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79章 无常小组 2,刺魂第279章 无常小组 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79章 无常小组 2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但是……
  
  范老大啊,你是有家室的男人,怎么还受不了这顿狗粮捏?
  
  我无奈地咳了咳。
  
  “Hone,你的吻技又比上一次更厉害了,撩拨得人家心里痒痒的。对了,我们什么时候生小骷髅呀?”在下的黑衣骷髅深情款款地看着在上的白衣骷髅说。
  
  白衣骷髅:“明年。”
  
  “太久了。”
  
  “久就久,你还能拿我怎么样?”
  
  黑衣骷髅一个翻身,把白衣骷髅压在下面,宠溺地说道:“你这磨人的小妖精!不给你点教训,你还真的要等明年才给我生小骷髅了!mu~a~!”
  
  “mua~!”
  
  “咳咳!!”我用力地咳嗽:“咳咳咳咳咳咳咳!!!”
  
  “mua~~~”
  
  我:“……”
  
  凸(艹皿艹)!
  
  “唉,算了算了。”范无救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跟他到另一边的桌子去。
  
  他找出了一份看起来像是计划书的东西,跟我说道:“我就知道,那两只骷髅一点儿都不靠谱,指望他们,那还真的得等到明年去了。还好,他们早就做好了计划书,你看看。”
  
  我看……看你个毛!
  
  这纸上真的是真真的“鬼画符”!
  
  “哦,忘了,你是活人,这种鬼文字你是看不懂的。”范无救的手轻轻拂过计划书,上面终于变成了我熟悉的中国简体汉字。
  
  在我看的时候,范无救也在旁边解释:“别看这计划书上写了那么多字,其实归根到底就只有一句话。”
  
  “什么?”我还在看,还没看到重点。
  
  范无救:“就是,我们无常小组去附近水果市场买点西瓜回来,坐着吃瓜,看你捉鬼就行。”
  
  “噗!!”
  
  还真的是!
  
  我看到计划书上真的有在认真地写水果市场里哪个水果摊的水果最甜!
  
  “请问,那两只傻逼骷髅到底以什么样的才能混上这个小组组长的位置的?”我无语地看那两只还在牙齿撞牙齿的骷髅,问。
  
  范无救说:“因为力量强大。”
  
  “强大?”我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两只秀逗般的骷髅无常,嘴角抽了抽,一点都不愿意相信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就他们这样子??”
  
  范无救无奈地说:“在人间执行任务的黑白无常有千千万万个,他们已经算是最好的那几个了。”
  
  “……好吧。”我无奈地认了。
  
  毕竟从这方面来说,那两位确实算是“强大”了,无常局不是文职,经常是要和恶鬼交战,若是没有一点“武力”,单凭一张嘴,又怎么可能搞得定凶残的恶鬼们呢?
  
  “为什么是我?”我问,“你们无常局是经常要和恶鬼交锋的部门,像这种事,对你们来说应该是轻车熟路,用不着我这种生手来做吧?我是刺魂师,不是捉鬼师!”
  
  范无救说:“规矩你懂的。恶鬼的感知十分灵敏,他们很清楚,我们无常鬼就是他们的死敌。所以他们只要一踏进我们的陷阱之内,就能感觉到我们在附近,也就不会乖乖上钩了。”
  
  “哦,我就是你们的‘饵’?”
  
  “聪明。”范无救说:“你是凡人,那头猪就不会对你有什么戒心。”
  
  去你大爷的,果然是吃力不讨好的苦活!
  
  我在前面冲锋陷阵,无常们吃瓜,等我在前面快被搞死的时候,再出来收服恶鬼,牵回阴间跟上头领功请赏,而我,则连一张奖状都领不到。
  
  我想了许久,才苦恼地说道:“说得真容易!但是我真不是专业捉鬼的,我是个刺魂师,不是个捉鬼师!自己会的那点小把戏用来对付普通的街上游魂还可以,但是你要我拿去对付一头拥有百世怨恨的恶鬼……这难度太大了吧?!”
  
  “大,你也得上。你肯定不愿意得罪无常局,不是吗?”范无救同情地看着我。
  
  我叹气。
  
  确实不敢。
  
  “猪皮在那。”范无救指着早就挂起来的猪皮,对我说,“法阵我们早就在这里布置好了,子时一到,我们就清场。你自己想想看,用什么办法去对待那张猪皮,可以引发那头猪的愤怒,并为此而来吧。只要你把他引进来,再凭你自己敏捷的身手,及时地在法阵启动前逃出来的就行了。”
  
  我问:“如果我逃不出来呢?”
  
  范无救低声说:“这个你得问猪了。”
  
  凸(艹皿艹)!
  
  这明摆着我要是逃不出来,生死就掌握在那头猪的猪蹄里了!它要是想让我活,我就能活下来;它要是想在死之前弄死我,那就弄死我!这帮吃瓜无常是不会管的!
  
  这真是官僚作风啊!
  
  我叹了一口气,忽然眼角余光瞥到那张猪皮的纹身上,突然就有了主意。
  
  我朝那张猪皮走去。
  
  “怎么,有想法了?”范无救这人精,一眼就看破了我的念头。
  
  我没有回答他,我去把猪皮解下来,摊在桌上,从口袋里拿出了刺魂针。
  
  范无救来到我身边,问:“你想干嘛?”
  
  我咧嘴一笑:“这可是关系到我性命的大事,我当然得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吧?我要在它这张皮上纹个镇魂符,这样它就算来了,我也不用怕它了。”
  
  范无救说:“可是,你这次出门前并没有好好筹备过,看你两手空空而来,只带了针,没带染料,你又怎么给猪皮刺魂?”
  
  “染料?这不是简单吗?”我抓起他的手,“借指甲一用。”
  
  说完,就拿着他的长指甲,在自己的掌心中一划,果然如利刃一般,一划就破,鲜血立马就渗了出来,装了满满一杯。
  
  范无救:“……”
  
  郁闷个啥?
  
  谁叫鬼都爱留个长指甲的,鬼知道这是什么审美观?
  
  我用鲜血调成了染料,这才在猪皮上刺下我的镇魂符。
  
  希望,在那头猪赶来之前,我能完成这道镇魂符,这样我就有一道保命底牌了!
  
  范无救在我旁边坐下,笑了一声,说:“你这人真鬼才哈!我活了三千多年了,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能在死皮上刺魂的,你要是能成功,那你真的是不世出的鬼才了!”
  
  我看了他一眼,就说了两个字:“清场。”
  
  “好好。今晚你是大爷。”范无救了然,他站起来,拍了拍手。
  
  那两只沉浸在牙齿撞牙齿的乐趣中的骷髅清醒过来,讶异地看了一眼我们,又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说:“子时还没到啊,现在就清场了?”
  
  范无救走过去,特好脾气地对他们说道:“这恶鬼及早捉到,及早完事,我们已经把它的皮掌握在手里了,又为什么还要等子时才能捉拿它呢?吴爷看起来心里已经有谱儿了,不如就照着他的计划来办事吧。我们还是先把场地清空了,准备好法阵,免得失手吧。”
  
  这语气,与其说是手下在谦卑地对上司说话,不如说是长辈在哄三岁小孩玩儿。
  
  “他在做什么?”白衣骷髅问。
  
  范无救说:“刺魂。”
  
  “在死猪皮上刺魂??”她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能成?”
  
  范无救低声说:“吴爷说能。”
  
  白衣骷髅摇摇头,不屑地笑道:“关于刺魂师的传说,我还是听说过一二的。这刺魂师就是以活人血肉为引,将死灵纹于活人身上,令逝去的亡者重返人间。没了鲜活的血肉做引子,他能做得成?”
  
  范无救低声而坚定地说:“吴爷说能。”
  
  “那就信他一回,反正这事成不成,都与我们这场布局无关。”白衣骷髅笑着说道,她拍拍手,空间瞬间360度无死角大转变!
  
  我眼前一花,这办公室的格局瞬间就变成了空旷之地,所有东西都不见了。难怪范无救说他们还是有点本事的,这世上能做到如此灵活转变空间的,寥寥无几。
  
  白衣骷髅对我还是客气的,留了张桌子给我摆猪皮,和留了张椅子给我坐。
  
  她轻蔑地看了我一眼,抓起袍子的角,一拉扯,袍子盖住黑衣骷髅的身影,当袍子挥过,他们俩一起不见了。
  
  范无救笑了笑,也消失了。
  
  林肆皱了皱眉,想跟他们走,但似乎又有顾虑,看了我一眼。
  
  我说:“你跟范小八走吧,他会保护你的。”
  
  林肆犹豫了一下,“嗯”了一声,转头穿了过去。
  
  我:“……”
  
  放心,此时我的内心没有说“卧槽”。
  
  而是迷茫。
  
  真正的林肆,需要保护吗?
  
  可是假的林肆,又怎么可能穿得过没有打开空间口的空间呢?
  
  我真是看不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