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54章 装傻,刺魂第254章 装傻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54章 装傻
她看起来很年轻,二十出头,五官很标致,带着一丝惊慌失措而来,那被水雾迷糊的眼神我见犹怜。
  
  我捧着职业微笑迎上去:“你好,小姐,请问你想做什么样的纹身?”
  
  她呆呆地看着我。
  
  被她盯了10秒钟后,我确信她可能爱上我了,不然,一个女子又怎么会盯着一个陌生男子那么多秒呢?她一定是被我的英俊潇洒给迷倒了!
  
  “你是……吴深?”女子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我。
  
  我眨眨眼,点头:“对,我就是吴深,吴深就是我。”
  
  她复杂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低下头,也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之后,才伸出手来和我握手:“你好,我是阳钰凡。”
  
  “阳钰凡?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我想想想了很久,终于想起来了!
  
  这好像就是那天才纹身师的名字啊!
  
  我去!
  
  是个女的?
  
  而且还是个大美女??
  
  真是惊喜意外啊!我还以为给我下挑战书的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小子呢,没想到竟然是女孩儿,看来这个时代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巾帼不让须眉啊!
  
  既然是同行,那就不是来做纹身的了。
  
  不是来做纹身的,就不是来送我钱的,所以我的态度马上就变了,不再带有任何服务态度,而是松懈下来,把她当做一个刚认识的朋友来招待了,态度也就变得随便了许多。
  
  我看她今天过来,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嘴角就从来没有往上拉起来过,眼神也一直盯着地板,不知道在想什么不太美妙的事情。
  
  于是我给她泡了一杯舒缓压力的茶,她喝下去后,稍微放轻松一点了。
  
  我笑着问她:“今天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总不可能是来让我给你做纹身的吧?”
  
  她摇摇头。
  
  我就知道!
  
  “我……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她犹豫了一下,问我道。
  
  “嗯?”
  
  “你,当初为什么不接猪纹身那个活儿?”她问我,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我,好像这个答案对她来说很重要。
  
  我说:“就是觉得很荒诞,不想接,就这样呗。”
  
  “那你的警告是什么?”
  
  我一拨刘海,闷骚了一把:“装个逼,不犯法吧?”
  
  “不可能!”
  
  竟然回话回得如此斩钉截铁??
  
  我挑挑眉,看了她一眼,明显的印堂发黑,一脸衰相——血光之灾将至啊!
  
  这个时候,我只想说一句话:
  
  幸好阳钰凡是个女的,而且是个美女——她要是个男的,我才懒得关心那么多。
  
  “说吧,遇上啥倒霉事了?说来给我乐一乐?”我笑呵呵地说道。
  
  阳钰凡看了我一眼,有点儿恼火,但是又像是被霜打的茄子一样,蔫蔫的,没有把这份不开心发泄出来。
  
  她越是压抑,这印堂就越黑啊。
  
  许久,
  
  她才慢慢地说道:“有人死了。”
  
  “谁?”
  
  “朱大昌,罗凯,陶泽光,何云龙……”
  
  我淡定地喝茶,表示:一个都不认识。
  
  过了一会儿后,得到想要的反应的阳钰凡不悦地开口问:“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啊?”
  
  “我不认识啊!”我无辜地说。
  
  阳钰凡不悦而焦虑道:“你怎么会不认识他们呢?”
  
  我无辜:“我为什么一定是认识他们的呢?”
  
  “……”阳钰凡瞪了我一会儿后,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低下了头,悻悻地说:“对不起,我们一直都在谈论你,所以我以为,你和他们都是认识的。”
  
  “不,不,是你们认识我,我不认识你们。”这时候,我心里已经大概猜出那几个人是谁了。
  
  早就知道养猪场的老板姓朱,所以“朱大昌”是他;
  
  而剩下的三个名字,既然会经常讨论到我,那就应该是纹身界的同行,而且还是和阳钰凡一起去给猪做纹身的那几个同行。
  
  猜是猜得到了。
  
  但是我不喜欢在陌生人面前表现得太聪明,因为,几乎没有多少人喜欢太聪明的人。
  
  所以我装了个傻,顺着阳钰凡的话问:“那他们到底是谁?怎么死了?你今天过来找我,总不会是想向我通知几个我不认识的人的死讯吧?”
  
  阳钰凡低声道:“是老赵叫我来的。”
  
  群里的那个老赵?
  
  潜水时,感觉他像我的头号粉丝啊,在黑我的同时,还是无条件地相信了我的“警告”。
  
  我问:“他为什么让你来找我?”
  
  阳钰凡低声说:“我不是说了吗?有人死了,很快就轮到我了,我不想死。这时候老赵给我出了个主意,他说你既然提前发出了警告,那就说明你早就知道那件事是会遇到危险的,我要是想活命,最好就是来找你求救,也许你能救救我,解决这一桩事。”
  
  我:“……”
  
  姐们,你这语气充满了绝望,没有一丝希望,我没感觉到你的求救信号啊,看来,阳钰凡对我也不是完全信任。
  
  唉,继续装傻。
  
  我问:“是哪一件事?”
  
  “猪纹身。”
  
  有了这三个字之后,我才装作恍然大悟一样,说道:“原来你说的这件事啊!其实你也不用太把我当一回事,我全程都没参与过猪纹身,我也不知道你们都发生了什么事,我就是一个无辜的局外人的。你别信老赵的话,真的觉得我可以救人,我那有那么厉害?我要是真那么厉害,我就不做纹身师,而是改行去当神棍了!”
  
  “那你为什么会发出那样的警告?”
  
  “我警告什么了?”我傻笑,“我当初也没说啥啊,我当时的意思就是给猪做纹身太傻了,劝大家别去接这种活。可没说过会死人哟……等等,死了几个呀?”
  
  “四个。”
  
  “当初参与进去的有几个纹身师?”
  
  “包括我在内,一共4个。”
  
  已经死了3个纹身师,也就是说——阳钰凡是最后一个??
  
  哇,迫在眉睫了呀。
  
  “吴深,如果我死了,我变成鬼,也一定会回来找你!”阳钰凡阴森森地盯着我说。
  
  我一怔,然后说:“那好啊,你一定要记住,人死之前穿红色衣服,死后才会变成厉鬼,这样你来找我才是最凶的。还有,你死之前打扮得越喜庆,死后变成的鬼怨气才会变得更重,才会更厉害。所以呢,你最好是在死之前给自己做个spa,化妆化得美一点,然后穿上人生中最喜庆的红色婚纱来找我。我肯定必死无疑!”
  
  她脸色一变,抓起茶杯,狠狠地掷向我!
  
  还好我身手敏捷,躲过了,甚至没有一滴茶水撒到我的身上。
  
  “你这人真是我见过的最糟糕的男人!我都快要死了,你竟然还这样调侃我,你以为我死后变成鬼,会变成你的鬼新娘吗?这种便宜你也敢占!你小心我死后头一个回来找你报复!”阳钰凡抓起自己的包,气呼呼地走了。
  
  我……
  
  挺无辜的,是不?
  
  就小小地皮了一下,开了个玩笑,她竟然会发这么大的火。
  
  还有啊,猪纹身和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啊,从一开始就是姓阳的不停艾特我,我从头到尾都没参与进去,怎么人死后第一个还要找我报复呢?
  
  要是她死后真的愿意穿上红色婚纱来找我,那……还是挺爽的。
  
  这只是我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但是没想到的是,在太阳落山之前,天边布满绯色晚霞之时,阳钰凡真的化了妆,穿着红色婚纱,从古城老街的路口徒步走进来,一路上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等我发现的时候,我的纹身店门口已经挤满了黑压压的一片人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