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57章 不能碰的门,刺魂第257章 不能碰的门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57章 不能碰的门
忍着这份酸爽,我一屁股坐下来,松了一口气。
  
  “吴深,你没事吧?要不要给你打个120?”阳钰凡担忧地走到了我身边。
  
  我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摇摇头。
  
  阳钰凡问:“刚刚那个……是你女朋友?”
  
  我本来想说不是,但是想想,这么说对我没有好处,于是就改点点头。
  
  阳钰凡愧疚地对我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有女朋友!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我皱着眉瞪她。
  
  她撇撇嘴,说:“我还以为像你这样的人不可能有女朋友。”
  
  卧槽!
  
  “我怎么就不可能有女朋友了?你不知道现在的外貌协会很多吗?我就算不谈深度的内涵的,光我这外表,往街上一站,随手就能撩,知道不?”我恼怒而郑重地声明:“不然,你怎么会赖上我?”
  
  阳钰凡脸一红,着急地说道:“我我、我赖上你才不是因为你的外貌呢,我、我明明来求你救命的!”
  
  “求我救命的同时,顺便来点罗曼蒂克,反正两不相耽,对吧?”
  
  “才不是!”
  
  我也懒得和她争这个下去了,指着橱柜上的小医药箱说:“帮我拿下来。”
  
  “哦。”
  
  要不是我现在血流成河的样子很吓人,阳钰凡才不会这么乖。
  
  在她拿下小医药箱后,我又说道:“在左边第二层抽屉里有包茶叶,顺便帮我拿过来。”
  
  “好。”她都拿过来了。
  
  在她想帮我处理伤口的时候,我说:“不用你帮忙,回房间去吧。”
  
  “可你流着么多血……”
  
  “不劳你操心,走吧。”
  
  她生气地跺跺脚:“我不走!”
  
  “那就背过身去。”
  
  “为什么?”
  
  “我不想你看到我身体。”
  
  “啊??”
  
  我就一个字:“滚。”
  
  她生气地哼了一声,背过身,但是没打算走。
  
  要不是中毒了成了病猫,我现在真的会一脚把她踹回房间去,但是现在我大片身体都麻了,动作不太方便,最多也就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
  
  唉,养条毒蛇做宠物,真酸爽~
  
  在阳钰凡背过身去后,我把一片茶叶含在嘴里,茶叶入口即麻,疼痛缓解了不少;
  
  接着我勉强地把上衣脱了,肩膀上一堆药粉,鲜血把药粉都糊成团了,这两颗血窟窿啊,感觉都穿透了。
  
  这样的伤口当然不能见人的,阳钰凡是亲眼看到我被白小苒咬的,要是她发现这肩膀上没有两排整齐的牙印,而是两颗血窟窿……唉!
  
  受伤了还得自己处理伤口,也是心酸。
  
  “方便吗?方便的话,就给我去打一盆水。”我一边挤着毒血,一边说。
  
  “哦。”
  
  在阳钰凡端着一盆清水回来的时候,我是捂着伤口的,但是我从她身后的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色很糟糕,发青了,还全身都是汗——一脸的准备毒发身亡的迹象。
  
  好毒啊……
  
  阳钰凡放下水,又想帮我处理伤口,我摇摇头,摇手让她走。
  
  “你!”她气急败坏地瞪着我,忍不住发脾气了:“你现在看起来很糟糕吔,没人帮你,你能行吗?”
  
  “走吧,别在这里烦我了,也免得弄脏了你华丽的裙子。”我说。
  
  “哼!”她气呼呼地站起来,走了几步之后,看到店门没关,就转了道去关店门,但是就在她要拉上店门的时候,忽然尖叫了一声,摔倒在地上!
  
  “怎么了?”我愣了一下。
  
  她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我赶紧捂上血窟窿,但是反应慢了半拍,我不知道她有没有看清楚这伤口的形状……
  
  但是阳钰凡好像受到了别的惊吓,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我伤口上,她慌张地跑回来,一张小脸全白了,看起来脚都软了,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几乎是用爬的方式,跌跌撞撞地跑回到我身边。
  
  到我身边后,她觉得安全了,这才一屁股坐在我脚边,抱着我的脚,从肌肤的接触上,我感觉到她抖得十分厉害。
  
  “怎么了?”我问。
  
  阳钰凡惊恐地指着店门口说:“我、我、我刚才好像看到外面有人!!”
  
  我朝外面看去。
  
  街道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能把人吓成这样的,也就只能是鬼了。
  
  真的找过来了吗?
  
  我站起来,想走过去看个究竟。
  
  阳钰凡愣了一下,赶紧爬起来,她害怕地抱着我的手臂,完全都贴到我身上了。
  
  这种时候,我没空计较那么多,拖着双腿发软的她走到了店门口。
  
  我严谨地扫视了街道的每一个角落,并没有发现任何鬼影。
  
  “没人。”我说。
  
  阳钰凡依然颤抖:“可是我刚刚好像看到有人站在外面……”
  
  “谁?”
  
  “朱大昌!”
  
  “他走了。”我说。
  
  “?”
  
  我无奈地指着空荡荡的街道说:“外面什么都没有呢,你看花眼了。回去吧,别自己吓唬自己。”
  
  她又看了一遍街道,确定什么人都没有之后,也放松了下来。
  
  她生气地拍了我一巴掌,迁怒到我头上了:“你睡觉干嘛不关店门呀?你要是不关店门,我用得着过来帮你关门吗?不关门我会看到鬼吗?都是你的错!睡觉干嘛不关门啊?你是猪吗?!”
  
  “……开门凉快。”我就喜欢开着门睡觉,咬我呀?
  
  “万一有小偷进来呢?”阳钰凡开启了不讲理的模式!
  
  我说:“不会,没人会偷我这个店的。我经常开着门睡觉,也没人进来。”
  
  “那也不能开着门睡觉啊!你干嘛不关门?”
  
  同一个问题翻来覆去地问,我看她是在这点子上钻牛角尖了,不回答这个问题是摆脱不了她的,于是我就指着门上贴的招牌说:“看到了没?24小时营业。”
  
  阳钰凡看到了营业时间,愣了一下,说:“开什么玩笑?24小时营什么业呀?就你这个店,那么偏、那么寒酸,谁会24小时找你纹身呀?我来之前就听人家说了,你的店营业额根本就不好,根本就没什么顾客的。你还24小时营业,能赚吗?”
  
  我:“……”
  
  算了算了,好男不和女斗,尤其是我余毒还没清出来,这时候打不过她。
  
  所以,
  
  我默默转身回去。
  
  但是在转身回去之前,我踹了阳钰凡一脚,把她踹出了店外。
  
  去你丫的。
  
  “啊啊啊!!”她果然一到了外面,就尖叫着冲了回来,慌不择路,到处找地方躲藏。
  
  我懒得理她。
  
  在她冷静下来之前,我已经挤出了所有的毒血,开始清洗了。
  
  这一切都是背对着她的,她没有看到我肩膀上的两个血窟窿。
  
  “吴深!”她冷静下来后,就趴在书架背后,咬着牙齿和我算账了!
  
  我开口,缓缓地说道:“我和你说过,在这家店里,你只能碰两个门,一个是我房间的门,第二个是厕所的门,除了那两个门之外,你最好什么门都不要碰,包括店门。还有,我这店里,晚上都不太平,所以你在这里住的这几天,晚上熄灯后就别再出来了,不管听到什么声音,最好都不要出来。”
  
  阳钰凡问:“为什么不关门?”
  
  “24小时营业啊,大姐。”
  
  “你大半夜的究竟是给人做服务呢,还是给鬼做服务呢?”
  
  “你说呢?”我贴好纱布,盖住了伤口,这才转过身来,整个人感觉清爽不少。
  
  阳钰凡抿着嘴,盯着我好一会儿后,才说:“刚刚朱大昌是不是真的来过了?”
  
  我说:“这几天里,你不管去哪里,他们都会找上你的。”
  
  “所以……他刚刚真的来找我了?”阳钰凡冷汗又冒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