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95章 啊,那个气质出众、又端庄美丽的女子啊!,刺魂第295章 啊,那个气质出众、又端庄美丽的女子啊!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95章 啊,那个气质出众、又端庄美丽的女子啊!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看来是认识的。
  
  认识,就好找了。
  
  于是我装作害羞的模样,搓着小手,支支吾吾地说:“我、我对她一见钟情了!”
  
  “呸!就你?”里面的人鄙视地看着我,重重地说道:“你以为你是谁?你是只鬼!兄弟,人鬼殊途,这句话你到底知不知道?再说了,我们大小姐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长什么样?”
  
  我苦着脸说:“我就算尿了,也照不出我的影子啊。”
  
  “你……!”里面的人听了我的话后,气得连连翻白眼,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无奈地对我说道:“你呀,就别痴心妄想了,我也真不知道你到底怎么就看上那女人了?我告诉你,那个女人可是心狠手辣得很!你最好别去招惹她,不然小心她当汤底炖了!”
  
  “难道这家火锅店是用鬼来做汤底炖的,所以才会有这种神奇的功效?”
  
  被我迅速反问,里面的人顿时脸色一青!
  
  他还没有想到该说什么,但是我身边的饿死鬼已经吓了一跳,惊恐地抱着自己的身体问:“你、你说得是真的吗?难道,我们来这里不是吃白食的,而是有人在做圈套,想偷偷把我们给炖了?哦不!”
  
  说完,他已经化作一道烟,从狗洞里逃了出去!
  
  里面的人站直身体,冷冷地盯着我问:“你到底是谁?”
  
  我依然还沉浸在给自己设定的痴心鬼角色中,怯懦地耸着脖子说:“我、我就是我啊!你怎么了?”
  
  里面的人推开门,大步走到我的面前,祭起七根锁魂钉,把我钉在墙上。
  
  这点小法术我当然不会放在眼里,但我还是装作小鬼的模样,颤抖地被钉着。
  
  那人说:“你到底是谁派来的?为什么要找我们大小姐?”
  
  我无辜地眨眨眼,抖着身体说:“我不是谁派来的,我来找她,真的……真的是对她一见钟情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像她这样气质出众、端庄美丽的女人,我知道人鬼殊途,所以、所以也不敢奢望什么,只希望能够来到她身边,为她端茶倒水、为她做牛做马,不管是做什么都好!只要、只要我能远远地看着她就好!”
  
  “看来你真是一个痴心鬼。”那人冷笑道,“只可惜,你爱上了一个错误的女人。”
  
  “为什么?”
  
  “她并不是你见过的气质出众、端庄美丽的女人,她是恶魔。”那人一颗颗拔下我身上的锁魂钉,这锁魂钉毕竟也是一道出了名的法器,钉在我身上,这顿皮肉之苦在所难免。
  
  但我却无所作为,软趴趴地倒在地上,任他像是提着一件衣服一样地提着我走。
  
  一边走,他就一边说:“那只饿死鬼也是的不能再留了,解决了你,我必须得马上去把他找出来才行。”
  
  我问:“为什么?他做错了什么吗?”
  
  那人说:“不是他做错了什么,而是你说错了话。”
  
  我问:“我说错了什么话?”
  
  那人心里已经认定我是一只死鬼了,便也就不演戏了,大咧咧地回答道:“千不该万不该,你就不该把我们火锅店最高的机密泄露出去,那只饿死鬼已经听到了你说的那句话,我可不能让他把这句话泄露出去了,不然我们火锅店以后还怎么做生意?”
  
  我问:“这家店的锅底,真的是用鬼魂来做汤底呢?”
  
  那人停下来,低下头怜悯地看着我,露出了无情的笑:“你知道得太多了!”
  
  我无辜地说:“我只是随口那么一说,谁知道他当真了……哦不对!这就是真的!你们真的是在利用鬼魂来做汤底,从而达到沟通阴阳的桥梁!”
  
  “是又怎么样?”他推开门,拖着我进去,一边慢悠悠地说:“你就算现在知道这个也太迟了,你很快就会成为下一周的美味汤锅了。哈哈哈!”
  
  我被他拖着,但是过了这道门,我就提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来打量这个房间。
  
  这个房间,是个大厨房。
  
  一个女子背对着我们,正在品尝着美味的汤。
  
  这时我已经认出来了,没错,这个女子正是当日接待我的女子。
  
  我以为她是这家店摆在台面上的棋子,却没想到,她竟然是这家店的厨娘,恐怕,这家店所有的火锅都是出自她的手笔——若说她的身份不举足轻重,那我是完全不相信的。
  
  那人把我扔到女子的脚底,双拳一抱,鞠躬说道:“大小姐,我又给你抓来一只鬼了!”
  
  那女子连身子都懒得转过来,淡漠地说道:“小王,我们店的规矩是什么,你难道忘了吗?我们不煮野生的鬼,哪怕我那天做不出汤底来了,也不会轻易去捉路边的野鬼的。若鬼没有怨求,那我们也煮不出那种味道。”
  
  王哥说:“这鬼,对你有求。”
  
  “哦?”女子听了这话,好奇地转过来了。
  
  当那女子认出我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场戏演不下去了。
  
  “吴老板!”因为她不用3秒,就掷地有声地叫出了我的名字!
  
  我哈哈一笑,跳起来,就是锁魂钉的伤还是让我疼得直咧嘴。
  
  “没用的东西!”女子生气地一巴掌把王哥扇到墙上去:“看看你把什么人带进来了?!这是古城老街的吴深!一个小小的离魂术,你竟然看不穿?你这混账东西!”
  
  这女子就和那天我见到的简直判若两人,脾气暴起来,冲过去就对王哥拳打脚踢,这看得我这“苦主”都忍不住求情了:“哎哎哎!美女!气质!气质!你这么彪悍,以后谁敢娶你啊?”
  
  女子这才停下来,理理鬓发、衣服,堆出一个善良的微笑,转过身对我说:“吴老板,今个儿您这是被什么风给吹来了?为了到我这里来,你竟然不惜铤而走险,使出了离魂术?难道不怕自己的身体会被野狗叼走吗?”
  
  我哈哈一笑:“城市里,哪有什么野狗?”
  
  女子脸色一变,又阴森森地说道:“就算你来到这里,就算你知道我做的是什么勾当,我也不怕你!吴深,我知道你最想见到的是什么人,你要是还想再见到他,以后就乖乖的听我的话,要是你表现好,本姑娘就考虑让你再见到他!”
  
  听了这话后,我终于明白了,那天她特地给我安排单独的包厢,用摄像头,就是想要窥探出隐藏在我心中最深刻的秘密。
  
  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
  
  还不就是因为我是本地“领主”吗?
  
  稍微一个有野心的术士,都会想要篡夺我的位置。
  
  但我吴深能一直坐稳这个位置,也就不带半点怂的。
  
  所以面对女子凶神恶煞的威胁,我也只是淡淡一笑,点起了一根烟,说:“要见他,我不需要通过你,而你,也弄不死他。”
  
  女子脸色一变,再也没有先前那么强势了:“那就比比看,谁先找得到他。”
  
  “你就算找到了他,你也杀不死他。”我微微一笑,师父现在的状况如何我是不清楚的,但我很清楚,监控他的人是阎王的走狗,阎王的走狗,又岂是我等凡人能抗衡的?
  
  我越淡定,女子就越慌张,很快就自乱了阵脚:“好,就算我杀不死他,我就把你的秘密捅破出去!我就不信,整个黑岩市内卧虎藏龙,就没有一个想要弄死你的人!”
  
  我微微一笑,再次点醒她:“不需要什么阴阳火锅,整个黑岩市内的同道都知道我吴深最想见到的人就是我师父,但,也一样没人能弄得死他,他是上一任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