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65章 百世怨恨,刺魂第265章 100世怨恨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65章 百世怨恨
我呃……
  
  什么情况?难道真的被范雪琦说对了,阳钰凡真爱上我了?
  
  女人只有一种情况不愿意被人看到自己最丑陋的面容,那就是不愿意被心上人看到自己丑的一面。
  
  “女为悦己者容”——反过来,就是这个意思。
  
  我忍不住苦笑,女人的爱真是来得莫名其妙呀,我是什么都没做吧?是她自己先找上我,说要跟我争第一的;
  
  我也什么都没做吧?是她自己穿上红嫁衣,非要赖上我的。
  
  如果真是因为爱,说死后要变作厉鬼缠着我——卧槽,我都不知道这是深爱还是变态了。
  
  真是情到深处自然变态。
  
  笑cry……
  
  看着阳钰凡现在躺在我怀里瑟瑟发抖,样子这么可怜,我也不忍心再吐槽她变态了,柔声问道:“你们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
  
  她刚要开口,我便听到外面一阵摇铃声。
  
  有客到?
  
  这么早,竟然有“客”到?
  
  大白天见鬼,实属罕见。
  
  于是我放下阳钰凡,刚想出去瞧瞧是什么鬼撞铃,然而一起身,阳钰凡就紧紧地抓住我的手。我低头一看,只见她梨花带雨,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就写着两个字:别走!
  
  我安慰她:“别担心,现在已经是白天了,不会有什么危险的,现在外面有客人,我先去看看是什么人,马上就回来找你。”
  
  她充满无助:“很快吗?”
  
  “嗯。”
  
  她这才松开我的手。
  
  我走出去一看,晕了。
  
  是范无救。
  
  都是从医院出来的,范雪琦她们前脚刚来,范无救后脚就到了,我特么的有种不祥的预感啊!
  
  但是范无救站在我残缺的门槛上,冲我微微一笑,这个笑容,让我头皮发麻了:“难怪你跑来问我,你门槛是用什么砌出来的,原来是被猪拱了呀。”
  
  我哈哈尬笑,走过去,我问:“你怎么来了?”
  
  范无救笑着说:“昨晚医院里有凶灵乱入,闯出了大乱子,我们组长现在火气可大了,下令彻查这件事。我看昨晚的祸事里有一张熟悉的面孔,便就猜测这件事和你脱不了关系,所以就请命过来调查了。不然,你现在看到的黑无常就不是我了。”
  
  这么说来,范无救是追范雪琦和阳钰凡而来的了。
  
  是他来也好,熟人好办事,要是来了其他的无常鬼调查这件事,唉,那免不了一场阿谀奉承——谁人敢得罪这些阴间公务员啊?
  
  我识趣地递出一支烟,先拉个客套:“那还用调查什么呀?你直接告诉他们是怎么一回事不就得了?”
  
  范无救笑笑,接过了烟:“他们权限不够。”
  
  看来,范无救那本簿子是个高级货,查一下就已经弄清楚了那头猪的百世怨恨;而医院的无常小组还是级别比较低的无常鬼,权限还不足以查到猪的百世……不,甚至可能连这一世是什么情况都查不到,所以只能是出动人力,手工查案了。
  
  抽了一口烟后,范无救笑着说:“你小子够阴啊,把人塞到医院里,是想把祸乱引到医院里,借无常的手来解决这件事吗?”
  
  我笑了笑:“那天听你说这猪有百世的积怨,我头皮都麻了,这么重的怨恨,不是我这种凡人搞得定的啊。”
  
  范无救说:“你都搞不定的事,你还指望那帮小无常帮你搞定?”
  
  我说:“话不能这么说,你们无常鬼是有神器在手的,不听话的恶鬼,勾魂链一锁,直接拉走了事,不是比我方便多了吗?”
  
  “搞不定。”范无救淡淡地说:“按照无常局的流程,大概是这样的,小组搞了几天都搞不定的事情,他们就会上报,一层层上报上去,到时候,无常局高层就会下派合适的无常鬼来解决这件事。你说,无常局里都是我的手下,要是他们来了人间,发现了我,我该怎么办?”
  
  笑~里~藏~刀~
  
  我马上说:“你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一定会尽快解决!”
  
  范无救这才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不过……”我小心翼翼的说:“这百世的怨鬼很牛逼啊,我正面刚不过,你要不借我点牛逼的法宝去对付它?上次你借我的勾魂链就不错。”
  
  “你想得美!”
  
  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从背后钻出来了:“小师叔,你在和谁说话呢?”
  
  我转头一看,是范雪琦。
  
  这小妞,裹着一块浴巾就出来了?
  
  我当场就想给她跪下了,毕竟我是开门做生意的,她就这样大咧咧地走出来,那不是会被很多人看到吗?女孩子,就不能矜持点儿??
  
  于是我马上就把门给关了。
  
  范无救穿过门,笑眯眯地跟了进来。
  
  但范雪琦却好像看不见他似的,估计是使了什么隐身的法术。
  
  我走到范雪琦面前,皱着眉说:“你怎么不穿衣服就出来了?”
  
  她这时候正在擦湿漉漉的头发,听完我这句话,抬起眼看了我一下,呵的一声冷笑:“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说完,她拉下浴巾。
  
  我马上瞪大眼,往下看!
  
  “哇!”范无救也惊叹!
  
  下一秒,范雪琦就抬起我下巴,冷笑着说:“臭流氓,我不是要你往下看!看这里!”
  
  “那你就不要把浴巾拉得那么下面啊!”我委屈,我冤枉啊~!
  
  可是当我的视线落在范雪琦要我看的位置上的时候,我怔住了。
  
  那粉嫩嫩的猪蹄印啊!
  
  好想鼓掌~!
  
  范雪琦拉好浴巾,但是那个粉嫩的猪蹄印就露在浴巾的边缘,她继续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平淡地问我:“说吧,这下你要怎么赔偿我?”
  
  我问:“这该不会是你自己印上去的吧?”
  
  范雪琦白了我一眼:“你觉得我会做这么傻逼的事?”
  
  “嗯。”
  
  “操!”
  
  我皱眉:“你怎么会中招呢?”
  
  范雪琦嘴角一抽,脸上露出了不堪的表情:“我、我只是不小心!不小心才中招的,不然,以那些猪的本事,能伤得到本小姐?”
  
  不,我倒是觉得以那猪的怨气,伤得到范雪琦,其实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百世怨恨啊,我听着都能头皮发麻,就别说是范雪琦这个小丫头片子了。
  
  那猪的怨恨太深了,所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范雪琦要保阳钰凡,那就是猪的敌人,面对敌人,猪撞上去后,就不客气地盖章了——才不管范雪琦无不无辜呢!
  
  不过范雪琦还不知道那猪的来历,只以为是普通的小怨鬼,所以才会这么说的。
  
  “我一直以为,我以后遇上的鬼都是人变成的鬼,不管人变成鬼再怎么可怕、再怎么血淋淋,归根到底,也还是跟我们差不多的外形。可是这一次,我看到一群猪朝我扑过来,我就完全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感觉自己过去学的法术全都失效了。我只会对人变成的鬼施法,可是面对一群猪变成的鬼,我却是一句话都说不通了。”范雪琦叹了一口气,说。
  
  嗯嗯~,我知道这种感受~,不然我也不会把这样的破事扔给她去做。
  
  人变成的鬼,我见多了,但是动物变成的鬼却没怎么见过。
  
  人变成的鬼,咱们的基础语音都是差不多的吧?普通话说不通,我们可以换粤语,粤语说不通,咱还是可以用英语聊聊的;但是猪……你就算哼唧哼唧,它也听他不懂啊!
  
  唉。
  
  我没想到,范雪琦这次竟然很安静,竟然没有追问我为什么把这么一桩破事塞到她手里面,为什么骗她去医院,感觉是被坑多了,都懒得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