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60章 门槛坏了,刺魂第260章 门槛坏了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60章 门槛坏了
颤抖了几回合,我都很倒霉,没有一次业火扔中的感觉!
  
  而强劲的哼唧声让我开始慌了。
  
  这些凶灵,要趁我病要我命啊!
  
  “吴深!怎么着火了?”
  
  ——我听到了阳钰凡的声音。
  
  卧槽,怎么出来了?
  
  我想叫她赶紧关门,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阴风的风向已经改变,哼唧声也不是冲着我了,而是冲着阳钰凡而去。
  
  我情急之下,大叫了一声:“小苒!”
  
  哐当!
  
  白小苒破门而出!
  
  “蛇……”阳钰凡软软地叫了一声,就没下文了。
  
  白小苒冲出来后,哼唧声就变成了杀猪声了。
  
  凄厉的杀猪声后没多久,阴风就刮出去了,看来是被白小苒赶出去了。
  
  沙沙……
  
  这是白小苒游走的声音。
  
  她来到了我的面前,静静地看着我。
  
  我说:“小苒,帮我打盆水来洗脸。”
  
  沙沙。
  
  她走了。
  
  在洗完脸后,我才发现家里四处都是火,因为业火是冰冷的火,所以烧起来并没有给我灼热的感觉,我才不会觉得火势很大,但是现在,我感觉我是身处火海之中了!
  
  笑cry!
  
  但这也让我心间警铃大作。
  
  业火烧得这么猛,那些猪竟然还能无畏地冲锋,可想而知它们的怨恨究竟有多强大!
  
  我一挥手,把业火收了起来。
  
  还好,店里面只是有股烧焦的味道,并没有太大的损坏。
  
  听师傅说,他打造这个店的时候特地用了阳木,特能抗业火——对的,咱们都是玩火的,一不小心玩火烧屋很不好,你们说是吧?
  
  然后……
  
  我看到门外面站着好多个提着水桶的街坊邻居。
  
  我:“……”
  
  邻居:“……”
  
  还好,白小苒早就开溜了,不然被邻居们看到,这更难解释。
  
  邻居:“我们是来救火的。”
  
  我:“谢谢。”
  
  “但是火呢?!”邻居囧了!
  
  我认真地说:“可能你们是眼花了!”
  
  “刚刚我还听到了猪叫声!”
  
  “听错了。”
  
  “不可能!我一个人看错了,那怎么可能一群人都看错了呢?”邻居叫了起来。
  
  这时候:“哼唧!”
  
  下一秒,提着水桶的邻居们一哄而散。
  
  我松了一口气。
  
  “哼唧,哼唧~!”不好意思,这几声是我叫的,比起解释清楚,我觉得把吃瓜群众吓跑这个方式更简单粗暴和有效。
  
  *
  
  我发现阳钰凡晕了。
  
  她大概是在软软地说了一声“蛇”之后,就晕了过去。
  
  没被猪吓晕,反而是被蛇给吓晕,这也是没谁了。
  
  我走过去,把她抱回到的床上,在给她盖被子的时候,我发现她雪白的胸肌上多出了一个蹄子印!
  
  猪蹄的盖章?
  
  什么时候的事?
  
  难道是刚刚阳钰凡出来的那短短的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就那么短的时间,竟然还是让猪碰到了阳钰凡?
  
  鬼给人留下“印章”,向来不是好事。
  
  只要有这个“印章”,以后阳钰凡不管躲到什么地方,都将会被鬼追到,追杀到死。
  
  在阳钰凡昏迷的时候,我用了很多方法,想去掉这个猪蹄印,但是却怎么都无法消除。
  
  这该怎么办呢?
  
  我按着这鬼印章,已经想不出任何方法去消除这个印记了,但是手指还是情不自禁地将自己的功力传过去,能消除一点“印章”的怨气就消除一点吧……
  
  阳钰凡睁开了眼。
  
  我:“……”
  
  阳钰凡:“……”
  
  呃……
  
  现在这个姿势让我蛋蛋一疼,有种不详的预感啊!
  
  “啊!非礼啊!!”
  
  啪!
  
  比阳钰凡的尖叫声还要嘹亮的,是她的巴掌声!
  
  好疼。
  
  我捂着脸,心疼自己。
  
  “王八蛋!亏我还以为你是正人君子,没想到你竟然趁我睡着的时候偷袭我!”阳钰凡气呼呼地捂着自己的胸,瞄了一眼后,又气呼呼地瞪我:“王八蛋!你按得那么用力!都被你按红了!”
  
  ??
  
  卧槽!
  
  “你他妈才猪呢!”我骂道。
  
  阳钰凡委屈死了:“你还骂我?非礼我的是你吔,我没有骂你个狗血淋头算是对你不错啦,可是你竟然还敢骂我??”
  
  我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过了一会儿之后,阳钰凡就冲出来了。
  
  这次她不再是捂着胸了,甚至还主动拉开衣襟露给我看,指着猪蹄印问我:“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抬起身,看了一眼……沟。
  
  “看哪里呢?”阳钰凡又重新捂了起来,整张脸都红透了,跟熟透的苹果差不多。
  
  我躺下来,说:“你给我看什么,我就看什么咯。”
  
  阳钰凡气愤地说:“胡说!你明明看的是……”
  
  “看哪里?”
  
  “哼!”
  
  见她不说话了,我才慢慢地说道:“猪蹄印不是我留下的。”
  
  阳钰凡闷闷不乐地说:“可我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身边只有你,而你在按着那个地方!你还说不是你趁着我睡觉的时候,冲我恶作剧?”
  
  “我会做这种无聊的恶作剧?”
  
  “那你按着这个地方干嘛?”
  
  “帮你活血化瘀,免得你明天那个地方就变成青一块了。”
  
  “我用得着你活血化瘀吗?”
  
  “不用。”我嘿嘿笑了一声,“反正我也化不开。”
  
  “化不开你还按……”阳钰凡嘟囔着。
  
  她又看了看自己胸前的猪蹄印,不解地问:“奇怪了,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印记在身上呢?”
  
  “被猪踹了呗。”
  
  “这里哪有猪?”
  
  “你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
  
  看来阳钰凡是断片了,忘记了自己晕倒前发生的事,但这也不能怪她,人半夜醒过来就是容易迷糊的,再加上看到的那些情景又都不是平常会看到的正常画面,所以当做一场噩梦也是正常的。
  
  不记得就不记得把。
  
  少知道一些事,对她来说也是好的。
  
  但……
  
  门槛坏了。
  
  砖头水泥砌成的门槛,现在被撞开了一个洞——不是好事啊。
  
  门槛有个作用就是挡阴风,防止鬼魂偷偷摸摸地溜进来,但是现在门槛被撞坏了,看来后面几日不会太平了。
  
  “怎么到处都有股烧焦的味道?咦?门槛怎么坏掉了?”阳钰凡疑惑地看向了门槛。
  
  我叹了一口气,说:“你别管了。看到这些,你都没有想起来什么吗?”
  
  “我……”她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接着,很快脸色发青,说道:“我想起了!我好像听到猪叫声就出来看,结果我没看到猪,但是好像看到蛇!!”
  
  没看到猪?
  
  猪是鬼,是虚体,阳钰凡肉眼凡胎看不见也是有可能的。
  
  而小苒是实体,她能看见。
  
  但我觉得她也没看清楚,她要是看清楚了,应该会问我你女朋友怎么是条蛇啊?
  
  她估计是一看到小苒的蛇尾巴就晕了,连小苒都没看清楚。
  
  我说:“我养了条蟒蛇做宠物。”
  
  阳钰凡倒吸了一口气!
  
  “所以,如果你那一天醒来时,发现身边有一条蛇直挺挺地躺在你身边的时候,恭喜你,你命不久矣!蛇是想吃你了,才会去量你的体长的。”我微笑着说。
  
  “啊!你这店里怎么还养条蟒蛇做宠物啊?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住人呢?我不住了!”阳钰凡吓得逃出了店外。
  
  但是跑出去几步后,又跑回来,她生气地瞪我:“你在吓唬我对不对?”
  
  我耸肩:“是啊,就是在吓你。所以你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把门关好,我的这个小宠物啊,每天晚上都想溜上我的床。”
  
  “量你的体长?”
  
  “不是。她到我床上的时候是一圈圈绕弯弯的,但是如果是你的话,她应该是直的。”我微笑,成功地看到阳钰凡整张脸完全失去了血色。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