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76章 猪皮纹身,刺魂第276章 猪皮纹身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76章 猪皮纹身
我笑了笑,故作轻松地说道:“什么叫做瞒呀?是你从来都不问罢了,你问,我肯定说的。”
  
  左正复杂地看了我一眼,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约莫过了大半个小时,范雪琦和阳钰凡终于出来了,看她们的脸色已经好很多了,估计是打了麻醉剂。
  
  在把范雪琦送进病房去的时候,范雪琦这丫头要说多委屈就有多委屈了,抓着我的手臂,不依不饶地哭诉道:“小师叔啊~!我发现我自从跟了你,就把自己弄得好惨啊!上次失去了眼睛,这次是脚差点就废掉了!你说,你能不能给我一点好果子吃啊!我跟了你那么久,总该有点好事吧!”
  
  噗!
  
  忍住,不能笑!
  
  范雪琦现在这样子确实是够惨的了,可是的不知道为什么,她跟我哭出来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好喜感,但是也有点儿心疼她,失去眼睛和双脚受伤,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女孩会经历的惨痛的事情了。
  
  我也该反省自己了,这种“悬崖式”培育方式其实还是太危险了,动不动就是失去眼睛、双脚残废的,下次还不知道会伤到哪里呢!
  
  我师父是这样培养我的,我也把这种培育方式复制到范雪琦身上了,但是却没考虑过这样做合不合适。
  
  也许我比师父还是差太多吧,相比起范雪琦的遭遇,我忽然发现自己儿时太幸运,师父也太厉害了,至少他保证我在“受教育”的同时,还能毫发无损!
  
  可是,到了我这里,我就做不到那么厉害了。
  
  “好,我知道了,下次我不会再让你去做那些危险的事情了。”我温柔地默默她的头。
  
  她这才在嘤嘤中,闭上嘴。
  
  把人送入病房,我看范雪琦还有些精神,于是就问她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露出了很羞耻的表情,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把那天晚上的事情告诉我们。
  
  其实也没太复杂。
  
  在我和范无救追踪屠夫离开后,她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认为自己是头猪,而且这种认知竟然是那么的自然,她好像记得自己从小就是一头猪,猪的一生是浑浑噩噩的,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她只知道自己要往一个地方去,但是她不知道那个地方是什么,反正就是要过去就对了。
  
  直到脚腕一痛,她这才想起来自己是范雪琦!
  
  但是那时候已经太迟了,她已经被五花大绑,嘴里绑了布条,而吊钩升降机正在慢慢地往上升起……
  
  升一寸,疼十分!
  
  唉,不说了,都是泪。
  
  “是谁绑的你们,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印象吗?”左正问。
  
  范雪琦摇摇头。
  
  “好吧。你先好好休息吧。”左正无奈地放弃了继续询问下去的念头。
  
  在我们要走的时候,是左正先走出去的,我跟在他后面,但是在他出了病房之后,我听到范雪琦小小声地叫了我一声:“小师叔!”
  
  我回过头,看到她在对我使眼色,感觉好像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于是我赶紧折回去。
  
  她把我拉下来,把嘴巴贴在我耳朵上说:“蛇,鹰,火,花,棍子。”
  
  我懵逼:“什么玩意?”
  
  “纹身。”
  
  “??”
  
  范雪琦小声说道:“在我以为自己是猪的时候,我恍惚间看到了这个纹身。如果我以为自己是猪的时候,是把自己当做了那头猪的话,说不定这个就是那头猪的纹身!小师叔,这个有用吗?”
  
  “有用!”我马上点头说。
  
  这太重要了!
  
  至少,让我们可以锁定目标了!
  
  那头拥有百世怨恨的猪鬼隐藏在黑暗中,我们是没有办法找出来了。
  
  但是,它的皮我知道在哪儿!
  
  听到我说有用,范雪琦明显松了一口气,她躺下来,嘟着嘴抱怨说道:“还好有用,不然我这次真的是白白受伤了!唉唉,小师叔啊,每次跟你混都把自己搞成这副鬼模样,我怎么看小说里的主人公都是因为一些奇遇而开始走运,开始走上人生巅峰,我怎么跟你好像就一直没好事发生呢?这次,你要怎么补偿我?”
  
  说得那么可怜,其实重点还是想要“补偿”吧?
  
  我无奈地笑笑,摸摸她的头:“等你伤好了,你想要什么礼物,到时候尽管提。”
  
  “真的?”范雪琦立马两眼放光。
  
  “嗯。”
  
  她这才高兴起来。
  
  我看她没什么事了,这才走出去。
  
  出去的时候,看见左正在外面打电话,似乎是在谈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眉毛都是倒拧着的,很严肃的样子。
  
  但他也没继续说下去,看见我就挂断了电话。
  
  我走过去,他问:“那丫头和你说什么了?”
  
  我说没什么。
  
  “扯淡!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我的面说,非得等我出门再把你叫回去说?”
  
  “情话。”
  
  “你……!”左正这下哑口无言了,问我:“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我说:“去警局。”
  
  他诧异地看着我:“想干啥?”
  
  我说:“朱大昌家里的皮,你们应该都当做证物全都收回警局了吧?”
  
  “是。”
  
  “猪皮也是?”
  
  “……是。”左正皱起眉,压低声音问:“猪皮怎么了?那些猪皮上有什么蹊跷吗?”
  
  “没有。”
  
  “那你……?”
  
  我一本正经地说:“听说现在猪皮纹身能当做艺术品,卖出大价钱。我寻思着,朱大昌一家全死了,那些皮就没有人要了。你们警察收着那么多猪皮,肯定占库里很大空间,而且时间长了,猪皮如果没有人会处理的话,搞不好会污染环境、污染空气,这样危害到你们警察证物库房就不好了。”
  
  “所以??”左正嘴角一抽,似乎已经明白了我想说什么。
  
  是的。
  
  我很严肃地说:“反正你们放着也是放着,也不可能一直都留在库房里当证据,所以不如送我几张,让我拿出去卖?”
  
  左正黑线:“那些猪皮不值钱,要是值钱的话,那个朱大昌早就成亿万富翁了!”
  
  “做生意是需要经营的,你看我,就是一个很上道的生意人!”
  
  “……操!”
  
  虽然嘴上骂着“操”,但是左正还是答应带我去警局看那些皮,我猜他的目的肯定不是表面上要“帮我这朋友的忙”这么简单,他应该是想要从中窥探出什么秘密来。
  
  但我还是希望,他最好什么都不要知道。
  
  在进入电梯的时候,我忽然感到双肩一凉,好像被人搭了双肩一样,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竟然是范无救。
  
  ——也对,市一医院是他的地盘嘛!
  
  “怎么了?”左正问?
  
  我赶紧调整一下眼神焦距,假装什么都没看到一样,装作轻松的样子,说:“没什么。”
  
  但是范无救很欠扁的笑容简直让人无法忽略!
  
  这厮,肯定是闻风而至,肯定是在我身上嗅到“终极真相”的味道了,所以才会巴巴地贴脸上来。
  
  我上车,他也上车——这还不是为了找出那头猪而来的?
  
  车往警局开,开到半途中的时候,左正收到了一条信息,他看了一眼之后,笑了。
  
  “你笑什么?”我问他。
  
  他笑着说:“我决定,当我老了,追不到凶手,打不过匪徒的时候,我就可以开始我的副业写小说了。”
  
  “为什么?”
  
  他把手机扔我怀里,咧着嘴,笑疯了地说:“你他妈的看这照片!老子这半年来写的结案报告简直比小说还小说!比玄幻还玄幻!!!”
  
  我低头一看——
  
  照片上,是床上摆着一张人皮。
  
  屠夫妻子的人皮。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