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17章 朋友!,刺魂第317章 朋友!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17章 朋友!
玄门之中,有着各种各样的玄术,不同的玄术发展出不同的流派,慢慢形成门派;同时,同道中人也不好和普通人成婚,所以在上千年的繁衍生息中,慢慢形成了大族Wwん.la
  
  飞天仙阁,曾经是名满天下的大族,但是因为过去百年间,家族中没有出现什么杰出的子孙,撑不起门面,也就渐渐没落下去了。
  
  但是最近几年,又有了起势,名头又盛了起来。
  
  算算时间,好像就是这4年间的事——是我师父“死”后的时间。
  
  我相信左正不会骗我,师父也不会骗我,所以我马上收拾行李,交代好白小苒看好家后,就准备开车出发了。
  
  刚要踩下油门,忽然有人上车了。
  
  范无救。
  
  我:“……”
  
  他特别善良地对我眨眨眼。
  
  他会突然上我的车,这对我来说,是完全想不到的,毕竟我们平常井水不犯河水,我有事了就去医院找他,而他想喝酒了就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来找我——可是现在是青天白日!
  
  在白日里来找我,这还是头一遭。
  
  而且还是在我要出远门的时候,这是不是太巧了?巧得像是要来阻止我一样。
  
  “你怎么来了?”我提防地问。
  
  范无救问:“那你是要去哪里?”
  
  我说:“飞天仙阁。”
  
  范无救笑笑:“那正好可以搭个顺风车,带我过去吧!”
  
  他肯定不安好心,我怎么可能会把一个不安好心的鬼一并带过去呢?
  
  所以我冷冷一笑,问:“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如果你说阻止我去找我师父的话,我们就打一架,我打赢了,你就让我走;我输了,你就拿走我的命!”
  
  范无救哈哈一笑,说:“干嘛呀?搞得这么严肃?你要真有那么大的本事,就留着力气去和别人打吧,现在就把力气浪费在我的身上,小心到了地方后,没力气去见你师父。”
  
  我:“?”
  
  纳尼?这货不是来阻止我的?
  
  范无救叹了一口气,问:“你知道地府有两对出名的鬼差,你知道是哪两对吗?”
  
  我:“黑白无常,牛头马面?”
  
  范无救点头:“对。和我们两夫妻齐名的就是牛头马面。你此去,要面对的就是最初为阎王效力的那一对,牛头马面!”
  
  我:“他们和你们有什么不同?”
  
  范无救:“大致工作内容是一样,不同的是,我们黑白无常管辖的是人类的生死,而牛头马面管辖的是畜生道。”
  
  我察觉到了不对劲:“为什么管辖的畜生道的牛头马面会去负责看押我师父?我师父是人啊!”
  
  范无救笑了一声:“这意思还不明显吗?就是在你和阎王的契约期限内,如果你、或者你师父胆敢违抗阎王,牛头马面就会马上拘走你师父的魂,把他投入畜生道!”
  
  说完,他看向我,笑道:“怎么样?还敢去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
  
  投入畜生道!
  
  这可是拿我的师父的前程来打赌啊!
  
  我若去了,我师父就要被打入畜生道了!
  
  怎么样,还敢去吗?
  
  “去!”我犹豫3秒后,就坚定了答案。
  
  “哟?”范无救挑挑眉,饶有兴趣地说道:“你不怕你师父变畜生?”
  
  我说:“是我叫我快去找他的。我想,以我师父的精明,他一定知道自己的命运,但是他依然叫我快去找他,这说明他已经有了万全之策,所以我还是要去找他。”
  
  范无救:“再多等6年不好吗?你和阎王的契约是十年,现在你已经苦熬了4年,何不再多等6年?阎王从无失言,她和你定了十年之期,就一定会在十年后把你师父还给你的。”
  
  “师命不可违。”
  
  “好吧,看来是真劝不住你了。一起去吧,要真打起来,我还能帮你一把。”
  
  what?
  
  我跟见鬼似的看着他。
  
  哦不,他本来就是个鬼。
  
  “干嘛?你真的觉得可以和一头牛、一匹马讲得通道理?”范无救白了我一眼。
  
  我有点茫然:“但是……但是你们不是同事吗?”
  
  范无救切了一声:“欠我的500两黄金两千年了都没还!”
  
  “……”
  
  好了,明白了,同事归同事,认识归认识,积怨已深,还是要报滴!
  
  我决定带上范无救这个大债主,轰轰烈烈奔去飞天仙阁找牛头马面讨债去,然而就在我准备要开车的时候,范无救忽然说等等。
  
  “?”还有什么幺蛾子?
  
  他从身后掏出一个外卖碗,碗里好像是牛杂汤。
  
  他递给我:“替朋友捎带的,她说你要出远门了,她没别的可以给你践行,所以就为你做了碗汤,到现在还暖着,趁热喝吧,喝完了咱们好上路。”
  
  我愣愣地接过汤,纳闷:“朋友?你什么朋友?ta为什么要给我做汤?”
  
  范无救:“你见过的。”
  
  我:“谁呀?”
  
  范无救:“就‘她’呗!别问了,我也不想帮她这种事,不过那姑奶奶我不敢惹,所以只好把东西给你带来了。你赶紧吃完了,吃完了我们好上路。”
  
  姑奶奶,女的?
  
  范无救怕的?
  
  他隐姓埋名,潜伏人间,在人间怎么可能会有朋友呢?
  
  我心存疑惑,但也想着快点启程去找师傅,所以也不多说了,掀了碗盖,香气扑鼻,我本来不饿的,都被这浓汤的香味勾得馋起来了,就在我要喝的时候,窗外伸进一只手,抢了我的汤。
  
  “瞄的,累死了,还好赶上了。给我喝点水!”左正狼狈地出现在窗外,他看起来很仓促,平常外貌形象是收得一丝不苟的,现在头发凌乱,气喘吁吁的,领口解开了两个扣子,就差没把衣服给脱了。
  
  他喝了一口汤,下一秒就喷了:“艹!孟婆汤!”
  
  我囧!
  
  左正把汤摔了!
  
  我看向范无救,想问这咋回事,范无救哈哈一笑,心虚地扭过头看别的地方:“不关我的事,我只是负责把汤送过来而已,你喝不喝……那是你自己的事,反正那姑奶奶要我办的事我已经办到了。”
  
  我:“……”
  
  真,孟婆汤?
  
  我内心也是一个“艹”字!
  
  孟婆你哪位啊?我跟你熟吗?我招你惹你了吗?我出个远门,你给我送孟婆汤?我还活着呢!!!
  
  想到刚刚手里捧的是热乎乎的孟婆汤,想到刚刚范无救重复两遍的“赶紧喝吧,喝完了我们好上路”……忽然觉得世界对我恶意满满!
  
  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这时候,一个阴险的女人浮现在我的眼前。
  
  那个火锅店的女大厨。
  
  她好像说过自己姓孟。
  
  我瞬间没脾气了……
  
  那女人很大手笔,一来就请同城的同道们一起吃大餐,因为她姓孟;
  
  那女人很嚣张,不把我放在眼里,因为她姓孟;
  
  那女人做的一手强大的阴阳火锅,还是因为她姓孟,天上地下,这种汤,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卧槽,你们阴间的元老今年流行叛逃阴间,来人间玩卧底游戏吗?”我整个人都不是很好了,尤其是想到自己在那姓孟的女人开的店里吃了那么多次火锅……哦不,那个火锅其实也可以说有荤有素的孟婆汤!
  
  范无救咳了咳,心虚地说道:“做鬼也是要有梦想、要有追求的嘛!”
  
  我无语:“你们追求什么?”
  
  范无救:“我追求自由,小孟追求美食。她说在阴间做了几千年的菜了,什么菜谱都研发完了,再也做不出什么花样来了,所以她决定来人间取取经,研发新食谱!”
  
  我无语:“你们这帮元老都出来了,阎王怎么办?”
  
  范无救:“还有小弟啊!我们苦心经营上千年,每个人手下有一大帮小弟,就算我们出来了,这不是还有其他小喽啰帮着做事吗?他们不做事,那我们当时收那么多小弟干嘛?再说了,小孟这次出来,阎王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呀,因为她也吃腻了小孟翻不出花样的那些菜!”
  
  我:“……”
  
  这也行。
  
  这时候,左正上车了,在后面坐着。
  
  我回头问他:“阿正你来做什么?”
  
  左正愣了一下,随后犯了一个白眼,没好气地喷道:“什么阿正?老纸姓林!”
  
  林肆!
  
  我震惊地看着林肆!
  
  林肆翻着白眼没好气地和我说:“臭小子,你这什么眼神?半年不见,你很嫌弃我?”
  
  “等等,半年?”我懵逼,上个月我们好像还见过面?!
  
  林肆冷笑一声:“当初,在你店里,初次见到你朋友,我被他的一身正气所征服,以为这样的人才百年难得一遇,绝对是人中龙凤、正直不阿、君子中的君子,好人中的好人!结果他妈的就是一个狠人!一句话不说的就把我困在他身体整整半年!凸(艹皿艹),我堂堂鬼仙不要面子的吗?”
  
  “噗噗……!”范无救努力地咬住嘴唇,没有笑出声。
  
  我整张脸都黑了,想起来这半年里和“林肆”相处的经过,过去不是没有怀疑过,但是我始终没有下过定论,好了,现在明白了——这半年来,出现在我面前的哪里是“林肆”啊?由始至终都是左正本正!
  
  左正简直可以去领奥斯卡小金人了……!
  
  他扮演“林肆”的时候,简直比林肆本尊还更要邪魅狂狷啊!
  
  看看现在的林肆本尊,头发凌乱,衣领凌乱,整得落魄且狼狈不堪,现在坐在我的后座上,气得浑身发抖,牙齿咬得格格响,哪里还有当年刚渡劫成仙时的意气风发?
  
  被一个凡人以意志压制在肉身里半年不得出,鬼仙混到这地步,确实没没面子。
  
  “那你怎么出来了?”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