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12章 恶鬼本恶 1,刺魂第312章 恶鬼本恶 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12章 恶鬼本恶 1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白小苒脸红了,呆呆地看着我,许久都说不出话来,不知道是感动还是什么的。
  
  早在看到白小苒受伤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了,一定要让那两鬼知道错字怎么写!
  
  过了会儿,我问:“你怎么想?”
  
  但是白小苒表情复杂,似乎还没有想明白是否要放过薛佳凝那对,于是我也就没有再继续问下去,继续去忙别的事情了。
  
  *
  
  我从来都是个说到做到的人,白日里在菜市场里答应了街坊不再放佛经了,所以今晚上我就取消了放佛经这种大慈大悲的举止,但我也不是那么轻易放过人的人,所以我改为在门口上多设置了几道符箓。
  
  一道禁锢符,只要鬼魂到了我门前,触发了此符,就会被禁锢在原地,无法离开;
  
  三道不同功效的慑魂符,我原想只用一道慑魂符就够了,但是一想到那日白小苒皮开肉绽的模样,我顿时觉得一道慑魂符不够了。
  
  ——这些事,我自然是没有和白小苒说的。
  
  入了夜,我难得的把店门关了。
  
  我是鲜少关门的。
  
  所以看到我把门关上了,白小苒是一脸的迷惑,问我为什么这么做。
  
  我看了她一眼,说:“今晚上可能会有点儿吵,所以关门算了,好睡些。”
  
  白小苒:“?”
  
  她现在不懂,等到午夜,她就明白了。
  
  我知道今夜不会太宁静,可是我还是低估了那吵闹的程度,哪怕我提早准备了眼罩耳塞等助眠神器,可是到了深夜里,我仍然是被那撕心裂肺的吵闹声给震醒了!
  
  初醒来时,我是不打算理会的,所以闭上眼、翻个身,打算重新睡下的。但是奈何那惨叫声实在磨人,耳塞根本无法阻挡那惨叫声。
  
  我不堪忍受,气得起了身,这才想起来,鬼的叫声与人的叫声是的两码子事。人的叫声是通过人的耳道,而鬼叫声则是直接影响脑波的,所以就算我把耳朵堵上了,也无法阻断薛佳凝和张启新的惨叫声。
  
  唉,这明明是在教训那不知天高地厚的薛佳凝和张启新,怎么到最后反而变成是在折磨我了?
  
  我起来,到风铃房里找下朱砂和符纸,打算画个清心宁神的咒符,只是打算做成耳塞,所以把符纸裁成了一小条,真是迷你。
  
  在我画好之后,看见门前有一道白影飘过。
  
  是白小苒。
  
  看她的样子,是要出去。
  
  于是我把迷你符卷成两小卷,塞入耳朵后,就跟了出去。
  
  ——世界,顿时清净了许多。
  
  *
  
  “你们,别再吵了。”白小苒打开了门,无奈而又柔和地对外面说。
  
  顿时,外面的二鬼停止了尖叫。
  
  透过白小苒纤细的身体,我看到了外面的薛佳凝和张启新。
  
  张启新只剩一颗头颅,他是被恶鬼所害,死后化鬼也是低等的祟鬼,也就那样了。
  
  但薛佳凝却是吓人得很!
  
  她死后化作怨鬼,又得儿子婴灵的怨气,怨上加怨,所以本身怨气就重;
  
  后来又杀了几人,罪孽加身,更是凶恶;
  
  经过张启新的死,更是激化了她本身的戾气;
  
  现在被慑魂符震慑,是把她的本相给激化出来了,惨白的面容,猩红的眼眶,血泪在脸上纵横,显得无比狰狞可怖!
  
  听见白小苒说话之后,她停止了惨叫,抬起头,先是看了她一眼,然后又马上转开眼,看向贴在门顶上的符,虽无言,但是那双无助的眼睛已经是在哀求白小苒了。
  
  白小苒犹豫了一下,抬起身,摘下了符。
  
  唉,这傻孩子!
  
  然而,事情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她在摘第三道慑魂符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最后把手放下了。
  
  我??
  
  薛佳凝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这最后一道符我不摘了。”白小苒义正言辞地对薛佳凝说:“今天我查过书了,知道吴深今天画的是什么符了。我虽然同情你,但我不傻。什么条件都不说,就帮你把所有的符都拆了,我不是傻就是犯贱!”
  
  薛佳凝楚楚可怜地问:“那你想怎么样?”
  
  白小苒:“我要你离开这里!你在这里的这几天,闹得我们谁也睡不好,烦都烦死了。所以,我可以把你男人的身体还给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不再来寻吴深的仇,拿回你男人的身体后,你们就离开这里吧。不管去哪里都好,以后不要再杀人,不要再复仇了。”
  
  一行血泪从薛佳凝的脸上滑了下去,显得她是更加楚楚动人了。
  
  “好,我答应你。”薛佳凝说。
  
  白小苒叹了一口气,举手摘下了最后一道符。
  
  刹那间,阴风四起!
  
  眨眼间,薛佳凝狠狠地掐住了白小苒的脖子,凶相毕露!
  
  “佳凝!”断头惊惶地喊道!
  
  白小苒被按在门板上,一脸懵逼。
  
  我叹了一口气,指尖凝起一簇业火,朝薛佳凝掷了过去。
  
  薛佳凝是没有预料到有“暗器”,愣了一下,本能地躲闪,这就松开了白小苒。
  
  “吴深!”白小苒终于发现了我。
  
  我叹了一口气:“还不过来?”
  
  白小苒吐了吐舌头,赶紧蛇皮走位,迅速地溜到了我身后,躲了起来。
  
  “吴深!”薛佳凝咬牙切齿地吼道,化作一道阴风冲我直面而来!
  
  那戾气,刮在脸上,宛如刀锋!
  
  “啊——”
  
  叫的人当然不是我。
  
  也不是薛佳凝。
  
  而是张启新!
  
  刹那间,阴风停了,薛佳凝也显形了,她的鬼爪子就停在我的脸皮上,仅有0.3厘米,好险好险!
  
  她的表情也是丰富。
  
  惨白的面容上纵横着血泪,凶狠的眼神变作了可怜的眼神,她迟疑了三下,才回头看向张启新,看他怎么样了。
  
  那可怜的断头在地上骨碌碌地滚动着,想逃。
  
  但是不管他怎么逃,都已经被我用业火圈住了。
  
  他没有薛佳凝那么好命,死后只是只低等祟鬼,别说是扛不住业火焚身了,甚至连业火的热度都受不住,仅仅是短短几秒钟,他的死人脸皮竟然被烧得泛了红。
  
  薛佳凝立马举手投降,并膝跪下,脸上充满惶恐,声音完全颤抖:“我错了,我错了,你放过他。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错了,和阿新无关!你有什么不满,全都冲我来吧!他现在就只剩下一颗脑袋了,其实他想做什么都做不到了,所以一切所作所为都是我的错!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你要惩罚,就惩罚我好了!不要再折磨他了,我求求你了!”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她连忙冲我低头道歉。
  
  我把躲在我身后的白小苒拉出来,说:“不是我。”
  
  “啊?”白小苒一脸懵逼。
  
  这孩子是不是被吓傻了?
  
  被雄黄酒浇得皮开肉绽的不是我,是她;
  
  刚刚被掐脖子的是也不是我,是她;
  
  所以薛佳凝和我道什么歉呢?不过就是以暴制暴之下无可奈何的敷衍之举罢了,至于道歉的诚意,我是半点都不信的。
  
  薛佳凝马上转了身,冲白小苒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伤你,请你原谅我。我也是一时糊涂才会那样伤害你的,我……我也是着急了,想要进去把阿新的身体拿出来,怕你拦着,才会冒犯了你,真的对不起。如果还有再重来一次的机会,我绝对不会那样对你的。”
  
  白小苒心一软:“算了。”
  
  我斜了她一眼,她立马瞠目:“那……不算了……”
  
  这傻妞!
  
  我叹了一口气,转头问薛佳凝:“知道鬼市吗?”
  
  薛佳凝点头:“知道,但是没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