捐赠。
  
  看到这里,我低下头,苦笑一声。
  
  ——他们,果然是一对父子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