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06章 赶尸,刺魂第306章 赶尸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06章 赶尸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我加了一把火:“所以,你现在明白为什么左队要分两次来你们这里勘察现场了吧?为什么会让我一个人来这里了吧?”
  
  “哦!”看起来老法医已经完全明白了!
  
  不只是他,就连甄稀也明白了:“难怪头儿叫我跟着你,原来是这么一个意思呀?我明白了,他其实并不是要我请你‘喝茶’,而是要我协助你调查呀?”
  
  “嗯。”我表面上做出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但其实内心已经乐开了花,这小伙子真有前途啊,我都还没有时间去边另外一套谎言忽悠他呢,没想到他就提前先入了套!
  
  甄稀立正,认真的和我说:“我明白了!深哥,你有什么事情就尽管吩咐我吧,左队在私下一直夸你办事效率高,比我们任何人都好使,可惜你不是我们警局里的人,不然他真想让我们好好向你学习学习。现在可好了,我有机会和你学习了,您别客气,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吧,我一定会好好向你学习的!”
  
  真乖~
  
  我他喵的就差点被这小子感动,不过还是办正事要紧。
  
  我和赵法医说:“赵老师,现在如果您方便的话,能不能让我们检查一下张启新的尸体呢?”
  
  赵法医:“你不问问看事情的经过吗?我看你和左队上一波派来的人的调查是分开的,想必你应该还不清楚,我们发现死者断头失踪的经过吧?”
  
  我笑笑说:“这点左队已经在私下跟我说过了,所以你也不用和我重复了,直接让我去看看死者的尸体就行了。”
  
  我之所以这么说,那是为了让赵法医和甄稀更进一步的相信我是左正派来的人,而且我也确实并不需要知道张启新断头失踪的经过,真实的经过想必从普通人的嘴里面也问不出什么来吧!
  
  现在,我只需要见到张启新的尸体,并且根据他的尸体,施法探寻他的断头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就行了,其他的事对我来说是徒劳而无功的。
  
  听我这么说完之后,赵法医确实更加相信我了,他马上找到钥匙带我们进入停尸间,找到张启新的尸体,
  
  那具男性的尸体停摆在台上,只是少了一颗头颅让他看起来有些奇怪。
  
  我转头对赵法医说:“你先出去吧。”
  
  赵法医摇头:“不行!最近这两天局里接二连三地丢东西,左队可生气了,逮到人就是一通乱骂,我这不是刚刚挨批评完吗?现在我可不敢再随便了。你们要调查是你们的事,我配合就行了,但是你要让我离开,留你们两个在这里调查,这个我可不放心。”
  
  也对,警察局里面这已经是第三次丢东西了。
  
  第一件丢掉的是杀人凶器,一根女人的辫子;
  
  第二件丢的是死者的头颅;
  
  第三件丢掉的则是一个大活人!
  
  我要是这里的人,我也不敢再随便了。
  
  可我必须得要他们离开呀,他们不离开,我又怎么能够作法呢?
  
  “您是信不过我们吗?”我笑笑说。
  
  赵法医严肃地解释:“你们是左队派来的人,我当然是信的过的,但是信得过是一回事,规矩又是另外一回事。你们要调查就调查吧,但是必须得在我的面前进行调查,不能够随便乱来!”
  
  “你说得对,确实应该这样子。”我微笑着说。
  
  他松了一口气,点点头。
  
  我忽然抬头看向门外,惊讶道:“左队!”
  
  赵法医和甄稀立马下意识地转头朝门外看去,而就在他们转过头去的时候,我手起刀落,各在他们的脖子上劈了一记手刀,把他们劈晕了过去,然后他们拖到角落去。
  
  做完这些事情后,我来到张启新的尸体旁,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香烟,点了三根摆在他的头部,低声问道:“张启新,我现在问你三个问题,如果你回答是,就让烟点下去;如果你回答不是,就让烟灭掉。现在你是否答应回答我的问题?”
  
  烟没灭。
  
  于是我问:“第一个问题,你的头,是不是去找经天祥了?”
  
  第一根烟没灭。
  
  “第二个问题,你的头,是不是去找他索命了?”
  
  第二根烟灭了。
  
  这让我感到吃惊。
  
  张启新死之前的遗憾就是没有能够帮薛佳凝报这最后一个仇,如果他死后作祟的话,那他应该是去找经天祥报仇了呀,为什么他的断头去找了经天祥却不是去找他报仇呢?
  
  “你可否带我去寻找你的头?”
  
  第三根烟,没灭。
  
  真是6!
  
  我赶紧动手剥了甄稀的衣服和赵法医的外套。
  
  甄稀的上衣是个连帽风衣,用来遮挡住张启新空荡荡的头部正好合适不过。我把甄稀的衣服套在张启新的身上,随后从衣服里掏出一张画纸,铺在桌上,接着法医部停尸间里的药水胡乱地在白纸上作画,画出一张粗略的人脸之后,我将画了人脸的纸贴在张启新的的脖子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把连帽盖上去,在施了障眼法过后,保证“张启新”走出去,别人就算看到他,也会看到一个长有脑袋的人。
  
  “起!”我施法控制张启新的尸体起来。
  
  这种起尸术算是赶尸术的一种,不是我本门的法术,所以我使用起来,稍显吃力。
  
  等张启新站起来后,为了预防万一,我给他披上了赵法医的大白褂——甄稀是左正身边的红人,谁不认识他?而且真正老辣的警察都是心细如针的,如果张启新穿着甄稀的衣服走出去,恐怕很快就会被人认出那是甄稀的衣服,并且察觉出端倪来了。套件白大褂,多多少少正好挡住了甄稀的服装。
  
  我把甄稀和赵法医的手机放到外面,并且把停尸间的钥匙拿走,把他们反锁在停尸间里,这样,就不会有人太早地发现我从警察局里偷走了一个死人。
  
  “带我去找你的头。”我对尸体说。
  
  尸体点点“头”,僵硬地转过身,朝外面走去。
  
  等他走出十步开外后,我这才行动。
  
  我不能和他走得太近,这样太明显了,警局里到处是监控,这没长脑袋的尸体是不懂得怎么躲开那些监控的,但是我得躲着点啊,不能让左正大佬太早发现我的行动,不是吗?
  
  我跟着张启新的尸体一前一后地离开警察局,可能是因为警察局里接二连三地丢了东西,所以现在警察局里无人有闲情去管我们,这次偷溜还算是正常的。
  
  尸体没有多少思考能力,所以张启新的尸体不知道怎么搭车、不知道看红灯,只知道一昧地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而去,这让我操碎了心,每次过马路的时候都得冲过去拉着他,免得他的尸体闯了红灯。
  
  不仅如此,我也没有想到张启心的头会去到太远的地方。我跟着张启新的尸体,走了很久都没有见到他,有停下来的意思,我当时就蒙了,一个断头,他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够走那么远呢?
  
  而且!
  
  断头失踪的时间并不是很久,一颗没有脚的脑袋,又是如何去到更远的地方呢?
  
  张启新的断头是去找经天祥了,但是却又不是去找经天祥的复仇的,难道,是经天祥带着张启新的头颅跑远的?——张启新是死人,但经天祥是个活人,要坐什么交通工具去更远的地方,这完全是有可能的。
  
  而我,跟的是一个死人。
  
  死人不会搭车,只会步行。
  
  不管是几公里的路,都是步行。
  
  我无奈极了,但也只能是耐着性子,一步一个脚印地跟在一个走动得很缓慢的尸体身后,悲催!
  
  渐渐的,
  
  道路越来越熟悉,
  
  而张启新的尸体的走向也越来越明朗。
  
  当熟悉的路口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我豁朗开朗——卧槽!这不是去我纹身店的路吗?
  
  兜兜转转一个大圈子,原来张启新的头要去的地方是我的纹身店!
  
  为什么?
  
  因为薛佳凝的鬼魂被我封印在店内,镇魂和封印两道符,不仅将薛佳凝的鬼魂压在吸魂纸中,也能令其他的阴灵无从靠近!
  
  张启新爱薛佳凝啊,薛佳凝有难,他又怎么可能会弃之不顾?但他已经死了,而且死得其所,所以怨念不强,更加没能力走进我的纹身店中。这个时候,他只能是借助活人的力量走进我的店里去拯救薛佳凝了。而这个“活人”,他挑中了经天祥!
  
  经天祥的越狱,其实是前来搭救薛佳凝的!
  
  这天下真是无奇不有,前面张启新还把经天祥视作敌人呢,怎么现在就联起手来了?当然,我是是不相信张启新能够控制得住经天祥的,因为他“死得其所”嘛!
  
  走到这里,我已经猜出了张启新断头的意图,所以再也按耐不住性子再跟着走动缓慢的尸体慢慢走了,于是丢下张启新的尸体,心急火燎地朝店内赶去!
  
  刚走进店内,就听见狗的狂飞声。
  
  转头看去,看见狗在地下室的门外蹦来蹦去,叫声急促,似乎是在叫我快点过去查看地下室的情况。
  
  白小苒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