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02章 最后一人,刺魂第302章 最后1人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02章 最后一人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左正:“收起来,送鉴定科。”
  
  我开口说道:“烧掉!”
  
  所有人都看向了我。
  
  过了一会儿,左正问:“为什么?”
  
  怨鬼索命,按理来说应该是解决了,但是这头发却在滴血!
  
  从张启新死亡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几二十分钟了吧?就算这头发沾上了张启新的血才会不断地滴血的,那血量也不够滴上十几二十分钟啊!
  
  而且,这滴下的血量,并没有减少的意图。
  
  这症状,看起来很不祥,让我觉得薛佳凝的复仇还没有结束,这滴血的头发就是证明的,等入夜,这头发也许就该去找经天祥了。
  
  就剩最后一个仇人,怨鬼在这时候报仇最为心切,怨气也是最强的时候。
  
  她已经在人间留下她的复仇信物了,现在想要阻止她复仇,最好还是把她的“信物”焚烧干净!
  
  但这些话我不能当着所有警察的面说呀!
  
  如果我说了,那人家以后还能好好的当警察吗?
  
  所以我只能含糊地说道:“反正烧掉最好了,不要让它留下来,不然……”
  
  左正:“不然会怎么样?”
  
  我嘴角一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左正:“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我去,大佬你就不要在这个时候发挥职业本能打破砂锅问到底了,好吗?有些事情我真的解释不清楚啊!
  
  见我支支吾吾解释不清楚,左正叹了一口气,忽然对我的语气变得很柔和:“吴深,你跟我们一起办事办了两天了,一直都没有好好休息,想必你应该也累了吧,先回去休息吧。”
  
  what?!
  
  大佬你这是过河拆桥吗?
  
  这下我着急了:“那你答应我的事情呢?”
  
  兄弟啊,我帮你跑了两天的腿,你手下办不了的事情我全都给你办了啊,你别在我忙活这么多之后给我甩个脸色说你不帮我的忙了啊!(TAT)
  
  还好,左正很温柔:“放心吧,答应你的事情我不会食言的。不过我现在这里还有些事忙,等我搞定了这案子,回头就找你。”
  
  等你搞定这案子?
  
  那是猴年马月啊!
  
  这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意外事故”,但是凭警察谨慎的办事风格,起码要找到肇事司机后才能定案——把这些事都办完,起码要好几天吧!
  
  老子有点等不及啊!
  
  我忍了好久,才忍住了内心的焦躁。左正是个大公无私的人,正事面前不可能先办私事,我太了解他了。所以我也就只好妥协了:“好吧,你要是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打个电话过来,我随传随到。”
  
  “ok。”
  
  “还有,”我看了一眼那条还在滴血的辫子,“注意一下经天祥。”
  
  左正问:“这事还没完,是吗?”
  
  “嗯。”
  
  “知道了。”
  
  他平静的回复,让我觉得他真的可能知道一些事情了。
  
  我张了张口,想和他说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叹了一口气,回古城老街去了。
  
  *
  
  入夜。
  
  我又习惯性地掏出手机来看了。
  
  屏幕上空空如也,一个电话都没来,所以我现在明白了,左正大佬是个狠人,明明知道这件事不简单,晚上可能还会有凶杀案发生,但是就是很硬气地没给我来电。
  
  你大爷的,是认为自己能搞定这件事吗?
  
  唉!
  
  所以说我现在是应该善良点,赶紧准备好工具,赶紧赶过去救人呢,还是等人来电求救后再大牌地过去?
  
  今天张启新死亡的画面一直在我的脑海里面挥之不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不断地想起他死去的事情,按理来说,我并不是第一次目睹人的死亡,再如何吊诡的死法我都见过,不应该给我留下这么深刻的“心理阴影”,让我一直淡忘不掉呀!
  
  右眼皮一直在跳,这是在预示着今晚经天祥必死无疑吗?
  
  张启新死得越干脆利落,就越说明薛佳凝的怨气等级越高,这么强劲的怨鬼,一旦复仇起来就是快狠准,所以她要动手杀下一个人就不需要再等待太长时间了。
  
  经天祥作为薛佳凝的最后一个仇人,怕是活不过今夜了。
  
  唉唉!
  
  “吴深,你叹什么气呢?”一个温柔的声音从耳侧后方传来,是白小苒来到了我身后。
  
  夜深了,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这个时候,都是她走出地下室,出来透透气的时间点,她看了看我手中的手机,说:“你一直在看手机,是在等人给你打电话吗?你在等谁?”
  
  “没事了。”我放下手机,无奈地说,“我去沐浴净身,然后出去一下,今晚上只能劳烦你看店了。”
  
  白小苒“呀”了一声,担忧地说道:“这么晚了,你还要出去呀?”
  
  “放心吧,很快就回来。”我说。
  
  “好吧。”白小苒叹了一口气,扭身走了,看起来,她不是很高兴。
  
  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我毕竟善良啊!
  
  叹口气,我去沐浴净身,大战前的准备。
  
  *
  
  浴室里。
  
  我已经脱光了,搓了一身泡泡了。
  
  不知为何,我的右眼皮一直在跳,跳一下,张启新头颅被绞断飞起的画面又在眼前一晃而过——真是越来越瘆人!
  
  我怎么,一整天都在回忆张启新死亡的场面呢?
  
  心神不宁,大战前的不良征兆啊!
  
  我心知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叹了一口气,决定多念几道静心咒,摒弃杂念,暂时忘掉张启新的死,然后赶紧赶去经天祥家,看看那龟孙子是否还有得救。
  
  忽然!
  
  我脖子一紧,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勒住了!
  
  卧槽?
  
  我一愣,身后也不知是什么力道,竟然硬生生地把我给扯倒了!
  
  我赶紧朝脖子上摸去。
  
  绳子?
  
  不,辫子!
  
  薛佳凝的辫子?
  
  卧槽?!
  
  她不去找经天祥复仇,找我做什么?
  
  在我还没想明白这是什么道理的时候,那从后面勒住我的人将我拖了起来,这他妈的不是人的力道啊!是个人都不能把我这一百二十斤的男人跟拖个布娃娃一样轻松啊!
  
  这鬼的怨力真强!
  
  若是平时,我或许还有对抗的办法,但现在尴尬的是我在洗澡啊,脱得光溜溜的,手头边除了一块香皂之外什么都没有,你说我能怎么办?
  
  喉咙被扼住,一点声音发不出来,就更别说是念咒施法了!
  
  薛佳凝够狠,完全不给我喘息的机会,用辫子绑着我的脖子还不够,还发了疯地拖着我到处转,我被她拖得一下子撞了这个东西、一下子撞了那面墙,撞得我是两眼冒金星、脑袋震荡、全身没一处是不喊疼的!
  
  我今天要死在这里?
  
  光溜溜的,还一身泡泡的死在这里?
  
  这样的死法还能再糗一点吗?
  
  就在我感到绝望的时候,忽然有道白色的身影冲进来了!
  
  白小苒!
  
  女神啊!
  
  这一刻,我真的觉得白小苒如女神般的存在!
  
  她冲进来的那一刻,我脖子松了一下,我赶紧念出咒语,引来红莲业火,当火引到辫子上的时候,我这才感觉到身后想要杀我的那股劲彻底松开了。
  
  我长了志气,抓住辫子,狠狠地甩到地上,加大法力,令业火烧得更旺,把这根怨鬼索命的信物彻底焚烧掉!
  
  “啊!”白小苒一声尖叫,捂着脸转身就跑。
  
  我赶紧叫道:“跑什么跑啊?回来帮我捉鬼啊!”
  
  “哦。”她乖乖地扭身回来了。
  
  她站在我的面前,一张笑脸红得像苹果,眼神躲躲闪闪的,完全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看去。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
  
  我,
  
  一丝不挂,
  
  还一身泡沫。
  
  算了。
  
  我拿条毛巾遮遮羞,无奈地说:“你还是先出去吧,那个鬼……嗯,我晚点再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