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92章 活捉一只饿死鬼,刺魂第292章 活捉1只饿死鬼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92章 活捉一只饿死鬼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这只鬼很饿。
  
  连招呼都不打,连正眼都不瞧我一下,便当我不存在一般,拿起了筷子,大快朵颐起来。
  
  他上桌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动筷子了。
  
  和范雪琦同学一样,面对这副尊荣,我虽然不会吐,但也不会吃得下东西。
  
  看着他吃了一会儿东西之后,我这才发现,原来他竟然是只饿死鬼。
  
  不仅如此,其实这里所有鬼都是饿死鬼。
  
  看来这家店供奉的是饿死鬼了。
  
  鬼有百种鬼,所以我们道上的修行者自然也有各不相同的分别,有些修行者供奉的是能给人带来财运的小鬼,有些人供奉的是能杀人的厉鬼,像我这样的刺魂师供奉的是执念太深而无法转世的怨鬼,那看来,这家阴阳火锅店供奉的也就是饿死鬼了。
  
  饿死鬼是怎么吃都吃不饱的,我虽然没有动过筷子,可是这只鬼风卷残云,很快就把桌面上的食物都搜罗干净了,也仍然没有见到他有一丝满足的样子。
  
  等他快吃完,剔着牙快要离开的时候,我踢了踢他的椅子。
  
  “?”他愣了一下,看了我一眼,但没多想,剔着牙就要离开。
  
  想走?
  
  我再也不忍了,站起来,摘下手腕上的红线手链,冲过去,红线手链套上饿死鬼的脖子,我用力一扯,就把他给拉扯了回来,蛮横地按在了桌子上!
  
  “哐当!”
  
  火锅店里的人都看了过来。
  
  “没事。”我淡定地对他们说。
  
  于是所有人都转过头去了。
  
  毕竟,在肉眼凡胎中,看到的只是一个神经病按着一条手链在桌子上发神经,而不会看到是我在按着一个全身腐烂的鬼。
  
  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后,我这才狠狠地抽了饿死鬼一个耳光子,压低了声音咒骂道:“想走?吃了老纸一顿,想这么简单干脆地离开,你他喵的当老纸是病猫吗?”
  
  饿死鬼痛苦地呻吟道:“大爷!大爷我错了!我、我不该白吃你一顿的!您、您下手轻点儿,我、我只是一只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小鬼了,你弄死我,除了有损阴德之外,不会有任何一点成就感的!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只要你放了我,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服侍你一辈子。”
  
  “少蹭我的光,我不养小鬼。”我松开了红绳,经过这么一吓,这个饿死鬼已经不敢再逃跑了,战战兢兢地站在我面前,捂着肚子,肚子发出了咕咕的声音。
  
  真是饿死鬼,吃了那么多,竟然还不饱。
  
  我抬手招来服务生,让他照着之前的单子再来一份菜,服务生看我的眼神充满了震惊,他可能没想到说,看我这么精瘦的身材,竟然能“吃”那么多吧。
  
  “您稍等。”服务生下去了。
  
  在他走后,那只饿死鬼立马对我感激涕零:“谢谢大爷!谢谢大爷!”
  
  傻子都知道,我这菜,是给他点的。
  
  打一巴掌,再给一颗糖,就是驯鬼法则。
  
  我说:“想吃东西,就要回答我的问题。如果你说假话,我有的是方法让你万劫不复,而且你也不会再吃到任何东西。”
  
  饿死鬼早就不客气地拿起筷子了,在吃的面前,他连“万劫不复”都不怕了,就只怕吃不到东西了。
  
  听了我的话以后,他腼腆地笑道:“大爷你太客气了,你只要放了我,我什么都肯回答你,没想到你还为我特地加了菜,就看这一点,不管你问什么,我知道的我都回答你!以后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为你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我微微一笑,说:“好,第一件事,吃完这餐之后,不准跟着我。”
  
  “啊?”饿死鬼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看他这样子,我就明白我猜对了。这种小鬼最巴不得就是能够遇上修行者,被修行者收养,这样也就不用在外伶仃漂泊了,从此过上温饱的生活。
  
  尤其饿死鬼还是吃不饱的,当然更希望能够有个稳定的饭点了。
  
  我慢悠悠地对他说:“我不是那些刚入行的毛头小子,没那么容易受骗,你要是缠上我,会有你好果子吃的。”
  
  饿死鬼含着筷子,哀怨地说道:“知道了!”
  
  这时候,正好服务员把加菜给送上来了,所以我就暂时停了说话,等服务生离开了再继续谈话。
  
  我问:“你认识这里的老板吗?”
  
  饿死鬼摇头:“我不认识老板,我只知道在一个月前的时候,就有一名穿旗袍的女子带着人四处发传单。她发传单和正常人发传单是不一样的,别人是在白天里发宣传单,而她是在深夜里发宣传单;传单不是发给活人的,而是发给鬼的。”
  
  我点头:“这家店是间阴阳火锅店,自然是希望有活人做客,也希望有死人做客了。那个女人在给鬼发宣传单,同时也有在活人中发宣传单的。”
  
  “嗯嗯。”饿死鬼点头。
  
  我问:“那你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吗?”
  
  饿死鬼摇头:“她没说。”
  
  对,她对我也同样没有报上姓名,当时以为她只是帮人办事的无名小卒,所以记不记得住她的名字根本无足轻重,现在想来,一个在这家店里能拥有话语权、而且还保留名字不透露的又怎么可能是泛泛之辈呢?
  
  更何况,这家店的幕后老板从不出面,谁,又说得清楚这个女子究竟是不是那个所谓的“老板”呢?
  
  对此,我保留我的推测。
  
  我问:“那你知道怎么联系上这里的老板吗?”
  
  饿死鬼摇了摇头。
  
  我问:“联系那个女子呢?”
  
  饿死鬼又摇了摇头。
  
  果然神秘。
  
  我问:“你们在这里吃那么东西,那这里的人不向你们收取费用吗?”
  
  “不用呀。”饿死鬼摇头说,“我们是鬼,开店的是人,人要向我们鬼收取费用的话,那他们拿了我们的冥币也没用呀!所以他们只是要求我们每日进入店内的时候,在他们的签到处签上自己的名字就好了。”
  
  签名?
  
  我忍不住笑了。
  
  这小鬼真是天真,又或者,为了吃他可以不顾一切?
  
  名字不管对人对鬼都十分重要,这群饿死鬼在店内签名,实际上是签了“卖身契”,只是这家店主比较宽松,不想管理那么多小鬼,所以选择了放养。
  
  这是别人修行的事,我不想多管闲事。
  
  我问:“签名的地方,可有人管?”
  
  饿死鬼点头:“有的。”
  
  我说:“我想见他。”
  
  饿死鬼说:“等吃完,我就带你去见他。”
  
  “好。”
  
  不管怎么说,这个人如果能够帮鬼看门,放鬼进来,那就是说他是我们的同道中人了,从同道中人下手,应该很快就能联系上这家店真正的老板。
  
  但我们道上的人都十分鬼精,见了面,也不一定说人话。
  
  为了预防万一,我把从左正那里得来的照片递给饿死鬼,问他认不认识照片中的女子。
  
  他一眼就认出来了:“我知道她!她……她不是饿死鬼,但是每天都会来到这里蹭饭吃!不过,我觉得她是来这里等人的。”
  
  “你真的认识她?”
  
  “嗯!”
  
  “她现在在哪里,你知道吗?”
  
  “她在外面。”饿死鬼说,“她不是饿死鬼,所以这家店不怎么放她进来,所以她每次都是跟人进来的。她应该是跟活人有什么约定,所以一直在火锅店外徘徊,一直在等那个活人,等那个活人来的时候,她就会跟着那个活人进店来。这里的人看她是跟人进来的,所以也就不管她了。然后她就通过火锅,与那活人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