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97章 只有1小时,刺魂第297章 只有1小时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97章 只有1小时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王哥若有深意地对我说:“我和你说过,她不是你所认识的女人。”
  
  说完,他就吹着口哨走了。
  
  我这苦逼的,拿着冰坠,又光着身体,别说什么1小时了,恐怕我连走出这个巷子的勇气都没有!
  
  怎么办?
  
  这时候,一阵风吹了过来,经过垃圾桶的时候,卷出了一张报纸,朝我飞了过来。
  
  我愣了一下,瞬间就燃起了希望。
  
  我连忙抓住报纸,盖住自己的屁屁,趁着天色暗下来,小心翼翼地走到巷口。
  
  mmp,老纸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灰头土脸,那小孟……给我记着!
  
  我小心翼翼地打量外面,直到巷子外面什么人都没有了以后,我这才小心翼翼地夹着报纸走出去……
  
  “别动!”我刚出去,立马就被人按到了墙上!
  
  这动作干练利落,一看就是练过的!
  
  我连忙举手投降:“兄弟!冷静!你看我现在这样子,就知道已经有人在你前面把我洗劫过了!我保证我连一条内裤都不剩,你现在再来打劫我,我可是一毛钱都给不了你的了!”
  
  咔!
  
  这熟悉的金属质感……是手铐。
  
  左正把我转了过来,指着我的鼻子说:“有居民打电话报警说这里附近有个暴露狂,没想到是你啊!”
  
  我哈哈一笑,内心mmp:“是啊,没想到这么巧,左队你又‘正好’在这附近巡逻呀!”
  
  屁的巡逻!
  
  肯定是过来监视火锅店的。
  
  他既然怀疑火锅店有问题,肯定是在这附近布控了,只是正好有个好心市民打了个报警电话,他就顺道过来抓我了。
  
  我夹着双腿说:“给我衣服,给我半小时。”
  
  他一巴掌抽过来:“现在你大爷还是我大爷?现在你都成这样了,你还敢命令我?”
  
  我无奈地说:“你最大爷!不过你真的想要弄清楚张启新为什么杀人,你最好还是先给我衣服,给我半小时。我时间很紧,半小时后,我如果有线索,一定会跟你汇报。”
  
  左正拒绝:“不,你现在最好和我回警局录口供,好好说清楚你这一身是怎么一回事。”
  
  我紧张地叫了起来:“你还想不想弄清楚张启新这个案子了?”
  
  他复杂地看了我一眼,很无奈地把外套脱了下来。
  
  我连忙罩上,然后还盯着他裤子……
  
  “艹!老纸就一条裤子!门儿都没有,自己光屁股出去!”左正立马明白我的心思,一脚踢过来。
  
  我撇撇嘴,把衣服拉链拉上。
  
  说实话,看他这条裤子,我就没打算穿了,因为这是警察的制服裤。
  
  很多便衣都有这么一个懒惰的毛病,就是换装出勤的时候,只把上身的衣服缓一缓,下半身却是不动的,这腰带上有明晃晃的的警徽,这制服裤屁股上还有两枚印着警徽的扣子,皮鞋也是统一制的——所以一出门就很容易被人给认出来,我不是警员,我可不敢穿他们的裤子。
  
  有了件衣服蔽体,我好多了。
  
  我穿着左正的大衣,夹着双腿,借着这警察叔叔高大魁梧的身体做遮挡,终于爬上了他的车。
  
  上了车后,他直接开车带我去买了一套衣服。
  
  直到我在车上换好了衣服,再到下车,都没有见到他有多问什么。
  
  当时我有点吃惊,因为这太不像是我认识的左正了,左正是什么事情都喜欢多问一点的,要是很久以前,他一见到自己不明白的事情,一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但是没想到这一次竟然问都不问,我说要走,他就直接放我走了。
  
  如果不是赶时间,我一定留下来跟他问个清楚。
  
  我匆匆告别他之后,就小心翼翼地捧着那个冰坠去寻找薛佳凝。
  
  鬼魂虚无缥缈,我自然是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去找她的,对薛佳凝唯一有记忆的点就是饿死鬼带我去的那个地方。
  
  薛佳凝受了惊,现在是否还会继续留在那个地方呢?
  
  不过鬼魂对一个地方的依赖性非常强,说不定她在确认危险解除之后,还会返回原地,继续等待张启新呢?
  
  我抱着一丝希冀,一边返回那个地方,就一边对着冰坠,在心中反复地念叨着薛佳凝的名字。
  
  毫无反应!
  
  以名字呼唤鬼魂,这也是需要特殊人才能做的事情,我和薛佳凝根本谈不上认识,她不识得我的声音,所以我呼唤她就不一定能够将她传唤到跟前。
  
  冰坠,一点一点融化。
  
  比我预想中的还要快!
  
  一个小时?
  
  我看半个小时还差不多!
  
  那姓孟的女人,果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她在我的心中,渐渐化作了一个狐狸一般奸险狡诈的代名词!
  
  就在冰坠融化成最后一滴水珠坠落的时候,一道阴风卷到了我的面前。
  
  我停了下来。
  
  薛佳凝在我的面前慢慢地化出了身形!
  
  竟然来了!
  
  我有点不敢置信,因为看着冰坠一点一点的融化,也让我的希望一点点破灭。
  
  但她还是来了。
  
  不仅来了,而且也不再像是之前那样怕我了。
  
  她站在屋檐的阴影之下,模样看起来是那么的苍白,眼神是那样的阴郁和绝望。
  
  她开口说:“孟小姐让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孟小姐?
  
  那个姓孟的女人?
  
  听薛佳凝的话,她好像是感知到了姓孟的女人的召唤才好会才出现的,她对我不再心存畏惧,也是因为姓孟的女人的缘故。我以为那姓孟的女人要耍我,但看来,她支给我的这一招其实还是很稳妥的。
  
  那女人,我真是看不透她了。
  
  我冷静了一下,寻思着要用什么样的对话方式才能让薛佳凝不受惊,片刻之后,我开口了:“孟小姐托我来问你,这些天怎么不去火锅店了?”
  
  薛佳凝幽幽地说:“我要等的人一直都没有来。”
  
  我问:“你要等的人可是张启新?”
  
  薛佳凝脸色微微一变,认真地看向我:“你认识他?”
  
  我点头。
  
  薛佳凝扑了过来,想要抓住我的衣服,但是她的手却穿过了我。她怔了一下,才缓缓地抬起头,哀求地对我说道:“这位大哥,你知道张启新他在哪里吗?我好多天没有见他了,他是忘记了和我的约定,是不再想要见到我了吗?还是……还是我让他感到害怕了?”
  
  说到最后那半句话,我感觉她整个人都是颤抖了。
  
  我必须得安抚她,于是柔声说:“你先别着急,张启新只是临时有事,所以没有办法来见你。不过他有些话托我转过你,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到一个安静阴凉的地方好好说说?”
  
  “好。”
  
  我带着薛佳凝走进深巷里,在里面说话总比站在街边对着“空气”说话轻松自在多了。
  
  进去之后,我看薛佳凝脸色十分焦急,当然我也很明白,我是绝对不能马上把张启新想要对她说的“话”转告给她听,不然,她就不会乖乖地回答我的话了。
  
  我靠在墙边问:“薛佳凝,张启新是你什么人,为什么你那么在乎他?”
  
  薛佳凝疑惑地看着我问:“他是我生前的男朋友呀,你是他委托过来的,你难道不知道这件事吗?”
  
  我说:“但你已经死了好几年了,这最多只能说是前男友而已吧?空窗期那么长,你怎么就知道他没有交往新的女朋友呢?”
  
  “他……他已经有了别的女人?”薛佳凝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问!
  
  我说:“打个比方而已,你别激动。”
  
  但是已经迟了,刚刚还苍白无助的幽魂已经大变样了,她的长发像是针一样竖了起来,眼睛布满血丝,脸色发青,一缕缕黑气从她的身体里冒了出来,她低声怒吼道:“他有了别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