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67章 肮脏的养猪场,刺魂第267章 肮脏的养猪场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67章 肮脏的养猪场
夜色降临的时候,我们偷偷摸摸地上了车。
  
  ……为什么非得选夜色降临的时候?
  
  因为青天白日的时候,我也尝试过,但尝试的结果是非常惨烈的!!
  
  在今天谈话过后,我决定不能再坐着等了,我必须掌握主动权,我现在最想知道的一件事就是——屠夫。
  
  对,一个看起来和整个事件都没有关系的人。
  
  可是认真想想,屠夫是一个多么关键的转折点,猪的生死就是在他的手上完成转折的。那些猪皮上都有精美的纹身,朱大昌肯定舍不得把这猪皮浪费了,所以要把皮留下来,就要提前和屠夫说好了,让他宰猪的时候,把皮剥下来。
  
  我已经从阳钰凡的口中得知了,朱大昌和纹身师们死的时候,皮是被剥下来的。
  
  将他们的皮剥下来的,到底是人,还是鬼呢?
  
  充满怨恨的猪,它的蹄子能做到这件事吗?
  
  死去的人,他们的手又能做出这种技术活吗?
  
  所以我唯一能想到,拥有这项本领的人,就是当时的屠夫!
  
  我应该去见一见这个屠夫,看看他是不是还活着。
  
  于是青天白日的时候,我就马上动身了,但是走出去没到50米,我就后悔了。
  
  因为,阳钰凡跟来了。
  
  她跟来,本来是没什么不对的,但是她全程是爬行的!
  
  而且是跟在我身后!
  
  穿着红嫁衣!
  
  你说这是嘛回事吗?
  
  反正没走出去50米,这街上的人都给我行注目礼,指手画脚,基本上都是在说:吴深那小子不地道啊,刚娶了个新媳妇,就让媳妇学狗爬,太不是人了!
  
  我……操!
  
  我当时脸皮一红,赶紧去扶阳钰凡起来,但是她却全然不把这个当一回事,很迷茫地对我说:“我觉得这样走路舒服啊,你别让我起来,我起来会喘不过气的!”
  
  当时我没想那么多,但是后来仔细一品阳钰凡当时说的这句话,才发觉那时候阳钰凡已经基本脱离人的本性了,竟然觉得爬着走才是最正常的事!
  
  毫无羞耻!
  
  已经不把自己当人了!
  
  我那时还是要脸的,所以不管阳钰凡怎么想,就强硬地把她高达200斤重的身体扛回店去。
  
  当走进店门口的时候,一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阳钰凡趴在我的肩膀上,忽然“哼唧”一声!
  
  那是猪的声音!
  
  但是她不以为然,好像没意识到自己发出了什么声音一样!
  
  而我,却是想起了那晚上,男鬼哼唧哼唧着,原本是一个特别丧的人样,忽然间咔咔几下就变成了一头凶狠的猪!
  
  肩上的美女变成猪,哼唧哼唧——小生怕怕!
  
  我也不忍心把这件事告诉阳钰凡,于是一直保持沉默,决定到晚上的时候,街上人少了,再偷偷开车出去。
  
  *
  
  到晚上时,我拉开了车门,阳钰凡爬了上去。
  
  唉!
  
  我选择沉默,等人都就坐后,我这才开车出去。
  
  出去的第一站是养猪场。
  
  没有人知道“屠夫”是谁,只有养猪场才知道。
  
  这些事应该在电话里就可以说清楚了,我心中有很多疑问,所以有些事还是得当面问明白才行。
  
  我的记忆还是不错的,很顺利就找到了养猪场。
  
  远远的就看到养猪场里路灯亮着昏黄的光辉,把养猪场照得安静而朦胧。
  
  过了一会儿,我才惊觉不对!
  
  养猪场里只亮着入口处的两盏路灯,可是住在里面的人家却是熄灯的——这时候,时间也才是9点左右,现在哪有人会这么早就休息了?
  
  等车开到大门口,我刚推门下去,忽然间恶臭刺鼻!
  
  呕!
  
  这股恶臭味逼得我想也不想就退回车厢里,飞快关上门!
  
  尽管如此,我也依然感觉到车厢里流进了那股恶心的味道,赶紧打开空调,妄图用空调驱散掉这股钻进来的味道。
  
  眼角余光一瞥,瞥见范无救正在好笑地看着我。
  
  他好像是不觉得那有多臭一样,不,应该说,身经百战的黑无常大人定是早就闻惯了这世间最难闻的味道!
  
  我和他一比,显得嫩了些。
  
  被那臭味刺激了一下,我不敢下车走进去,于是打算开车进去。
  
  在踩下油门的一瞬间,范无救开口了:“进去了,可就不一定能出得来了。”
  
  “嗯。”我接下了他的提醒。
  
  我开车进去。
  
  车的行进是非常缓慢的,缓慢到我可以详细地观察到养猪场的状况。
  
  地上,很脏。
  
  不客气地说,遍地都是猪粪。
  
  这养猪场是怎么一回事?由着猪随地大小便?
  
  忽然,一个尖锐的猪叫声划破了寂静的黑夜!
  
  一头猪叫,引发了所有的猪的叫声!
  
  我自己也是被这叫声给吓到了,差点就把这车给踩了出去!
  
  很多猪冲了出来,哼唧哼唧的样子,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朝别的地方躲去。
  
  但是在我以为这些猪都走了的时候,它们又折返回来了,围在我车子旁,拱着车,让车子寸步难行!
  
  这些猪,都是活的。
  
  我猜想,应该是这里的养猪户出事了,让这些活着的猪没人管了,它们才会走出来,自由活动,也自由……大小便。
  
  可是折回来就不像是猪会做的事情了。
  
  一般来说都是猪怕人的,可这些猪哪有一点“怕人”的样子?它们反过来拱我的车,倒显得像是要吃人的样子!
  
  范雪琦见状,掏出了短笛,含在嘴里吹了一曲,乱叫的猪群停止了叫声,哼唧哼唧地退让到了一旁。
  
  我顿时对她刮目相看,没想到她现在竟然修炼到可以指挥生灵的地步了?这进境有点儿快啊!
  
  但是,我一看她用的短笛,顿时就明白过来了。
  
  她那短笛通体乌亮,上有精致刻纹,彰显出华贵不凡的气质,而音质则显得大气沉稳,非人间之音,这好像是阎王的赠品?——这妞儿资质一般,但是收获上等法器的运气却是一流的呀!
  
  在驱赶了猪群之后,车子才能继续前进。
  
  但,我始终感觉那些猪一直在看着我们……
  
  *
  
  我把车子停在住宅房门前,这个时候,就由不得我们不下车了。
  
  在下车前,我就先叮嘱范雪琦:“一般人不会睡这么早的,养猪场乱成这个样子,我怀疑住在这里的养猪户早就出事了!”
  
  “嗯!”范雪琦当然明白我的意思!
  
  但是阳钰凡却叫了起来:“不可能!前几天我还跟这家人打电话来着!”
  
  她不说,我还想不起来了,这通电话还是当着我的面打的,当时是打过来问宰猪的日期的,那看来,当时打电话的时候,这家人还是平安无事的了。
  
  没想到,短短几日,就出事了。
  
  范雪琦抽了一张湿纸巾递给我,湿纸巾上有香味,我捂住口鼻后,这才下了车……当然,会小心踩到猪粪的!
  
  这门前,也是几坨猪粪。
  
  一个好好的人家,如果没出事,又怎么可能会连自己的门前秽物都不打扫呢?
  
  我心里觉得这家人是出事了,所以就直接去推门了,但没想到的是,这门口关得严实,无法推开。
  
  看来只能撬锁了。
  
  可没想到的,在我刚把铁丝插进锁孔的时候,灯忽然亮了!
  
  what?
  
  窗口上出现一道女子的倒影,似乎是贴在门窗后,小心翼翼地询问外来者:“谁?!”
  
  女人,应该就是朱大昌的妻子了。
  
  我们没有一个人和朱大昌是相熟的,唯一和养猪户一家人熟悉的是阳钰凡,但是阳钰凡嫌弃地面太脏,不愿下车,所以我只能装作朱大昌熟人的样子,开口说道:“嫂子,是我,小吴啊!”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