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18章 迷糊的鬼仙,刺魂第318章 迷糊的鬼仙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18章 迷糊的鬼仙
林肆牙齿咬得格格响,抬起打了石膏的左手臂:“你那哥们真是狠人啊!把我放出来的时候和我说,你可能要出远门,让我陪你走一趟。Ww.la我还以为可以出去好好玩一圈呢,结果重新拿到身体掌控权的时候,发现手疼死了——那个变态工作狂为了顺利请假,狠心把自己胳膊给打断了!卧槽,未来一个月疼的人是我啊!”
  
  我囧。
  
  “噗噗……”范无救努力咬着嘴!
  
  这听起来好悲惨,但是为什么好想笑?还有点小感动。
  
  左正是个狠人——好了,这件事我了解了。
  
  看着林肆还在咬牙切齿,我忍不住为左正说了一句好话:“好啦,还好左正没有打断自己的右手,不然你连吃饭都难了。”
  
  “凸(艹皿艹)!”林肆倒在椅背上,不停翻白眼。
  
  我想应该不会再有人来上我的车了,于是我开车了。
  
  跋山涉水大概开了10多个小时,我终于拐进了飞天仙阁的山头。
  
  这种隐世大族往往驻扎在深山中,不仅如此,还会设立特殊的法术屏障,外围一般都是小迷阵,让普通的山民进了迷阵之后会迷路,绕几圈之后就会绕出阵外,不过这也足够吓退不知情的山民了;
  
  而内围的阵法则设定得十分凶险,因为能够跨过外围小迷阵的人往往都是同道中人,所以内围的阵法就必须要设立得十分凶险,轻则伤,重则死,除非有本门派的人引路;
  
  只有跨越了这两道屏障,才能见到飞天仙阁的山门。
  
  我还没见到飞天仙阁的阵法,但是也大概知道自己将会面对什么,所以我把车停在了山脚下的小镇,打算先在小镇里休息一晚上,第二天再徒步进山。
  
  *
  
  山下酒店。
  
  前台小姐:“先生,您要几间房?”
  
  我:“一间。”
  
  “两间。”林肆附带给了我一脚,在我回过头的时候,他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又是一脚:“你以为本大爷会跟你这个小破孩挤一间房吗?还有,你出钱。”
  
  我无语:“凭什么?”
  
  林肆咬牙,抬起受伤的手臂:“凭我是为你受的伤!反正我不管,这一个月你得对我负责,所有的费用你来出,还有,这一个月里,你必须得让我玩得的高兴!”
  
  我:“……”
  
  好吧。
  
  我叹气,对前台小姐说:“两间房……”
  
  话音刚落,肩膀一沉,发现是范无救趴到我肩膀上,他笑嘻嘻地对我竖起三根手指:“三间房。”
  
  卧槽!
  
  范无救无辜地看着我说:“我也可以自称一声‘本大爷’吧?”
  
  妈的,我为什么要跟这两个大爷出门?
  
  不,是他们自己跟上来的……
  
  你说我该订三间房吗?
  
  该吗?
  
  问题是,林肆附在左正肉身上,可见;范无救两只脚都是悬浮的,明显就没有落地变成实体,让人可见——所以在前台小姐的眼中,她看到的是两个人吧?我两个人却订三间房——神经病吧?
  
  “三间。”范无救推推我:“本大爷也要单间!”
  
  我凸(艹皿艹)。
  
  “本大爷要最贵的。”范无救说。
  
  我屮艸芔茻!!!
  
  “快点。”范无救大爷催促道。
  
  我咬咬牙,对前台小姐说:“三间。”
  
  这时候,前台小姐眼神里充满了惊恐。
  
  呵呵,鬼知道她感受到了什么,也许是在我刚刚用充满怒火的眼神瞪着范无救的时候,她感受到了什么?
  
  而这时候,范无救趴在我肩膀上,笑得无比开心,鬼真是喜欢恶作剧。
  
  但她是什么都看不到的。
  
  她不敢再和我多说一句话,匆忙给我开了三间房后,立马把房卡丢给我,说:“电梯往里直走就见到了,房卡上已经标明好房号了,你……你自己上去吧!”
  
  按理来说,应该是有人带我们去房间的,但是现在看她这被吓的样子,我也不忍心让这么一个可怜的小姑娘受到更多的惊吓,就点点头,拿了房卡就上去了。
  
  进了电梯后,林肆忽然开了口:“这鬼差怎么一直跟着你?”
  
  声音,平静了不少——看来开了一路车,林肆终于气消了,理智稍微回来一点了。
  
  我看向林肆,林肆冷漠地靠在角落里,看上去确实是理智许多了。
  
  范无救笑眯眯地从我身上跳下来,对林肆鞠了个躬,乖巧地说道:“鬼仙大人您好!因为在下对您充满了崇拜之情,听说您这一次会来,所以我也来了!(^0^)”
  
  林肆冷笑一声,完全不吃这一套:“你先比我上车的。”
  
  范无救眨眨眼,拍拍我的肩膀,说:“那我说错了,我觉得我和吴深很有缘,听说他这一次有难,所以我就来帮他了。”
  
  林肆呵呵一声:“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到现在还是个实习无常吧?你现在离开你实习的地方,跟着一个大活人去了那么远的地方,回去,不怕受罚吗?你们无常局的规矩应该很森严吧?”
  
  范无救眨眨眼,卖萌:“是啊,但是我觉得友谊最重要,为了深哥,我可以放弃转正!”
  
  深哥?
  
  本深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了!
  
  大爷们的戏,小的实在看不懂,我抽着嘴角,挪到另一个角落里,看他俩还能演出什么花样来。
  
  “实习无常如果不能在规定时间内转正的话,就要被送回轮回道,重新转世为人了吧?”林肆冷漠地说。
  
  “鬼仙大人,您是在关心我吗?”范无救激动地握住了林肆的手。
  
  林肆囧!
  
  范无救感动地说:“我听其他无常说,做鬼五百年都未必会见到一个活的鬼仙!我这才做鬼没几年,就见到了一个活的鬼仙,这肯定是我修了八辈子的福分!上天既然安排了我们见面,我就不应该白白错过这个缘分。做个正式无常鬼算什么?最重要的是能跟在鬼仙大人身边学习到点什么有用的东西!只要鬼仙大人能够指点我一两招,回去我就怕那些正式无常啦!鬼仙大人,请让我留在您的身边,为您效力吧!”
  
  “不用!”林肆很囧,唯一还健康的手被范无救抓住,脸气得都绿了,他用力地甩甩手,但是范无救就像个牛皮糖一样,死死地粘在他手上,身体像彩带一样柔软地被甩,但是就是不脱手。
  
  林肆真是纳了闷了,转过头来对我说:“你怎么会带这样的鬼差出来!”
  
  我无奈:“可能……可能他会有点用吧!”
  
  “对了,这次你出来是干嘛的?”林肆问。
  
  我囧:“大哥,你都跟我出来了,你才问我是出来干嘛的?”
  
  林肆哼了一声:“我怎么知道?我被关了半年!一出来就上了你的车,那死人左正又没说清楚这趟出来到底是出来做什么的,对了,这是哪里?我们来这里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真是好难得见到林肆糊涂一次,人都到这里了,才想起来要问是来做什么的。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这里是渡光山,山里有个飞天仙阁,我是来找人的。”
  
  林肆:“找谁?”
  
  我:“我师父。”
  
  林肆愣了一下:“你师父不是已经死了吗?好像你说过,是灰飞烟灭?灰飞烟灭的人,怎么可能还活着?”
  
  “我不知道,但是我真的见到他了,是他亲口告诉我,他现在在飞天仙阁,要我来这里找他。”我郑重地说道,免得林肆认为我在和他开玩笑。
  
  林肆问:“只是来找人?”
  
  我点头。
  
  “只是来找人,你用得着带个鬼差、带个鬼仙出来?有病吧你!”林肆暴躁地说,“我还以为难度有多大呢,让那死人左正把我都放出来了!”
  
  范无救卖萌说:“这里有牛头马面,到时候我们要和的牛头马面打架哟!鬼仙大人,后面就靠你了哟!我还是个实习鬼差,出来的时候还担心自己帮不上深哥什么忙呢,现在有你在,我就放心了。这一次,您一定能够打到牛头马面,帮助深哥找到他最爱的师父!”
  
  “凭我现在这个样子?”林肆愤愤不平地抬起自己的伤臂。
  
  范无救眨眨眼:“鬼仙大大您可是修炼千年的鬼仙啊,这里的牛头马面也不过就是和我一样的小鬼差而已,您就算断了一条胳膊,那两只小鬼差也不可能是您的对手呀。”
  
  林肆冷静了一下,哼哼两声:“说得也是,不过就是两个小鬼差而已。”
  
  叮!
  
  电梯到了。
  
  看着林肆离开的骄傲的身影,我真不好意思告诉他:我们将要遇见的“牛头马面”可不是低阶小鬼差,而是所有牛头马面的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