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88章 知情人,刺魂第288章 知情人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88章 知情人
范雪琦的对面,坐着一个面容丑陋的鬼。
  
  呃,何止是面容丑陋?简直可以说是全身溃烂,火锅汤底的味道那么香,都冲不淡那只鬼身上的溃烂味道。
  
  这视觉、味觉上的“享受”真是酸爽,就更别提是对着这位尊容下饭了。
  
  范雪琦明显是看得到的。
  
  彼岸花妖之眼,比普通的阴阳眼更给力,看得比阴阳眼还更清楚。
  
  so,范雪琦这可怜巴巴的小孩子,一边吐一边吃。
  
  聚拢在她身边的人比聚拢在左正、范无救身边的更多,都在喊:“加油!”
  
  陈八仙喊得最起劲了。
  
  我忍不住走过去,拍拍陈八仙的肩膀。
  
  他看了我一眼,哈哈一笑,勾上我的肩,说:“老吴啊,你的这位小朋友资质很不错啊!感觉她的眼力非常好,比我们都好,但是你就不能教教她一点有用的法术?”
  
  我:“怎么说?”
  
  陈八仙:“好歹你也该教教她怎么关闭天眼啊!你知道的,我们这道上的人虽然有些人是因为有天生阴阳眼才能入行,但很多人都不是天生阴阳眼的,所以必须要通过法术打开天眼才能看见鬼。所以这次吃饭,我们所有人都感觉到对面有异常了,直接把天眼一关,就能安安心心地吃顿火锅了。你这小朋友左眼怪异,好像是天生阴阳眼,你可以教她怎么关掉阴阳眼啊。”
  
  我笑了一下,说:“这我也没办法,她这眼睛是妖瞳,不是阴阳眼,没办法施法关闭的。”
  
  说完,我走到范雪琦身边,矮下腰,视线与她齐平。
  
  “呜呜呜,小师叔!”范雪琦这孩子,看到我,委屈地就哭了。
  
  我看了看她对面的“仁兄”,然后拍拍范雪琦的肩膀:“加油,好好享受。”
  
  范雪琦呜呜地哭着看我离开:“禽!兽!”
  
  我朝另外两个走过去。
  
  左正看到我就跟看到救星一样,朝我招手,说:“阿深!快来帮我吃点!我吃不完了!!”
  
  服务生赶紧提醒道:“不可以帮吃的,先生。我们这里的席位已经固定好了,吃这个火锅必须要一人一鬼,不能是两个人一起吃。”
  
  左正撑得糊涂了:“你说什么?(TAT)”
  
  我一屁股在范无救对面坐下。
  
  服务生赶紧提醒道:“先生,您不可以乱坐!我们店有规矩……”
  
  “他是鬼。”我说。
  
  范无救感动地为我的机智鼓掌,然后,转头对左正说:“看看!这就是你的兄弟!你兄弟很明显偏心于我啊!”
  
  “操!”左正对我竖起了两个中指。凸(艹皿艹)凸!
  
  我笑笑,说:“八爷,我想问你点事。”
  
  范无救爽快地大笑,指着碗筷说:“吃了再问!”
  
  但我不动筷子,在我没有得到满意答复之前,我不会动筷子的。
  
  我直视着范无救的双眼:“我师父在哪?”
  
  范无救僵住了。
  
  半晌,他笑了一笑,慢悠悠地说道:“据说,鸳鸯火锅又名阴阳火锅,一面为阴,一面为阳,所以火锅腾起雾气之时,将会招来亡者聚餐。隔着烟雾,谁都看不清坐在自己对面,与自己共餐的是谁。吴深呐,我必须提醒一句,你师父已经灰飞烟灭,这阴阳火锅就算能把鬼魂招来,也绝对不是你师父!”
  
  我坚定地说:“是我师父。”
  
  范无救说:“你执念太深,看谁都像你师父。”
  
  我说:“正因我执念深,所以才不敢轻易相信一个已经灰飞烟灭的人会坐在我面前,而我一旦相信,就说明他是真的。”
  
  范无救一笑:“那也有可能,是火锅招来的亡魂为了骗吃的,故意变作了你最想见的模样,这种事也常有发生。”
  
  我说:“业火为证,我师父的业火是鸟。”
  
  他的表情沉默了。
  
  我就知道,作为阎王的走狗,他应该什么都知道!
  
  他低下头,吃了几口菜,我知道他是在做纠结是否要继续隐瞒下去。
  
  过了会儿,他才抬起眼,对我说:“就算他真的来了,那又怎么样?别忘了,你和那位大人有十年之约,在十年之约期限结束之前,她不会让你见到你师父的。”
  
  我说:“已经叛逃出阴间的你,又何必还把自己当做那人的走狗?为她守口如瓶呢?要背叛,就背叛得彻底一点,难道,你还想着要回去,官复原职?”
  
  范无救:“……”
  
  他不再说话,只是低头吃菜。
  
  过了十分钟,他还是没有说话。
  
  我知道,他是不可能再说的了,虽然离开了阴司,但范无救的心还是留在阴司那边的,他迟早会回去做他的无常局局长。我想,阎王也应该是留着那个位置给他,否则,范无救离开阴司那么久,为何不见阴司有过通缉令?
  
  恐怕,所谓的“叛逃”,只不过是阎王准允的“小长假”吧。
  
  如果真是如此,我无话可说。
  
  我默默地拿起碗筷,帮吃起来。
  
  范无救开口说:“你想要的答案,我给不了,所以你也没必要帮我吃这个。”
  
  我说:“买卖不成,仁义还在。”
  
  “他已经不再是你认识的那个样子了,就算你找到他,见到他,也一定接受不了他现在的样子。”范无救涮着一片羊肉,说。
  
  我说:“不管他变成什么模样,他都是我师父!”
  
  范无救笑了一声,仿佛是在嘲笑我的天真:“你hold不住的。”
  
  “不可能。”
  
  “你师父现在的心很大,你满足不了他的。”
  
  “我尽力而为。”
  
  “你做不到的。”范无救贼兮兮地看着我:“你要是能满足得了你师父的欲望,我的脑袋就割下来当椅子坐!”
  
  “我可以。”
  
  尽管如此,范无救到最后,都还是没有告诉我,师父到底身处何处,可是我已经确定,他是知情人,只要缠着他,迟早有一天,他会告诉我的!
  
  吃完火锅后,范无救剔着牙,说:“我去上个厕所。”
  
  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等我察觉到不对劲,冲到厕所里去找人的时候,才发现厕所里空空如也。
  
  着急的我,赶紧捉了那女子来问:“你有没有见到那个和我一起吃火锅的男人?你们火锅店应该都有监控吧?能帮我看看他是藏起来,还是走了吗?”
  
  “好好好。”女子无奈地应下来。
  
  她打了电话,让人查监控,得到消息之后,对我笑着说:“吴老板,看来你的那个朋友真的是鬼,他根本就没进厕所,一走出大厅,便消失了。”
  
  我的脸色顿时拉了下来。
  
  我知道,范无救走了,是为了逃避我。
  
  恐怕,以后就算我去医院找他,他也不会出来见我了。
  
  他的人虽然在人间,但心却还是在阴司里的。
  
  女子无比崇拜地看着我:“吴老板,你带来的这个鬼朋友到底是什么来头呀?我虽然见的鬼不多,但是能变成人的鬼却是第一次见!您太厉害了,就连认识的朋友也都这么厉害!”
  
  我没有心思回答她的话,怏怏地回到了大厅里。
  
  左正和范雪琦还在吃,一边吐,一边吃。
  
  “阿深,快来帮我吃点!”左正忍无可忍地叫了起来!
  
  我摇头,无奈地对他说:“不行,这家店有他们自己的规矩,我不能帮你吃。”
  
  左正:“那你怎么帮那个范小八吃?”
  
  我:“他不一样!”
  
  左正:“操!”
  
  我心情无比低落,看着苦逼地吃着火锅的左正,忽然,又一计升上心头。
  
  我绕到左正对面,问:“阿正,我记得你会唇语?”
  
  “不会!”左正翻着白眼,气势如虹地回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