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07章 雄黄,刺魂第307章 雄黄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07章 雄黄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我赶紧冲进地下室,地下室里黑乎乎的,一股刺鼻的味道冲进鼻腔里,黑暗中不断传出白小苒痛苦的哀嚎声,隐隐有银光闪烁,那是白小苒的鳞片在反光,似乎是痛得在地上不断打滚。
  
  自从白小苒修炼出半人身之后,心态祥和,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有什么不舒服的时候,这还是第一次见她如此痛苦。
  
  我连忙打开灯。
  
  灯不亮。
  
  狗在叫。
  
  我试了几下,都无法打开地下室的灯,于是我就明白了——地下室的灯被破坏了。
  
  这时候,前方忽然立起一道黑影,两粒绿光在冰冷的闪烁,我一下子就认出来了,这是白小苒的眼睛。
  
  不,确切地说,应该是蛇瞳才对。
  
  同样,自从白小苒按照林肆的修炼心法,脱离蛇形,变出人身之后,双眼就是正常人类的眼珠,而不再是蛇瞳,现在她变出蛇瞳,让我更无法想象隐藏在黑暗当中的她究竟变成了什么鬼样子。
  
  如今,那两粒蛇瞳闪烁着冰冷而无理性的光芒,这让我瞬间就提起了12万分的警惕,沉着冷静而又小心翼翼地说道:“小苒,是我,吴深!”
  
  白小苒还是记得我的声音的。
  
  那两道目光一下子就黯淡下来了,变得柔顺许多。
  
  我掏出手机来,想借助手机的光看清楚地下室,却没想到亮光亮起的时候,手背就被狠狠地一抽,痛得我立马就甩掉了手机。
  
  手机咕噜噜滚下楼梯,灯光湮灭在黑暗中。
  
  现在我终于明白地下室的灯为什么打不开了,这个灯并不是自然坏掉的,而是被白小苒打烂了的。
  
  这是为什么?
  
  她不想让我看见什么?是她现在变成的鬼样子?
  
  现在,地下室里变得十分安静,与我刚刚来到时疯狂的哀嚎声完全是两个极端。我看不清楚地下室里的情景,却也是渐渐猜出了个大概。
  
  白小苒是一个容易害羞的女孩子,十分注重自己的形象(可能是在变成蛇之后更加敏感),当自己打扮得不得体的时候,比如说平常头发乱了点,她都会在意识到这件事后,就会立即捂着脸,赶紧跑回地下室中,直到梳平那一缕乱发之后,才敢红着脸出来见人。现在,她的身体似乎发生了异变,这也许就是她打烂电灯,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样子吧。
  
  我想到这点后,柔声开口道:“小苒,有什么事,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吧。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就连你刚刚变成蛇的时候,我也一直守在那你身边。你最丑陋、最骇人的样子我都见过了,难道你还能变得比那时候更丑陋吗?我现在就到你的身边去,不管你现在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想办法让你变回去的。你永远是我心里面最漂亮的小仙女。”
  
  黑暗中,白小苒没有回话,我就当她是同意了。
  
  转身在外面取来电筒,当我照到白小苒身上的时候,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
  
  倒不是她又妖化了,
  
  而是现在的白小苒全身上下、包括坚硬的蛇皮都被伤得体无完肤!
  
  那一块块毁坏的肌肤,就像是被硫酸坡过一样,熔化溃烂!
  
  我日!什么人!竟然舍得对一个十几岁的少女下这样的毒手?
  
  怒火冲进我的大脑,但理智又叫我冷静下来,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找出伤害白小苒的人报仇,而是帮白小苒疗伤!
  
  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白小苒她不是普通人,而是半人半蛇!
  
  我能把她送去医院吗?
  
  当然不能!
  
  恐怕我把她送去的不是医院,而是研究所吧!
  
  而我又不是专业的医师,普通的跌打损伤我自己会治疗,可是像白小苒现在这种伤势,我完全就是一头雾水,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才能够帮她处理这个伤口啊!
  
  怎么办?!
  
  这时候我想起了一个人。
  
  林歆。
  
  法医嘛,管她是什么呢,和救死扶伤的医生就差一个字,基础的专业医学知识应该都懂的——找她!
  
  我赶紧去捡起被白小苒打掉的手机,拿起来检查了一下,屏幕碎了点,但并不影响其正常功能——诺基亚,砸核桃,你值得拥有。
  
  我立马打电话过去给林歆。
  
  林歆正在约会,打了几遍都不接,甚至还掐断了。
  
  说实话,我能理解林歆的。
  
  年纪到了,愁嫁了,偏偏自己的职业又是法医,天天和尸体打交道,你说正常男人能够接受自己的对象是这样的人吗?所以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对她有意思的对象,自然就是把对象放在第一首位,生怕对象会将自己抛弃掉了。
  
  若是平时,我不会打扰她这样的大龄剩女;
  
  但现在不一样了!
  
  白小苒遍体鳞伤,就算法医美女拿着手术刀戳着我的心脏,我也得把这通电话给打通了!
  
  终于,在我不厌其烦的骚扰之下,林歆终于接通了电话。
  
  “吴深,你到底想干嘛?!”电话里传来林歆咬牙切齿的声音。
  
  我顾不上和她解释太多,开门见山地说道:“林大美女,我这儿有位朋友身受重伤了,但是我不能把她送去医院,所以想请帮我个忙,远程指导我怎么帮她疗伤。你放心,只要你帮了我这个大忙,以后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别说是缝一具尸体了,就算你叫我去帮你解剖尸体什么的脏的累的话,我都肯为你做!”
  
  这一通话说出来后,林歆的火气马上就消了下去:“能让你说出这番话来,那看来‘这位朋友’对你来说无比重要了。好吧,看在你的‘这位朋友’的份上,我就帮你这个忙吧。不过,你可要记住今天的话,以后我叫你的时候,你一定要随传随到哦!”
  
  “好!”
  
  “你在哪儿的?”
  
  我赶紧解释说:“你别过来了,你远程指导我怎么帮她疗伤吧。我这儿不方便你过来。”
  
  林歆讶异:“可是,如果你朋友身受重伤的话,医生不到现场帮忙处理伤口,万一伤口感染或者出什么问题的话,万一你朋友死了怎么办?”
  
  我:“你放心,她生命力顽强,这点小伤不会要她的命的。”
  
  林歆:“到底是‘重伤’还是‘小伤’?”
  
  我:“你就别管那么多了,这里不用你过来,我们这里确实不是很方便,你只要远程指导我怎么处理伤口就行了,你放心吧,一些基础的医学知识我还是有的,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林歆:“你这是在用你朋友的性命在开玩笑!”
  
  “没时间争辩这个了!”我哀求道,“林歆你帮帮忙吧!”
  
  林歆叹了一口气:“发张照片给我看看。”
  
  “谢谢。”
  
  我收了电话,把白小苒抱起来,这时候她乖顺得像只宠物,可是紧闭的双眼、紧咬的下唇、发白的小脸,这些统统都在告诉我,她正在努力地压抑着体肤上的疼痛!如果不是我,她才不会把自己压抑得如此辛苦!
  
  我把她抱出地下室,放到了光线姣好的地方,这时候我都管不了那么多了,匆忙地去把店门拉了下来,也不知道从外面路过的人是否看见了店里面的白小苒!
  
  在掩藏好了店门之后,我回到白小苒的身边,用手机对准她拍照。
  
  这时候我的手心里全是汗,全身抖得都快发虚了,但是又不得不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现在白小苒唯一能够依靠的人就是我了,这个时候我若是再自乱阵脚,那白小苒就真的玩完了。
  
  拍照片,也是讲究技术的。
  
  我避开了白小苒的下半身,只拍了上半身。
  
  那个挨千刀的,伤人就伤人了,竟然连白小苒的的脸都不放过,难怪白小苒会连地下室的灯都打烂了,到现在都紧紧闭着双眼,恐怕是连自己都没有办法接受自己现在的样子吧!
  
  我拍好了照片之后,给林歆发了过去。
  
  林歆看到照片后,吓了一大跳,打电话过来问:“这女孩是被什么伤的?硫酸吗?”
  
  我闭上眼,仔细地回味了一下地下室里那股刺鼻的酸味。
  
  一个熟悉的名称渐渐地浮出水面。
  
  “不,不是硫酸,是雄黄。”我说。
  
  林歆:“雄黄?雄黄有这种强腐蚀性?”
  
  我:“你别管那么多了,该怎么办?”
  
  林歆也知道事情的轻急缓重,马上进入指导状态:“你先去拿清水帮这个孩子冲洗伤口,先让腐蚀程度降低了再说。”
  
  “嗯。”
  
  后面我是大脑一片空白了,全都不记得林歆在说什么了,但是身体却是如实地按照林歆的吩咐去做。
  
  等处理好了白小苒上半身的伤口,白小苒的双目依然是紧紧闭着的,若不是她的身体在轻微地抖动着,紧咬着的下唇从未松开过,我差点儿就以为她是昏迷过去了,可是这些症状却又让我觉得她是清醒的。
  
  看着她洁白如雪的肌肤如今布满了疮痍,就让我忍不住为其感到怜惜。
  
  这孩子是这辈子的命格太衰了吗?怎么所有不幸的事情都发生在了她的身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