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05章 喝茶?不存在滴!,刺魂第305章 喝茶?不存在滴!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05章 喝茶?不存在滴!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事情不简单!
  
  我警惕而又困惑地盯着左正,问:“不对,你不是说等你忙完之后再帮我解读唇语吗?这次怎么会这么快就答应下来了?”
  
  左正说:“我好好想了想,觉得帮你解读一下唇语不过是举手之劳,十来分钟就能搞定事情,我把你吊得太久就显得是我太不厚道了。所以我想了想,还是提前帮你解读唇语吧。”
  
  “可是你的工作……?”
  
  “警察的工作是永远都忙不完的,今天忙完了这桩案,明天又有新的案子送过来了。如果你真的要等到我休息的那一天再解读唇语,那就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去了。”左正不耐烦地说,“快说吧,你的唇形是什么?”
  
  他说得对极了,这个时候我就应该抓住机会,把师父留下来的嘴型做出来给左正看,我不是一直都很想找到师父的下落吗?
  
  可是,到这一刻,我反而是没有办法开口了。
  
  “阿正,你这事不简单,我想还是先帮你解决完了这桩事再说其他吧。”我低声说。
  
  没想到左正却眉头一皱,瞬间暴躁老哥再次附体:“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我是嫌你烦!你说你一个编外人员,天天往我们警察局里跑算怎么一回事?我们警察要办案,你瞎掺和什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刑警都是废物,什么问题都得等你这个外人来才能解决!”
  
  我一下懵了。
  
  没想到左正竟然是这么嫌弃我的!
  
  “不是,这个……”我刚想要解释,左正就打断我的话:“快点吧,你想要解读什么唇语就马上快点说出来吧,解读完了以后,你就马上回去吧。你解读唇语不是着急着要去找谁谁谁吗?现在我帮你解读,你就赶紧去找你想要找的那个人吧,时间拖太久了,你就不担心你找不到?”
  
  我哭笑不得:“找人的事倒也不是很急……”
  
  师父显然是被阎王派人监禁起来了,上次见面,感觉师父过得还不错,并不像是受苦受难的样子。我着急着想要得到师父的下落,只是因为我们分离的时间太久了,我实在是太想念他了!但并不代表着师父现在的日子过得很苦,所以急着等我去找他呀!
  
  相对来说,现在警察局里的这桩事更加紧急。
  
  同时失踪的亡者断头和犯人,谁知道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但是左正已经打定了主意:“现在我给你10分钟的时间陈情,你要是选择不解读唇语,以后就不要再来找我解读什么唇语了,错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以后不管你怎么缠着我,我都不会再帮你解读什么唇语的!”
  
  这么狠?
  
  但我知道左正现在是暴躁老哥附体,才会把话说得那么绝的,并不一定就代表着他真心想要这样,也许等这件事过去了,他心态放平和了,就愿意帮我的忙了呢?
  
  不,应该说是一定会帮忙的。
  
  伟大的人民公仆热爱做善事啊!
  
  “阿正,这事不急,我先帮你把失踪的犯人找到再说,好不好?”我说。
  
  左正哼了一声:“不用!”
  
  我:“那就暂时不读唇语了,等解决了这桩案子再说。”
  
  左正:“你别后悔。”
  
  说完,他就转身出去了。
  
  我追赶出去,却没想到,刚走出去,就有人拦住了我,是左正的那个小弟甄稀。
  
  甄稀尴尬地笑道:“那个……深哥,我们头儿请你到旁边去喝喝茶。”
  
  喝茶?
  
  这句话骗三岁小孩还可以,但拿来骗我就不对了,我瞪了一眼小弟:“不喝。”
  
  甄稀快哭了一样地挤着笑:“深哥,你别为难我了,好吧?”
  
  “明明是你们在为难我!”
  
  甄稀叹了一口气,说:“深哥,你要是乖乖地回你的纹身店,答应不插手这个案子,我们还不用分出人手来看着你呢。现在好了,你硬要掺和进来,我就不能跟着头儿去查案子,只能是盯着你了。你说我委屈不委屈?”
  
  “……”我本来想臭骂这小子一顿的,但是想了想,骂一个小朋友显得我很没风度,于是我态度一转,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和颜悦色地拉他走:“你不是说要请我喝茶吗?走,我们喝茶去。”
  
  “深哥你……?”小伙子被我弄得懵逼了。
  
  等我们转出门口外后,我问他:“法医部在哪儿?”
  
  甄稀脸色一变,连忙说:“不行啊,深哥,头儿只是叫我陪你喝茶,不是叫我跟着你去办案。要是让头儿知道我带你去法医部的话,他会打死我的!”
  
  我和颜悦色地说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呀?我在法医部有个熟人,大美女林歆!知道不?”
  
  甄稀点点头。
  
  我虚张声势地说:“其实我今天过来呢,一来是想找你家头儿办点事,二来呢是和大美女林歆有约会,现在你头儿不是不让我跟着他吗?那我去找大美女林歆行不行?”
  
  甄稀犹豫了:“这个……”
  
  我拍拍他的肩膀:“请美女喝茶,行不行?”
  
  甄稀哭了:“深哥,你要是想要请人喝茶,那你就自己去请啊。”
  
  “你要请我,就顺便请一下美女嘛,做人干嘛那么小气?像你这样是找不到女朋友的。”我语重心长地摸摸他的头,将他拐进了法医部。
  
  *
  
  法医部。
  
  我好不容易把左正派来盯我的人拐进法医部,但没想到的是林歆竟然不在!
  
  拉了个法医来问,才知道那丫头在给我发了信息之后就屁颠屁颠地下班去了——呵呵,人家今晚上是有约会的呢!
  
  心塞!
  
  林歆和左正是两个截然相反的人,一个是到了点还舍不得下班,另一个就是没到点就想着下班后的事了……老左同志真应该向林大美女学习,不然注孤生!
  
  林歆不在,这让我感到十分为难了。
  
  我来法医部的目的就是为了接触张启新的尸体,而我在法医部里唯一认识的熟人就是林歆了,林歆她可能会看在我们私交不错的份上,放我进去查看张启新的尸体,但是别人——不可能。
  
  警察局是规矩多么严格的地方啊,哪有给无关外人去接触死者的规矩呢?
  
  见林歆不在,甄稀松了一口气,拉拉我的衣服,和我说:“深哥,你看林歆不在,我们还是走吧,你想吃什么?我都请你,好不好?”
  
  我想了想,决定推开他,拿着手机走到林歆的师父,一位姓赵的老法医说:“赵老师,林歆请我来帮她殓尸,你看这里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深哥!”甄稀脸色一变。
  
  我回头凶狠地瞪了他一下:“闭嘴!你还想不想破案了?”
  
  赵法医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我,这手机上的聊天记录可是明明白白的呢,正是林歆请我过来给张启新缝脑袋的那段对话,于是赵法医在看完信息之后,对我的脸色变得好了许多:“是你呀。”
  
  我问:“您知道我?”
  
  赵法医:“小林今天和我说过你的事。我们检查完死者的尸体后,本来打算缝好脑袋后就把尸体交还给死者的家属,但小林说她今晚上有约会,没时间做这种事,不过她会请一个懂这方面活儿的朋友过来帮忙缝尸体。她说的就是你了。怎么,你还是来查案子的?”说完,他看了看我身后的甄稀。
  
  甄稀这张脸,在警察局里应该是“红人脸”。
  
  刑警大队长左正身边的小弟,谁能不认识呢?
  
  尤其,刑警和法医关系又那么密切,几乎每桩命案都会合作一次,所以老法医怎么会不认识甄稀呢?
  
  左正派自己小弟来盯我的桩,但没想到却恰好帮了我一个大忙——拿甄稀来刷脸了!
  
  有甄稀在旁,谁会不以为这是刑警大队长指使的?
  
  我赶紧在甄稀开口之前堵住他的嘴,笑呵呵地和老法医说道:“是啊,我们就是来查案的。”
  
  老法医:“不是已经调监控了吗?”
  
  我笑呵呵:“现场现场,最重要的当然还是现场了!调监控也就只能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人物而已,但实际上想要找到线索还是得从现场入手,不是吗?”
  
  老法医:“左队刚刚派人来问过话了。”
  
  我汗,真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刑警,动作果然就是够快啊。这么快就把现场给调查完了?
  
  不过,我不能虚!
  
  所以我仍然是挤着笑容,和赵法医说:“赵老师,一个死人是不会动的,对吧?”
  
  赵法医点头:“对。”
  
  我:“所以能够让死者的头颅离开法一部的也就只有活人了,对不对?”
  
  赵法医:“对。”
  
  我:“可是警察局是什么地方呀,就算你们这里是法医部,可是外面还是有人盯梢的呀,出入都是要有记录的,外面的人敢进来你们警察局偷东西吗?”
  
  赵法医摇头:“不敢。”
  
  我:“所以能做这种事情的人也就只能是你们内部的人了!”
  
  赵法医,瞪大了眼睛,但是看他的表情似乎已经完全理解到我想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