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03章 妄语!,刺魂第303章 妄语!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03章 妄语!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万万没想到,薛佳凝跑我家来了。
  
  怨鬼的活动范围没有那么大,她跟我到这里了,就不能再去找经天祥复仇了,也算是帮那混蛋躲开一劫吧,我也不用再跑去找他了。
  
  我擦干净了身体,离开浴室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左正打电话。
  
  “阿正,你现在在哪里?”
  
  “干嘛?”
  
  “你不说我也知道在哪里。撤吧,今晚上不会有人去找经天祥的。”我说。
  
  左正“哦”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我猜他今夜是去盯经天祥的梢了,但今晚上他注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吴深。”白小苒轻轻唤道。
  
  我转过头,看见她站在角落里,似乎是在守着什么东西。
  
  她冲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
  
  我走过去,她微微挪动了一下身体,这时候我发现她的尾巴下压着一道黑影,那道影子还是“活”的,在她的蛇尾下不断扭动身体,似乎是逃跑,但可惜了,“ta”已经被白小苒抓住了。
  
  “我一直在找‘ta’,刚刚逮到。”白小苒低声无辜地说。
  
  “你等等。”我赶紧去找法器,取了一张吸魂纸过来,罩在黑影上,施法将‘ta’收入之中。
  
  刚施法,吸魂纸就鼓鼓胀胀的,差点儿就要被撑破了。我当下心想这肯定是薛佳凝无误了,只有她的怨气深重,这会让吸魂纸这样专制怨鬼的法器都压不住。
  
  我咬破食指,在吸魂纸的背面迅速画上镇鬼符,这动静才慢慢地压了下去。
  
  等动静完全平息下去后,我把吸魂纸翻过来,只见纸上出现的是一团黑影,完全不露出真面目。
  
  白小苒端来一杯清水,我含在嘴里,默念了一道咒语后,一口水雾喷在吸魂纸上,那团黑影渐渐散开,浮现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真的是薛佳凝。
  
  薛佳凝此刻变得更像厉鬼了,白日里初次见面时还是一个哀戚可怜的女鬼,现在面目狰狞,青筋爬满素白的面容,赤红的双目中流露出的是浓浓的憎恨之意,她趴在纸张上,愤怒地瞪着我!
  
  唉!
  
  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把吸魂纸递给白小苒,她乖乖地挂在了画架上。
  
  我坐下来,喝了一口水,对薛佳凝说:“杀了张启新,你恨我?”
  
  “不应该吗?”她愤恨的声音穿过纸张:“你骗我!阿新根本就没有爱上别的女人,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我!是你,是你骗我说他爱上了别的女人!如果你不骗我,我又怎么会害死他?”
  
  我叹了一口气,解释说:“我白天里跟你说那番话,初衷是希望你放下对这世间的留念,并不是希望你去找他复仇。我原以为你痛哭一场过后就会心死,好好去投胎转世,谁想到会发生后面的事?如果,你去找张启新的时候,能够多问他一句是不是背叛你了,误会不就解开了吗?可你偏偏选了最偏激的方式,杀了他之后,见到他的鬼魂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薛佳凝呵呵一声冷笑,一滴血泪从眼中落下:“说得那么动听,是在为自己脱罪吗?”
  
  我:“……”
  
  “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凭什么插手我和阿新的事?你不过就是一个路人甲,你连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故事都不知道,你凭什么编造谎言去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薛佳凝凄厉地叫了出来:“更何况、更何况……你以为我就不想找他问个清楚吗?我也想啊!可是我是鬼,他是人,你以为他能看得见我吗?!现在你的谎言害死了一个无辜的人!难道我找你索命,有什么不对吗?”
  
  我叹气:“可以。但我想活着。”
  
  她愤怒地拍吸魂纸,双手手印凸显了出来,但是坚固的吸魂纸是她无法撑破的。
  
  “吴深!我薛佳凝发誓,上穷碧落下黄泉,不管你到底是什么人、法力有多高强,我都一定找你报仇索命!”薛佳凝声嘶力竭地大吼着。
  
  “真的要这样吗?”我无奈地问。
  
  薛佳凝怒吼:“阿新不能白死!”
  
  “好吧。”我无奈地叹息,走过去,摘了吸魂纸,卷起来。
  
  薛佳凝脸色大变:“吴深?吴深你做什么!吴深……”
  
  伴随着吸魂纸的卷起,她的声音渐渐消失在卷轴里。
  
  白小苒乖乖地递上了红绳。
  
  我用红绳把画卷缚好,贴上封印符。
  
  “吴深,发生什么事了?你害死人了?”白小苒担忧地问。
  
  我叹气:“是啊。”
  
  “那……”白小苒不安地看着我,支吾许久,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半晌,她的目光才从我的身上落到画卷上,问:“那你打算怎么处置她?”
  
  我把画卷交到她手上,说:“帮我放到风铃房的供桌上供好,等下个七月十四,我亲自送她魂归地府。”
  
  劝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什么的,我想这种工作不适合我,还是让地府去处置吧,他们经验比我丰富多了。
  
  白小苒无奈地看了我一眼,扭过身,把画卷送进风铃房去了。
  
  这事,算是结束了吗?
  
  我后来躺在贵妃椅上,想了很久,按理说,这一切事情的起端薛佳凝这个怨鬼已经被我捉住了,画卷上有镇魂、封印双重符咒,薛佳凝想逃跑是不可能的了——最厉害的怨鬼已经被捉住了,就不会再有邪祟的事情发生了。
  
  可不知为什么,心里还是有个坎过不去。
  
  张启新断头死去的画面始终在眼前挥之不去。
  
  他虽说是死罪难逃的等死之身,可这一次他的死亡确实是因为我的妄语,他死后会变成什么样的鬼呢?
  
  因他人胡言乱语而枉死,是否会变成下一个怨鬼?
  
  我心里始终怀着一份愧疚,这让我没办法平静下来。
  
  所以我最后还是起了身,换了身衣服,收拾好法器,准备出去。
  
  “你又要去哪里?你不是说不出去了吗?”白小苒送我到门口,趴在门上,委屈地看着我。
  
  我说:“很快就回来,不用担心。”
  
  白小苒担忧地说:“怨鬼都找上门来了,你说我怎么可能不担心呢?你这次惹上的应该不是一点小麻烦吧?吴深,你这次出去真的不会有危险吗?”
  
  我笑了笑,安慰她说:“怕什么?我能打得很!再来几个厉鬼,那也是他们倒霉,而不是我倒霉。放心吧,你看,我这次准备好家伙了,谁还能欺负到我头上来?”
  
  “……”她没再说什么了,但直到我上车,我也没有看到她的愁眉展开来了。
  
  *
  
  我开车前往警察局,张启新的死亡现场。
  
  我到达的时候,警察局门口还拉着封条,地上留着粉笔圈出来了的人体轮廓,血迹也还没有清洗。
  
  这封条几乎挡住了警察局门口,我想这对警局来说应该是一个很大的麻烦吧?人死在警局门口,这让路过的普通市民们怎么看怎么想?
  
  我找了个地方,是一个比较隐秘的角落,可以看得到警局大门,但从警局的警卫室里面却不一定看得到的偏僻角落,这才从包里面把法器掏出来。
  
  是一碗白米饭,一把香。
  
  我点了三炷香插在白米饭上,摆在路口,拿出招魂铃和招魂符,开始招魂。
  
  但是我招了一晚上,三炷香都燃尽了,也没有见到张启新的鬼魂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来,他是不愿意见我了。
  
  难道,他跟薛佳凝一样,把自己的死怪到我的头上,所以到死都不愿意再见我一面?
  
  我叹了一口气,收拾家伙,原道返回。
  
  *
  
  第二天,我听说当时撞死张启新的肇事司机已经捉到了,警局开始清洗大门口的死亡现场了——真是可喜可贺,不然每个不知情市民路过警察局,看到那些封条、看到地上没有头颅的粉笔人形和血迹,那都该怎么想呢?那个现场,多影响警察局在广大市民心目中的光辉形象啊!
  
  我还听说,在张启新死后,左正马上派人去逮捕了经天祥。
  
  啊哈,这就让我出乎意外了,我还以为他昨天晚上是去经天祥家中蹲点呢,没想到,这大佬也是个做事简单粗暴的主,直接把人请进局里喝茶,这下什么布控都省了——局里直接就有很多监控镜头能对准经天祥呢!
  
  一切看起来似乎尘埃落定啊。
  
  怨鬼薛佳凝逮住了,当年的*犯落网了,张启新的鬼魂目前不知所踪,但他的死亡现场并没有流露出太强的怨气,应该是不成气候的,就算他以后来找我复仇,我也不带怕的,到时候真的和张启新的鬼魂见面了,再想办法道歉吧。
  
  这些问题都不大。
  
  现在我更关心的是——左正,你应该帮我读唇语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