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55章 可恶的“新娘”!,刺魂第255章 可恶的“新娘”!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55章 可恶的“新娘”!
我屮艸芔茻……
  
  有无数神兽在我心里的大草原上狂奔啊!
  
  老姐,你唱的这是哪一出啊?
  
  我看着阳钰凡,而阳钰凡也在看着我,那眼神,像是要吃了我一样。
  
  我:“……”
  
  内心的神兽有无数头,但是嘴里却冒不出一句“草泥马”啊!
  
  唉!
  
  过了许久,在吃瓜群众的关注下,我忍不住结结巴巴地开口了:“那个、那个大姐你走错地方了吧?”
  
  “吴深。”阳钰凡轻轻叫道。
  
  卧槽!
  
  这什么语调?
  
  轻盈、温柔、小鸟依人!
  
  这绝对不是早上和我说话的时候那种死气沉沉的语调,反正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了。
  
  师父说过:女人是祸水,当她们发嗲的时候,男人就要倒霉了!
  
  诚不欺我也。
  
  我机智地退回店内,摇头摇手全身都在摇:“大姐,你是谁呀?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呀?你你你在哪个酒店举办婚礼呀?我送你过去怎么样啊?”
  
  老纸,不认识你!!
  
  但是,阳钰凡哀伤地看着我:“你忘记一个月前的那个晚上了吗?现在,我怀了你的孩子,你是不打算认账了吗?”
  
  OH!!
  
  还怀孕??
  
  开什么玩笑?大姐你是看狗血八点档太多了吧?就算你想求我帮忙,也用不着玩到这地步吧?
  
  就在我被这狗血剧情的雷到的时候,阳钰凡忽然扑过来,抱住了我!
  
  这胸,有料……
  
  冷静,不是检测这个的时候!
  
  在众目睽睽之下,我的双手无处安放……
  
  在脑筋短路3秒后,我急中生智,一把抱起阳钰凡,咬着牙,并深情款款地对她说:“亲爱的,我们现在就去洞房。”
  
  “啊?”阳钰凡一脸懵逼,但是这个时候想挣扎也没办法了,她都已经被我抱起来了,浑身上下就一片头纱是沾地的,哪里还有沾地的地方,她的力气没法使出来,连挣扎都没法挣扎!
  
  就在我要把她抱进房间里“私了”的时候,阳钰凡这时候反应过来了,忽然大叫:“啊!我肚子疼。”
  
  卧槽。
  
  我也很急智,立马转身朝外走去:“要流产了是吧?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总有个地方,能把你这小妖精放下来,好好“私了”!
  
  但很明显,“私下解决”并不是阳钰凡想要的结果,她一听我这话,又叫又挣扎的,让我实在没办法拖走她,只好把她放下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咬着牙,压低了声音问。
  
  她双手环住我脖子,身体贴了上来。
  
  我:“……”
  
  大街上,这样的姿势是不是有伤风化啊??
  
  但,
  
  “好——!”
  
  也不知道是哪个傻缺的一声大吼,带头鼓掌起来。
  
  “亲一个!亲一个!”
  
  去你丫的傻逼吃瓜群众!
  
  在声势如虹的“亲一个”中,我静静地凝视着阳钰凡的双眼,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阳钰凡说:“我想和你住在一起。”
  
  “就这样?”
  
  “嗯。”
  
  “大姐,你是神经病吗?”
  
  “不是。”
  
  我:“……”
  
  真是操蛋了。
  
  我郁闷地叹一口气,实在没办法了,我抬起手朝店里挥挥,说:“行行行,你想住就住吧,别他妈的在这大街上继续演电视剧了,给我进去!”
  
  阳钰凡幽幽地盯着我:“不许赶我走。”
  
  得寸进尺啊,卧槽!
  
  “亲一个!亲一个!”吃瓜群众门仍然在鼓掌大叫。
  
  好的,我妥协。
  
  能屈能伸,才是真丈夫。
  
  我努力地勾起一个微笑,慈眉善目地点点头:“好……”
  
  “乖~”阳钰凡露出了一个微笑,松开了我。
  
  我松了一口气,就在我郁闷地翻了一个白眼的时候,两片热唇忽然贴到了脸颊上。
  
  怔!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阳钰凡已经提着裙子,笑咯咯地跑进我店里面去了。
  
  这一刻,我竟然觉得她是这世上最美丽的新娘……
  
  *
  
  但,
  
  美丽的新娘只是男性荷尔蒙爆发时的一瞬间错觉而已……
  
  是可恶的新娘才对!
  
  吃晚餐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但是阳钰凡并没有脱下她的红色婚纱,也没有卸妆。这时候我想到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就是这女人过来的时候一个包都没有带,那就是没有换洗的衣服。
  
  没有换洗的衣服……
  
  卧槽,她该不会真的打算一直都穿着红色婚纱裙,直到死的那一刻吧?
  
  我屮艸芔茻!
  
  这可恶的新娘,像是没事人一样,洋洋自得地品尝着我亲手做的晚餐。
  
  我终于忍不住问:“阳钰凡你到底想干嘛?”
  
  阳钰凡开心地吃饭:“我想和你住啊。”
  
  “你想住这里,那就直接和我说就行了嘛,我又不是不会答应,你何必闹出这么大一个阵仗呢?你只要愿意交房租,我随便你住那间房!”我苦着脸说。
  
  “所以我直接和你说了呀~!”无辜的微笑~!
  
  卧槽。
  
  “你直接说就直接说吧,何必穿这衣服来呢?”我苦恼。
  
  “是你说的嘛,死之前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穿得越喜庆,死的时候才会越悲剧;越悲剧,怨气就越大,变成的鬼才能更厉害。”阳钰凡笑眯眯地拿着筷子比划着,说:“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能活得过今晚,如果我今晚真的过不去,那穿这衣服就正合适了。嘻嘻!”
  
  “你总不会是打算死在我这里吧?”
  
  “嗯嗯~”她点头。
  
  我……凸(艹皿艹)!
  
  我摔下筷子,忍无可忍地问:“大姐你到底为什么一定挑上我?我跟你无冤无仇吧?你要死就死得远远的,何必找上我呢?给我一个理由,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不高兴,我改还不行吗?”
  
  “你没有错,你不用改什么。”
  
  “那你为什么还找我?!”
  
  “没有为什么,”阳钰凡真诚地凝视着我的双眼,“就是要死了,想找个垫背。”
  
  “那为什么是我!!”
  
  “没有什么为什么,就是正好撞枪口上了呗。”
  
  “……”
  
  阳钰凡微笑。
  
  这新娘妆,令她的笑容更加美艳动人。
  
  好的。
  
  我认输了。
  
  当你和一个女孩子计较的时候,你就输了。
  
  “不可理喻”,本来就是给她们量身定做的嘛,我不问了,行吗??
  
  *
  
  阳钰凡真的没有打算换下她的鲜红色婚纱裙,洗澡睡觉就一套。
  
  那啥,其实我那句话不是开玩笑的,穿得越喜庆,死后就越可怕——只不过我吴深艺高人胆大,不会把厉鬼当一回事罢了。但是现在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吃饭洗澡睡觉都不换这套鲜红色婚纱裙,我真他喵的觉得比鬼还可怕了!
  
  “今晚我睡哪儿?”快12点的时候,阳钰凡插着腰问我。
  
  我指着脚底:“这儿。”
  
  阳钰凡皱眉,撅着小嘴说道:“你这儿不是还有其他的空房间吗?”
  
  “没有。”
  
  “我不信!”阳钰凡指着风铃房说:“我要睡那间!”
  
  女孩都喜欢精致的小玩意,嗯,没错,风铃房门口挂着的风铃,正好符合了女孩们的幻想。
  
  但是,你们懂的,那房间里有什么……
  
  我板着脸说:“那房间里没床。”
  
  阳钰凡哼了一声:“你不会帮我搬一张床过来呀?”
  
  我板着脸:“你先去看看那房间是不是你喜欢的。”
  
  “去就去!”她哼哼,傲娇地走过去,当她推开房门一条缝的时候,整个人就呆住了。
  
  其实,房间里也没什么。
  
  不就是挂了一堆铃铛吗?
  
  但是下一秒,
  
  叮叮当当!!
  
  所有铃铛无风自动,疯狂摇摆起来,发出抗拒的声音!
  
  阳钰凡打了一个哆嗦,赶紧退了出来,赶紧关上了门!
  
  我挑着眉毛问她:“怎么样?那房间是你心水的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