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61章 胸口的猪蹄印,刺魂第261章 胸口的猪蹄印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61章 胸口的猪蹄印

第261章 胸口的猪蹄印

阳钰凡白着脸问:“你怎么会养这么可怕的宠物呢?”
  
  我说:“可爱啊。”
  
  阳钰凡:“哪里可爱了!”
  
  我哈哈一笑,说:“世人都只知道蛇类可怕,长有毒牙,毒以致命。但很少有人会知道,其实蛇是很温良的,因为是冷血动物,动一下就需要耗费很大的热量,所以蛇不爱动,也不会主动去攻击人。我养这条蛇差不多一年了,她从来没有咬……呃……”
  
  黑线。
  
  白小苒何止咬了我一次!!
  
  囧!
  
  阳钰凡疑惑地问:“呃什么?”
  
  我说:“没什么。”
  
  阳钰凡问:“你那条蛇养在哪里?”
  
  我说:“你放心吧,只要你听我的话,不要随便打开我店里的其他门,你就不会见到她的。”
  
  “它到底住在哪个房间里?”阳钰凡紧张得歇斯底里了:“你总得让我知道它住在那间房里面吧?万一它再出来怎么办?你的宠物当然和你亲了,但是在我眼里,它不是宠物啊,它就是一条毒蛇,我怕被它吃了!”
  
  “你要是害怕,就别住这里啊。”
  
  “你……!”阳钰凡生气地瞪着我,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她慢慢缓了过来,身体柔柔地贴到了我的身上,双手搭在我肩膀上,对我妩媚地笑了:“反正我是被恶鬼缠着的人了,这条命早就悬在裤腰带上了。被蛇咬死,和被鬼害死,都是差不多的。但是,吴深呀,我若是死了,一定会化作厉鬼,回来找你的。”
  
  呃……
  
  你让我说什么好?
  
  我到底是哪里招惹她了?死了也要拉我做垫背?
  
  我叹了一口气,摸摸她的头,对她说:“变成厉鬼后,你就会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我等你变成厉鬼。”
  
  说完,就推开了她。
  
  “你!”
  
  不待她发作出来,我就关上了她房间的门。
  
  *
  
  门槛坏了,我第二天请了工匠过来帮我砌门槛。
  
  但万万没想到,这看起来很简单的事却变成了最大的难事!
  
  工匠按照正常的手艺来帮我砌门槛,但不管怎么砌,都砌不起来,只要搭到一半,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门槛转头就会马上坍塌下去!
  
  第一遍是意外,第二遍是巧合,那第三遍就是作妖了。
  
  工匠觉得无比奇怪,于是把我叫了来,把这件事告诉了我。
  
  我疑惑地检查门槛,发现门槛上留有一丝邪气,正是这丝邪气阻挡着工匠修好门槛。
  
  这邪气是谁留下来,也就不用我多说了。
  
  我拿着柚子叶的清水驱了邪气,但是工匠还是没办法修好门槛。这时候我才知道,当年师父砌这个门槛的时候,用的不是寻常的水泥砖头,而是混了一些特殊材质在里面的,但是师父又没有告诉过我,他是用什么方法砌了这门槛的,我也只能作罢。
  
  门槛虽然是没修得好,但是我还是给工匠结算了工钱,把他送了回去。
  
  面对这道破烂的门槛,我感到苦恼不已。
  
  门槛怀了,我总不能就此推倒算了吧?
  
  这门槛是为店挡阴风的,不让鬼魂随便入内,这数十年来,店内才会得到清净。
  
  你想呀,
  
  没了这道门槛,以后不管是什么鬼都能随便进入我的纹身店了,那我这纹身店还得变成什么样子?
  
  尤其是到了夜里,我该拿什么去阻挡来寻仇的恶鬼呢?
  
  *
  
  我苦恼不已,回头,正好看见阳钰凡捂着胸,驼着背,扶着墙走出来,似乎很吃力的样子。
  
  怎么了?
  
  我赶紧走过去,想要扶她一把,没想到,阳钰凡竟然顺势倒在我的怀里,勾着我的脖子,笑颜如花,哪里还有刚才半点难受的样子?
  
  戏弄我?
  
  我马上推开她。
  
  她倒在地上,也没有爬起来,但是我没再管她,自顾自地走开了。
  
  没想到,这是一个开始。
  
  阳钰凡变得越来越辛苦,做什么事情都变得很吃力,动不动就喘着粗气,但又好像喘不上气来一样,唯一没有变的就是,她一直都捂着胸口。
  
  终于,到傍晚的时候,阳钰凡忍不了了,她斜握在贵妃椅上,有气无力地唤了我一声:“吴深……”
  
  我听出她的声音有点怪异,于是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走到她身边。
  
  看她的样子,虽然是用最舒服的姿势躺在贵妃椅上,但却是一个很辛苦的模样,脸色、嘴唇都发白了,眼神也变得很涣散。
  
  我关切地问:“你怎么了?”
  
  “我……我胸口好闷!”她吃力地朝我伸出手来。
  
  我赶紧握住她的手,把她的身体扶了起来,问她:“那现在呢?”
  
  她用力地呼吸了几口后,脸色好多了:“好多了。”
  
  我说:“你要是觉得胸口闷,就别躺下,躺下后会更闷。”
  
  “为什么?”
  
  “这是医学常识?人立着的时候,气管是竖着的,方便呼吸;但是躺下来的时候,气管中的粘液可能会黏在一起,这样就不方便呼吸了。”
  
  “嗯。”
  
  但,一个健康的人,怎么可能会忽然就得了气管炎呢?
  
  她这样子也不像是气管炎啊。
  
  胸口闷?
  
  那个猪蹄印?
  
  我下意识地朝她的胸部看去,这一次,她再也没有阻挡我的视线,甚至,还顺着我的目光,敏锐地明白了我在看什么。
  
  她慢慢地解开抹胸口,那猪蹄印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颜色已转黑。
  
  这黑色不是淤血的那种的乌青色,就是特别纯的黑色,并不肿胀。
  
  我轻轻按了一下,问:“疼吗?”
  
  阳钰凡摇摇头。
  
  我重重按了一下,问:“疼吗?”
  
  阳钰凡还是摇头。
  
  也就是说,这不是撞出来的淤青了。
  
  我心里面是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个印记的,昨天晚上男鬼变成的猪在阳钰凡的身上留下了印记,当然不可能是普通的淤青,现在看来,我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我扶起阳钰凡,说:“走吧,我送你去医院。”
  
  阳钰凡拉住了我,喘着气,辛苦地问我:“吴深,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好端端的,我的身上会有猪蹄印?你的门为什么会坏?他、它们来过了?那些猪还是找我来了??!!”
  
  看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不忍心再给她添加烦恼,于是说道:“别胡思乱想那么多,先跟我去医院吧。”
  
  “不!”阳钰凡紧紧的抓着我的手,“他们肯定是来了!肯定是来了!!吴深,我要是死了,我变成鬼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我还以为阳钰凡平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只是当个梗开玩笑,但是她现在变成这样子了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就不是普通的怨恨了,她就是真的想要我的命!
  
  *
  
  我把阳钰凡送到医院的时候,她已经快不行了,呼吸都费劲,一到医院就直接被医生戴上氧气罩,可是看着氧气罩上的水气,我感觉阳钰凡还是没有办法把氧气呼吸进去的。
  
  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挺过去。
  
  在送进急救室后,走廊上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四处看看,没有人,也没有鬼在附近,这才掏出三只烟,摆成祭拜的样子,对着四方各摆了一下,在我朝南拜的时候,一个人从我手里面接过了三根烟。
  
  “找我,就不能用酒来找我吗?”范无救点起了三根烟,放到嘴里,一起抽。
  
  我笑了一下,说:“医院不许带酒进来。”
  
  “这次找我又有什么事?”范无救看了一眼急救室:“女人?”
  
  我点了一下头。
  
  “怎么又是女人?每次找我都是为了女人的事,艳福不浅啊,小子。”范无救问:“要生了?”
  
  我汗:“不是。”
  
  “就知道你小子还没这本事。”
  
  我汗!
  
  范无救一边抽烟一边问:“她怎么了?”
  
  这大爷的规矩就是,抽烟的时候才会回答你的问题,抽完烟就麻溜走人。
  
  这次我拿了三根烟出来,就是想多点时间嗑唠嗑唠的,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同时抽,所以时间还是一根烟的时间。所以我不能浪费了时间在无意义的事情上,必须得问到点上。
  
  我问:“我遇到了一些麻烦,这事的起端是一群猪,那些猪被宰杀之后,就变成了怨鬼找人报复。我不太明白,猪被安排转世成猪,不就是为了给人当做食物来吃的吗?这是它们要赎前世的罪才会变成猪的。如果是赎罪的话,为什么死后还能充满怨气吗?”
  
  范无救问:“怨气很大吗?”
  
  我点头。
  
  “多大?”
  
  “比厉鬼还凶。”
  
  “这么厉害?”范无救笑了起来,“那这得查一下了。”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本簿子,他问:“那是什么地方的猪?”
  
  地址我还是记得的:“中苑大道朱哥养猪场。”
  
  “中苑大道朱哥养猪场……”范无救默念咒语,只见他手中的簿子自动翻了起来,很快,就停在了某一页上。
  
  那一页,我看到是空白的。
  
  但是停下来后,那空白的纸张上浮现出了一些黑色文字,但是我看不懂是什么文字。
  
  范无救是看得懂的。
  
  他看完后,笑了一下,把簿子收了起来。
  
  “你说的那些猪里面,有一头猪比较倒霉,被判百世为猪,现在正好是第100世了。百世为猪,转世投胎之后,不是吃就是睡,把自己养得肥肥彪彪的,活着的意义就是待宰。就算是猪都会有意见啦!”范无救无奈地笑道,“正好,积了百世的怨气,在这一世的时候,忽然被人拿去做纹身,忍受非猪能忍受的疼痛,得到了一块好皮囊,但是却没有换来好日子,反而还是被剥了皮,所以新仇旧恨全都在死后爆发出来了,这猪的怨恨会比厉鬼还强,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猪鬼有理智吗?”
  
  “理智?你说,畜生能有什么智商?”范无救笑眯眯地说道。
  
  “难道只能以暴制暴?”
  
  “不然你还想和猪坐下来,好好谈判呀?”
  
  “唉!”
  
  那些猪凶悍到连我的业火都不怕,我能以暴制暴?那是被暴力反制吧?
  
  我又问:“我店里的门槛是用什么做的?”
  
  范无救说:“狗骨砖、糯米浆。”
  
  眼看烟只剩最后一点了,我赶紧指着急救室问:“那女人胸口被猪踩了一下,留了一个猪蹄印记,现在说是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一样,难以呼吸。我看医生也不一定能救得了她,我用了所有法子去消除猪蹄印,都不成功,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呼吸困难啊?”
  
  “嗯!”
  
  “完全呼吸不上?”
  
  “嗯!”
  
  “这还用问我吗?呼吸不了,当然是赶紧做人工呼吸啊!啊哈哈!”说完,范无救手中的香烟也正好燃到尽头,我刚想说别开玩笑,但是他已经完全在我的面前消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