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66章 爬着走,刺魂第266章 爬着走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66章 爬着走
范无救早就看破了我的意图,没错,我就是想借无常局的勾魂链,把那头猪给解决了,但万万没想到,那猪的百年怨恨连一个无常鬼小组都的搞不定,可见其怨气有多强!
  
  我把手机关机,当然是不怕范雪琦会遇到危险的,再怎么说,市一医院里都有一组无常鬼在维持秩序呢,凶灵乱闯,必定会引出无常小组去维持秩序的,可就算是这样,范雪琦还是被盖章了。
  
  不过,范雪琦是练过的,所以凭借着自己的力量还能和猪蹄印抵抗,身体上还没有出现任何不适反应;而阳钰凡则是第二天就马上出现呼吸沉重的迹象了。
  
  擦干了头发后,范雪琦靠在沙发上,用一种意犹未尽的口吻说道:“昨天晚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多鬼啊,一群黑色的鬼、一群白色的鬼,感觉一点都不像是普通的鬼。”
  
  我坐在旁边说:“那是黑白无常。”
  
  “那么多黑白无常?”她惊讶。
  
  我笑道:“你总不可能以为黑白无常就只是两只鬼吧?这地球那么大,每天都有几百亿生命死去,就两只鬼,哪能做到全球跑来跑去地勾魂呢?”
  
  范雪琦不屑地说:“那也不能渣成这样吧?传说中的勾魂使者不是很牛逼吗?竟然被几头猪撞得人仰马翻、鸡飞狗跳!”
  
  “等等,几头猪?”我愣了一下。
  
  “好像是9头猪吧。”范雪琦误会我意思了,以为我是在问她数量,其实我原意不是这样的。
  
  几头猪——难道不是一头猪吗?难道所有的猪都是百世为猪?拥有百年积怨?我了了个去,这还怎么玩??
  
  范无救是明白我的意思,他坐在我旁边,点头说道:“真正的幕后黑手是那只拥有百世怨恨的猪,但是它没有出面,出面的都是被它怨恨所支配的亡魂。”
  
  卧槽,这么高级?听起来,此猪有大智慧啊!
  
  范无救说:“所以,你单是搞定这些在台面上作乱的猪是没用的,你必须得找到幕后的那头猪,只有在根源上止住它的怨恨,才能摆平这件事。”
  
  我无奈地问:“可是我该怎么去找到那头猪呢?不,你先告诉我,那些在台面上作乱的猪是怎么来的?他们到底是人是猪?数量……怎么会怎么多呢?据我所知,受到牵连而死的人也就只有4个人啊!”
  
  范无救说:“百世怨恨,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哦!”我顿时明白了!
  
  所以说,被盖章的人最后都会变成猪了?
  
  想到这个,我就幸灾乐祸地看向范雪琦,这时候我才发现范雪琦正在遮挡着自己的右眼,好像想要看什么东西,但是没看得出什么结果,否则也就不会问我:“小师叔,你在和谁说话?”
  
  “你说呢?”
  
  “白天有鬼呀?”
  
  “为什么白天不能有鬼?”
  
  我一句反问,让范雪琦顿时抖了一抖,她看着范无救,但是眼神的焦点却是穿过范无救的身体的,她嘀咕道:“我以为我有了花妖之眼后,就什么都能看到了,没想到现在竟然还有我看不见的鬼!”
  
  范无救笑了笑。
  
  我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呃,鬼外也有鬼的嘛!”
  
  范雪琦不解地问:“那他为什么不让我见呢?”
  
  我看了一眼范无救,只见他好笑地冲我使了一个眼色,好像是想看我该怎么解释。
  
  于是我说道:“他长得太帅,怕你看见他后会爱上他。”
  
  范雪琦:“切!”
  
  玩笑归玩笑,猪却成了一个大难题。
  
  你看呐,那些被怨气操纵的傀儡就已经那么强大了,你说背后的猪那得强到什么地步去?先不管这个,我现在只想知道我该怎么通过那些傀儡猪找到真正的百世怨鬼?
  
  唯一的线索就是范雪琦和阳钰凡胸前的猪蹄印了。
  
  “吴深……”
  
  一个细弱的呼唤声从房间里飘了出来。
  
  我转头看去,看见阳钰凡艰难扶着墙走了出来,应该是我没有按照约定及时回房,让她感到不安,所以就自己走出来找我了。
  
  她显得艰苦至极,眼皮都是耸搭着的,看起来像是随时翻白眼要晕厥过去的样子,但是她还是强撑着这样辛苦的身体,走出来找我了。
  
  她走一步,忽然跌倒。
  
  我吃了一惊,赶紧走过去,想要扶起她,但是她的身体真的沉重至极,看起来是一个纤细的女子,却有着仿佛两百斤的重量!
  
  会变成猪吗?
  
  不,我刚刚还从阳钰凡的嘴里得知了一条线索,那就是朱大昌他们都是剥皮而死的!
  
  ——她,该不会是变成猪后,再别剥皮而死吧?死后,就变成了猪的鬼魂?
  
  会是这样的逻辑吗?
  
  我想,到晚上就有答案了。
  
  *
  
  我想用尽全力也要把阳钰凡扶起来,200斤,我还是能扛得住的。
  
  但没想到的是,阳钰凡反而抓住了我的手,对我说:“不用了,这样我好像舒服点。”
  
  what?
  
  我吃了一惊,但听她说话的语调,确实是比站着说话有气多了;再看脸色,也没有那么辛苦了。
  
  但这个姿势……
  
  跪在地上,反而舒服?
  
  我忽然感到一丝惊恐,这四肢着地——那不是猪吗?
  
  果然,阳钰凡就没有再起来过,她在地上爬,朝沙发爬去,动作虽然缓慢,但是并没有吃力的迹象。
  
  范无救站在旁边看着她,从他的眼神里看得出来,他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阳钰凡爬上了沙发,但是却没有坐着,也没有躺着,而是趴着。
  
  她露出了难得的笑容,舒服地说道:“原来这样会舒服一点,早知道这样,我就不站着、躺着了。呼~~”
  
  听完这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小姐,你不知道自己现在快要变成什么猪样了吗?竟然还露出这么欣慰的表情?你离死不远了呀!
  
  当阳钰凡完全变成“猪”的时候,那“剥皮”呢?
  
  谁来给她剥皮?
  
  是鬼?
  
  什么鬼?
  
  人变成的鬼,还是猪变成的鬼?
  
  那些人变成的鬼,对阳钰凡不是真正的怨恨,而且就只是普通的养猪人和纹身师,谁的手会做剥皮这样的技术活呀?
  
  而猪变成的鬼——蹄子能剥得下一块皮?
  
  范雪琦皱着眉,端详了阳钰凡一会儿后,才问:“你面朝下才觉得舒服?面朝上就不舒服了?”
  
  阳钰凡微笑:“嗯,真的舒服。”
  
  范雪琦苦逼地转过头来问我:“小师叔,我以后该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吧?”
  
  我诚实地说:“她就是你的未来。”
  
  “靠!”范雪琦马上站起来,揪着我的衣领说:“今晚你别逃!猪来了,让它们在你的身上也盖章,到时候让你也爬着走!”
  
  我笑嘻嘻地拨开她的手,说道:“话不能这么说,我可是你们最后的希望哈,要是我也爬着走了,到时候,谁来帮你们消灾解厄?”
  
  “哼!”范雪琦翻了一个白眼。
  
  阳钰凡听到这句话,就变得不安了,她着急地看向我:“吴深,爬着走不对吗?我明明觉得这样更舒服一点,为什么听你们说起来很糟糕呢?我、我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你救救我!”
  
  我说:“不想死,那你先把红嫁衣脱了。”
  
  她马上就脱。
  
  我赶紧说:“诶诶!我不是要你现在脱啊,我只是要你换身衣服,咱们万事好商量嘛……”
  
  话还没说完,我脚尖一痛,范无救竟然重重地踩了我一脚,并赏给了我一个大白眼:“操!”
  
  咳咳!
  
  对不起,老哥,我没想到你也想看……!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