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72章 真流氓也,刺魂第272章 真流氓也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72章 真流氓也
“你、你在胡说什么呀!”屠夫的脸色完全变了!
  
  我再次重述一遍,他这次可听得清楚了,吓得连嘴唇都失去了血色。
  
  屠夫的妻子在旁边忍不住呵斥我:“你这个人就不要胡说了。我们老陆就算有点梦游的毛病,但他绝对没有杀人!”
  
  我冷冷地斜睨着她:“你怎么就这么肯定他没有杀人?你跟他出去过?你知道他梦游出去后都做了什么吗?昨天晚上我们跟了他一晚上,回来人就不见了,该不会是你去把人绑了吧?”
  
  范雪琦和阳钰凡两个大活人就这样生生弄丢了,令我性情大变,对什么都抱有敌意。
  
  这个女人让我起了疑心,袒护丈夫没有错,可一个被恶鬼操纵的男人的身边还有这么一个袒护的妻子——这不是很奇怪吗?
  
  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就算是不信邪的无神论者,看到自己丈夫半夜带着菜刀出门,难道心里就不曾有过害怕?
  
  这些都是另说了,现在范雪琦和阳钰凡都不见了,说明屠夫是有“帮手”的,这个“帮手”不是人就是鬼!
  
  而他的身边,只有妻子一人。
  
  一下子弄丢了两个人,让我对任何人都保持怀疑态度!
  
  屠夫的妻子听闻我的话后,忍不住破口大骂:“你这人神经病啊!你说的那两个人我根本就没见过,也没听过!昨晚来的时候,就只有你一个人,我那见到其他人呀?你这人简直就是莫名其妙,警察都没说我们跟朱大昌的死有关系,事情都发生那么久了,你才跑来说我们老陆是杀人凶手!你怎么不说你自己呢?你的人不见了,你还赖到我们头上?你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话!证据呢?”
  
  证据……当然没有!
  
  “梦游是梦游,杀人是杀人,你不要扯到一起!”屠夫的妻子气急败坏地说。
  
  我皱眉:“梦游肯定跟杀人有关系,我的人不见了,也肯定跟你有关系!”
  
  “跟我有关系?你……行!你要是能在我这里找到你说的人,那就跟我有关系,你要是没有找到你说的人,那就别怪我报警了!”
  
  “我一定会找到的。”于是我就在屠夫的家中找。
  
  我把每一个角落都找遍了,甚至担心这朴素的宿舍里面会有密室之类的,把所有看似“机关”的东西都扭动了一遍,但结果证明,这就只是一个朴素的宿舍而已。
  
  那范雪琦和阳钰凡去哪儿了呢?
  
  是人绑走了她们,还是鬼绑走了她们?
  
  在我搜完最后一个角落的时候,忽然有人冲了过来,在我还没看清楚是谁的时候,就已经被牢牢实实地按住了头和手脚,“咔”的一声,上铐了。
  
  上铐?
  
  这熟悉的感觉……?
  
  我一转头,就瞅见左正身穿便衣站在房门口,一副不认识我的模样。
  
  “看什么看?老实点!”按住我的是别的阿sir,其实就是左正的小弟。
  
  我的内心是崩溃的,这左正怎么来了?
  
  只见假装不认识我的左正转头问屠夫的妻子:“你报警的就是这个人擅闯民宅,对吧?你们家没有什么财物损失吧?”
  
  “没有。”
  
  “拉走。”左正淡淡地吩咐他的小弟。
  
  “起来,走!”小弟很是凶悍,我不服气地甩了一下身体,他直接就一巴掌呼扇上来了!
  
  这死小子!!
  
  左正不废话,使了一个眼色,我就这样被他们拖了出去,直接拖上了他们的车。
  
  一关车门,小弟马上变了一个脸色,嬉皮笑脸地帮我解开手铐,还一边讨好地对我说:“深哥,你别生气,要怪,你就怪左队!是他!他让我对你狠一点的,他说你皮痒了。你别怪我哟!”
  
  我:“……”
  
  左正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开车。”
  
  “是!”小弟赶紧溜到驾驶座上,开车离开了屠夫的家。
  
  我松了松筋骨,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坐好,我问左正:“你怎么来了?”
  
  左正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行啊,你昨晚真是给我送来了一份大礼!我还以为只是‘小礼物’,所以就我和甄稀两个人去了,乖乖!没想到去到地方后,被吓了一跳……”
  
  “没被吓死?”
  
  “怎么可能?”左正白了我一眼,说:“后来我就把整个重案组的都叫过来了。收拾现场,收拾了半天。我寻思你这小滑头应该还知道什么,所以就赶紧叫人找你的位置。交通科那边的监控摄像可都还没有删呐,一跟踪你的灵车漂移,直接就定点到这里来了。也是赶巧了,在我往这里赶的时候,正好局里接了一同‘非法入室’的报警电话,所以我就直接过来了。说吧,你怀疑那家人跟剥皮案有什么关系?”
  
  我笑嘻嘻地说:“没关系啊!什么剥皮案,我不知道!”
  
  “少扯淡!你刚在中苑养猪场发现了人皮,就立马跑到陆大通家来了,你敢说这两件事没有半点关系?”
  
  “没有!”我一本正经的。
  
  左正平淡地冲开车的小弟说:“甄稀,回局里,昨晚灵车漂移,还有今早非法入室抢劫的嫌犯抓到了。”
  
  我赶紧说道:“什么入室抢劫?非法入室是非法入室,我什么时候还‘抢劫’了??”
  
  左正笑了一下:“我说有就有。”
  
  “喂喂!你说警察,不是流氓吔!”
  
  “你错了,真正的警察就是比流氓还流氓。”左正说完,又催促他小弟:“甄稀,回局里!”
  
  小弟:“好咧!”
  
  好好,你赢了,臭流氓。
  
  我无奈地讨饶:“好好,我把我知道的都和你说,行了吧!”
  
  左正这才露出真正的笑容,对小弟说:“甄稀,东北饺子馆!”
  
  小弟:“好咧!”
  
  我:“……”
  
  还好,还能蹭一顿早餐……
  
  *
  
  警局附近的东北饺子馆——哎哎,这意思就是,坦白就有饺子吃,不坦白就直接拉进局里,是这样吗?
  
  我真是没脾气了。
  
  我先把范雪琦和阳钰凡失踪的事和左正说了一遍,这大佬,一边吃饺子,一边云淡风轻地交代下去:“甄稀啊,让人调个监控,看看吴深那部车里的俩女孩都去哪里了。”
  
  “好咧!”小弟一边吃着热腾腾的饺子,一边打电话回局里去了。
  
  这警察办案……还真是随意!
  
  不过有了关系,我相信应该很快就能够查出范雪琦和阳钰凡的下落了,这个时间应该不会太长,吃一顿饺子的功夫。
  
  看在这层关系上,我也就不好意思再装傻,很坦诚地把自己知道事情都告诉了左正,当然是省去了怪力乱神的事情,只告诉他屠夫陆大通会梦游的这件事,如果警方真有心查,应该能查到实锤证明屠夫梦游杀人的事情。
  
  没想到,说明白了这条线索,左正却陷入了苦恼之中。
  
  他问我:“阿深,依你看,那个陆大通是真梦游,还是假梦游?”
  
  我纳闷:“这梦游还有真的假的?”
  
  左正叹气:“你是不知道啊,法律上,精神病患者杀人是不犯法的!这个梦游症也算是精神病的一种,所以有些人为了逃避法律罪责,就假装自己有梦游症,这样法律就没办法定他的罪,他也就能够逍遥法外了!”
  
  “哦!你是担心那个陆大通是假装梦游的?”
  
  “嗯!”
  
  我说:“那你放心,100%是真梦游!”
  
  被恶鬼操纵的屠夫,只能是以“中邪”来论之,所以他怎么能算是有自己的清晰意识去行凶呢?肯定是真梦游的!
  
  但左正不知道其中缘故,不解地问我:“你怎么确定这是真梦游呢?”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