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11章 纯属逗乐,刺魂第311章 纯属逗乐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11章 纯属逗乐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听了街坊流言,我意识到这件事已经惊动了住在附近的人,所以当晚上撤了“广播”,也仅此而已。
  
  第二天,我就看到那个三流小说家到我门口闲逛了,跟做贼似的,时不时把头探进来,不知道偷看什么。
  
  我们,也算是打小一块儿长大的吧,毕竟两家就隔着一面墙。
  
  小时候一起玩过,不过在王小明偷拿东西生病之后,就再也不敢踏进我们的店,和我的关系也日渐疏远了,日后相见,他都是躲我躲得远远的,连招呼都不敢打。
  
  而他八字又偏轻,较常人易撞邪,所以在我们店内闹出的一些“不太平”的事情,十有八九都被他察觉到了,这或许就是得天独厚的条件吧,让他把自己从小经历过的、又搞不明白的事情编排成书,放在网上连载,竟然慢慢地红了起来。尝到了甜头之后,他就开始时刻关注我们店了,巴望着又有什么新的故事取材,可以继续供他创作。
  
  这回,又是来取材了。
  
  我迎面走过去。
  
  他看到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转身就跑,但是刚转身,就硬生生地刹住了脚步,转过来看我,僵硬地动动脸皮子,和我打了声招呼:“嗨。”
  
  我笑了笑,已经注意到他的双脚都站在门槛之外,打招呼是打招呼了,但是他并没有勇气跨过来。
  
  “昨晚……昨晚怎么不听你放经文了?”王小明问。
  
  我说:“有人反映说半夜放歌太吵人,怕影响你们睡觉,所以我就不那么做了。”
  
  王小明扒着门,哀怨地和我说:“昨晚上,我又梦见‘她’了。”
  
  “谁?”
  
  “每天晚上来找你的那位。”
  
  “哪位?”
  
  王小明一急,说:“每天晚上在你门口嘤嘤哭的那只女鬼!”
  
  我淡定从容地说:“你想太多了,这世上没有鬼。”
  
  “跟我装了十几年,你累不累啊?”王小明翻了一个白眼。
  
  我正色道:“你是职业病发作,该吃药了!”
  
  王小明一挥手:“我才没病!我啊,自从那天晚上你把我送回家后,我就天天梦到‘她’。”
  
  “啊哈?”我挑挑眉。
  
  王小明苦恼地说:“吴深啊,她一直缠着我,这也不是个办法啊!难道你就不能想个办法,帮我去掉她?我看她怪可怜的,实在是于心不忍,必须得有人帮她一把才行!昨晚上,我又梦到她,她在我的梦里面哭得那叫一个情真意切啊,作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我觉得我必须得出手一把了!”
  
  我感到好笑:“‘她’在梦里和你说什么了?”
  
  王小明深情款款地说:“她说,她的头被恶人砍断了,并且藏起来了,她变成鬼后,因为没有头,经常撞壁,撞得胸都平了。”
  
  “噗!”我忍!
  
  王小明白了我一眼,又继续深情款款地讲述:“可是!还是找不到她的头!为了她的胸,她必须得去找回自己的脑袋。可是没有脑袋就代表着没有眼睛啊,没有眼睛,她就不知道该怎么找啊。苦逼了五百年……”
  
  “等等,多少年?”我愣了一下。
  
  “五百年!”王小明白了我一眼,继续说:“苦逼了五百年后,终于遇见了你。你怜悯她,所以你帮她找回了脑袋,并且装了回去。当她脑袋重新长在脖子上之后,眨眼一看,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以为貌比潘安的大帅哥!于是春心荡漾,动情爱上了这位貌比潘安的大帅哥。可是,这位大帅哥却告诉她,人鬼殊途,感情是谈不了的,于是狠狠地拒绝了她,并且闭门不见她。她就只好夜夜都到这位大帅哥的门前哭,哀求他出来见自己一面。可是没想到那个大帅哥竟是这么狠心的人!不管她怎么哭,哭得有多伤心,泪水都变成了鲜血,他,都还是不出门!”
  
  这回,是他自己停住了。
  
  我看他差不多讲完了,才友情提醒他一声:“我的店24小时营业,从不关门的。”
  
  “咳咳!”王小明脸一红,眼珠子疯狂转了几个圈,这才找到理由来自圆其说:“那就是……就是你用别的方法让她不能进门!”
  
  我正色问:“王小明啊,你是个灵异作者,不是言情作者,怎么你每次来和我讲鬼故事都是浓浓言情范呢?”
  
  王小明:“咳!现在人都喜欢这样嘛,看我书的都是男读者,他们就喜欢有漂亮女鬼爱上自己……呸!什么鬼故事!我是真的梦见了!而且每天晚上都是重复做同一个梦,完全一模一样!这肯定不是巧合,是那个鬼妹妹给我托梦来了。“
  
  “五百年了,还鬼妹妹?”
  
  “鬼姐姐!”王小明不耐烦了,说:“不说那么多了,吴深你就给我一句回话吧!你到底喜不喜欢那个鬼姐姐?你实话告诉我,这样我才能够去给那个鬼姐姐回话啊。你喜欢她,我就祝你们百年好合;你要是不喜欢她,我回了她的话,她也好去投胎转世,谁也不耽误谁。”
  
  我认真地说道:“我喜欢她。”
  
  “好咧!”王小明放下了压在心口上的大石头,转头就走,但走没三步,又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转过头来,震惊地瞪着我说:“等等,我怎么记得你上一回也是这么回我的?你到底,喜欢多少个女鬼啊?”
  
  我也认真地回答他:“这是你说的啊,看你书的人都喜欢多个美女爱上自己嘛。”
  
  王小明:“你认真点!”
  
  我认真地说:“认真的。你看我佛经都停了,今晚你要是还梦见那个鬼姐姐,你就让她直接来找我吧,我今晚洗干净了,床上等她。”
  
  王小明一皱眉:“小说是小说,现实是现实,我觉得做人还不要太花心的好。你已经有……”
  
  他一想,想不明白了,赶紧拿出手指头来掰着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十九个女鬼朋友了,你要是真的只贪图和女鬼办事不会染艾滋病,你也不能就这么随便的伤害一个女鬼的心。”
  
  我认真地说:“我今晚会好好地安慰她的,你放心吧,只要她今晚来找我了,我保证她以后都不会扰你清梦了。”
  
  看我这么真诚,王小明放下了最后的那一点道德底线:“好吧,为了我以后能睡好觉,我就这么告诉她吧。”
  
  然后他开心地走了。
  
  等他走后,我身后传来一个噗嗤声,转过头,已经看到白小苒趴在柜台上,不停捶桌狂笑了。
  
  王小明是个逗逼,每次来,都有一个好故事,能把白小苒逗得那么开心。
  
  “哈哈哈!这么扯……亏他想得出来!哈哈哈!那个什么鬼一看就和我们同一个时代的,他还五百年呢,哈哈!”白小苒疯狂地吐槽。
  
  我微微一笑,说:“这写书的人都喜欢五百年、一千年这两个数字,上次不是给我安排了个千年女鬼吗?”
  
  “千年女鬼烂大街了,还写!”白小苒笑着擦眼泪,但是咧到耳根子下的嘴角还是没有收拢得回来,她不解地问我:“吴深,我不明白,你明明知道那王小明都是胡扯的,你怎么每次都喜欢听他讲完呢?”
  
  我认真地说:“因为他每次都夸我帅!”
  
  貌比潘安的大帅哥啊!
  
  你听听,来自同性的最真诚的赞美,我喜欢。
  
  白小苒笑着问:“那王小明怎么没有梦到那女鬼呢?我见他好几次都是故意喝醉了,半夜从我们这里走过去,有好几次,我看到他被吓得屁滚尿流地逃跑。我感觉他应该看到了一些东西,我要是那个女鬼的话,一定会找他帮忙的,那个女鬼看起来怨气好重啊,如果她缠上普通人,让普通人帮她传个话什么的,应该不是难事啊。”
  
  我含笑着看着她,说:“这条街是我的地盘,你说,我能让她在我的地盘上伤人吗?”
  
  白小苒一下子明白了我的意思,脸一红,低下了头去。
  
  那天我送王小明回去,就在他的席子下压了清心符,保证他不被梦魇所扰,薛佳凝托梦缠他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他还能做出那样的春梦,只能说是他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了——每次我这店里闹出奇怪的动静的时候,他做的梦都是一个套路!
  
  我顺着他的话说下去,这样也好让他早点消除了这些疑虑,好重新恢复正常生活。
  
  “那,吴深,你打算什么时候放过那个女鬼呀?”白小苒歪着头,天真地问。
  
  她问这话的时候,我很仔细地打量她的神情。
  
  她从眉眼到嘴角都是笑意盈盈的,应该是王小明那逗比逗乐的,到现在,那欢乐劲还没有消除下去。
  
  她会笑着问这件事,就说明她对薛佳凝没有怒气了,要知道,早些天她和我提起门外那个女鬼的时候,都是恨不得咬碎银牙地去说的,但是现在,她问得很轻松。
  
  我问:“你的伤口还疼不疼?”
  
  白小苒摇摇头:“不疼了。吴深,是不是妖怪的恢复能力特别强呀?我看起来那么严重的伤,这才几天呀,就全好了。”
  
  我看着她白玉无瑕的脸说:“是啊,甚至还不留疤呢,早知道妖怪受伤连疤都不留,你前几天都是白伤心难过了!”
  
  白小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放过他们呀?”
  
  我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放过他们?”
  
  白小苒:“这关我什么事?”
  
  我说:“是那薛佳凝伤的你,该不该放过她,我说得不算,看你意思。你要是觉得他们还是那么可恶,我就别的方法折磨他们,保证他们做鬼也得知道死了比活受罪还难受。你要是觉得无所谓了,那就这样吧。”
  
  白小苒不敢置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问:“你做的这一切都……都是因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