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96章 城府极深的女人,刺魂第296章 城府极深的女人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96章 城府极深的女人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我含笑着观察着女子的脸色,看着她的脸色从恶毒变成善良,从步步为营变为温婉动人,在这娇媚的面容上,我看到了极恶与极善的两个极端,也是醉人。
  
  最终,她选择了用谄媚的笑容来面对我:“吴老板,我也只是和你开开玩笑,希望你别往心上去,你大人有大量,应该不会和小女子计较那么多吧?”
  
  我说:“不会。”
  
  女子微微一礼:“谢谢。”
  
  她的这个礼节让我有些吃惊,因为现代人又怎么会行这样的礼节?她又喜欢扎鞭子、穿旗袍,如此一礼,便就和民国时期的人如出一辙,真是让人硬生出了时代错乱的感觉。
  
  我隐去心头疑惑,对她说:“我向来散漫,不爱管事。你要想在这里做事,只要你不惹出大祸,我就不会管你的,所以你不用在我面前步步为营,也不用对我阿谀奉承,做你自己就好。”
  
  女子笑嘻嘻地说道:“多谢领主的谅解,只是有些规矩还是要守的才好。”
  
  我问:“认识你那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女子说:“我姓孟,您叫我小孟就行。”
  
  只说姓,不说名,看来还是对我有提防。
  
  我心想算了,反正这人心思城府极深,我也不愿意和她深交了。
  
  我问:“这里你是掌厨?”
  
  小孟:“嗯。”
  
  我笑着问:“你该不会就是这家店的幕后老板吧?”
  
  小孟掩嘴咯咯一笑,说:“您真是开玩笑了,我初来乍到,又是初出茅庐的新人,手艺再怎么高超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资金去做这么大的事业呀!只不过,老板只是一个普通人,他愿意出钱来做这家店,并放心把所有管理权都交到了我的手上来。您要是有什么事的话,找我就行,找我老板,他不一定能回答得了您的问题。”
  
  我一听就明白了。
  
  像她这样的人其实很多,有本事的人不一定有钱,而又想做大事的人也就只能是依附一个有钱有势的老板,为其做事了。
  
  于是我说道:“其实我这次来,只是想像你问个人。”
  
  小孟乖巧地问:“您师父?”
  
  我说:“不是。”
  
  小孟秀眉一蹙:“那是……?”
  
  我说:“薛佳凝。”
  
  小孟歪了一下头,扁扁嘴,眨眨大眼睛,卖了一个蠢萌。
  
  我说:“她不是饿死鬼,她是跟随别人进来的一个冤鬼。我方才听你和王哥说过,你这家店正是需要像薛佳凝这样拥有怨求的鬼魂,只有他们的念想,才能助你熬出通灵的汤底。所以我想,你应该认识她,并且和她签订了契约。”
  
  小孟说:“是的。我们要的正是这类鬼魂的念想,他们因为心中有冤、有怨,所以才会迫切地想要和活人见面,请求在世的人帮其伸冤。所以我利用他们的这种念想,便就可以制作出能让人鬼通灵的汤。你说的那只鬼,我有印象了,她在第一次来的时候,我便和她签订好了契约,她只要和情人每见一次面,她就会少一份念想,等她最后忘了那个人,便是我们契约结束的时候。”
  
  我笑了一声:“这样看来,其实你并不是将鬼熬成汤,而只是拿走他们的一点念想啊。”
  
  小孟乖巧地说:“正是。”
  
  我问:“可为什么刚刚王哥把我拖进来的时候,他却说是把我捉来给你熬汤的呢?”
  
  小孟说:“他们都是我聘请的一些下九流的术士,我只是一个柔弱女子,为了震慑这些术士,我当然只能是故作玄虚,把自己弄得穷凶极恶,这样才能震慑住他们啦!不过我是真的从来都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鬼,对外说辞是‘将鬼熬成汤’,但实际上是当鬼对人世的念想减弱的时候,也就是他们往生的时候,这时自然有黑白无常来拉他们下阴间,术士们在人间看不到他们了,也就相信我的话了。”
  
  “真是这样?”
  
  “不然还能那样?”小孟眨眨眼,看起来天真乖巧可爱极了,“难道领主大人您真的觉得小孟是那种坏女人?”
  
  我想笑喷,但最后还是拼命忍住了。
  
  一个人的眼睛就是她心灵的窗户。
  
  不论小孟装得再怎么柔顺乖巧,她的眼底深处都有着我所看不清楚的黑暗,所以当她硬要扮成傻白甜女人的时候,我会觉得很有喜感。
  
  只是看破不说破是我的行事作风,她既然沉浸于傻白甜的扮演中,我也就不妨碍她的表演了,憋着笑对她说:“美丽的女人都不会是坏女人的。”
  
  “谢谢。”她又是一礼,那古老的传统的礼节。
  
  我回归正题:“你知道薛佳凝的事吗?”
  
  “不知。”小孟摇摇头,说:“吴老板,你也是我们这行的人,难道不知道我们行业的规矩就是做我们自己分内的事就好,绝不过分追问顾客的私事?”
  
  “嗯。”我点头,确实是有这样的规矩,所以我也很少去了解我的“顾客”们的私事,我们学好自己的本事,也不过就是为了这些“顾客”们提供便利罢了。
  
  在这里问不同之后,我问:“那你已经和薛佳凝有契约了,那你可有法子找到她?”
  
  小孟摇头:“没有。”
  
  我说:“说没有就是假了。我知道你想包庇你的‘顾客’,但是我还有其他的办法找到她,只不过通过你是最简便的方法。我只是想找她问点事情,不会伤害她的。“
  
  小孟说:“那好吧。”
  
  她转过身,从滚滚热汤中勺了一勺汤,左手捏了一个圈,当着我的面,竟然不怕烫的就将热汤从手中圈里倒了下去。
  
  我以为这会把她烫伤,有点怜香惜玉地刚想要劝她不要自残,但那汤汁穿过她的手,就结成了冰,最后她的手一捏,便变作了一个幽蓝色的冰坠子。
  
  她把冰坠放到我手中,说道:“这锅汤正是用薛佳凝的念想来熬制的,她已经好些时日没有来我们店里了,她上次来时留下的念想已经不多了,再不来,我可就熬不了汤了。如果吴老板您能帮我找到她那就更好了。”
  
  我问:“怎么用?”
  
  小孟说:“出了店,它自然会指引你去找到她。如果你很着急的话,你可以在心中默念薛佳凝的名字,如果她能感应得到你的呼唤,那她也会前来找你。”
  
  我:“哦!”
  
  小孟:“但是吴老板你可要记住了,这份残念只能存在1个小时,要是1个小时内,你还找不到薛佳凝,那我劝你以后还是别找她了,她不会见你的。”
  
  我说:“好。”
  
  小孟笑容甜美,挥挥手,和我说拜拜。
  
  我赶紧带着这只有1小时时效的冰坠赶出去,等我出了狗洞,看到我的肉身时,我特么的雷得里嫩外焦!!
  
  为啥?
  
  因为光着身子!
  
  说好了的无人深巷里没流氓呢?你他喵的别扒得我连条遮羞布都不剩啊!
  
  我的冰坠只有1小时,我光着身子,我还能在街上裸奔找人?
  
  这时候,一个人出现在巷口。
  
  我立马像是看到了救星。
  
  但那人就靠在巷口,说什么都不肯进来,他站在巷口,戏谑地问道:“哎哟!那是谁呀?原来是吴老板啊!”
  
  一听这调调,我就懂了——说话的人不是王哥,还能是谁?
  
  那家伙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出现在这里的,而且刚才我和小孟聊天的时候,他先走一步了,难道他就是趁那时候先过来扒走我衣服的?
  
  苦逼!
  
  我现在就想问一句:“是你扒我衣服的,还是你家大小姐叫你扒我衣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