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73章 一切全靠编,刺魂第273章 1切全靠编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73章 一切全靠编
“你怎么能肯定他是100%梦游呢?”左正问。
  
  我含糊地说道:“唉,这种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啦,但他绝对是梦游的,他并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
  
  左正摸着下巴,不知在想什么,想了一会儿后,问我:“如果是梦游,那他梦游的原因是什么?据我所知,一般梦游者都是根据梦境的内容去做事的。而我们根据现场来看,死者都不是同一天死去的,那陆大通到底是做了什么梦,让他不断地做剥人皮和分尸的事情呢?”
  
  还分尸?
  
  这真残忍了。
  
  我笑了一声,说:“这你得把他的职业联系到一起了。”
  
  “屠夫?”
  
  我点了一下头。
  
  左正似乎明白了什么:“你是说,其实陆大通根本没有做杀人的梦,而是做了宰猪的梦?他从不觉得自己杀的是人,而杀的其实是猪?”
  
  我点头。
  
  “甄稀!”左正马上看向小弟。
  
  吃饺子的小弟点了一下头,很睿智地又发了条语音信息也不知道是给谁发过去:“鸡蛋,验尸,把那些死者的尸体都验一遍,看看那种分尸手法像不像是宰猪的。”
  
  吩咐完,又继续低头吃饺子了。
  
  我忍不住问左正:“朱大昌认识的人里面就只有一个人是杀猪的,会剥皮的,你们在接触这个案子的时候,为什么没有马上怀疑到陆大通的身上呢?”
  
  “因为没有动机。”左正无奈地说:“不是没有怀疑过,而是根本就找不出陆大通的作案动机!而且后面还有人死去,还有人被分尸、被剥皮,而那些人可是一个都不认识陆大通的!”
  
  左正话锋一转:“不过你说陆大通是梦游的话,那就可以解释通了,梦游者杀人是没有现实动机的。等会儿,我会让人想办法去陆大通家里取走他的杀猪刀,拿回来验验尸体的切口,看看是不是吻合。”
  
  “嗯。”我算是轻松了,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静静等待警方的结果,看范雪琦和阳钰凡他们都去哪里了。
  
  这时候,小弟的手机“叮”了一声,他看了一眼信息,抬头对我们说:“头儿,交通部来信了,说你要查的,他们都已经全调出来了。”
  
  左正立马拍桌而起,对我说:“走!”
  
  *
  
  我跟着他进了警局,去了交通部看监控摄像。
  
  现在时间还是蛮早的,警局里没有几个人,交通部里也是,冷冷清清的。
  
  进门的时候,我就打量了一遍跟左正交头的警员,看他表情是不是有异状,但是他的表现十分平静,这我就放心了,这说明——伟大的警察叔叔并没有在监控里看见鬼!!
  
  他把监控调出来给我们看,并在旁边给我们解说:“凌晨2点44分的时候,那两个女孩从车里面自己下了车,然后朝宰猪场去了,进了宰猪场以后,到现在都没有走出来。”
  
  宰猪场?
  
  是啊!
  
  我怎么没想到呢?!!
  
  这件事的逻辑不就是“屠夫把人当猪宰”吗?幕后黑手就是那个有着百世怨恨的猪,猪既然要让所有事情都按着这个方向发展,那么,那些被它盖了章的人,自然就会像猪一样,最终的命运就是送进宰猪场,然后在宰猪场里被屠杀!
  
  屠夫的家就住在宰猪场附近。
  
  我们的车也停在那附近。
  
  所以范雪琦和阳钰凡自己往那里走,也是理所当然的。
  
  现在是白天,屠夫做梦也得等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所以范雪琦和阳钰凡现在应该是安全的。
  
  “现在我们就出发去宰猪场找人吧,我担心她们会遇到危险。”我对左正说,想快点把他从监控这件事上拉走。
  
  然而,
  
  左正却抬起手打断了我,接着,他放大监控画面,皱起眉,说:“她们怎么是爬着去的呢?”
  
  我囧!
  
  看看,这就是我想快点把左正拉走的原因,这些画面上虽然没有“鬼”,但是我就怕从某些细节上,出卖了“鬼”!
  
  画面里,不仅是阳钰凡,就连范雪琦,也都是用爬的方式,朝宰猪场爬去。
  
  解说员看了一眼画面,说:“我也奇怪呢,正常人怎么会用这种方式走路呢?除非是有人逼迫她们这么做。可是从她们的脸上,也没有看出屈辱感啊。”
  
  何止没有屈辱感?
  
  俩个女孩的脸上共通的表情就是“木讷”!
  
  她们完全没有表情,表情木得不像是醒着。
  
  我祈祷着左正没有发现这个细节,但是警察要是心思不细,那就不用混了。
  
  “解释一下。”左正指着画面,对我说。
  
  我哭笑不得:“为什么要我解释?你问我,我问谁去呀?”
  
  左正威严地审视着我:“车是你的,人是从你的车上走下去的,你敢说和你没有半点关系?”
  
  “我真不知道啊!”我窦娥冤地喊道:“你也是看过监控的人了,那你应该知道,我早在她们下车之前就偷偷去跟踪梦游的陆大通了。她们下车的时候,我根本就不在车上啊!她们到底遇到什么事,我也不知道。我要是那个逼迫她们跪着爬的凶手,那我就不可能在她们失踪之后,会变得这么着急,也不会请你帮忙查她们的行踪,对吧?”
  
  左正点了一下头,看样子是认同我的;
  
  但却转头对解说员说:“小方,把这嫌疑犯扣了。现在我怀疑他乱闯红灯,扰乱交通秩序,非法入室抢劫,还疑是与剥皮案有关,现在有两名受害者疑是被害!”
  
  我一听就哭了,举手投降:“好好好,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行不?”
  
  左正意味深长地看着我:“阿深啊,编好了再说,你要知道,我所有与你相关的案件,到最后要写总结报告的时候,我总是头大的要命,不知道该怎么‘编’啊!”
  
  编?
  
  这个词怎么像上一次林肆冒头的时候说过的话?
  
  我有点冷汗了,但是偷看左正的表情,又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想他应该只是觉得不好写报告了,才让我好好想着怎么说话吧?
  
  但这确实离不开“编”。
  
  我要怎么样才能够让这个鬼怪事件编得无比科学呢?
  
  蛮难的。
  
  所以我想了很久,才编出了一个谎。
  
  我指着监控画面里的阳钰凡,对左正说:“这名女子身染怪病,你可以去查查她的病例,她的前两天还在住院,但是医生根本检查不出来是什么怪病,只能在病历本上写上‘哮喘病’。但实际上,她的症状根本就不是哮喘病!”
  
  左正问:“那是什么病?”
  
  我说:“不知道,我只知道病症是呼吸困难,最严重的时候差点窒息而死,必须要靠人工呼吸才能救回来。”
  
  “然后呢?”
  
  “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晚上后,医生对她的病一点办法都没有,于是她就回我的纹身店里了。但是在她回来以后,她忽然发现有个办法可以让自己的病症减轻,变得跟正常呼吸一样。”
  
  “什么办法?”
  
  我再次指向画面:“就是跪着。”
  
  左正点点头:“跪着就能让呼吸变得正常——可以,这个牛都被你吹上天了!我还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跪着呼吸就舒服了!!”
  
  我无奈地说:“但事实就这样啊!”
  
  “那她呢?”左正指着范雪琦,问。
  
  我一本正经地说:“那个病是传染病,小范那是被传染了!”
  
  左正:“……”
  
  好的,这头牛已经被我吹到天上去了。
  
  过了会儿,左正嘴角一抽,冲我冷笑道:“既然是传染病,你怎么没被传染呢?”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