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69章 屠夫,刺魂第269章 屠夫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69章 屠夫
范无救飚起车来,也是疯狂。
  
  山路崎岖,我的车又不是越野车那种类型的,狂飙之中,我听到磕碰的声音,我怀疑等我们下了山,这车也就报废了。
  
  磕磕碰碰中,我感到一个柔软的身体压倒了我身上……
  
  200斤重!
  
  简直要命!
  
  而也在这一刻,我在阳钰凡的身上嗅到了一股味道,那跟养猪场差不多的味道!
  
  猪粪味。
  
  这令我无法把阳钰凡当做普通的女人,感觉自己身上压着的就是一头肮脏的猪!沾满粪便的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终于开上了平稳的公路,而那些猪也没有跟来。
  
  范无救说:“看来那些猪并不能离开养猪场太远。”
  
  所以它们也没有紧紧地追过来。
  
  车子平稳后,我把阳钰凡推开,但那股味好像沾到身上了,整得我浑身都不舒服。
  
  我叹气说:“好可惜,这次上山还是白跑了一趟。”
  
  范无救笑着说:“对你来说,是白跑了一趟,但是对我来说,不是?”
  
  我:“?”
  
  范无救指着自己的头脑说:“我是无常局局长啊,跟你们凡间的警局头头差不多,天地万物生灵死灵的档案全都在我手中的生死簿中有记录,我只要看一眼养猪场那些猪和人,我的系统已经自动匹配出他们的资料了。当然,这种机密我是不会告诉你太多的。”
  
  我汗:“生死簿,不是阎王管的吗?”
  
  范无救说:“所以我这的生死簿只是个备案啊,阎王那儿才是正版。我要是没个备份,平常勾魂不利索。”
  
  “哦!”
  
  “不过我想有一样东西是你想要的。”他递过来一张纸。
  
  我接过来一看,是一张挂历纸,背面空白处写有好多个电话号码,想来这就是朱大昌的生意链,他把重要的号码都记到挂历本上了。
  
  这么多号码,应该有生意上和他最紧密的屠户。
  
  我一个个电话拨过去,终于,在打第4个电话的时候,终于有个人说她们家就是和朱大昌做生意的屠户。
  
  我欣喜至极,当前就赶紧问:“你们家最近可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女人说:“没有。”
  
  这么安好?
  
  我不是很放心,还是问清了屠夫的家庭地址,他们就住在城南宰猪场的宿舍里,但是屠夫的妻子似乎对我将要深夜造访显得不是很开心,不过也没说什么,还是愿意接待我们这些将要深夜造访的客人。
  
  挂了电话之后,我就对范无救说:“城南宰猪场。”
  
  他“嗯”了一声,这就掉转车头,朝城南宰猪场开去。
  
  这时,范雪琦忍不住开口了:“小师叔,我觉得你明天肯定会上头条的。”
  
  我不解地问:“为什么?”
  
  她指了指范无救。
  
  我没明白过来,但是范无救哈哈一笑,说:“人生得意须尽欢啊!”
  
  话音一落,立即踩下油门,又开始新一轮的飙车!
  
  我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自己怎么会上头条的,但当范无救给我闯了两个红灯之后,我整张脸都绿了!
  
  这是我的车!
  
  车的登记信息是我的!
  
  不管开车是谁,到最后都会记到我的头上!
  
  我有预感,范无救再给我多闯几个红灯,我的驾驶证就要吊销了!
  
  但范无救好嗨啊!
  
  他完全不管啊!
  
  我哭着说大爷你悠着点儿啊,但他就是不管啊,我看他是开着别人的车,完全不心疼啊!
  
  直到车停在城南宰猪场,我都没从驾驶证将要被吊销的沉痛中回过神来!
  
  “去吧。”范无救打了一个响指,车门开了。
  
  我:“……”
  
  范无救说:“不过我要提醒你一件事。”
  
  我:“我的驾驶证要吊销了。”
  
  范无救:“不是这件事。我是想提醒你一件事,不管是去养猪场还是屠宰场,接待你的好像都是女人。”
  
  这一提醒,让我真注意到了。
  
  在养猪场里,开门的是朱大昌的妻子;
  
  刚才打电话的时候,明明打的是屠夫的手机,但是接电话的却是他的妻子。
  
  全是女人。
  
  她们的共同点就是,和猪的复仇没有直接的关联,但有事的时候,却是出面做“接待”的人,难道说她们的男人都已经出事,所以她们只能“代为接待”。
  
  养猪的朱大昌已经死了,他妻子也死了。都是鬼,为什么出面接待的是他的妻子?他的灵魂去哪里了?
  
  屠夫呢?
  
  他的情况不容乐观。
  
  我下了车。
  
  屠夫家的门是敞开的,这是一间小小的宿舍,屋里亮着暖色调的灯光,和养猪场的住宅比起来,显得有人情味多了。
  
  我敲了敲门,屋里的人一下就看到我了。
  
  小两口都在。
  
  我仔细地辨别了一下他们,都还有呼吸,看起来也很生动,感觉还是活着的。
  
  这一家人真的没事?
  
  “你就是刚刚那个打电话来的人?”屠夫的妻子问。
  
  我笑着点点头。
  
  她皱着眉问:“这么晚了,你来找我们有什么事?”
  
  我说道:“有些事,想问你们。”
  
  屠夫马上摇头说:“你要问的,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我笑了一声,说:“我这都还没问呢,你怎么就知道我想问你什么了?”
  
  屠夫说:“你在电话里里说自己是朱大昌的朋友,我看你来我这儿就是想问他的事情吧。那人死得很蹊跷,你问我,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呀!我只听说他是撞邪了,做了一些人神共愤的事情,所以遭报应了!他死得好惨呀,一身皮都不见了,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他的皮在哪里。”
  
  我问:“那些做了纹身的猪,最后是送到你这里来,由你来宰杀和剥皮的吗?”
  
  屠夫点头:“是我。”
  
  我问:“那后面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呢?”
  
  屠夫摇摇头。
  
  我觉得很奇怪,按理来说,那头猪积累了百世的怨恨,撞到谁就要害谁,不可能留有活口的,但是为什么屠夫一家却平安无事呢?
  
  我想了会儿,问:“大哥,你能不能让我把一下脉?”
  
  “把脉?你要帮我看病吗?”屠夫不解地问,但是他并没有拒绝的意思,把手伸出来了。
  
  我走过去,摸了一下他的脉搏。
  
  这种实实在在的温暖感、还有跳动有力的脉搏,都证明他是个活人。
  
  他很健康,除了印堂黑得发亮,好像一直被血光之灾缠绕一样,可他就是平安无事啊,这真是奇了怪了。
  
  “我有病吗?”屠夫问。
  
  我摇头,笑着松开手:“你很健康。”
  
  然后我问:“当初帮朱大昌一家杀猪的,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屠夫摇头说:“就我一个人。我跟他们家做了九年多的生意了,他从来没有换过别人来接他的生意。你们到底是谁呀?朱大昌都死了那么久了,怎么忽然间想要过来问他的事情呢?”
  
  我低声说:“因为这件事还没完。”
  
  屠夫“呀”了一声,倒没有多大吃惊,他说道:“我也听说这件事没有结束,好像那些给猪做纹身的纹身师也都死了,是不?”
  
  我点头。
  
  “你是……警察?”
  
  “驱邪的。”
  
  “哦!”屠夫脸上放松了许多。
  
  我知道一般人都不喜欢和警察打交道,普通市民确实是会配合警察工作,但是有许多事情却未必会和警察坦白了,比方说:我觉得那些人就是被鬼害死的!——这种话和警察说了,警察也不会相信的。
  
  所以我很坦白自己的来意,就是想多知道一些信息。
  
  屠夫刚想要开口和我透露些重要的信息,这时候,他妻子面色不善地开口阻止了:“别说了,那件事跟我们没有半点关系!他们给猪纹身,是他们不对,活该他们遭报应,跟我们没有半点关系。你要驱邪,就去他们家驱邪,来我们这儿做什么?”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