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81章 第101世,刺魂第281章 第101世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81章 第101世
猪:“哼唧哼唧!!”
  
  白衣骷髅点头:“原来如此,可这是阎王的判决,你就应该接受这样的惩罚,谁让你百世之前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错呢?犯了错,阎王没有把你判入十八层地狱,还让你能转世,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猪高声:“哼哼哼唧!!!”
  
  白衣骷髅吃了一惊:“怎会如此?!”
  
  猪:“哼唧哼唧!”
  
  白衣骷髅:“我现在就去查查!”
  
  猪:“哼唧哼唧……”
  
  白衣骷髅转身消失了。
  
  我……
  
  卧槽?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请问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林肆同情地看着那头猪:“原来如此,真是可怜。”
  
  啊咧?
  
  卧槽?
  
  我屮艸芔茻??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感觉所有人都能听得懂猪的话呢?
  
  范无救叹了一口气,碰了一下我的手,这时候,我发现猪的哼唧哼唧声,竟然变成了细碎的人语。
  
  我去……?
  
  “到底怎么一回事?”我压低了声音问范无救。
  
  范无救:“我不知道。”
  
  去你丫的,你一碰我就能听懂猪说话,你还装糊涂?
  
  接着,范无救又压低了声音和我说:“听懂了,也别太明显。我只是个实习无常,以我现在的等级,是不可能精通兽语的。”
  
  我:“……”
  
  原来,无常鬼还要精通无数“外语”才能去抓各种各样的鬼啊……这么说来,无常局不仅是一个武装部门,还是一个高材生部门了。
  
  我现在是很无语的,但看了一眼周围的小无常鬼们也是一副听不懂的样子,我这才稍微有点心理平衡了。
  
  因为范无救要装作自己听不懂猪语的样子,于是我也就不问他了。
  
  我转过头,问林肆:“你为什么说那头猪可怜?”
  
  林肆答道:“刚刚那个白骷髅问那头猪怨恨为什么那么大,猪说它做了一百世的猪,心有不服;于是白骷髅就说那是阎王判的,你活该;猪不服气地说,可是现在它已是第101世做猪了,如果前100世是阎王判决,那这一世算什么?白骷髅就说去查查——看来,是他们阴司在转世安排上出现了纰漏,所以才会让这头猪产生怨恨。”
  
  官方出错?
  
  阴司,竟然也会出现这样的错误?
  
  我的耳边飘来范无救的低语:“别吃惊,这种错误经常有。”
  
  卧槽?
  
  我忍不住凑到范无救身边,尽量压低声音问他:“这种错误还‘经常’有?你们阴司是干什么吃的?”
  
  范无救的嘴唇是不动的,但是他的声音却传入了我的耳朵里,显然,他并不希望他的话会被其他无常鬼听见:“你真目光短浅,这世界上又不止有人类这一种生灵,你们光是人口就有60多亿,那再加上其他生灵呢?这数量加起来连阎王都数不清楚,而阴司就只有一个系统,管不过来,自然就会出错。”
  
  我问:“出错了,阴司怎么处理?”
  
  范无救密语:“免费赠送孟婆汤一份。”
  
  我:“……”
  
  真是简单粗暴,而且还不讲理的操作!
  
  传说中孟婆汤喝下去之后,人就会遗忘掉前世所有的记忆,所以当阴司的工作中出现错误的时候,灌下一口孟婆汤,谁还能记得住阴司犯的错误?
  
  可是我想想,又有点不对,如果孟婆汤真的能洗去记忆的话,那这头猪又怎么会记得自己做了一百世的猪?
  
  我把这个疑问告诉范无救,范无救叹了一口气,告诉我说:“孟婆那个部门也懒呗,一天要做那么多份孟婆汤,排队转世的数量那么多,她们那边又怎么可能全都顾及到,所以有时候,会有漏喝孟婆汤的鬼魂去转世。不过这种错误无伤大雅,所以上头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毕竟要真的细细追究起来,太费工夫了!”
  
  顿了顿,范无救又说:“而畜生这一类,都是前世犯了错误才会判决转世入畜生道的,孟婆部门对罪鬼一般都比较宽松,因为畜生就算转世了,智商也不会太高,灵识将会一直迷迷糊糊的,就算记忆洗不干净,畜生们也记不清楚。所以她们对这畜生道的记忆管理是比较宽松的。现在出现这样重大的纰漏,孟婆那边肯定得推出一个人来承担这个责任的。”
  
  听起来,好复杂。
  
  “唉,这些事你就不必管了,阴司那边会自有处理的。”范无救说。
  
  我点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头猪已经是第101世做猪了?”
  
  他点头,默认了。
  
  也对,他那本生死簿比较高级,要查,肯定查得更加详细、更加明确。
  
  你看,白衣骷髅还得问猪为何充满这么大的怨恨呢,明显就是白衣骷髅还不知道猪的百世判决,她的权限并不够范无救的高。
  
  知道真相后,我再看这头猪,心里也泛起了同情。
  
  一百世做猪,听起来就很惨。它好不容易熬到一百世过去,但没想到第101世还是猪!这搁谁的身上,谁受得了啊?
  
  过了一会儿,黑衣骷髅跑过来了,他和我说:“你先回去吧,这件事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了,我老婆已经向上面递交申请了,但是要查到这头猪的百世档案,起码要等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这头猪的鬼魂会一直关押在我们小组内,要是这头猪狂性大发,到时候还得你多跑一趟。”
  
  “好。”我不放心地问:“那猪给人留下的诅咒呢?”
  
  黑衣骷髅说:“此鬼既然已经伏法,那它自然就不会作乱了。”
  
  他招招手,一对黑白无常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低声和那对黑白无常叮嘱了几句,那黑白无常就甩了一条锁魂链套到猪的脖子上,两个无常就牵着猪走了。
  
  那猪虽然还有些哼唧哼唧的抱怨,但是看样子,却是很乖巧。
  
  它已经落到了无常局的手上,应该就不会再作乱了。
  
  “辛苦了。”黑衣骷髅咧嘴一笑,那牙口,真是闪闪发亮:“我和我的妻子都会保佑你这一世不生蛀牙的!”
  
  “噗……谢谢!”我努力地忍住了笑容。
  
  黑衣骷髅把我和林肆送出了空间,便离开了。
  
  *
  
  在离开了无常小组后,看着医院走廊里的人流,我总算有种回到人间的感觉!
  
  搞定~!
  
  “还以为来这里会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呢,没想到我过来打了场酱油!”林肆打了一个懒腰,鄙视了我一眼,道:“下次再也不听你小子的鬼话了,我还以为你真的是带我来找范小八玩的,结果是来办事的。哼哼,你是不是打算骗我过来帮你出力呀?”
  
  “没有没有。”我连忙打哈哈,说:“你最后不还是过来打酱油吗?我要是真的打算骗你过来出力,那你不早就被我带下场了吗?但最后,你不也还是在旁边做个安静的美男子,根本没有出手吗?”
  
  “说得也是,算你还懂得怜香惜玉。”林肆哼了哼,转头就走:“不和你玩了,我去找地方浪去。”
  
  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背影快要走出我的视野,我心里的猜疑终究还是挣脱出了牢笼!
  
  “阿正!”我突然叫道。
  
  他刹住了脚步。
  
  过了会儿,他转过头来,“哎”了一声,微笑地看着我:“终于还是被你发现了。”
  
  我顿时有种被什么堵在了心口的感觉!
  
  我努力藏了那么久的秘密,还是被左正发现了!
  
  他终于知道这个世界上不再只有活人,还有鬼魂,他也终于要知道藏在那黑暗之中的所有不可说的故事了……
  
  从今天晚上,“林肆”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刻,我就觉得怪怪的,因为他的出现实在太巧了,不早不晚,偏偏在我要来医院的时候。
  
  林肆对待无常鬼们的态度和以前不太一样,过去,他是一个很“市侩”的鬼仙,明明知道自己是鬼仙,修为高到极致,可以不用将凡间的无常鬼放在眼里,但是他也深谙“民不与官斗”的道理,所以对待修为比自己低了无数阶的小无常们依然是毕恭毕敬的;但是今天的“林肆”并没有这样。
  
  但是一想到,今晚上一直陪在我身边的人不是林肆,而是左正假扮的“林肆”,我心里就堵得慌。
  
  我真的是把左正看得太低了,我以为这个人会很实诚,身正影不歪,只会做自己,不会演别人。
  
  可是没想到,他还是演成功了。
  
  他待在我身边那么久,我竟然都没有察觉出破绽来,这是为什么?
  
  我仔细回想一下,便就明白了,左正从一开始就没有“主动”说过什么话,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主动”告诉他的。
  
  是我告诉他,林肆是鬼仙;
  
  是我告诉他,我们要去见无常鬼;
  
  是我告诉他,无常鬼会敬鬼仙三分的——所以他顺势装起了大爷,可却没想到,这就是破绽,滑头的林肆并不会真正地在小无常鬼面前装大爷。
  
  原来一个人要假扮成另一个人,什么都不说,才是最高的套话技巧……
  
  “噗!臭小子,你在想什么呢?”他忽然白了我一眼,随手变出一朵玫瑰花掷到我面前,而那朵娇艳的玫瑰花,在飞到我面前的时候,花瓣散开,最终还是化作烟尘,消弭了。
  
  “你那傻哥们,可不会这招吧?”林肆对我微微一笑,“真不知道你怎么会把我跟那傻小子弄混的,难道说我附在他身上,行为变得越来越像他了?”
  
  我:“……”
  
  “下次,别耍我。”他低低地说,笑容有点冷,看来还是计较我拐骗他来医院的事情。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心情还是无法平静。
  
  左正or林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