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99章 经天祥,刺魂第299章 经天祥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99章 经天祥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左正说:“跟着你,效率更高。”
  
  我嘴角一抽,寻思着刚才在小巷里面发生的事情是不是都被左正看到?
  
  刚这么想,左正就皱眉说道:“你刚刚在里面和什么人说话呢?鬼吼鬼叫的,隔着几条街都能听见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他看起来是刚刚赶到,并没有目睹在小巷子里发生的事情。
  
  我上了他的车,上车后,他问:“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他嘴角一抽:“没有线索,你敢上我的车?”
  
  言下之意竟有要踹我下去的意图!
  
  真是太过分了!
  
  “喂,老大,我只是一个无辜的路人甲,不是你的手下警员,甚至连侦探都不是,我还没学过任何刑侦学,你一下就把这么大的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你们的人还有用吗?”我忍不住吐槽。
  
  左正冷笑说:“我只知道,没那本事就别包揽那么大的活儿!是你先跑过来和我说你想要帮忙解决这桩事,48小时——是48小时吧?是你说‘ok’的,对吧?”
  
  好像是的。
  
  48小时说多也不多,前面已经过去了大半天了,所以我也不敢再和左正老大耍嘴皮子,赶紧把自己刚得到的线索给他:“经天祥!当年迫害薛佳凝的最后一人,你现在最好马上查这个人,并且快点派人去保护他,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天黑之后这人就会有生命危险!”
  
  左正大佬办事效率是杠杠的,问也不问原因,马上就给自己人发出调查指令——真是谢谢他对我这么信任了!
  
  下达指令后,左正问:“这条线索你到底是怎么得到的?”
  
  我说:“你别问了,说不清。”
  
  左正:“你觉得,作为一个警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合适吗?”
  
  我:“你管这么多做什么?反正最后能破案不就行了吗?”
  
  左正:“警察的义务就是追查真相,把所有情节都捋清楚,不是吗?”
  
  我:“哈!”
  
  左正一脸严肃:“别打哈哈,快说,你刚刚到底是遇见什么人?你又是如何得到这条线索的?”
  
  我搓搓鼻子,眼神已经不断地朝车窗外面瞟去了,借口我都已经想好:“忙了大半天我都口渴了,下去买瓶水喝……”
  
  刚要推门下去,左正这大佬也不知发什么疯了,忽然踩下油门,车就像跟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而且越来越快!
  
  车速超标!
  
  我整个人都懵了,现在想下车是不可能了,为了自己的性命安全,我一边扯上安全带,就一边气急败坏地问:“左正你搞什么鬼?!”
  
  左正没有回答,并,闯过了第一个红灯!
  
  what?
  
  红灯??
  
  当我看到第一个红灯从眼前飞过去的时候,整个人懵了一逼!
  
  “左正你发什么疯?闯红灯是你刑警大队长该做的事情吗?信不信你头儿削你啊!”我大叫!
  
  但左正面无表情,并且闯过一个个红灯。
  
  疯了。
  
  操蛋,这大爷疯了。
  
  车外响起警笛,有个交警追过来了,但是在看了一眼车内后,默默开走了。
  
  我凸(艹皿艹)!
  
  真是“自己人”,特别亲啊!
  
  我过去闯个红灯罚个单,这就放行了,是不?
  
  不仅放行,前方的车辆还越来越少,我这就明白了,左正的“自己人”应该宏观调控,把路给清了,让大佬随便怎么飙车——估计以为左正在追什么凶犯呢。
  
  我操……!
  
  我不知道左正要去哪里,估计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
  
  这时,他手机响起来了。
  
  我宛如抓到一条救命稻草一般,赶紧叫道:“左正电话!你电话!快接!”
  
  过高的车速让我快受不了了,胃酸不断翻滚,我感觉左正大佬这下是要玩死我的节奏啊!
  
  我闭上眼睛,听之任之。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左正终于停下来了。
  
  我反应过来之后,立马推开门,冲了下去,蹲在路边吐了起来。
  
  等好受些后,我在心里暗暗发誓,未来一周老子都不开车了!
  
  这时,左正慢悠悠地走到了我的背后。
  
  我以为他要开始他的逼问了,这厮飙车还不就是在生我隐瞒不报的气吗?把我整成这样,他还能不继续问?
  
  但出乎意料的是,他真的没问。
  
  “甄稀查出经天祥的住址了,你说的没错,他和那几个死者是大学同寝室的,关系非常好,也许当年薛佳凝的死也有他的一份。”左正表情平静地说,看来刚刚就我呕吐的时间里,他已经回拨了车上那道未接来电,是他手下打来的。
  
  这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嘛,一下子就查出来了。
  
  “走吧。”左正说。
  
  我赶紧摇头:“不不不!我打死都不坐你的车了!”
  
  那是要命的啊!
  
  “行,那你自己一个人走回去吧。”左正扭头就走。
  
  我这时候才发现这地方不知道是在哪里,荒无人烟的,要是徒步走路回去……
  
  算了!
  
  “我错了,大佬,等等我!”我赶紧冲了回去。
  
  左正没说话,上车后,对刚才的飙车只字不提,也不再问我到底是怎么样得到线索的,回去的路上,车子开得四平八稳的,跟刚刚完全是两回事。
  
  好吧,不管怎么样,大佬你高兴就好,最后乖乖帮我把唇语读出来就好。
  
  *
  
  夜晚。
  
  我们已经在经天祥家的楼下蹲了很久了。
  
  现实中,经天祥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早九晚五的,一切行迹看起来就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差别。
  
  可谁能想到,这样的一个人在五年前曾经害死过一个无辜的女孩子呢?
  
  警察们经常做这种盯梢的事情,所以显得很有耐心。
  
  他们有问过我,经天祥大概会多少点会出事?我能告诉他们午夜子时过后吗?——当然不能!
  
  所以我只能含糊地表示入夜后可能会出事,他们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也没有多问,但是所有人都表现得不是很相信我的话,觉得没有缘由的忽然盯一个普通人,很有可能一整夜都白熬。
  
  监视器是白日里就提前布下的,我和左正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布好了——效率真高。
  
  通过监视器,多少能看到经天祥家里的状况。
  
  单身。
  
  宅男。
  
  屌丝。
  
  房间里乱得一塌糊涂。
  
  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被监视,所以行为一切如常。
  
  我耐心地等到午夜11点,也就是传说中的子时。
  
  到了这一刻,我才开始打起精神,全神贯注地盯着经天祥。
  
  可是,直到12点,经天祥家中都没有任何异常。
  
  我起了疑心。
  
  午夜子时,著名的逢魔时刻,竟然一点异状都没有?
  
  我越想越不对劲,推开车门,匆匆下车。
  
  “吴深!你要去哪里?”背后左正叫道。
  
  “你别跟来,10分钟后我会回来的。”我头也不回地甩下一句话,是担心他跟过来,这样我就不方便展开拳脚了。
  
  我匆匆上了楼,来到了经天祥家门外,按响门铃。
  
  “谁呀?”里面传出了男人的声音。
  
  我捏了嗓音,发出了矫揉造作的女子的声音:“你好,我是住在隔壁302房的,我家马桶坏了,想跟你借个地方上厕所,方便吗?”
  
  柔媚的女音是宅男无法抵御的天籁之音,里面马上传来了经天祥高兴的声音:“方便!方便!等会儿,我马上给你开门!”
  
  门很快就开了。
  
  经天祥看见门外站着一个大老爷们,也就是我时,整个人都懵逼了。
  
  我也顾不上解释那么多,推开他,硬闯进他家里,把每个角落都看了一边,我行动快如风,等经天祥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检查完他的房间了——一点阴气都没有!
  
  薛佳凝没来!
  
  卧槽,她竟然没有来找经天祥?那我们岂不是在楼下白蹲一整天了?要是被那些警察大佬知道自己做了一天的无用功,我是不是要被他们撕了?
  
  经天祥冲过来揪住了我的衣领,火冒三丈地质问我:“你到底是什么人?跑我家来做什么?”
  
  我想也不想,一拳就揍过去啊!
  
  练过的打人就是疼,经天祥鼻血都流出来了,整个人懵逼地看着我。
  
  我狠狠地啐他一口唾沫:“我就说我老婆这几天怎么怪怪的,真没想到姘头就住在隔壁啊!我警告你,你别再缠着如花,你要是敢再见她一面,我打断你第三根腿!”
  
  装完逼,赶紧撤!
  
  “等等,如花是谁呀?”经天祥问。
  
  我已经关上了门,不给他追问的机会。
  
  我拔腿就跑,冲到楼梯口躲起来的时候,正好经天祥也打开门了,他出来时已经找不到我了,所以就在门口看了半天,然后郁闷地回去了。
  
  呼~
  
  松了一口气。
  
  闯空门,揍了人,还能全身而退的,也就只有我了吧?
  
  揍他一拳是应该的,我对强X犯最深恶痛绝了,一个无辜的女孩子,原本拥有一份美好的爱情,就是因为这些人的破坏,才让她香消玉殒的,才揍他一拳,似乎还太轻了。
  
  这事,我的口袋鼓了鼓。
  
  我心思一动,把藏在口袋里的小胎灵掏了出来,我把他放在地上,摸了摸他的头。
  
  “去吧。”
  
  他看了我一眼,拔腿朝经天祥家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