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08章 复仇,刺魂第308章 复仇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08章 复仇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上半身是搞定了,可下半身还是伤痕累累的,许多处的蛇皮都烂开了,露出粉红的嫩肉。
  
  该怎么处理?
  
  白小苒的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蛇,人和蛇的部分能够用同样的方法处理吗?
  
  我想了想,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拍了蛇尾给林歆看:“我的宠物受了同样的伤,也是用同样的方法处理吗?”
  
  林歆看了照片之后,整个人都震惊了:“吴深!这是蟒蛇吗?你竟然还养了一条蟒蛇???”
  
  我无奈:“是啊!”
  
  林歆:“你的口味真是与众不同啊……用一样的处理方法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吧,你试试?”
  
  我:“哦。”
  
  林歆:“对了!吴深,刚刚你给我看的照片……这女孩怎么像我以前经受过的一具女……”
  
  我挂断了电话。
  
  着急着为白小苒处理伤口,我无暇去想那么多呢!
  
  *
  
  在帮白小苒处理好伤口之后,我看她的脸色也渐渐地恢复了平静,可是双眼依然是紧闭着的,只不过是松开了下唇,时不时地吸吸鼻子,显然是在抽泣啊。
  
  我摸摸她的头,说:“别害怕,这世上还有很多灵丹妙药,能够活死人肉白骨的神药都有。今天不就是受了点伤嘛,就算以后会留下伤疤,我也帮你找到那些能够去掉疤痕的灵药回来给你用。现在你最重要的就是养好伤,不要想那么多,知道了吗?”
  
  半晌,她才低低地用鼻子“嗯”了一声。
  
  看她心情已经平复了,我才开始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白小苒哽咽抽泣着,慢慢地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她说她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她如以往一样,守在柜台边看店,硕大的柜台正好可以掩藏住她的蛇尾,所以就算别人走进店里来,她只要不出来就不会有人看到她的蛇尾巴。
  
  出事的时候,是有一个人走进来了。
  
  那个人背着一个黑色的包,肚子鼓胀的很,似乎里面藏了什么东西一样;头上戴着鸭舌帽,把帽檐压得低低的,领子也竖了起来,遮挡住了大部分脸。
  
  这人的行迹一看就很可疑,但白小苒涉世未深,所以就没有在第一时间里就察觉出那人的异常,一如既往地接待进店的客人:“您好,今天纹身师父不在家,如果您真的想要在我们店里做纹身,方便的话,请留下您的姓名和联系方式,等我们的纹身师父回来之后,就给您打电话,约个时间做纹身。”
  
  那人点点头,走了过来。
  
  等那人走进,忽然从怀里掏出一罐东西,拧开瓶盖就往白小苒的身上泼去!
  
  那是雄黄了。
  
  雄黄克蛇。
  
  白小苒当下被雄黄酒泼到身上,顿时感觉就像是硫酸泼了身,尖叫着倒下。
  
  她痛苦地在地上打滚时,看见那人就像是很熟悉纹身店的格局一样,冲进了风铃房,然后抓着一个画卷跑了出去。
  
  店外因为她方才凄厉的尖叫而引来不少人,但是没有一个人拦住那人的离去,而是好奇地站在店门外观望着。白小苒害怕人会越来越多,会有人看见自己的真身,于是撑起身体,在人多之前,溜回了地下室……
  
  *
  
  听完白小苒的讲述,我已经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经过,那形迹可疑的人应该就是经天祥了,他来到我店里,就是为了带走封印薛佳凝的画。但从白小苒的讲述来看,经天祥是有备而来的,不然他又怎么会知道白小苒是蛇妖,又怎么会准备好雄黄酒去克制白小苒呢?
  
  ——这些事,应该是张启新告诉他的吧。
  
  我走进风铃房一看,果然,供在师父画像前的薛佳凝的封印画已经不翼而飞了。
  
  唉!
  
  还是让经天祥得手了。
  
  我从风铃房走出来的时候,看见白小苒趴在沙发上,泪眼婆娑地看着我,不安地问:“那个画,真的不见了吗?”
  
  我点头。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你让我看着店,可是我没看好店,还让店里面的东西不见了。”白小苒伤心地说。
  
  我就欣赏这孩子温顺的性格,现在还有几个孩子能拥有像她这样善良无垢的品质?
  
  “不怪你。你好好养伤就行了,东西丢了不要紧,问题不大。”我柔声对她说。
  
  白小苒却很伤心:“可是那个怨鬼是来杀你的!她的仇人是你,所以她一定还会回来找你的!万一你真的死了怎么办?”
  
  我哭笑不得:“我有这么弱鸡吗?那女鬼回来找我才最好,省了我去找她的功夫。”
  
  白小苒不说话了,但是看着我的眼神依然充满了担忧。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让敏感的女孩子彻底放心,只能是摸摸她的头,柔声对她说:“你先休息吧,好好养伤,其他的事情不用多想了,也不要去担心伤疤的问题,我会让你变得和没有受伤之前的样子。乖~”
  
  她“嗯”了一声,我把她抱回地下室,这期间她表现得都很乖顺,看起来问题是不太大的。
  
  我修好了地下室的电灯泡,就离开了地下室。
  
  *
  
  瘫在皮椅上,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先前我还以为一切事情都该解释了,但是没想到,现在被张启新和经天祥一个折腾,又让所有事情都回到了原点。
  
  怨鬼我是不怕的,但是我又不知道她会躲在什么角落里,会在什么时候又跑出来整我一下——想到以后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将要提心吊胆地过日子,我是很烦躁的。
  
  尤其,他们还把白小苒伤成这样。
  
  想要画,偷不就行了?何必伤人呢!
  
  这件事,叔可忍婶都不可忍了!
  
  经天祥别想做了这件事情之后还能全身而退!
  
  可是我该怎么找出他们,为白小苒出这一口恶气呢?
  
  就在我无比苦恼地时候,忽然一抬头,就看见了走进店来的熟悉的身影——张启新的身体!
  
  这具无头行尸在前面被施过法,是要走到目的地才罢休的,而他的目的地就是我的纹身店,我在路口的时候就猜到了张启新的断头在我们的店内,所以我就先跑回来了;而按照他的走法,也是这个时间点刚好到了。
  
  我的店门是早就关了的,但是无头行尸在接受前面的施法的时候,就是要走到目的地才罢休,所以就算门关了,他也在外面挠出个洞再进来。
  
  这下好了。
  
  有了这具尸体,我就有办法找到张启新的断头。
  
  我立起身,从桌上拿起了一个铃铛,对着尸体摇了摇,勾勾手指:“过来。”
  
  他很听话,走了过来。
  
  我把引入卧室,把卧室整理了一下,仓促地布置出了一个临时法坛。
  
  我让张启新的身体躺到床上,拆下贴在他脖子上的画纸。
  
  这个时候,我变得冷酷无情。
  
  这是你们先招惹我的,那就不要怪我下手不留情了。
  
  我转身去师父的房间里拿来了一个木盒。
  
  这木盒里,存的是师父的法器,没有什么花里胡哨,就是一般的七星镇魂针,和外面普遍流行的七星镇魂钉是差不多功效的,只要插在尸身上,就能镇住其鬼魂,令他受到无法用言语表述出来的痛苦。若真的要做个形容的话,那应该就和身处地狱差不多吧!
  
  我们刺魂师常用的工具就是针,所以这法器的效果虽然是一样的,但是在打造的时候,还是打造成了我们平常最熟悉的款式。
  
  我将镇魂针*了张启新的颈窝、心口、手腕、脚腕中,每*一针,这死人的尸体就好像是活的一样,弹了一下,像是活人感受到痛苦的一般。
  
  可惜,因为张启新的尸体缺了颗脑袋,所以七根镇魂针还剩了一支应该插在其天灵盖处的针。
  
  随后,我按下了床头的蓝牙音箱。
  
  和尚的诵经声传了出来,吟诵的正是往生咒。
  
  于是,我就看见躺在床上的尸体,被插针的地方一抖一抖的,似乎被折磨得很痛苦的一样,想要逃跑,但是尸体又被钉在床上,让他无法逃脱。
  
  搞定。
  
  我坐下来喝茶,守株待兔即可。
  
  张启新虽然身首异处,但是毕竟同为一体,又怎么会没有点感应呢?
  
  现在他的身体受到七星镇魂针的折磨,又有《往生咒》的加持,想必远在千里之外的头颅也会不好受吧?
  
  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呢?
  
  一般来说,普通的新鬼形体还不太稳固,没有多大的力量去抗衡这样的折磨,最多挨不过一天就该跑来跪地求饶了吧?
  
  薛佳凝、张启新、经天祥,三个家伙不知下落,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三个必定是在一起的,这个时候张启新就成了他们铁三角的突破口。张启新受到折磨,薛佳凝还能坐视不管吗?他们三个能够让张启新的亡魂一直被折磨下去吗?
  
  往生咒、往生咒,就是和尚最常用来超度亡魂的经文。
  
  张启新慷慨赴死,是为了在死后能够和薛佳凝相见、相守,我现在送他一篇往生咒,祝他早日超升,快点魂归地府,早日投胎转世——相守尼玛!痛打天下情侣狗,能拆散一对是一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