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09章 冷酷到底,刺魂第309章 冷酷到底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09章 冷酷到底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午夜已至。
  
  听着销魂的《往生咒》,我坐在堂前昏昏欲睡。
  
  这段经文,太魔性。
  
  噹~噹~
  
  门外的铃声和经文融合在一起,毫无违和感。
  
  “呜呜呜……”
  
  凄凉婉转的哭声在外面响起,断断续续,如泣如诉,也毫无违和感……
  
  诶,不对!
  
  我睁开眼,侧着耳朵仔细听了一下,这才发现那段哭泣声是从外面传来的,是一个女子婉转的呜咽声,响在寂静的午夜里,令闻者不禁寒毛耸立。
  
  我等的鬼,来了。
  
  我走出去,果然看见门外跪着一道惨白的人影。
  
  她趴在地上,哭得不成人形。
  
  而在她面前,有一颗断头滚来滚去,偶尔会把正面露给我看,那面容上全是痛苦和挣扎,他把下唇都咬破了,鲜血糊了整个下巴,再搭配上那个表情,若是让普通人瞧见了,肯定是被他吓得屁股尿流的。
  
  “阿新!你别在咬嘴巴了,我们已经到了,你很快就没事了……”薛佳凝哭着对骨碌滚动的头颅说。
  
  我站在门内看着他们,心里美滋滋~
  
  这时候,薛佳凝看见我了,她马上放下断头,踉跄地爬起来,朝我扑过来,但是当她扑到门上时,就被门口上布置的结界给挡回去了。
  
  我笑着指指贴在门铃上的符纸,她或许不懂那是什么符,但是效果很明显,这道符就是最新布置下来的,令他们这样的怨鬼无法入门!
  
  她脸色一白。
  
  这还不止是这样。
  
  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找出《往生咒》,点击播放,然后把手机放在门槛上,转身就走。
  
  “吴深!”薛佳凝趴在结界上,凄厉地尖叫:“吴深你听我说!你给我回来!你给我回来听我说啊……啊……”
  
  不管她怎么挠门,我回到房间里,戴上耳机,呼呼欲睡。
  
  *
  
  我不习惯早起。
  
  但是这一天,黎明时分我就醒过来了。
  
  走出房外,看见一道身影静静地立在门口,那身影立起来比常人高了半米,不由得为之一怔。但仔细看明白是谁后,我松了一口气,原来是白小苒不在自己的房间里待着,跑出来守门了。
  
  唉,要是有什么人早起,路过这里一看,看到我家里的白小苒,那是不是明天就要上头条了?
  
  不过我想也不可能,因为白小苒很警觉,要是在她的视野里出现一个人呢,她一定会很快就闪躲开,不会让别人看到的。
  
  “小苒,你在干什么呢?”我走过去,看见她表情冰冷地盯着门外。
  
  我愣了一下,忽然觉得白小苒现在这个样子像极了蛇类警觉的样子,当蛇类预感到危险存在的时候,可不都是像她这样把身体立起来吗?看看,这都比我高出半米了。
  
  而门外,当然是什么都没有了。
  
  天快亮了,薛佳凝怨气再重,也得避避日头,不是吗?
  
  我弯腰捡起手机,关了往生咒,白小苒这警觉的身体这才软了下来,也矮了下来,变回了往常小鸟依人的样子。
  
  我问她:“大半夜的,干嘛不睡觉,跑到这儿来守门干嘛?看门的,让旺财看不就行了?”
  
  “汪汪!”脚边的蠢狗表示自己能行!
  
  白小苒眨眨眼,委屈无辜地说道:“昨夜那只坏鬼又来了!”
  
  我说:“我知道。”
  
  白小苒:“她一直在门外,我害怕她又进来害你。我本来想叫醒你的,但是看你睡得那么香,就不忍心叫醒你了。”
  
  我哭笑不得:“所以你就在外面守了一夜?”
  
  白小苒认真地点头:“是。”
  
  我:“你是不是傻啊?他们在外面就在外面呗!有符咒结界挡着,他们进不来的,你管他们在外面怎么鬼哭狼嚎呢,要是睡不着,戴副耳机不就行了?”
  
  白小苒委屈:“我这不是害怕他们会进来吗?你门上是贴了符咒,可是谁知道会不会有意外呢?所以我就在这里瞪了他们一晚上。”
  
  说到这里,白小苒表情一软,说道:“不过那个女鬼看起来好可怜啊,她跪在我面前,不断哭着求我,还和我说了好多话。”
  
  我:“都说了什么?”
  
  白小苒:“没什么,她就是说她和她男朋友过去的故事,妄图打动我,但我听着一点感觉都没有。”
  
  “真的没有?”我吃惊地问:“这还是你吗?小苒?我记得你可是看个韩剧都哭得稀里哗啦的呀!这次真人版的生死恋到你的面前了,你怎么一点都不动心呢?”
  
  “不知道,反正一点感觉都没有,还觉得很恶心。”白小苒愤愤不平地说道:“她告诉我她的故事,不管她表情做得再多凄美、故事描述得多感人,但是我只要想到她曾经想要杀你的事情,就一点都不感动了!我只会觉得,她是故意做派,编造一套爱情故事来骗我的。哼!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呢?”
  
  原来是为了我!
  
  我心里一暖,笑容也变得暖和了许多,好心地提醒她:“其实薛佳凝说的未必就是编造的故事,我不知道她和张启新过去的故事是怎么样的,但是我觉得一个能够让男人用生命去呵护的女人一定不会坏到哪里去。她现在行事偏激,那是因为她死后化作怨鬼,怨鬼在很多时候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怨恨,才会去伤害别人的。当她还是活人的时候,也许是一个善良美好的女孩子。”
  
  白小苒一哼:“管她呢!昨晚,她还想求我关了手机播放的经文,让他们好受一些,我才不呢。他们也好意思这么求我?白天用雄黄酒泼我,晚上就想让我关掉往生咒?哼哼,我被雄黄酒泼得全身破皮流血的时候,他们怎么就不心疼我一下?想让我放过他们,门儿都没有!”
  
  “嗯嗯,说得对,门儿都没有。”我温柔地哄着她:“不过天快亮了,你也守了一夜了,累了吧?快回去休息吧,受了伤就好好休息,别想太多。今晚上他们还会再来的,你就别管他们了,他们不管怎么吵怎么闹,都有我来对付他们呢。他们现在有求于我,哪里还敢跟之前那样造次?你放心吧,他们对你那么坏,我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松地放过他们的。”
  
  “嗯……”如此,白小苒这才鼓着气嘟嘟的小脸,被我哄回地下室去了。
  
  *
  
  中午,一个憔悴的人来到了我店门外,一看见我,扑通一声,跪在了我的店外。
  
  铁三角之经天祥!
  
  那铁三角里唯一的活人。
  
  薛佳凝和张启新都是鬼,因为我的店有符咒结界加持,他们不能再跨过来,所以只能让经天祥来了。
  
  一来就跪,可见其心多诚!
  
  “别别别介样!”我掩藏着内心的小嘚瑟,表面上虚伪客气地迎过去:“跪什么跪呢?我还很年轻,也不是你祖宗,你起来,快起来!”
  
  “我不,你要是不放过薛佳凝和张启新,我就不起来!”经天祥铿锵有力地叫道!
  
  这声音之大,渐渐引来了吃瓜群众。
  
  他是故意跪在店外,这样别人走过路过都会看到的,接着他大声嚷嚷,引起更多人的注意。当人越来越多的时候,他再利用群众舆论,道德绑架逼迫我答应他的请求。
  
  嘤嘤嘤!
  
  我吴深活了一大把岁数了,要过脸吗?!
  
  “那你就继续跪着吧!”我乐呵呵地对他说,然后无视吃瓜群众门的指指点点,转身回到店内,躲进厨房里,一边准备午餐一边致电110,没到10分钟,警察蜂拥而至,让跪得双腿发麻的某位逃犯想站起来逃跑都逃不掉了。
  
  当英明神武的警察蜀黍们把经天祥押走,原本对我指指点点的吃瓜群众们对我纷纷竖起了大拇指,曰:“原来吴深还是个见义勇为的三好青年啊,刚刚那个人竟然还是*犯,真是白为他抱不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