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00章 怨鬼的辫子,刺魂第300章 怨鬼的辫子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00章 怨鬼的辫子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我回到了车上,一上车就说:“回警局。”
  
  左正看了我一眼:“你去经天祥家里做什么?”
  
  我说:“撤退,回警局,马上回!”
  
  我声厉色荏,左正一看就知道出事了,马上和手下说“收队”,然后马上调转车头,朝警局赶回去。
  
  ——经天祥家里没有阴气,薛佳凝没来,那她现在唯一可能要去找的人就只有一个了!
  
  张启新!
  
  薛佳凝原本只剩下一个仇人了,那就是经天祥;
  
  但是在听过我今天下午说过的话之后,就不再是了。
  
  我有点后悔白天里和薛佳凝说那一番话了,我当时说那些话,就是为了激怒薛佳凝,怨鬼易怒,在发怒后容易失去理智,到时候什么话都藏不住,而且那些话也是劝她放下张启新,放下杂念好好投胎去。
  
  我当时也准备好收服她了,可是没有想到的是,现场还有另一只小胎灵,要不是按个小胎灵从中作梗,薛佳凝早被我拿下了,更没有一点害人的机会了!
  
  现在回想起我白日里说的那番话,心里不断地在想薛佳凝现在会是什么状态?
  
  质问——如果只是跑去质问张启新到底还爱不爱她,这还好;
  
  愤怒——如果把我的话信以为真,出离了愤怒,问都不问清楚,那张启新今晚就有性命危险了。
  
  “你回去是张启新吗?”左正问。
  
  “是。”
  
  左正:“为什么出事的经天祥,而是张启新?”
  
  我:“不知道。”
  
  左正:“不知道你还要我收队?万一经天祥那边……”
  
  我:“不会的。”
  
  鬼魂的行动能力有限,薛佳凝不可能两头跑,经天祥和张启新,她只能二者择其一!
  
  左正没好气地说:“也就是说我们的人今天做了一天的无用功?吴深,你他妈的给我说清楚,为什么你肯定今晚张启新会出事?你刚刚去经天祥家里做什么了?你在他家里到底都检查出了什么?还有,你为什么要揍他一拳?”
  
  监控是神通广大的警员们布下的,我闯入经天祥家中的一举一动全暴露在监控里了。
  
  我嘲笑:“这怪我咯?我说过,我不是警察!没经过你们那样系统的刑侦教学,你妄图在我身上找到你想要的线索,非要跟我的节奏走,现在白打了一天的工,怪我判断错误了?是我叫你一定要听我的指挥的吗?”
  
  “回答我的问题!”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左正的问题,我叹了一口气,说:“你还是先打电话回局里问张启新是不是还活着吧?”
  
  他瞪了我一眼,最后还是乖乖地打电话回局里问张启新是否还活着。
  
  听他的电话,好像还活着,而且一切如常。
  
  按理来说,听到这样的回复,左正应该是该松一口气了,但是挂了电话之后,我并没有感觉到他有一丝松懈,仍然用一个“安全车速”在往局里赶。
  
  *
  
  警察局。
  
  左正走得比我快,像是快跑了一样。
  
  他冲进了拘留室。
  
  “怎么样,张启新没事吧?”刚进拘留室,他就着急地抓着看管拘留室的小警察问。
  
  小警察一脸懵:“没事啊,怎……”
  
  话还没说完,拘留室里就是一声惨叫——“啊!”
  
  左正脸色一变,冲了过去!
  
  我跟在背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命运的安排总是那么巧啊,总是那么巧地在我们赶到的时候出事,不早不晚呢。
  
  等我走进张启新的拘留室的时候,我看见薛佳凝站在张启新的背后,双目血红,脸白似雪,长长头发结成辫子,从背后勒住张启新的脖子,他拼命蹬腿,但是却怎么都挣脱不开怨鬼的长发,一张脸憋得充满了血色。
  
  薛佳凝一看见我,脸色一变,立刻松开张启新,隐没入墙内不见了。
  
  跑得真快。
  
  唉,我又不会拿她怎么样,毕竟我不能在左正这个无神论者面前,随便乱施法术啊,你们说是不?
  
  左正冲了过去,和那个看守的小警员把张启新托起,将他解了下来——用我的眼睛看,当然是薛佳凝在背后作祟,可是在一般人的眼里,那就是张启新被吊在了天窗的栏杆上。
  
  救人救得及时,张启新还活着。
  
  等他回过神来时,左正问:“怎么一回事?”
  
  张启新瞪了他一眼,说:“我自杀,行不行?”
  
  有骨气!
  
  都要被怨鬼仇杀了,张启新竟然还想维护薛佳凝?冲这一点,我敬他是条汉子!
  
  左正问:“为什么忽然想要自杀?”
  
  张启新愣了一下,很快就硬气地叫嚷起来:“人都是我杀的!现在已经被你们抓到了,到最后我还不是会被判死刑?呵,反正横竖都是死,我就不能自由的选择一个死法?”
  
  左正把辫子甩到他身上:“哪来的头发?”
  
  张启新看到辫子,脸色又是一呆!
  
  我不知道他到底想到了什么,但在这一刻,他脸上的表情却是丰富多彩,是一下震惊,又一下不敢置信,再一下悲愤而绝望!
  
  “我们捉你的时候,已经搜过你的身了,你身上根本就没有这玩意。而且这么大的物件,你想藏也藏不了。为什么这东西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刚刚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左正问。
  
  张启新回过神来,抓着辫子硬气地说:“我有权保持沉默!”
  
  左正:“……”
  
  我敬他是条汉子。
  
  左正无奈地吩咐小警员:“把这头发送去鉴定科,和薛佳凝的DNA对比一下,是不是同一个人。”
  
  小警员一头雾水:“薛佳凝?她不是早就死了吗?”
  
  左正:“别问那么多,快去。”
  
  “哦。”
  
  于是两人捧着头发,离开了拘留室。
  
  我也正要离开,然而就在我快要出去的时候,门忽然甩到了我的脸上。
  
  啪!
  
  差点撞到鼻子!
  
  what?!
  
  我愣了一下,赶紧扑倒小窗口上,冲外面嚷道:“左正!你是不是忘记带上什么东西了?”
  
  左正在门外问:“什么东西?”
  
  “我!”
  
  “没忘。”
  
  我愤怒地拍门:“那还不开门?”
  
  左正冷冷一笑:“吴深你今日连闯13个红灯,超速行驶,现在以扰乱交通秩序的罪名逮捕你!”
  
  我一脸懵逼:“闯红灯和超速行驶的人不是你吗?”
  
  左正:“是我吗?”
  
  我:“就是你!”
  
  左正:“那就是你胁持我的,现在又多一条罪名,胁警!”
  
  我艹你大爷……
  
  什么警察,根本就是流氓!
  
  我无语地看着左正和那小警员离去,整个人无语地贴着拘留室的铁门滑落下去。
  
  唉唉,左正大佬你前世是皇帝吗?怎么喜怒无常的,你看看他两次把我关拘留室里,用的都他妈的是什么破理由啊!
  
  眼角余光瞥见傻坐在椅子上的张启新,他此刻的表情仍然是那样的丰富多彩,但是更多的是悲伤和不解。
  
  我叹了一口气,心想看来今晚上我也就只能做个保镖了——保他一命。
  
  我走过去,一屁股坐在桌上,叫了他一声:“喂!”
  
  张启新回过神来,表情稍微有点收敛,重新变成了防御状态,他打量我:“你是警察?”
  
  我摇头:“不是。”
  
  “我看你也不像。”张启新一脸鄙夷地转过头去,是不想说话。
  
  我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我告诉薛佳凝,你有别的女人了,不再爱她了,所以她现在想杀你。”
  
  张启新一听就怒了,他站起来揪住我的衣领:“原来是你!”
  
  但下一秒他脸色就变了,吃惊地看着我,手劲也有所松懈:“不对,你……你怎么和佳凝说话的?你怎么可能和她说话?”
  
  我耸肩:“这世上有种人,能通鬼神。”
  
  他马上松开手,抓住我的肩膀,欣喜若狂地问我:“你真的能看得见,也能和她说话?”
  
  我:“嗯。”
  
  “刚刚……刚刚真的是她?”
  
  我问:“你看不见吗?”
  
  张启新摇头。
  
  我想也是,普通人又怎么可能直接看得见鬼呢?他平常想和薛佳凝见面,都还得去到那间火锅店里,通过阴阳火锅才能见面的,这说明除去这个方式之外,张启新是不能见到薛佳凝的。
  
  怨鬼动手杀人的时候,是气场最强的时候,这个时候怨气气场可以影响到人的视觉神经,从而让普通人也能看到鬼,只不过这次薛佳凝是出现在张启新的背后,所以张启新没有看到她。
  
  唉,我真没想到,怨鬼竟然是那么偏激,连对质的机会都不给张启新,她要是问了,也就不会直接动手杀人了。
  
  张启新激动地对我说:“下一次你见到她的话,能不能帮我转告她一句话?”
  
  我问:“什么话?”
  
  张启新懊悔又难过地说:“我对不起她,害死她的还有一个人,但是我现在已经被人捉进监狱里了,再也没有机会帮她报仇了。请你帮我和她说一声抱歉,我答应她的事情最终还是没有能做到。”
  
  我去,都到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想杀人报仇?
  
  我叹了一口气,特佛性地说一声:“杀念何必那么重呢?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