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59章 大变活猪,刺魂第259章 大变活猪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59章 大变活猪
我还没说话,刚刚那不耐烦的人就马上摇头说:“没事,我可以等!”
  
  这又回去好好排队了。
  
  阳钰凡不悦地皱起了眉头,对我说:“吴深你愣着干嘛?这么多人排队做纹身呢,有钱你不会赚呀?难怪你生意这么差,快过来帮我做几个纹身,钱都算你的。”
  
  我微微一笑,说:“我保证,明天就不会再有人来找你做纹身了。”
  
  话音刚落,就有人说道:“我想起来还有事,先走了。”
  
  这人一出门,其他排队的人也都纷纷找借口开溜。
  
  纹身做到一半的人也冷汗直冒,爬起来说:“我也有事,钱给你,我、我先走了!”
  
  “哎!!”阳钰凡郁闷地叫了起来,但是已经来不及挽留了,店里面一下子就完全没人了。
  
  阳钰凡傻逼了。
  
  我打了一个呵欠,躺回去继续看我的小说。
  
  过了一会儿之后,阳钰凡回过神来了,她气呼呼地走过来,忽然用力拧了我一下,生气地质问道:“你为什么把我的客人都吓走?”
  
  我无辜:“我没有啊!”
  
  “你没说话之前,他们根本什么事都没有,但是你一说话之后,他们就全都走了!存心的是吗?你是存心不让我做生意的,对吗?”
  
  我叹了一口气,说:“这真不关我的事,腿长在他们身上,我能留得住吗?”
  
  “就是你!你说那话是什么意思?你要是不说的话,他们也不会走!”
  
  “哦哦……那也是你先叫我帮忙做纹身的呀。你明明知道,住在这条街上不愿意让我给他们做纹身,就永远都不可能让我为他们做纹身的,既然这样,你又为什么要让我来帮你做纹身吗?这是你自寻死路,你怪我?”
  
  她张了张嘴,开口好几次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问:“他们为什么不愿意让你做纹身?”
  
  我笑一笑,说:“这里的人都相信,我给人做的纹身可以带来幸运,也可以带来灾厄。但是比起前者,他们更惧怕后者。”
  
  “你的纹身真有那么神奇?”
  
  我耸耸肩。
  
  她忽然一屁股在贵妃椅上坐下了,挑衅地看着我:“吴深,我现在想请你给我做一个纹身。”
  
  我说:“不做。”
  
  阳钰凡说:“我给你钱,哪怕就是我现在所有的身家都给你!”
  
  我说:“不做。”
  
  她皱眉:“为什么?”
  
  我微微一笑:“因为你太拽,我不喜欢。”
  
  “你……”
  
  为了制止这个争吵,我转身就走。
  
  *
  
  等我再回到店面的时候,发现阳钰凡在看着展示墙上的画,见我回来,她问我:“这些,是你画的,还是纹身的底图?”
  
  我回答:“纹身。”
  
  “很好看啊。”脱口而出后,阳钰凡有点小小的后悔,咬咬唇,马上改口:“但是比我还差了很多。”
  
  “嗯。”
  
  “我一直以为你这店没什么生意,但看起来,你做的纹身还蛮多的嘛!”
  
  我低声说:“前面有一大部分是我师父的作品,在我之前,他就已经做了三十多年的纹身了。”
  
  “哦,难怪我就说像你这样的店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作品出来?原来是积攒了三十多年才攒到了这么多幅作品。看来你们店也就只能这样了!”
  
  “嗯。”
  
  *
  
  阳钰凡多次挑衅,我都没有理会她。
  
  她在我这里,唯一的优点就是入夜后会变得格外乖巧,我曾叮嘱过她,入夜后尽量别出房间了,不管听到什么奇奇怪怪的声音,都不要出来。
  
  ——她唯一的优点就是这样了。
  
  她没有打开过房门,所以她不知道,每天晚上都会有个人一动不动地站在我们店门口,路灯的照耀下,那个人是没有影子的。
  
  他想进来,却不能进来,只能站在外面干等着。
  
  他什么都不能做,所以我也就没有理会他了。
  
  然而,在第三天晚上,他鼓起勇气,走了过来,摇了摇门口的风铃。
  
  来者即是客。
  
  于是我就走了出去,但是双脚并没有跨过门槛,这道门槛是现代已经很少见的了,主要就是为了挡阴风、避鬼神,所以这个鬼在我的店外面徘徊了多日,始终没有能走得进来。
  
  屋檐下的风铃是为鬼设置的,有事登门造访就摇铃,不摇铃的话,我就当做没看见。
  
  但是他今天摇铃了。
  
  我站在门槛内,问:“你有什么事吗?”
  
  鬼看了我一眼,张开口,似乎是有话要说。
  
  然而,
  
  从他嘴里面发出来的只有猪叫声。
  
  他听到自己的猪叫声,竟然被自己吓得脸色发青,面容里充满了惊恐,叫声是越来越急,好像是在着急地问自己为什么会发出猪叫声?
  
  “嘘!”
  
  他安静下来了。
  
  我指着阳钰凡的房间,轻声问:“你是来找她的?”
  
  他点点头。
  
  “索命的?”
  
  他摇摇头。
  
  “那就是来提醒她有危险的?”
  
  他点点头。
  
  我说:“放心吧,她住在这里很安全,不会有事的。”
  
  然而,鬼只是脸色铁青地摇摇头,看起来将来还有事故要发生。
  
  我看他是有话要说的,但是嗓子被诅咒了,发不出正常的声音来,我又不想错过任何重要的信息,于是就回屋里拿了祭祀用的香炉,走出来,把灰撒在门槛外,说:“说不出话来,那就写写吧。”
  
  他点点头,蹲下来写字。
  
  我也蹲下来,想知道他进来是要给阳钰凡留什么话的。
  
  他伸出手指,在香灰里比划了一下,但很快就不对劲了,他比划出来的竟然不是一横一竖,而是变成了非常粗狂的横竖,像……像一个蹄子一样!
  
  这?
  
  他也着急了起来,一着急,就叫,叫声还是猪叫声!
  
  就在我纳闷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他的手忽然变成了一个蹄子!
  
  真,蹄子啊……!
  
  这个变化由手指开始,人的手臂很快就变成了一头猪!
  
  啪啪啪,是衣服碎裂的声音!
  
  一头肥硕的白猪挤破衣服,跳了出来!
  
  大变活猪啊。
  
  我愣了一下,赶紧退回去。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大白猪低下头,用力一吹,香灰全喷到了我的脸上,我的眼睛里!
  
  卧槽!
  
  这招数下三流啊!
  
  完了,我现在什么都开不见了!
  
  我下意识地往后倒退,尽量拉开距离。
  
  眼睛看不见,于是我竖起耳朵来仔细分辨周围的声音。
  
  我听见一个撞裂的声音,感觉竟是门槛被猪给撞裂了,紧随着的是一道强劲的阴风刮了进来!
  
  这十级快龙卷风了!
  
  怨气,竟然如此之重??
  
  一头猪,怨气怎么会那么重呢?
  
  我是无法理解猪的怨气的,因为猪的脑筋并不开化,不开化就不会有是非观,整个猪生都将会是吃了睡、睡了吃,浑浑噩噩地过,这么浑噩,又怎么会有感情,并且有如此强烈的怨气呢?
  
  但是不管怎么样,现在这份怨气是冲我来了!
  
  我跟猪,当然无冤无仇。
  
  但是对于一个充满怨恨的亡灵来说,不管是谁,只要挡了它报复的路,它就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现在,我就是挡路的人,而且还挡了它三天的路!
  
  我现在睁不开眼,一切凭听力了。
  
  我感觉到来者气势汹汹,阴风是直面而来的,所以我尽量地躲闪开了,也不敢想那么多,随手一挥,就放出业火。
  
  “哼唧!”、“哼唧!”
  
  怎么一回事?
  
  我感觉不只是一头猪?
  
  这是真的又来了几头猪,还是我的错觉?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把火往什么地方放去了,感觉没扔准,猪哼唧哼唧的声音还是那么强劲,不像是受伤的样子!
  
  它们没受伤,那就是我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