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19章 一路开挂? 1,刺魂第319章 1路开挂? 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19章 一路开挂? 1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第二天,收拾好行李,我带着一个鬼差一个鬼仙(有卵用?),下去退房结账。
  
  “你们的账已经有人帮你们结清楚了,您的订金3000元在昨晚就已经退回到您的银行卡上了,请您核实一下。”前台小姐客气地和我说。
  
  三脸懵逼。
  
  我看向林肆。
  
  林肆立马抬起断掉的胳膊说:“不是我!这次我都不知道你要出来这么远,不然我早就把姓左的家底都带出来了,花不光他的存款我跟他姓!”
  
  不是他。
  
  我转头看向范无救。
  
  范无救阴阴一笑:“我冥币很多,就是没人敢收啊。”
  
  那也肯定不是我做的。
  
  我带着疑惑检查了自己的账户,订金退款时间是昨晚10点多,是我们入住这家酒店后不到半小时的时间——我们前脚刚到,后脚就有人进来为我们结账了?
  
  是谁?
  
  我初来乍到,在这里,并没有我认识的人呀!
  
  而且我认识的人里面,还没有一个大方到可以给我付包夜费的地步,即使壕气如左正,他最多也就是掏腰包请我吃烤串而已!
  
  所以,谁,在我一来就给我付钱了呢?
  
  “哇,照这样走向下去,搞不好我们后面的路费伙食费都被人承包了呢。”范无救幽默地来了一句,我看了他一眼,看他笑眯眯的样子,好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
  
  难道他知道付钱的人是谁?
  
  初来乍到的我们三人/鬼里,他是最了解情况的人,难道……为我们付费的是他的好兄弟(×)牛头马面?
  
  这么一想,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们来这里是干啥来的?
  
  单挑牛头马面,不服就是干!
  
  稳妥一点来说呢,咱们当然犯不着正面硬刚,凡事都有个循序渐进,对不?所以,咱们可以先是潜伏进场,寻找到目标方位后,再从后方袭击……这样成功概率貌似比较高吔,但是如果我们前脚刚踏进这块地盘,我们就被牛头马面察觉到了,那我们还能阴着来吗?现在等于我们在明,敌人在暗,分分钟被拖入畜生道的节奏啊!
  
  “干嘛这样看着我?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哦!”范无救无辜地眨眨眼,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林肆也说:“他一个小鬼差,做不了活人的事的,不是他。”
  
  我说:“那他肯定知道什么!”
  
  范无救无辜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那你笑什么?”
  
  “我天生就是笑脸啊,难道爱笑也是一种错吗?”范无救再次展露了他天真烂漫的笑容。
  
  我就呵呵了,范无救爱笑?至少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工作压力巨大的黑面无常,耍酷装逼一件不少;他分明就是逃避工作,隐姓埋名当个实习无常鬼游戏人间后,这才慢慢释放了工作压力,整个人的气场变得和谐不少,笑容也渐渐增多了——至于“爱笑”,这两个字根本和他不搭边!
  
  “难道不是欠你500两黄金的那‘两位’结的账?你们的关系比我想象中的还好嘛!”我明人从不说暗话,直接就问了。
  
  范无救举手发誓:“那两个穷光蛋要是真的愿意请客,那500两黄金他们早就还了!”
  
  “不是他们?”
  
  “绝不是,我以你的人头保证!”
  
  看他说得如此郑重其事,不像是说假话的样子,如果不是牛头马面看在范无救的面子上帮忙结账的话,那还会是谁呢?的
  
  能结账的只能是活人。
  
  这里面,只有我是100%活人,可我认识的人里面,并没有人会为我掏这么大笔钱啊。
  
  “你与其问我那么多是不是,还不如去问那姑娘,她一直在这里值班,到底是谁为你结账的,她总该见过吧?”范无救冲我挑挑眉,示意我回头问前台小姐。
  
  也对。
  
  我转头:“小姐,你知道是谁……”
  
  人呢!
  
  我回头,原本还站在柜台后的女服务生竟然不见了!
  
  林肆伸手指,指了指台下。
  
  我弯腰去寻,发现了在台底下发抖的可怜女孩,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泪花闪闪,已经哭了。
  
  “……”我还以为一个大活人要凭空消失了呢,结果是被吓到桌子下面去了——刚刚,我和范(kong)无(qi)救说太久的话了,这种对“空气”说话的样子,普通人看到时就只有两种反应,一种是以为自己是见鬼了,另一种则是以为自己遇见神经病了。
  
  而我,长得还算人模狗样的,不像是神经病的样子,所以姑娘就认为自己大白天见鬼了。
  
  无语,看来我以后得注意一点了。
  
  为了安抚害怕得快哭的女孩,我特地放柔了声音问道:“小姐,你能告诉我,究竟是谁来帮我们结账的吗?”
  
  女孩含泪摇摇头,声音细若蚊蚋:“‘ta’不让说……”
  
  见过!
  
  我连忙问:“男的,女的?”
  
  女孩摇头。
  
  “那ta说了,是看在谁的面子上出钱的?”我指着我和林肆问的:“是我,还是他?”
  
  女孩摇头。
  
  “ta是不是给你小费,让你什么都不要说?”
  
  女孩摇头。
  
  “……”这不对劲啊,前台小姐这第三次摇头,是习惯性摇头,还是意思就是“摇头”?
  
  如果是习惯性摇头,那在意识到自己表达的意思是错误之后,应该改过来啊,但是女孩摇头完后,就是含着泪,可怜兮兮地看着我们,并没有纠正错误的意思,那看来——她并没有收封口费了。
  
  既然没有收封口费,那她为什么会守口如瓶?
  
  我从钱包里抓了一把钱,递给蹲在服务台底下的女孩:“我给你钱,你告诉我,到底是谁帮我们结账的?”
  
  女孩摇摇头。
  
  不收。
  
  是我给的钱不够多吗?
  
  我的直接把钱包第给她了。
  
  她摇摇头。
  
  what?
  
  有钱都不收?说句话有那么难吗?
  
  范无救拍拍我的肩膀,笑着说:“别为难人家小姑娘了,这显然是个大有来头的人物下达的命令,不然人家能在金钱的利诱下都不吐句实话吗?走吧,别再吓人家小姑娘了。”
  
  吓哭人家的是谁?
  
  我无语了,这前台小姐明明是看不到范无救,才会吓得躲到桌子下去的!
  
  我实在不好意思,所以就把钱押在台上,说声“对不起”,然后赶紧拉着林肆离开了。
  
  *
  
  外面的街市已经热闹起来了,我们走进一间粉店,准备吃些早点再上路。
  
  谁知道,刚坐下来,菜单都还没有来得及看呢,就有人端上来三碗热腾腾的粉,摆在了我们仨的面前。
  
  我:“??”
  
  我一脸不解地看向端碗来的人。
  
  这人穿着店员的制服,看来是这家店的店员。
  
  “你……你是不是送错了?”我疑惑地问。
  
  店员摇摇头,笑着说:“没有,这是有人请你们吃的,放心吧,已经结好账了。”
  
  what?
  
  又结好账了?!
  
  “哈哈!真是太好了!连我的份都有。”范无救开心地拿起筷子,刚挑起一根粉……
  
  “有鬼啊!!”店员吓得脚软,一屁股坐到地上,爬都爬不起来,直接用手在地上划着跑!
  
  店里其他的顾客也都哐哐铛铛地推开桌子,心理素质不好的人还会惨叫着“有鬼啊”,和别人一起逃了出去。
  
  刹那间,店里面清净了。
  
  我:“……”
  
  林肆:“……”
  
  范无救:“……”
  
  半晌。
  
  我忍不住扶着疼痛的脑袋,说:“范小八,你还是显出实体吧,不要再吓人了。”
  
  范无救委屈地说:“人家只是个小鬼,能力还做不到出现在人前啦!”
  
  装你妹啊!
  
  林肆叹口气,伸手点拨了一下范无救,他的身影变得清晰起来,地上也慢慢浮出了一道黑影——如今看来,范无救是和普通人没有差别了。
  
  “谢谢大仙!”范无救高兴地吃粉。
  
  我:“……”
  
  真会装!
  
  但是,这件事也提醒了我:为我们结账的,不管是人还是鬼,“ta”都是知道范无救的!
  
  如果是普通人,不会有人知道范无救的事,也就不会特地请我们吃三碗粉,“ta”分明就是知道范无救的存在,就算不是有大神通的牛头马面,也一定是同道中人了。
  
  看来,此行不简单……