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98章 小胎灵,刺魂第298章 小胎灵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98章 小胎灵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她被激怒了。
  
  鬼魂都是偏激的,他们非常容易被激怒,被激怒后会显露出自己真正的鬼相,这样我也就好辨别她究竟是什么类型的鬼魂,也就更方便把握谈话的尺寸。
  
  而且有些鬼魂非常擅长伪装,在情绪没有激动之前,看起来就和常人无异,如果常人放松警惕,就这样接近那个鬼魂,很容易出危险。
  
  你看,薛佳凝在正常状态下,就是一个楚楚可怜的小女子,苍白的肤色,又黑又直的长发,怎么看都是男人们心目中的完美的初恋对象,男人如果稍有不慎,就会变成她的裙下臣;
  
  但我知道,她绝对不是一般的小鬼,一般的可怜小鬼又怎么可能蛊惑人心,令一个男人为她而变成了连环杀人案的变态杀手呢?那是只有怨念强大的鬼魂才能做的事情。
  
  她是怨鬼。
  
  如果说怨气满分为十分的话,这个薛佳凝已经达到八分,难怪能够直接把张启新变作变态杀人犯。
  
  我激怒她,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在鬼情绪平稳的时候,他们可能会伪装成另外一个样子,不让自己露出破绽出来,甚至有时候连他们自己都会欺骗自己;
  
  而被激怒后,情况就不一样了,她会变得很坦诚的。
  
  在薛佳凝完全变成张牙舞爪的厉鬼之后,我这才不紧不慢地说道:“是的,张启新已经有新的开始了,所以他希望能够和你一刀两断,他托我来,是让我转告你说,你的仇,他不能再帮你报了!”
  
  “不——不可能!”薛佳凝疯狂地叫了起来,她痛苦地抓着自己的脸,指甲在脸上抓出长长的血痕,她越痛苦越扭曲,怨气就越强,小巷里由她的怨气而幻化出的阴风宛如一把把锋利的刀,她惨叫一阵过后,朝我袭来,似乎是想要将我撕裂成两半!
  
  若是之前平和样,她是碰不到我的;
  
  但怨鬼不同,他们以怨气为载体,能伤人!
  
  我早有防范,捏起法诀挡住了她的攻击,但是在交锋的时候,我还是被她的怨气给镇压得后退了两三步!
  
  比想象中的还强!
  
  薛佳凝完全失控了,不断地朝我攻击过来,我一边挡就一边大声问她:“张启新已经帮你杀了5个人了,够了吧?停手吧!”
  
  “不够!不够!!还有一人!他不死,我的仇怎么能算是报了?!”薛佳凝发疯地叫道!
  
  “最后一个人是谁?”
  
  “经天祥!”
  
  这名字我当然不认识,但是现在已经很明白了,经天祥就是薛佳凝最后一个报复对象,现在只要把这个名字告诉左正,他会派人去保护他的!
  
  我问:“你为什么一定要杀他?已经杀了5个人了,放过他不行吗?”
  
  “不行!好人已死,为什么恶人还能好端端地活在这世上?!我不服!”
  
  “他到底对你做过了什么?”
  
  “他们*了我!”
  
  ——这五个字,用尽了薛佳凝所有的力气!
  
  原来如此!
  
  事情真相已经浮出水面了,看来是这个经天祥和那两个男同学是一起对薛佳凝行的恶,薛佳凝一尸两命,肚子里的孩子并不是张启新的,而很有可能是别人的,父亲是谁,根本就不知道!
  
  薛佳凝的恨,应该是憎恨那几个侮辱了自己的人!
  
  我大概已经拼凑出自己想要的真相了,打算就是现在把薛佳凝收了,这样,也算是解决了这桩事,回头也算是对左正交差了,到时候他也该帮我解一下唇语了。
  
  可没我想到的时候,当我掏出吸魂纸,准备将薛佳凝吸收到纸里面的时候,眼看就成功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往我背后撞了一下,我猝不及防,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薛佳凝已经受了惊,钻入墙缝里,消失不见了!
  
  该死!
  
  怨鬼逃脱,必定后患无穷!
  
  薛佳凝已经和之前苦苦等待张启新的薛佳凝不一样了,她此刻已经不再相信张启新,知道张启新不会再为自己报仇(我骗她的),在这种误会之下,她可能要自己动手了!
  
  如果是薛佳凝亲自动手,依她目前的怨气,是极有可能的!
  
  看来,现在得马上找到那个叫经天祥的人了!
  
  可到底是那个王八羔子在阻拦老纸收鬼的?
  
  我气恼地回头一看,只见在垃圾桶的背后,藏着一个小小的人。
  
  “他”非常的小。
  
  一巴掌左右大小吧,远远比婴儿还小。
  
  “出来了。”头一次见到这么小的小鬼,我好奇心起来了,对那小鬼喊道。
  
  那小鬼单子很小,听见我的声音,连忙转身就跑。
  
  跑了一个大鬼,我还能再放跑另一个吗?
  
  “休想跑!”我冲过去,啪啪一道符扔过去,就把那巴掌大的小人按在墙上了。
  
  “呜呜……”他挣扎着,但是跑不掉。
  
  这时我看清了他的全貌,这让我感到无比惊奇,因为他的样子和我见过的任何一个鬼都不一样,他的形状很模糊,只是看起来有点儿像个人样而已,有胳膊有腿的,但是手是没有手指、脚是没有脚掌的,就连脸——五官都是模糊的!
  
  这……有点儿像是发育还不完全的胎儿啊。
  
  是胎灵吗?
  
  我第一次见到胎灵。
  
  胎灵和婴灵是差不多的,只不过前者是在出生前夭折,后者是出生后夭折。
  
  而怨力级别,应该是婴灵较强些。
  
  然而我在这胎灵的身上并没有感觉到一丝怨气,他现在生命受到威胁也一丝怨气都没有泄露出来,这说明他确实是没有怨气的——难道,薛佳凝是吸收了他的怨气才会变得那么强大的?
  
  我把符撕开,把胎灵抓在手里,这一丝怨气都没有的胎灵显得无比柔弱,在我手中,毫无反抗的能力。
  
  这小东西,手感挺柔软的。
  
  我一边捏着他,一边问:“你是薛佳凝的儿子?”
  
  小东西生气地叫道:“人家是女孩子!!”
  
  “咳咳!”
  
  尴尬!
  
  你这五官模糊,全身都模糊的,谁知道你是男是女啊!
  
  我腹诽着,继续问:“那个,薛佳凝的女儿啊,刚刚在背后偷袭我的就是你吧?”
  
  小东西:“是又怎么样?”
  
  我问:“你为什么要撞我呀?”
  
  小东西:“谁让你要抓我妈妈的?”
  
  “你妈妈……”我挑了挑眉,问:“你妈认你吗?”
  
  这话一问出来,小东西顿时就蔫了下去,挣扎都不挣扎了,抓着我的手哇哇大哭。
  
  我叹了一口气。
  
  就知道会这样。
  
  薛佳凝怨气那么重,唯一能够让她心平气和下来的估计就只有张启新了,这小东西如果是她和张启新的爱情结晶的话,她也许会好好爱护这个小东西,但可惜小东西不是,说不定她极其厌恶这个孩子呢。
  
  我摸摸小东西的头,问:“你妈妈的怨气是她从你身上掠夺过去的,还是你自愿给她的?”
  
  小东西嘤嘤嘤:“我给她的。”
  
  我问:“你为什么要把怨气给她呀?”
  
  小东西嘤嘤嘤:“我以为,这样做她能够开心一点。”
  
  我叹气:“然而并没有……”
  
  “不!”小东西叫了起来,“在我没有把怨气交给妈妈之前,她看见我就生气,不许我出现在她的面前,不许我叫她妈妈,不许我靠近她一点点;但是在我把怨气交给她之后,她终于允许我跟着她了!”
  
  我听后一怔。
  
  让我震惊的不是小东西会做这样的事,而是她叫嚣的语气,她说这番话,竟然是在为薛佳凝打辩护!
  
  薛佳凝都变成那种鬼样子了,她竟然还想保护她!
  
  唉。
  
  这小东西,也算很可怜,以后找个机会帮她超升吧。
  
  我问:“你妈妈走了,你现在想不想去找她呀?”
  
  “想。”小东西说,“但我不会信你这个坏人的!”
  
  我一愣,问:“我怎么是坏人了?”
  
  小东西说:“你打我妈妈,你怎么能不是坏人呢?”
  
  我顿时好笑又好气,说:”好好好,打你妈妈是我的不对!但是你妈妈现在处境可是很危险的哟,你要不要去见她最后一面?”
  
  小东西不解地问:“我妈妈好端端的,为什么处境很危险?”
  
  我说:“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看起来是天经地义。但是不管是什么怨鬼,只要伤了人,报了仇之后怨气就会消散,到时候,阴差们想抓她就抓她、想打她就打她,最后阴差们会将她抓去见阎王,由阎王根据你妈妈的伤人程度来进行判决。你妈妈现在已经害了5个人,论罪,起码要在地狱受刑500年。”
  
  小东西“呀”了一声!
  
  我说:“现在你妈妈要去报最后一个仇了,只要她报仇,她的怨气就会散掉,到时候就会被阴差抓住啦!本来呢,你妈妈可能就只是一个小小的怨鬼,但是你把你的怨气全都给你妈妈了,这才让她拥有足够的力量去报仇,你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小东西摇起我的手指,着急地叫道:“叔叔,叔叔,你带我去找我妈妈好不好?我去阻止她报仇,只要她永远不报这最后一个仇,阴差就不能抓她,阎王就不会判决她,她也不会被打入地狱了,对不对?”
  
  “对!”
  
  “叔叔,带我去找妈妈吧,只要你愿意帮我找到妈妈,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的!”小东西哀求道。
  
  我板着脸说:“叫哥哥!我还没那么老!”
  
  “哥哥~!”
  
  “乖~”我心情大好,用手指头戳戳小东西的脑袋。
  
  是不是小孩子都是天使?只要看着就能够让人开心起来?
  
  我把小东西塞到上衣口袋里,摸摸她的头,说:“我现在要去找你妈妈了,不过你要听话一点,乖乖呆在我口袋里,不要发出声音,也不要乱跑哦。”
  
  “嗯!”小东西乖巧地点点头。
  
  我心情大好,转身走出了巷子。
  
  刚想要打电话给左正,告诉他案情有新进展了,没想到,刚走出巷子,左正的车子就停在了我的面前。
  
  他那破车,化成灰我都认识!
  
  他降下车窗,靠在窗上,冲我挑挑眉,那表情玩味得很:“查到什么了吗?”
  
  我看见他这样子,就忍不住叫苦起来:“老大,你用不用得着这么死盯着我呀?你不是还要查案吗?你查你的啊,心想事成火锅店你不用盯了吗?线索不用找了吗?我在你要调查的这个案子里,真的就是一个24K纯的路人甲,你用不着把你的案子丢到一边去,专门只盯我的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